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圍城 第三十一章 腦子容量
如果你有機會!你可以去抓一個來問問!”

弗洛伊德大師用力的緊了緊固定著自己的安全帶,然後從他的口袋之中掏出一堆東西來。

“我去問?”

王維哈哈大笑。

“我要問我就先把他們的腦袋都給擰下來,然後再直接問它們的腦袋,如果這東西真的對得起它們的名字的話,把腦袋擰下來估計也能活好幾天呢!”

王維看著身後那些飛的越來越進的冥蝗大聲對大師喊道。

“那要看它們的腦袋能不能剩下!”

大師隨手將那些東西組合成一個圓盤形象的玩意兒。在注入法力之後,圓盤泛起淡淡的光芒,並且其中還產生了幾個亮點。

“朝著那個方向飛!那里有空間裂隙,能夠幫我們干掉一些!”

大師頂著呼呼的風聲對王維喊道。

聽到指揮的王維立刻調整了一下方向,朝著大師指引的方向飛去。

“你怎麼有這個東西!”

王維很驚訝他竟然有這樣一個空間裂隙雷達。

“這只不過只用來檢測能量源的工具,凡是空間裂隙的位置能量都是是超標的,很輕松就能檢測出來。”

大師得意的說。

“不過,這些東西還真不得了,我的能量檢測裝置竟然都檢測不出來的,它們整個都堆在一起,無法分辨。”

大師來回轉著盤子說道。

冥蝗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王維趁著調整方向的機會回頭看了一眼,結果他腦門上立刻滿是冷汗,連狂風都吹不干。

在噴著火焰的流星之後,如海潮一般的蝗蟲群在幾乎擋住了整個地平線,黑色遮蓋了半個天空。甲殼碰撞和翅膀鼓動的聲音讓王維懷疑再這樣下去會不會因此而耳鳴。王維趁著這個機會記下了幾個特別地位置,因為他發現那些位置上的冥蝗明顯不一樣。它們的加殼更加誇張,體型更加龐大,翅膀上還帶有淡淡的符文,看起來應該算是一些領頭的。其余的冥蝗都跟在他們身後,如果不是王維地眼力和記憶力驚人。可能還真的分不清其中的區別。

“大師,這個東西只要注入火元素就能一直朝前飛,你自己穩定好!”

王維把固定自己的搭扣解開,眯著眼睛看著身後。

“你小子要干什麼!別胡扯!趕緊給我老老實實的坐在這里!那些家伙太多了!不要蠻干!”

大師一看王維竟然想要上,立刻就不讓了。

“沒事兒,我只是想看看,我猜得對不對!放心,我很快就會跟上的。”

話音未落,王維竟然從圖騰柱之上跳了出去!

飛身躍起的王維渾身被火焰點燃。一身不影響施法的秘銀戰甲被覆蓋在身上。然後他的身體瞬間就被高速追來地冥蝗所吞沒!

“臭小子!”

大師的一腦門的青筋,但是自己絕對幫不上什麼忙,他知道自己只是一個地煉金術師而已。在正面交鋒的情況下,他甚至連一個普通法師都不如。

“哈嘍,哥們。”

王維沖進冥蝗群中之立刻抓住他的目標之一,一個明顯體型龐大的冥蝗。很顯然。這個冥蝗並沒有做好准備就被王維給抓住了腦袋。和它們地身體相比,它的腦袋比例就小的很多。

“這麼大的一個身體,竟然長了這麼小的一個腦袋,這是不是說明你們的智力和身體不成正比呢?”

王維自顧自地說著,烈焰形成地強大反沖力將目標反著推出了冥蝗地包圍圈。盡管這些冥蝗有著連王維都吃驚的防禦力,但是也許是生物地本性。它們並不希望和烈焰親密接觸。很快。在他身體周圍形成了一個通道。冥蝗都繞著他飛開。而由于有那只大號冥蝗作為盾牌,王維並沒有碰到迎面而來的敵人。相反。作為盾牌的冥蝗反而因為不斷從背後襲來的沖擊力而無法反抗。只能被王維一直推著離開了冥蝗群。

一直到離開海潮,王維再回頭看的時候,眼前的景象才是真正讓他汗流浹背的!

