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冥河擺渡者 第十章 增兵邊境

短的半年時間,原本只是一個小小海港的淺水灣變成的大海港,一個貨運碼頭,一個礦運碼頭,一個客運碼頭,三個大型碼頭海港區一字排開,忙碌的商人們將自己的貨物清點入櫃,深海礦區之中開采出來的礦石從過礦運碼頭被運到遠處的礦運中心,再有礦運工人運走到山里的礦場。而距離這兩個碼頭比較遠的則是客運碼頭,這里的客船運輸還是比較繁忙的,各國的客人來到這里做生意或者是旅游。

在沿街的很多地方,一些特征明顯的海族在兜售海洋之中的特產,這些特產平時根本在岸上看不到,很多來這里的人們都會停下來,一是看一看海族,另外一個則是從他們的手中購買一些小東西當作紀念。盡管生意不大,但是卻很紅火。而海族也一改以往強硬的作風,他們已經知道有些東西竟然可以依靠海里遍地都是的破爛來換!

礦石和一些小東西的交易已經讓海族認識到了貨幣的好處,他們從岸上大量購買各種器具,很多海族都是第一次擁有如此多的金屬工具,興奮的幾乎說不出話來。

在這半年的時間里,先後有幾個國家開始了和艾薩克的海運通航。早在半年之前《泛大洋資源開發合作交流組織》的第一次會議就在這個小鎮召開,當時這個小鎮還遠遠不如現在繁華,但是已經初具規模,在王維的府邸之中。一共有六個國家加入了這個組織,並且簽訂了一份以神地名義作為保證的契約。在這份契約之中,任何一個加盟國不得向任何外國提供任何關于這個組織的內部消息,任何關于海洋開發的問題都要經過組織內部協調溝通。

當然,這些只是大概,具體細節王維讓國內的專業人才一共擬定了幾乎一千多條詳細條款,當然,這些東西王維都沒看。只要露娜說行。那麼他拿這個當寶貝了。

總之,這個組織就這樣成立,盡管遠山議會對這個組織的成立提出了反對,但艾薩克帝國已經退出了遠山議會,他的行為已經不受到遠山議會的限制,他對此根本不采取任何態度。

而其余地締約國們已經定下了一份數量不一的貨船和戰艦的訂單,在看過了所謂的艾薩克海軍展覽館之後,那些人正在為自己將來能夠先人一步稱霸海洋而暗自高興著。哪里還在乎遠山議會的說法?

這些國家先後出台了法令,同意開放沿海部分城市成為海族友好交流城市,同意海族在岸邊設立據點,並且兜售貨物。一時間,竟然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

同樣作為第一批開放城市的惠靈頓市則更是從他們的英明決策之中獲得了更大地實惠。由于別國的封鎖。艾薩克來往的商人和貨物總是從這里中轉。這里的貨物運輸蓬勃發展,然後是艾薩克旅行團的到來。由于這里地豪華客輪是三天一次地。所以那些前去旅游地達官顯貴們有時候不得不在這里暫住。這些熱錢的流入絕對促進了當地住宿和餐飲地發展。而王維更是計劃在這里建立艾薩克大酒店地第一家分店。讓奢華風從艾薩克一直吹到惠靈頓!

一切,都在朝著某些人不可預知的方向發展。一切,似乎都和他們預見背道而馳。

“他們到底在干什麼!到底是怎麼回事!”

雨果地皇帝怎麼也無法想象,短短半年時間之內,一個僅僅只是一般強的國家怎麼竟然會因為自己的封閉政策反而變成了這種程度!盡管一天兩天不會讓一個國家繁榮富強,但是隨著時間的增長,必將會給這個國家帶來難以估計的財富!無論是物質財富還是精神財富!由于采取高度開放政策,艾薩克以一種前所未有的姿態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他們的商人遍布世界各個角落,他們的文化滲透進入每一個國家。就算是在這個對于艾薩克最痛恨的雨果,人們也樂于談論世界上最奢華的酒店艾薩克之星。人們也都知道大陸上唯一一個最豪華的官方賭城,灰龍堡。而在國內更是有無數人偷偷進入托爾金,然後在取道艾薩克!

難道他們已經忘記了他們的仇恨?

