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圍城 第三十九章 可憐的狒狒

“沒有知識真可憐。”

玲玲用憐憫的眼神看著王維。

“我們兩個是夫妻,我們能夠使用相位共振的能力將我們兩個人的身體轉換到同樣的相位,這種相位已經不是簡單意義的空間相位,而是一種身體的絕對協調一致。這也是為什麼我碰到你的血液,卻給他訂立了契約,但是你卻沒有發現破綻,因為從表面上看來,我們之間的相位是一樣的。這很玄奧,但是你可以簡單的理解成我們幾乎是一個人。”

玲玲一副看文盲的眼神看著王維。

“這個倒是不難理解,但是你們在成為夫妻的第一次還是真是令我好奇啊。”

王維小聲自己嘀咕著,不過他小看了對方的耳朵,那對小小的耳朵有著無與倫比的靈敏性。

“你這麼想知道,我就來告訴告訴你成年的相位精靈和你那個小精靈到底有什麼區別!”

玲玲說完在一瞬間出現在王維腦門上,一直小手頂在他的腦袋頂上,緊接著王維的身體開始飛速閃爍起來,幾秒鍾之後,當王維回過神來,他遠遠的跑了出去,扶著一塊巨石干嘔起來。

“你,你這個家伙到底干了什麼?”

王維一邊干嘔一邊狠狠的問道。

“沒什麼,簡單來說就是在五秒之內將你的相位連續改變三百次,一般生物都無法承受這種程度的換相,會造成我們稱之為暈相的後遺症。不過你只要休息幾分鍾之後就會立刻恢複,保證不會有任何永久性地不適。”

玲玲背著小手,一臉事不關己的樣子說道。

沒有想到這一次拜訪高森的事情竟然會這麼簡單就結束,既然高森已經帶著這范圍內所有人離開,那麼這片土地很快就會有新領主占領,在那之前,王維要把所有當初高森留下的東西全部帶走。

由于受到玲玲的換相攻擊,王維這一次拿走對方的東西倒是沒有任何不安心的情節在里面。

不過王維對高森送給他的那一堆惡魔角戰刀明顯表現出了愛不釋手的情緒,這兩柄戰刀地沉重程度遠遠超過任何金屬。這讓同樣也是自詡蠻力男的王維感到十分趁手,而且王維也測試了一些這東西的硬度。當使用戰刀和合金斬龍劍對砍的時候,合金斬龍劍竟然被直接砍出了一道恐怖的豁口,盡管這惡魔角戰刀沒有任何鋒刃,但是上面附加的崩壞術實在是過于恐怖了一些。而在王維拿這東西和星星鐵戰刀對砍之後,他有驚訝的發現,這惡魔角戰刀竟然能夠直接硬抗星星鐵戰刀地攻擊!上面連一絲痕跡都沒有留下!

沉重的手感。寬大的刀刃,配合著上面弄扭曲的惡魔角紋路再加上裝備殺手的崩壞術,王維有理由相信,這東西絕對會成為自己最趁手的武器,他在也不用到處去找武器了。

高森的城堡是一個使用岩石堆砌起來地宮殿,岩石和岩石之間經過了超高溫的加熱,竟然變成了岩漿進而粘合在一起。打開大門。王維一下子被一城堡大廳之中的魔晶給晃花了眼睛!

“這東西是他這麼多年來一直積攢的,不過他說任何外力對于他的力量都沒有幫助,所以除了平時用來喂養那些寵物之外,其余的都積攢在這里,每年都有無數領主前來提出交易,不過由于我們也實在沒什麼想要的,所以就越來越多,越來越多。我們有時候都不知道這玩意兒到底用來干什麼。”

玲玲指著城堡大廳之中滿滿的魔晶石很無奈地說。

“那,你們平時都吃什麼?”

王維聽說所有這些異位面的生物都能通過魔晶獲取能量,如果他們不用魔晶,那他們要什麼?

“我們自己有菜園呀。”

玲玲興奮的拉著王維的胳膊往城堡後面飛去,在打開城堡的後門的瞬間,一片綠油油的莊稼地就這樣呈現在眾人眼前。

“這片土地我們已經耕種了無數年了,現在那家伙還不得不每年用魔晶倒別地領主地土地上去換取一些肥沃地土地來替換我們這里已經沒有任何肥力的土壤。”

玲玲笑著給眾人介紹著。

這一刻。王維感動地都快要哭泣了。

這是多好的一對夫婦啊。自己攢著這麼多的魔晶。竟然只是用來換取別人領土之上的土壤?

