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圍城 第四十三章 小交易

北方極地?我不記得有那種地方,當我和我的妻子被里的的時候,我們還沒有太多的自我意識。我們來自深海,我們不知道北方極地,那里是什麼地方?”

冰舞好奇的問。

“那里是這片大陸的最北方,幾乎有整個伊凡塞斯一般大小,那里有各種和你們一樣的寒冰生物。當然,不是你們制造出來的這種,而是原生生物。它們都生活在那片永凍冰原之上,那里盡管很冷,但是食物還算是比較充沛,其中一部分被冰原之國統治著。”

弗洛伊德大師畢竟也是做教授的,有問必答自然是好習慣。

“我想,你們一定有什麼很特別的想法吧。”

從來都是默默在一旁看著的飛雪突然開口說道,這讓王維立刻意識到,原來這里另有高人。

“沒錯。”

王維痛快的承認了。

“那麼,如果您能夠擊敗我們這次的敵人,並且將我們帶到那個您說過的地方去,這個東西就是您的了。”

飛雪突然十分痛快的回答。

對方的這個決定倒讓王維有了一種措手不及的感覺,這東西對于他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們怎麼能夠這麼痛快的就將這東西送給自己?

“這很簡單,因為對我們每個人的價值不同。我們需要它,僅僅只是因為它為我們提供一個足夠寒冷地世界。實際上這東西如此龐大,我們也沒有辦法將其縮小,更不可能隨便破壞,所以其實這個東西對我們來說並不是必要的東西。如果我們真的能夠生活在一個您說的地方,那麼這個東西自然就失去了存在意義。”

飄雪似乎異常通情達理,不過似乎也說的過去。

盡管一開始王維就已經做好了和對方談判的准備。但是實際上王維需要付出地代價其實少的可憐。也許是在這片封閉的土地上生活的時間太長的緣故,實際上這里很多智慧生物對于物質上的追求都非常有限。幾乎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來適應這個世世界。不過既然對方這麼厚道,王維自然也是厚道人。所有要求一並答應下來,並且承諾,一定會給對方在永凍冰原之上尋找到一塊他們最滿意的土地。

契約是可以講條件地,王維將這幾條全部寫入了契約之中,然後和兩位領主訂立了契約,這種契約只要雙方同意。是可以隨時解除的。不過一般生物都不會這樣做,因為平等契約帶來的好處要遠遠超過一個名義上的所謂主人。

契約的最大好處就是這種合同有一個無法抗拒的執行者。

神。

雙方根本不需要擔心契約雙方有任何一方不執行契約的條款。

“你說,大師,這篇土地之中的所有人生物是不是都期盼著離開這里呢?”

連續狂占莫大便宜的王維立刻想到了這些可能性,如果這里的很多生物都想離開這里,而只有王維才有那種通過無限契約地方式將他們帶離開這里,那豈不是能獲得更加恐怖的利益?

“那是不可能的,你就別妄想了。這里地大多數生物都只有本能的進攻欲望,它們對于他們來說,生活在什麼地方。怎樣生活根本不是他們關心的問題,他們只是希望發泄心中的本能而已。你去和它們商量,最終的結果也只能是和他們打一架。然後被他們給扔出來。”

大師笑著說。

“真是太可惜了。”

王維很郁悶的說,在伊凡塞斯這篇土地上,能夠溝通地實在是太少了。這個貪心不足地,渾身都是小農意識地家伙似乎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從這里獲得了多少國家和個人都翹首以盼都無法獲得的利益。

由于整個寒冰領地內部沒有其余地智慧生物,大多數都是被那對夫婦改造出來的人造生物。所以這一次離開倒也沒有什麼麻煩的。這里的一切都是由冰構成的。不需要帶走。而最大的那一塊東西,即是冷卻塔已經被王維自告奮勇的扔進了戒指空間。所以,他們的離開是沒有任何負擔的。

等敵人上門和主動出擊是兩種不同的意識形態,從本質上來來說沒有好壞之分,只有合適與否。不過以王維的性格來說,只有心情之分。

現在的他的心情不錯,所以他決定找上門去。

不過,在這之前,為了對付納西難纏的家伙們,王維還有一個小小的陷

布置一下。

遠方。



傳承者的領地之上,名為傳承者的領主正在自己的城堡之中欣賞著由雨果那些人類帶來的石碑,石碑一共有三塊,每一塊都有兩米多高,上面密密麻麻的記載了很多連傳承者本人都不知道的知識,那是來自遠古伊凡塞斯的知識。

