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圍城 第四十一章 干冰...

洛伊德大師和玲玲在匆忙之下只能遠遠的躲在山頭後他們頭頂的岩石上凝結,沿著狂風的方向凝結成野獸巨爪一般的形象。

很快,狂風消失,整個山谷之中的空氣變的非常壓抑,大師甚至感覺自己的呼吸都有些困難。他急忙從自己的戒指里面掏出一瓶液體灑在地上,液體迅速揮發帶來一陣清新的空氣。

“臭小子!你沒事兒吧!”

當大師抬起頭來,看到的是在夕陽之下變的晶晶亮,透心涼的王維。

大號冰雕之上突然出現一絲裂隙,一團火焰從裂隙之中冒了出來,緊接著火焰夾雜著爆炸的轟鳴將王維渾身的冰凌全部炸開,而王維本人則渾身凍的都哆嗦了。

“我靠,好歹我也是來幫忙的,連個招呼都不打,直接就攻擊,這家伙未免也太離譜了點吧?”

王維十分不爽的看著剛才還界限分明的山谷現在竟然變成了一片冰的海洋,不禁也有些吃驚。剛才的冰風沖擊效果異常可怕,已經遠遠脫離了一般冰風沖擊的范疇,如此的低溫根本已經不是冰凍能夠企及的范圍了。這一次的攻擊中,岩石巨怪們都停止了一切行動,成為這里新的冰雕,而僅有了幾只吐火獸也突如其來的冰凍給活活凍死在里面,另外一側的寒冰生物都齊齊抬起頭來看著山崖另外一邊的人。

“好啦,讓我們去看看他們。問問原因吧。”

玲玲從山頭後面飛了出來,帶著大師和王維一起朝山下走去。

“太奇怪了,我怎麼總是感覺這里空氣這麼稀薄似的?”

走了沒幾步,王維就感覺到有些胸悶,盡管他並不是對氧氣要求很高地人,但是像這麼悶,仿佛連一點氧氣都沒有的時候他還是第一次看到。

“這是他們的特別之處。”

玲玲說。

“他們每一次施放這種大規模的法術之後,周圍的空氣都會變的非常稀薄,配合這種急凍攻擊。很少有什麼生物能夠一直和他們相對抗的。冰舞有著連我都羨慕的急凍天賦,而他的妻子飄雪則能夠制造大范圍地水元素,急凍配合誰元素。這里整個山谷都是他們的傑作呢!”

玲玲就這樣領著兩個人一路前進,周圍的寒冰生物就好像看不到他們一樣絲毫不在意他們,而是一直將注意力放在前面的那些被冰凍的生物身上,這里是山谷的出口,太陽盡管即將下山。但是冰凍效果肯定無法維持太久。

當王維跟隨玲玲進入峽谷之後,眼前的景象只能用驚奇來形容,滿眼望去,到處都是一片晶瑩,銀裝素裹地大敵,到處都是一片純潔的白色,無數的冰凌才從地面上立起。頂端散發出柔和的光芒來,將原本幽暗的峽谷變的一片光明。盡管看起來這整個峽谷的入口很小,但是向里面前進之後卻發現其實內部卻很寬廣。

“這個峽谷不是天然形成地,而是冰舞夫婦兩個人一起花了幾千年的時間制造出來的,因為他們在這里發現了一道地下河,通過河道他們強行利用凍結的冰川破開地面,形成了現在的峽谷,他們的城堡就在最里面。我帶你們卻找他,問問發生了什麼事兒。我和他們平時的關系還不錯,看到了總不能不幫吧。”

玲玲相當夠義氣的說。

城堡早就在峽谷地最深處,在廣袤的冰凍平原之上一座美輪美奐的建築,一座完全由冰凝結成的城堡。城堡在光芒的映襯下發出迷離的色彩,讓王維突然冒出一種將城堡給搬走的想法出來。

當然,這種想法是毫無意義地。灰龍盆地之中常年沒有水。沒有冰。溫度也很少出現冰點之下,這城堡到自己地領地不超過一個月就會都變成水了。

在前往城堡地途中。一對站在一起的青年男女擋住了眾人地去路。男子渾身都是雪白色,而且稍微帶一些藍色,而女子則是一個渾身透明的冰人一般,只不過在她的額頭上有一個雪花一般的圖案。他們同時站在路的中央,看著一起走來的一行人。

“我感覺到了你,玲玲。但是,他們是誰?”

