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圍城 第三十三章 我只是路過打醬油做俯臥撐的

電對王維本身的傷害及其有限,但是令王維感到吃驚電消失之後,他手中的冥蝗腦袋也不見了!

“不會吧,這麼猛,自己不要也不給別人?”

王維感到有些奇怪,這只冥蝗似乎太慷慨就義了點,畢竟它們的身體的複原能力很強,如果它沖過來把腦袋搶回去的話似乎還能接上繼續用,不至于做到這種地步吧?

但是很快,王維就發覺自己犯了一個經驗主義的錯誤,別的冥蝗是這樣做的,並不代表這只冥蝗也這樣做!

那只大號冥蝗失去腦袋的部分竟然開始生長出來絲絲肉芽,進而變成一個純肌肉的腦袋,王維甚至看到腦子從一坨肌肉之中鑽了出來。最後,黑色的骨骼重新覆蓋在它的腦袋上,只不過這骨骼看起來沒有一開始那麼堅硬而已。

“原來是高級貨,有趣,真是有趣,既然如此,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恢複成什麼樣!”

元素在一分一秒之中不斷湧入王維的身體,讓他感覺到渾身都漲的難受,燃燒火焰的速度根本跟不上他現在吸收元素的速度。這種感覺讓他現在的脾氣變的暴躁異常,而對方那個打不死的家伙很引起了他的興趣。

火焰在王維的身體周圍連續爆發,用恐怖的爆炸力將他推向剛剛恢複的冥蝗,對方這一次沒有傻等著王維,而是以詭異地方式躲閃他的攻擊。由于現在漫天都是冥蝗的大軍。盡管那支冥蝗躲閃的姿勢非常不錯,但是別地冥蝗卻遭了殃。由于元素地過份密集,王維周身火焰異常猛烈,溫度超高。那些只是被王維路過而掃到的冥蝗都因為灼熱而被燒掉了翅膀。更有一些距離靠的比較進的直接被活活燒死!

現在的情況非常詭異,由于沒有那首領冥蝗的指令,漫天恐怖的陰云竟然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王維屠殺自己的同伴,卻不做出任何反擊,而那首領由于沒有辦法停下,似乎就無法發出進攻的信號。

不得不說,盡管從本質上來說冥蝗首領沒有太出色的攻擊力。但是速度卻非常可觀,從一開始它們追趕王維火箭圖騰柱的時候王維就感覺到。而現在首領冥蝗竟然就憑借一對小小的雙翼就能直接躲閃開王維的攻擊,不得不說,蟲族得一些天賦果然還是非常令人羨慕的。

時間不等人,王維發覺自己身體之中的元素開始變的更加狂躁,並且逐漸發現身體開始要無法承受這麼多地元素沖擊。

“好吧,既然沒辦法抓到你,我就直接干掉你算了!老子就不信,你***是屬鳳凰的!”

原本站在地上地艾米麗突然出現在王維身邊,被王維一把摟住腰。然後抓住胳膊給猛地甩了出去,特斯拉力場瞬間啟動。龐大地力場一下子將還在向後飛的首領冥蝗給吸了過來,迎接它地還是一只大手。

王維的手再一次卡住他它腦袋。但是這一次王維沒有等到對方再做出更多的反應。巨大的斬龍劍直接將它四條胳膊全部砍斷。同時將它手中的那根蟲子節肢拿在自己手里。失去了胳膊的冥蝗只能分離晃動身體掙紮,但是這一次王維已經不再打算給對方機會。

火焰猛然爆發。空前的威力如同一顆碩大的云爆彈一般瞬間將周圍的冥蝗全部爆成了飛灰。

火焰消失,王維身上的符文消失,唯有他手中的昆蟲節肢竟然還完好無損的存在。不但如此,這跟肢解竟然還在不算朝著王維施放猛烈的電擊,似乎想要掙脫它的控制一般。

“我猜你肯定來自某個了不得的家伙,那麼我還是那句話,你能溝通嗎?”

王維對那根節肢問道。

幾乎就在同時,節肢上面的光芒暗淡了下來,同時電弧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一股龐大的能量猛然從地下爆發出來。

不知道什麼時候,那個巨大的洞口已經不再飛出冥蝗,底下龐大的威壓讓王維渾身相當的不爽,地面一下一下的有規則震動,並且越來越大,仿佛有什麼東西要從地下冒出來。

“這次又是什麼?”

王維緩緩的落在地上,銀月魔網發出的灼熱感讓他有些渾身疼痛,他需要冷靜一下。

突然,一只巨大的胳膊從那洞口之中伸出,然後是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一個碩大的冥蝗腦袋從地下冒了出來。它頭上的觸角向周圍掃了一圈,緊接著就對准了王維。王維也看到,自己手里的那根如同粗木棍的東西似乎是那怪物頭上觸角的一節!