傳承者原本僅僅只是一塊寫字板,就和大多數伊凡塞斯的寫字板一樣,他的作用僅僅只是記錄一些並不太好記憶的事情。不過幸運的是,這塊寫字板的使用者是一個伊凡塞斯的學者,而且那位學者研究的方向就是生物的改造。當魔網爆破,大多數工具的人格都隨著魔網灰飛煙滅之後,他卻存活了下來,因為他同樣成為了那位學者的試驗品,只不過看起來他的試驗是成功了。龐大的能量將他的人格和身體徹底剝離,而他也有了更加廣闊的視野。

成為領主之後,他的知識變成每個渴望力量的人都覬覦的東西,而想要獲得新的力量,他們必須付出足夠的代價。可以是領地,可以是魔晶,也可以是為他作戰的戰士,但是最好的卻還是曾經伊凡塞斯留下的知識,大多數那個時代的幸存者都沒有能夠解讀古代語言的能力,但是他能,他能夠找到屬于自己的知識,他堅信知識就是力量。

這樣的生活盡管單調,但是卻很充實。

不久之前,一些人類找到了他。這不是他第一次見到人類,對于他來說,人類就是一群如同老鼠一般的存在,他們總是偷偷的從自己的領地之上找到一些破爛東西,然後匆忙離開,仿佛一切都是無價之寶一般。他也殺死過無數的人類,但是沒有一次像是這些人類一樣。他們有著很強大的力量,但是卻很恭敬的送上了一塊石碑。而當傳承者看到石碑的時候,他的眼睛立刻發亮了。

那是一塊記載著如何將生物通過一些改造手術而變的更加強大的是記錄。那些人類坦言他們不能很好的理解其中的語言,所欲特地找到無所不知的傳承者,整個伊凡塞斯最偉大的學者來幫助解讀之中的內容。

向比較領主來說,‘最偉大的學者’這個名號更加讓傳承者感到高興。傳承者第一次感覺到人類似乎也不是那麼低下,他們似乎也很有禮貌,所以他欣然接受了他們的要求。他會為那些人類解讀其中的一些知識,而人類將會把一共三塊石板都留在這里。傳承者十分高興,他甚至還答應了那些人類,他們可以從這里獲得一些寶物。

不過,隨著第一塊石碑被的秘密被揭開,那些人類首先就要面臨一個難題,他們沒有魔晶。傳承者認為那些人類十分可憐,他們認為是魔晶的東西只不過是一些各種元素雜糅在一起的廢物,他們必須尋找到純淨的魔晶。

傳承者給人類指引了一條道路,在他身邊周圍的領土之內他們是絕對不能攻擊的,那些領主都是瘋子,一旦招惹就會沒完沒了。而在整個伊凡塞斯境內,最好脾氣的領主一個是高森,一個則是那對寒冰夫婦。

高森就算了,那個蠻力的怪物甚至連瘋子都不敢去招惹,剩下的就只有寒冰夫婦。傳承者曾經見到過那對夫婦,他也為他們尋找到一個制造寒冰生物的方法,顯而易見的是,對方並不缺少魔晶。而且在所有領主之中是最好捏的。

傳承者借給那些人類岩石巨怪,也同時配合著吐火獸攻擊,那些寒冰生物絕對無法抵抗這種程度的進攻。

在傳承者想來,那些人類盡管十分厲害,但是直接面對那對夫婦是沒有任何勝利可能性的,他只是希望人類將對方的寒冰生物殺死之後獲得足夠的魔晶就離開。

第一天似乎成功了,但是就在第二天,突然出現的另外一只人類隊伍將他們所有的計劃全部打破。

對此,充滿了知識和智慧的傳承者領主並沒有太過于在意。這片土地總是這樣,有戰爭,有死亡,任何一方被另外一方抹殺都不是什麼很在意的事情。智慧的領主正在將他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對于石板的研究之中去,這才是他希望的重中之重。

但是,那些人類很顯然不是那樣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