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圍城 第三十七章 蘇哈拉斬神劍都沒砍死的超級猛人

那麼,她躲起來了。”

那個人說。同時剛剛被他雕刻好的石像竟然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從他的手上跳下來,幾步來到王維跟前,好奇的看著他。

“是的,她說是捉迷藏。”

被人壓著說話,這種感覺讓他十分不爽,某人腦門上隱隱要冒出青筋來。

“那很好,再見。”

那個人說完就要離開。

“等一下。”

眼看那個人要走,王維一歪脖子抬起拳頭就砸了過去,結果被對方一把抓住。

“你對我抱有敵意。”

那個人說。

“不是敵意,而是想狠狠的揍你一頓!”

王維一拳打在那個人的胳膊上,將自己的拳頭掙脫開來,重新落在地面上。

“這很好,但是你最好將你所有契約的力量都疊加起來,只有那樣你才有希望傷到我。”

那個人也不問王維原因,只是淡淡的說。

就算他不說,王維也計劃這樣做了。對方的能力實在是太超過他的意料,這種無法抗衡的感覺讓他意識到這是一場硬仗。但是他卻隱隱有些高興,一直以來王維都沒辦法找到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被他碰上的敵人不是弱倒隨便欺負,就是那種強大到如同老媽一般幾乎不可抗拒,的家伙,就那泰拉和赫莉來說,一個天界泰坦,一個地獄三頭狼,如果當初不是因為機緣巧合,這兩個超級怪物絕對不可能乖乖的跟著自己走。

盡管現在大家都很好說話。但是王維對于自己打不過她們還是一直耿耿于懷。

不需要對方廢話,王維將所有現在能夠使用地力量全部複合起來。對方給他的感覺並不是堅不可摧的,這是王維膽敢挑戰這個敵人的唯一原因。

“不錯,來。”

那個人甚至連架勢都沒擺。身體也沒有動作。

對方不客氣,王維自然也不可能跟他客氣,勢大力沉地一腳踹在地上,龐大的力量砸出來放射性的裂痕,恐怖的反沖力將王維的身體直接打向對面的人。

轟!

王維的拳頭在命中對方腦袋的同時發生恐怖的爆炸,爆炸產生地火焰同時將兩個人吞沒,然後一個人影在火焰之中飛了出來,在空中翻了兩個跟頭落在地上。

這一拳幾乎耗盡了王維渾身所有的力氣,因為他知道自己面對地敵人並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甚至根本不是一個自己能夠用吊兒郎當的方式就能解決的家伙!

結果也是如此,火焰消失。那個人還站在原地,只是腦袋歪向了一邊。

“干地不錯,但是還不夠好。”

那個人說,然後他緩緩的將頭轉過來。

“那麼該我了。”

那個人說。

沒有快速的動作。沒有浩大的聲勢,他只是來到王維跟前,然後看似緩慢的揮出一拳,但是王維竟然連躲閃的時間都沒有,當他看到拳頭地時候,絲絲罡風已經將他地臉吹地發疼了!

轟!

再一次的轟鳴。不過卻是低沉地。被拳頭擊中的王維整個身體轉著圈飛了出去。好像被火車撞飛的一輛自行車一般接連在地面上趟出一道恐怖的溝壑。最終撞在一塊巨岩之上停了下來。

“咳咳!”

王維不由自主的咳嗽起來一一口鮮血從他的嘴里噴出,掉在地面上熊熊燃燒。盡管在最關鍵的時刻將腦袋移開。那一拳依然打在他的肚子上,可能有內髒被這一拳打破了。王維能夠感覺到,對方的一拳沒有任何多余的能量,僅僅只是蠻力竟然就將自己打成了這個德行,可見這個人有多麼可怕。

王維掙紮著站起身來,而那個人卻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跟前,只不過他的雙眼沒有看到王維,而是那一灘正在燃燒的血液。

“小子,你很有趣,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一個人的血液能夠燃燒,就像是龍族那樣。”

那個人就這樣看著火焰對王維說道。

“那說明你文化素質不夠高。”

王維靠在石頭上喘著粗氣說。

“我是一個惡魔,來自深淵。”

那個人自顧自的說著。

“我一直都是跟隨女皇陛下的先鋒,我尊敬,並且一直為自己能夠為女皇陛下效勞而自豪,你知道,在深淵之中,有很多和我一樣同樣感到自豪的惡魔存在,不過我始終認為我是其中最特殊的。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那個人來到王維身邊坐下說。

“不知道。”



謹慎的提防著對方的動嘴,他不是很理解這個家伙到思。

“因為我是唯一一個一直跟隨女皇陛下的惡魔,一直到她離開深淵!每一次陛下的戰斗都是我先開始的!”