在那瞬間,王維想到了很多很多。但是,在想很多很多之前,王維已經先把那些魔晶都給換了一個更加安全的地方,並且在小明同學很期盼的眼神

了她一塊讓她去當零食吃了。

在高森的城堡之中,除了這些東西之外,再有就是一些武器裝備之類的東西,盡管王維對這些玩意兒並不是很感興趣,卻也不能留在這里讓他們消失在曆史之中不是?所以,本著對曆史負責的態度,王維決定將這些東西也都帶走,放在自己的城堡之中,讓悠久的曆史傳承下去。

要離開自己生活已久的家園,玲玲很顯然沒有一根筋高森那種豁達的態度,她非常舍不得,他一遍遍的看著自己曾經居住過的房間,確認將任何能夠帶走的東西全部帶走,王維就這樣跟著她一路將大大小小的東西塞進弗洛伊德大師的戒指。

“最後,我們去看望一下我們的老朋友吧。”

玲玲說。

******

景色異人的深淵位面是多元位面之中最事宜生物居住的位面之一,青山綠水,空氣清新,可以說是標准的人居典范。但是,就在青山綠水之中,那一望無盡的大平原上,無數生物組成的軍隊正在瘋狂厮殺著,這些這些生物有惡魔,有魔鬼,還有各種叫不出名字的生物,它們將沉重的武器砍進敵人的身體之中,各種顏色的血液滲入土地之中,成為這山水的一部分。

遠處的山峰頂端,無數深淵巨龍在天空之中飛翔,龐大的威壓波動時不時的散發出來,讓正在戰斗的魔鬼們心驚膽顫。

就在這時,天空之突然打開了一個碩大的空間大門,一只只龐大的生物從天而降,落在兩軍之中,一些正在交戰的雙方停了下來,奇怪的看著那些看起來充滿了力量的生物。

不久,一個渾身穿著紫黑色戰甲,一手提著巨劍,一只手上拖著滿是尖刺的鐵鏈的巨大惡魔從天空之中緩緩落下,他的眼睛閃爍著紅色的光芒,背上的翅膀帶著一道道傷痕,但是,渾身散發出來的氣勢確是地道的深淵惡魔!

惡魔從天而將之後沒有說一句話,只是遙遙對著遠處的山峰行了一個禮,然後猛的一揮手上的巨劍,帶領的一眾惡獸直沖向還在驚愕之中的魔鬼們!

“陛下,他是誰?”

峰頂之上,一個一臉恬靜的女子身邊,大氣都不敢出的惡魔領主小心翼翼的問道。

“他?”

女子淡淡的笑了。

“他是我的先鋒官,唯一一個被蘇哈拉斬神劍砍了兩劍都沒死的惡魔,我最忠實的戰士。”

女子笑的跟燦爛了。

“其實我一看到他我就覺得我很對不起狄摩高根。”

女子突然話鋒一轉。

“如果不是我當初說了一句我不喜歡渾身都是腐化氣息的,狄摩高根也不會被高森打殘之後逃出深淵,現在淪落到地獄去當大王了。”

冰舞和飄雪,這是一對住在灰龍山脈腳下的超級魔獸夫婦,自從被改造成人類之後他們獲得了人性,同時也更加明確了自己的領地觀念,他們將自己領地之內所有的生物都變成了冰屬性的生物,同時將山腳下一塊自然峽谷之中變成了終年永凍的土地。任何生物都盡力避免從這塊土地范圍之內經過。如果說高森是一個徹底的老好人的話,那麼這對夫婦則是徹底的領地主義者。他們不允許任何人在不經過他們允許的情況下進入他們的領地,哪怕是路過也不行。

再聽說王維還要拜訪另外兩個領主,以獲得他們魔晶的支持的時候,玲玲自告奮勇的充當領隊。比起膽小猥瑣的腦蟲來,玲玲自然要比他輕車熟路很多。

盡管大狗的背上多了一個人,但是由于多的這個人僅僅只是漂浮在空中的,所以空間到沒有什麼變化,一行人很安穩的走在前往灰龍山脈腳下的路上。一路前行,竟然再一次發生了沒有遭到任何攻擊的事件。不過這一次王維知道,那是高森留給他的惡魔角戰刀造成的,巨獸們感知到了這彎刀的信息,會認為這個是高森來到這里,竟然都不敢來攻擊,可見高森在這篇土地上的影響力。

至少也是積威已久。

“你們的選擇其實是非常正確的,在這片土地上,能夠進行交流的領主實在是太少了,那些智商低下只能打架的家伙自然是不能搭理的。”

玲玲說。

渾身關節難受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