第七卷 冥河擺渡者 第十三章 二十分鍾的國家大勢

皇話音一處,三個大公立刻偷笑,而王維則很無奈的老一輩的革命家們。

這群老….

都是叔叔大爺,還有老丈人,不能發火,不能發火。

王維苦笑,這些事情你們也都同意了啊!

“好吧,就算是我吧。”

王維只能這麼說。

“應該計劃了很久吧。”

蒂娜決定一點點擠。

“有一段時間了。”

王維說。

“給我原因,我需要知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做,而且最重要的是,你為什麼不事先通知我。”

女皇,自然要有女皇的威嚴,看到蒂娜這麼一說,老王同志立刻眼淚汪汪的。

“俺們家小娜終于有架勢了!”

王維張嘴就是這麼一句,把蒂娜辛辛苦苦積攢起來的氣勢都給沖散了。不過就算是蒂娜自己也知道,對這個男人她還真沒啥辦法,但是她卻知道有一招是最管用的,這一招來自露娜的獨門教授,同時得到伊莉丹的友情支持。

“凱恩,告訴我,好嗎?”

蒂娜臉上的表情趨向柔和,然後變的愈發處處可憐,以從下至上的方向看著王維。她的雙手捧在胸口,小嘴微微撅著,雙眼之中光芒閃動,仿佛訴說著無盡的委屈一般。

“行,行行…”

就按照王維自己說的一樣,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好人,他最看不得別人用這招對付他。別人跟他硬,他能把別人殺回老家去,但是別人對他用星星眼,那麼他最終只能舉手屈服。被人抓住弱點地他搬了一個凳子坐在蒂娜跟前,好讓自己的視線和她平齊。

“簡單來說,就是我一開始說的那句話,遠交近攻。”

王維說。

“艾薩克從來不是一個大國,盡管我們崛起的速度很快。但是和那些有著曆史優勢的國家來說,我們現在還算不了什麼。那三個國家一開始就是雨果安排在那里的附庸,他們唯一的目的就是在我們國家地邊上制造混亂,也許只是小混亂,但是只要能夠讓我們不消停,他們的目的就達到了。而作為一個大國,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有絕對的鐵腕政策來解決這一切。而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戰爭。”

王維重新站起來,指著地圖上的一片區域說。

“雨果在這里,中間夾著一個伊凡塞斯,這里是凡爾納。而在雨果的另外一側。大小種馬帝國從這里一直到沿海。可以說。這幾個國家地同盟並不是沒有目的的,他們幾乎將整個大陸從中間分城了兩片。上面有托爾金。以及那些以托爾金馬首是瞻的國家。幾個大國在這里相互扯皮,而在下面。卻只有我們一個國家,在向南方就是沙漠,然後是貧瘠之地,那里都是獸人,而和貧瘠之地接壤的則是艾克族和他們那滿是火山和硫磺味地土地。也就是說,他們地這個勢頭其實就是將我們這整個大陸地文明社會徹底割離的舉動!”

“凡爾納和雨果之間一直都互有往來,這個是我們都知道地。但是大小仲馬帝國為什麼也會突然加入到他們那個邪惡軸心來?我早就說過,國家和國家之間地利益才是國王們第一考慮的,所有地國王第一要具有的品質就是狼性。盡管我認為雨果的皇帝瘋狗特性更加嚴重一些,但是他們四個國家之間如果沒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協議,我是說什麼都不會相信的。”

“我們艾薩克有這片大陸上最肥沃的農田,有這片大陸上最廣袤的森林,有這片大陸最雄偉的山脈,有這片大陸上最美麗的海岸線。我們有死亡沙漠作為我們的天然屏障,不用擔心獸人入侵。龐大的森林還在等待我們開發。可以說,艾薩克成為一個超級大國的條件基本都具備了,但是現在缺少的是什麼?”

王維將一章地圖畫上了無數個圈,然後重新坐回到蒂娜眼前。

“我們卻的是錢。”

王維從自己的衣兜里面掏出一個錢袋子,輕輕的抖了幾下,金幣發出悅耳的聲音。

“托爾金有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國土,擁有這個世界上最多的財富,所以他們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但是歸根結底,他們擁有的依然還是財富!”