那個男子問的很直接,就這樣當著王維的面發問。

“這位是凱恩,來自艾薩克的一位領主,這位是弗洛伊德,是他的朋友。”

玲玲的介紹很簡單。

“他們是敵人。”

那個男子斬釘截鐵的說道。

“胡扯。”

王維咧嘴說道

“你是人類,所以你是敵人。”

男子並沒有因為王維的一句話而有任何多余的反應,只是再一次重複剛才的話。

“不,他們不是敵人,剛才他還幫助了你。”

玲玲說。

“我知道他幫助了我們,但是他是人類,所以他是敵人。”

這是什麼邏輯?種族主義妖怪

原來,在幾天前。一群人類突然出現在他的領地外圍,他們不由分說開始瘋狂攻擊所有寒冰生物,並且取走維持那些寒冰生物生命的核心。冰舞和飄雪立刻組織反擊,但是著那些人類十分厲害。單單依靠寒冰生物的攻擊並沒有太大的效果,于是這對夫婦倆就一起聯手擊退了敵人。但是當這些人類被擊退之後,一些本地生物開始瘋狂朝著著自己的領地進攻,而且那些生物之中還有曾經襲擊過自己領地那些人類的身影。

竟然是那些人類帶領這里的生物發動進攻?這簡直太不可思議!

一直到王維出現,這樣的攻擊已經持續了數天,每天都有無數寒冰生物死在對方的進攻之下,被挖走核心。

“我們不知道那些人是誰,但是我以我的靈魂發誓,這幾天我們一直都在一起,冰舞,你可以相信我。”

玲玲嚴肅的說。

“既然你說,那麼我相信。”

冰舞的點了點頭說。

“什麼是核心?”

王維插嘴問道。

“這個。”

那個男子伸出手來,一粒灰色透明的晶體映入王維的眼簾。

“是魔晶?”

那些人是來找魔晶的?

“你們有什麼辦法能夠讓我看到那些人的樣子嗎?說不定我還認識他們之中的人。”

王維倒是說的十分誠懇,因為他想到了一伙人。

“我有寒冰之鏡。”

那個一直沒有說話的女子張開嘴,一股清冷的意味立刻彌漫在周圍,帶著淡淡芬芳的冷空氣倒是讓王維感覺到呼吸變的順暢了很多。

女子伸出手來,一只碩大的雪花在她手中凝結,最終變成一面鏡子,鏡子之中展示著一片片並不十分清晰的圖案,但是那些東西已經足以說明一些事情。

“是雨果魔法師部隊!”

王維眉頭皺緊。

如果是雨果的魔法書部隊,那麼他們尋找魔晶就可以理解,但是他們是如何知道這里的寒冰生物是依靠魔晶推動的?他們又是從哪里找來的那些土著生物的幫助?要知道,這片土地上可都是絕對不可馴養的生物,即便是養一條狗還需要一段時間呢,那些雨果人是如何做到這種程度的?

“等等,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支隊伍在和我們遇到之前,他們是沿著那條路走的,如果是那條路的話,他們一路會經過三個領主的領地,另外兩個領主都是瘋子,只有一個好交流,而那個領主也是我們即將要去拜訪的家伙。”

王維想起來一些細節。

“寫字板?”

弗洛伊德大師也想到了。

“傳承者領主?”

冰舞疑惑的看著王維,而王維也疑惑的看著他。

“傳承者領主是他對外的自稱,只有我們才叫他寫字板,他覺得這個名字對他是個侮辱,他不允許別人隨便叫的。”

玲玲趕緊跟上解釋。

“沒錯,就是他,如果是雨果的話,他們最有可能的進行接觸的就是那個寫字板。”

王維還是不習慣叫傳承者,干脆還是叫本質算了。

“如果是他的話,知道我的孩子們都是由魔晶驅動的,因為當時我曾經向他詢問過這件事。”

冰舞說。

“讓我想想,寫字板控制的區域是山地區,因為他不喜歡水,水會腐蝕他的身體。那里最不缺少的就是岩石巨怪和吐火獸,正好是這次進攻的主力。那麼那些人類是用什麼東西來換到的這些幫手呢?”

玲玲也陷入了冥思。

“當我向他請教如何制造寒冰生物的時候,他讓我給他找的東西就是知識,他總是收集各種知識。”

冰舞說。

“媽的,雨果那些家伙最不缺少的就是這些東西,他們就是干這個的!”

王維猛的一拍巴掌,狠狠的說。

“原本我還以為是人民內部矛盾,但是沒有想到竟然有這些白癡插手了,既然如此,我們不管還不行了呢!”

王維笑嘻嘻的伸手拍了一下冰舞的肩膀。這種自來熟的舉動讓他付出了代價,他的手上迅速被超低溫所灼傷,一道白煙在他的手上冒了出來。

“喂喂,你叫冰舞,你的冰不至于冷成這樣吧。”

王維很不爽的問道,幸好他反應快,手上僅僅只是形成了一小塊凍傷,在火元素的作用下很快就會複原,但是他還是驚訝于這個領主的溫度之低。

“我,不是水,我是冰,沒有水的冰。”

那個男子說。

“我靠!”

王維狠狠的罵了一句,怪不得自己總是感覺胸悶呼吸困難,這里到處都是二氧化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