但是,那還不是最重要的,雨果推動了大多數礦石出產國對艾薩克的禁運,原本那些以礦石為主要收入來源的小國盡管不高興,卻也只能因為地緣或者是一些複雜關系的作用下勉強答應。但是隨著那個所謂的《泛大洋資源開發合作交流組織》發揮

他們竟然在無盡的海底找到了新的礦田,而且從海族遠遠低于那些陸地上的國家。以至于那些沿海國家更是在礦石進口方面向海族傾斜,而不是在依賴那些陸地國家。

一連串的事情讓一些礦石出口國不斷對雨果提出抗議,要求解除對艾薩克的貿易禁運。因為事態一旦繼續這樣發展下去,礦石出口國們將會失去他們最大的經濟支柱,他們的國家財政將會嚴重萎縮,將會極大影響他們的國家事物!事情將變的一發而不可收拾!

但是雨果帝國知道,即便現在對艾薩克松綁,事情也將會無法挽回,整個事情的發展他能看到非常明顯的某個男人風格。間諜們傳來的消息表明,現在在艾薩克國內,掌握大權不是女皇,也不是宰相,更不是議會,而是這個男人。這個男人在國家危難時期做的一系列事情讓民眾對他的信任程度達到空前的地步。國民的信心和榮譽感空前高漲,現在艾薩克幾乎達到了建國以來最繁盛的時期!

雨果皇帝很頭疼,他的桌子前面,關于艾薩克的報告一封接著一封,最後一封似乎是一個好消息,來自某個秘密間諜。報告之中稱,獅子大公聯三個大公召開了一個秘密會議,會議的內容除了他們自己沒有人知道,但是結果似乎卻很清晰,他們預備在將來的一段時間內陸續將三分之一的軍隊裁掉,這保留六十萬的規模。裁掉的三十萬軍隊部分將會重新拿起農具回歸田野,一部分回歸軍校任教。每個人將會分給可觀的補償金。

據說,這筆錢來自艾薩克國庫。

在所有的負面消息之中,唯有這一只消息是正面的。

雨果皇帝陷入了沉思,究竟國家到了怎樣的地步才會讓國家的領導人宣布裁軍呢?按照人口來說,其實整個艾薩克的軍隊數量其實並不算多。即便如此,他們還需要裁軍?冉阿讓想到了更早之前的一些消息,一些間諜報告說,艾薩克軍隊之中,裝備似乎吃緊,一些裝備保養的條令被連續頒布。這些是不是說明什麼問題?

也就是說,在艾薩克光輝的表現掩蓋之下,其實是一個內部嚴重資源短缺的事實?而這一切的光芒萬丈都是做給別人和自己看的?

“這當然是給別人看的!”

在裁軍會議上,王維對大公們這樣說。

“我敢說現在從我的小海港到精靈森林,到處都是世界各國的間諜,他們都瞪大了眼睛看著我們的一舉一動。所以,我就是讓他們認為我們的軍隊出了問題,我就是讓他們知道我們資源短缺,我就是讓他們以為我們撐不住了。只有這樣,我的下一步計劃才能得以實施。”

大陸新年之後的第二周,無論是平民還是戰士都沒有從歡喜的氣氛之中緩過勁來,位于凱爾伊大公駐守的邊境附近,大量士兵開始集結,隔著會龍江遙遙相望的邊境另外一側,鄰國的哨兵看到了這非常不尋常的舉動,他們點燃了烽火,同時報告被火速送到他們國王的手中。

而他們國王此時才想到,他們僅僅只是小國,他們之所以能夠在邊境上找事兒,完全是因為艾薩克帝國加入了遠山議會,而遠山議會絕對不會允許國家對國家之間的入侵。但是盡管話雖這樣說,凡爾納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盡管他入侵了別國,但是最終對他的懲罰其實算不了什麼。遠山議會甚至還在那之後對艾薩克帝國進行了落井下石的懲罰。但是現在艾薩克帝國已經退出了遠山議會,他們根本不用在乎所謂的條令制約。

他們竟然把爪牙伸向了鄰國?

艾薩克突然向邊境增兵的舉動立刻引起了國家之間的激烈爭論,艾薩克帝國在此時突然宣稱,此次增兵的舉動完全是因為即將舉行的大規模軍事演習的必要舉動,各個國家不比擔心。但是盡管如此,他們的舉動卻更加令人擔心,隸屬凱爾-伊大公麾下的整整三十全部完成了在邊境上的集結。一些燃晶大炮和投石車,攻城錘之類的東西赫然在軍隊的營地之中。一般的軍事演習哪里需要這些武器!燃晶炮彈的高昂造價的超高殺傷性根本就不允許他們出現在演習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