說道這里,惡魔似乎黝黑的臉上都帶有了一絲紅光,盡管自稱惡魔,不過王維始終沒有看出這個家伙除了腦門上兩個角樁之外和人類有什麼不同,也許是個子高了一些?

“即便是那一次最恐怖的戰斗,都是我先開始戰斗,那一次,我差點死了。”

惡魔摸著自己腦門上的角樁和從頭頂到下巴的傷痕說道。

“對方實在是太強大了,我幾乎沒有辦法和她抗衡。第一劍,我失去了我的雙角,第二劍,我失去了我的一只眼睛。然後,我被女皇陛下救下,我親眼看到陛下和那個恐怖的家伙戰斗,戰斗,我寸步不離。時間在漫長的日子之中過去,也許是數個月也是是數年,誰知道呢,陛下終于將那個怪物從最下層趕到了我們設置好的陷阱之中。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那些罪惡的家伙,他們竟然臨陣倒戈!陛下被它們騙入了陷阱,一同消失在空間的狹縫之中,幸好陛下和我之間有一絲聯系沒有斷裂,經過我數百年的尋找,我終于發現了陛下竟然已經脫險,而且出現在了主物質位面。”

“我想進一切辦法要來到主物質位面,但是就在我成功的一瞬間,我的空間通道突然被關閉,我甚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我知道我最終來到了主物質位面,但是一切卻和我想的不一樣,我被困在了這里。那個時候漫天都是暴虐的元素,天空和大地滿是烈焰,我甚至以為自己來到了天界,那個最不事宜生存的位面,但是最終我子道我還是成功了。只不過,我被困在了這里,一個無形的力場將我和外界隔絕開來,我的力量甚至無法離開。”



“我一個人孤單的生存了數萬年,幸好我認識了玲玲。她一直在這里陪伴著我,幫助我尋回我的力量,我的榮耀,我讓這篇土地之上所有的強大生物要像一個軍人一樣遵守紀律!一切為的都是我將來能夠找到陛下!”

“我是高森,深淵惡魔。深淵龍後,星火的先鋒官,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是誰了。”

惡魔,也就是高森,瞪著那支血紅色的眼睛看著王維。

“也就是說,你的角和你的傷,應該是被那位。”

王維有些好奇那個變態的怪物是不是傳說之中的某人。

“沒錯,蘇哈拉,血腥女皇。那把劍,蘇哈拉斬神劍,就是這把劍。”

高森說。

王維驚了,一個惡魔竟然就這樣憑空硬抗了兩記蘇哈拉斬神劍竟然沒死!這是何等的強悍!

“告訴我,你和陛下的關系。”

高森再一次追問。

“我是王維,星火是我媽。”

王維很無奈的說。

“殿下!”

高森立刻激動起來。

“也就是說,你利用你的契約能力將陛下送回了深淵嗎?”

恐怖的大嗓門將王維剛剛平複的血氣立刻重新調動起來。

看著失態的高森,王維苦笑著強行壓下不適。

“准確的說,是我利用契約將我老媽從時空的裂隙之中放出來,然後她自己回到了深淵之中。”

王維校正。

“陛下回歸了?陛下竟然真的回歸了!啊哈哈哈哈!”

高森狂笑著渾身恐怖的氣勢幾乎將王維活活壓死,和剛才比起來,現在的高森幾乎不是同一個人!

“陛下重新回歸深淵,必將蕩平深淵之中所有叛變領主,然後遠征地獄,最終攻入天界!一通三界!這種時刻她的先鋒官竟然還在這里!這不對!這不對!”

高森像是發瘋一樣來回的走著,嘴里說著含糊不清的話。

“玲玲!”

隨著高森的一聲高喊,小精靈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身邊。原本小精靈的體型就非常小,而現在看起來更小,和高森那張大臉比起來更是小倒沒邊。不過現在她的臉上沒有了那種小女孩一般純純的笑意,而是一種淡淡的哀傷。

“從你出現在這里開始你就一直說要找到陛下,反攻深淵,現在你的目的達到了,所以你要回去了,不要玲玲了,是嗎?”小精靈泫然欲泣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