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冥河擺渡者 第二章 萬事好商量

在的王維形象就如同一個只紈绔子弟一般,一邊摟著比的小女孩,還又親又抱的,滿臉鄉下土財主的得意忘形。絲毫沒有一點紳士風度,可以說一看這位兄弟就是剛剛進城的。只不過那位頭上帶著獸耳的女孩顯然是一個靈魂行者,如此好的閨女竟然被這個色狼霸占,即便是是開放大城市也有不少人為此而不爽。

自然,王維是無視那種不爽的,他一路大搖大擺的攬著露娜和伊莉丹進入了一家不算很大,但是裝修很有特色的酒館。

“一橡木杯杜松子酒,兩小杯果汁,一碟堅果。”

王維對笑容可掬的女服務員說道,同時彈出一個金幣在她的手上。

“這位先生是艾薩克人?”

金幣上艾薩克特有的齒輪標志讓女服務員認出了這個人的國籍。

“沒錯,地道艾薩克村里來的。”

王維笑嘻嘻的說,不過這句話讓一旁的露娜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閱人無數的女侍者自然不會將王維這句話當真,這種直接扔金幣的家伙沒有一個是從鄉下來的,更別說他身邊那兩位小姐,盡管看上去只是穿著很樸素的衣服,但是眉宇之間的氣質是絕對無法模仿的,就算不是大富大貴至少也是家庭環境優越無比。

“天啊,那您是不是跟隨著那搜大船來的?”

一聽說王維真的是艾薩克來的,一旁也在喝酒的幾個傭兵打扮的男子立刻叫了起來。

“沒錯,就是坐那個東西來的。”

王維虛榮心立刻無限制的膨脹起來,這玩意兒可是他造地!

于是,幾乎整個酒館里的視線都被他給吸引過來,那搜大船很顯然已經成為了現在整個惠靈頓市的最大談資,而且可能即便在一個月之內都會不斷出現在人們地嘴里。一艘金屬制造的。能夠跨越遙遠國界,承載數萬噸貨物的大型貨輪,這絕對是世界上第一艘!

這里是海港城市。這里最不缺的就是海員,酒館之中也有不少,這些還遠無一例外的都對這艘大船表示出了極大地興趣以及強烈的羨慕感情,他們不斷對王維問這問那,恨不得把所有王維知道的都給掏出來。而當他們聽說一艘如此龐大的貨輪其實一共只有三十多個海員負責的時候,他們更加驚奇了,難道這艘船是自己走地不成?

王維當然不會給他們解釋關于巨輪機組的原理,這東西是絕對的軍事機密,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王維一邊喝著火辣夠勁的杜松子酒。在一旁的露娜則捏碎堅果,將里面地果仁送到王維地嘴里,每次王維張嘴地時候都會順便在露娜的手上親一下,惹得眾人都跟著起哄。就在眾人熱烈地向王維請教地時候,一伙子走了進來。當看到這些人的時候。整個酒館里面立刻就安靜了下來。露娜則再一次狠狠地白了王維一眼。警告他的色狼舉動,而王維則干脆抱著伊莉丹給露娜傻笑。

那個進來的人一身軍服。從上面掛的牌子來看似乎官階不低。他幾步來到王維跟前,然後輕聲說了兩句什麼。並且向王維示意身後兩位用兜帽遮住自己面孔的人。然後王維一口將杯子里面剩下的酒全部喝光,將堅果揣進口袋里面,然後拉著露娜和伊利丹上了樓。而剛剛進入酒館的兩個人也隨之上樓,軍官打扮的人則坐在了靠近樓梯口的一張桌子上,要了一大杯啤酒慢慢喝了起來。

進入唯一一個打開的大門,兜帽男露出了自己的面容。

“能夠得到我們王子大人的親自接見,俺真是三生有幸啊。”

王維笑嘻嘻的給那位托爾金帝國的大皇子,也是帝國未來的繼承人行了一個紳士禮,然後狠狠的給了他一拳。

“我靠,我給你行禮你還真站在那里等我行,也不知道攔一下?”