王維將錢口袋仍在桌子上。

“看看這一次,當他們看到鋼鐵戰艦之後,似乎沒有思考就直接買下了一艘我能夠賣給他的最好的一艘,也就是說,只要他想要,沒有什麼是買不來的。如果戰爭需要,托爾金的國民

三天之內全部變成戰士!這雖然說明托爾金民風彪悍養這樣一只部隊需需要的都是黃金!”

王維將一枚金幣放在蒂娜面前,然後將剩下的幾十枚金幣倒在自己跟前。

“這就是我們之間的差距。”

王維說。

蒂娜的雙眼之中偽裝出來的楚楚可憐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揮之不去的擔憂,聰慧的她幾乎已經知道王維想要表述什麼意思了。

“再來看看我們現在的情況。”

王維頓了一下接著說道。

“我們國內的航運剛剛起步,這正是一個發展的好階段,而航運本身則是由河運和海運組成的,我們擁有壯闊的灰龍江,但是卻一直被那三個傻子國家占領著,而最惡心的是,那三個傻子國家竟然還是被雨果控制的!”

“我們都希望在家門口養狗,但是如果是別人養到自己家門口的恐怕沒人喜歡。”

“過去的一段時間看來,他們對我們的孤立做法已經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地步,他們害怕我們的發展,而我們盡管因為運氣暫時擺脫了他們的陰謀,但是誰知道他們是不是還有別的什麼陰謀呢?”

王維看著蒂娜,看著她的反應,然後低下頭去,將金幣一枚枚的數起來。

“所以,我們要做的,就是趁著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主動出擊,將一切都變成我們控制之下。而首先,我們要先給這片大陸傳遞一個信號。”

“誰和艾薩克作對,就是和我做對,而我和做對的下場將會非常淒慘,我們要讓每一個邪惡軸心的混蛋國家都變成後悔,然後來跪著求我,求我放他們一馬!”

王維嘩啦一聲將地圖揉成一團,遠遠的扔到了廢紙簍之中。

“親愛的?”

露娜小聲對王維說道。

“干啥?”

正在為自己的計劃感到渾身舒暢的王維奇怪的看著露娜臉上莫名其妙的表情。

“那份地圖是全國唯一一份皇室地圖,你在上面畫圈也就算了,直接這樣扔掉,似乎不太好吧。”

……

三個大公再也忍不住,相互看了一眼之後同時大聲笑了起來。而蒂娜也從沉重的氣氛之中徹底解脫出來,輕聲掩著小嘴笑了起來。

“實話說了吧,剛才你說的那些,一共背了多長時間。”

蒂娜笑著問。

“二十分鍾,這太簡單了,一共才兩頁紙而已。”

王維得意洋洋的說道,而在女皇身邊的三個大公臉上立刻顯出尷尬的樣子來。

“我就知道,這麼深入的東西絕對不是你想出來的。”

蒂娜看了看身後的露娜一眼,一副早就知道的樣子說。在平時露娜沒少跟蒂娜說起自己男人的種種,最大的特點當然不是那種野蠻的性格,而是那一根筋的腦子。王維的思維非常直來直去,這就造成他根本就不可能思考到那麼深入的情況。而且剛才他的描述之中還帶有很多對于大陸形勢的精妙分析。而最重要的是,這樣的情況如果沒有這些大公們支持他根本也不可能知道!

“沒辦法,我們老臉沒他那麼厚,總不好意思說吧。”

老丈人先站了出來。

皇帝其實是有兵權的,但是也是沒有兵權的。其實蒂娜知道,開國大帝當這樣做就是為了防止他的子孫後代濫用自己手中的權利最終導致國家滅亡。所以權利全部被架空,但是權利卻有集中在皇帝的手中,只要皇帝能夠將那些權利拿起來。

三個大公保證都是忠于國家的,盡管沒有人知道那些手握重兵的大公為什麼在這多年以來從來都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國家的事情。大公們就好像是保護自己家一般保護著國家,並且用自己的手段支持著這個國家的皇帝。

不過據說,在這個國家的曆史上曾經出現過一次因為對皇帝的安排不滿意,最終導致三個大公聯手逼迫老皇帝另立新帝的事情。

三個大公一直以來都幾乎是以一個整體出現的,一些外人不知道的聯系將這三家聯系在一起,成為整個艾薩克堅強的後盾。

所以,蒂娜至少可以確定的一件事是,如果三個大公都支持王維的看法,那麼這說明這個看法在理論和實際上都是有非常強的可操作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