發現王維之後的大怪物從又將身體縮了回去,地面轟然爆炸,將原本的洞口撐開更大。接二連三的爆發將原本就龐

的洞口變成一個恐怖的天坑,那只怪物緩緩的從地下

從本質上來說,這個碩大無比的怪物應該也是一只冥蝗,因為它的全身都和冥蝗沒有任何區別,原本冥蝗的腹部往下卻變成了一個如同蜘蛛一般的擁有八條腿的樣子,看起來詭異異常。它的體積龐大,每走出一步,地面都會跟著發出劇烈的震顫。它的腳下踩出一個個大坑,盡管移動緩慢,速度卻極快,每邁出一步都會有無數在空中沒有來得及躲開的冥蝗被它推開。和它比起來,體型龐大的悠莉和泰拉似乎都算不了什麼,王維竟然有了一種似乎再仰視一座城堡一般的感覺。

一直到那怪物靠近,王維才發現,在它黝黑的身體周圍有很多和剛剛被滅掉的冥蝗一般大小的家伙,它們每個手里都握著一根節肢,看來剛才王維的判斷十分正確,剛剛被燒死的應該是地位比較高的冥蝗了。

“人類,我們能夠聽懂你說的話。”

聲音通過王維手中的節肢發出,並不是傳入王維的腦子,而是通過震動空氣發出的。

“那就好,解釋一下,你為什麼攻擊我?”

王維從戒指里面掏出椅子坐下休息,而艾米麗則十分乖巧的給王維捏著肩膀。

“我們並沒有攻擊你,人類,是你先攻擊的我們。”

那個聲音說。

“胡扯,你沒攻擊我,你的這些同伴難道是我無聊從你的洞里掏出來殺死的?”

王維自然無視了這個說法。

“的確是你先攻擊的我們,你忘記了,我們並沒有做出攻擊你的舉動。”

那個聲音還是做出如此答案。

“你沒攻擊我,那一開始你們出來的東西是在干什麼?”

王維狠狠的鄙視了這個還在嘴硬的家伙。

“覓食。”

那聲音說。

“我靠。”

王維無語。

“現在感覺如何,老子滋味不錯吧。”

王維摸著自己的身邊的斬龍劍,滿臉都是和藹可親的微笑。

“你的問題非常奇怪,我們不能理解,我們並沒有吃到你身上的任何部分。”

那聲音言語之中帶著疑惑。

“你個蠢貨,我告訴你,你在覓食,這和我無關,但是你覓食覓到我身上那就是你的不對了,你既然不對,那麼就要給我補償,任何寶物,值錢的,或者是好東西,都要給我!”

王維一臉土匪相的叫囂著。

“寶物?”

那個聲音更加疑惑了。

“我們沒有寶物,我們也不需要寶物,我們不知道什麼是寶物,我們只需要食物。”

或者對冥蝗來說,他們的確不需要任何寶物,因為據說它們從金屬到寶石全部都吃掉,它們意義之中的寶物就是食物。但是對于王維來說,寶物才是他來到這里意義之中的全部。沒有寶物,怎麼對得起王維廢了這半天力氣?從現在的情況看來,冥蝗首領似乎對王維剛才干掉了自己手下的這麼多小兵沒有任何興趣,也沒有任何不滿,它一直都是在和王維就事論事。

“你們從哪里來,你們有什麼拿手的絕活,你們洞里面有什麼!從頭告訴我!”

王維很不爽的說。

冥蝗很老實,這是王維接下來發現的事情,因為那支體型龐大的冥蝗首領竟然真的將它們自己的情況一一對王維說了出來。

原來,這只冥蝗部落其實是生活在冥界骨骸之海中無數冥蝗部落之中的一小部分,在那里,大量的冥蝗部落都在各自的領地指之上繁衍生息。這種生物一直都以骨骸之海里面的骨骸和骨骸身上的裝備為食,在曾經那個世界里面,骨骸之海就意味著無窮無盡的骨頭,這些冥蝗也並不擔心它們缺少食物。

但是就在幾個月之前,它們所在的部落上空突然出現了一個龐大的空間破洞,原本正在爭斗的兩只冥蝗部落一下子就被吸了進去,而這個冥蝗首領竟然也很倒黴的跟著被吸了進來。來到這里之後,它們發現這里幾乎只有首領很自然了接收了那些失去了主心骨的敵對冥蝗。因為這些冥蝗區別敵我很簡單,只具有簡單智能的它們僅僅依靠一些簡單的氣味來分辨敵人。但是隨後它們面臨了一個非常大的難題,就是食物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