王維的這個舉動讓站在皇子身後的那個人微微有些動容,但是僅僅也只是一瞬間,那位滿臉都是咒文的男子就安靜了下來。

阿拉貢王子有些很無奈,他作為一個大陸上最大也是最老牌帝國的皇子,平時被人行禮都習慣了,而且每次他都有認真的還禮,什麼時候也沒說是在禮節上讓別人吃虧過。但是這個小子實在是太不按常理出牌了,他給自己行禮竟然還教訓起對方來了。

“沒關系,我把這個禮還給你,你就不吃虧了。”

對付這種人,阿拉貢只能跟著插科打諢

實實的行了一個騎士禮。

“很好,很好。”

王維點點頭,然後拉著露娜和伊利丹坐在床上。

酒館的樓上都是住宿的房間,一間屋子兩張床對在一起,正好一邊坐一個國的人。

“從現在的情況看來,您和您的船已經真正成為了這個國家的焦點,可能在不久之後,就會成為整個世界的焦點。”

大皇子開場就先給對方帶了一頂高帽。

“能夠做到這樣,當然還是因為托爾金帝國在這關鍵的時刻幫助了我們一把,要不然我們國家還真的不知道應該如何解決這個問題才好。”

露娜謙虛的說。

“在這件問題的處理上,我們是完全站在艾薩克帝國一方的,無論是我還是我父皇,托爾金帝國的皇帝陛下都這樣認為。”

大皇子說。

“哎,你們這些處理外交的人說話就是有水平啊,要是我我就想不出來這麼多詞。明明都是互惠互利的事情,完全都是和利益掛鉤的行動,就能扯上這麼多情節。”

王維一張嘴就把所有的紙都給捅破了。

“沒錯,其實,就是這樣,都是為了國家的利益。”

大皇子苦笑著說。

任何一個國家處理任何事物的時候都要給自己的手段掛上一個冠冕堂皇的名分,像這位老兄這樣直接扯著嗓子喊的還是第一次看到。

“你們的皇帝,就是你老爹,這位大叔明顯是有遠見的,在這種時刻幫助我們無論對于我們哪一方都有利,我們可以打開一條新的局面,而你們則可以通過我的海運獲得更加長遠的利益。”

王維一嘴酒氣的說道。

“沒錯,正如您所說。”

大皇子說。

“雖然不知道你和海族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很顯然海族對于您的貨輪有著充分的寬容,那麼現在看來,未來海洋航運將會成為世界發展的真正主流。而托爾金帝國正在大陸之間的航運要道上,再加上曆史以來的便利交通優勢,我們能夠輕易的就是在這里創造出未來整個世界的商業中心地帶。”

“互惠互利的局面總是會出現的,並不是每個人都如同雨果那些白癡一般用屁股去思考問題。”

王維撇著嘴說。

“那是當然,但是我還是希望就一些事情,和您簡單磋商一下。”

說道這里,大皇子終于試探性的對王維問道。

“我就知道,你特地叫我來這里玩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說說看吧,在這個世界上,萬事都好商量。”

王維總算是等到對方說實質內容了。

“其實,我和我的父親大人一直都對你制造鋼鐵戰艦的技術很敢興趣,不知道,您的船,賣不賣?”

大皇子的話立刻讓露娜警覺起來,盡管他已經想到了各種可能,但是沒有想到的是對方竟然試圖向王維購買戰艦?

“賣,當然賣,只要你能出的起價錢,這東西自然是可以賣的。”

王維一口答應。

“那麼,您能否告訴我,建造一艘如同您一艘那樣的戰艦的細節嗎?”

大皇子立刻興奮的問道。

“抱歉,不能。”

王維攤攤手說。

“根據我們內部軍備物資出口有關限定,超級戰艦所有項目全部都是一級機密,不允許任何泄露行為,如果你們想要,我們只能提供常規級別鋼鐵戰艦的出口。當然,這種出口也是有一定限制。也就是說,你們能夠買到的只能是常規級別的鋼鐵戰艦,而不能得到超級戰艦身上的任何東西。並且建造戰艦的時間也很長,平均一艘戰艦的主體建造時間要一年的時間,當然,這種事事情也只是我自己估算,也許還會更長,也許還會更短。”

王維簡單的說了一下,很顯然,聽到王維這樣說,阿拉貢王子的表情沒有那麼狂熱了。

“您說的很對,我的確是有些想當然了。”

“其實也不用沮喪,要知道,鋼鐵戰艦畢竟是鋼鐵戰艦,可不是一般的木船能夠比擬,更不是那種鐵皮船能夠抗衡的,想想看,只要對方的炮彈打不穿你的船,你還有什麼好怕的呢?當然,對于咱們之間的關系這麼好,等到真正坐在一起談的時候,萬事好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