從他們剛才離開的位置開始,冥蝗形成的如同蛇一般的長陣就這樣追擊著已經在天邊變成了一個亮點的大師。而另外一端竟然還在不斷的從那個大坑之中湧出,原本小小的一個孔洞竟然已經被擴張成一個龐大出口,那些冥蝗竟然硬生生的用自己的身體趟開了一個巨大的出口!

盡管渾身都是火焰的王維十分顯眼,但是那些後來出現的冥蝗卻沒有一只

維的,它們都跟著前面的冥蝗一路沿著長蛇陣向前沖威勢令王維咂舌。如果哪個國家能夠有如此龐大的軍隊,形成這樣的威勢,別說多的,只要在戰場上一出現就足以令人膽戰心驚。

就在王維還在感慨的時候,那只被他抓住腦袋的冥蝗終于反應了過來,它用力掙紮著,試圖從王維的手中掙脫出去,但是王維如同液壓卡鉗一般的大手卻不是它能夠用力量抗衡的。盡管如此,王維也對這個生物身體內部的力量感到吃驚,因為它的力量之大,竟然他他感覺到了疼痛!不但如此,王維用的力量已經很大的,但是那個在他手下的腦袋竟然還沒有一絲裂縫,王維堅信這樣的力量即便是一塊石頭也碎了,但是現在這玩意兒竟然抗住了,難道這東西這難道結實到了這種地步?

沒有再給那冥蝗更多的時間,王維猛然一只手猛的朝向天空噴射火焰,他的整個身體在加速之中墜落,直接砸在地上。冥蝗的雙腿被龐大的力量直接砸斷,但是依然沒有停止掙紮,綠色的血液噴到王維的盔甲上,硫磺的味道立刻四散開來。

“哥們,現在我代表地球人…呸,我代表主物質位面人類和你進行交流,如果你能交流就給我點個頭,如果你不能聽懂,就給我搖個頭。”

王維的話似乎起到了作用,那個冥蝗立刻搖了搖頭。

“我靠,不得不說,大腦小就是有好處,那就是永遠不能意識到自己是個白癡。”

王維很無奈的說道。

“你他媽的不能交流還搖個屁!當老子和你一樣傻?”

王維一把將冥蝗按在地上,同時在它的胸前踏上一只腳。

“聽著,我有很多事情要問你,你最好現在一條一條的告訴我,要不然我就直接把你從四肢開始碾成粉末,我不知道你們的物種再生能力有多強,我不過我堅信很多生物全身都被碾碎燒成灰的話就絕對不能再活了,你說呢?”

王維言語之中全是威脅意味,王維堅信這些家伙不是如同螞蟻一般的群體思維生物,在螞蟻的社會之中只有‘我們’,沒有‘我’,我是可以為‘我們’犧牲的。而蝗蟲絕對不是,頂著冥蝗的名字,王維想當然的認為對方會因為生命威脅而告訴自己一些情況。

但是結果令他失望,被俘的冥蝗從頭到尾都一個字沒說。事實上,那東西的腦袋上也沒有一個叫嘴的單位,唯一存在的則是一個和蝗蟲相似的口器,遺憾的是,那個東西根本無法發出聲音。

王維忘記了,蝗蟲能夠聽到聲音,卻不能說話,就算是冥蝗也一樣。

看著那只蟲子張牙舞爪的揮舞了半天爪子,但是王維一點都不能理解什麼意思,但是很快,那支冥蝗停止了動作,安靜的躺在地上,仿佛想到了什麼東西一樣。而王維也安靜的看著他,仿佛能夠從它的身上看到什麼有趣的事情。

突然,王維猛的一轉身,巨大的合金斬龍劍憑空揮出,四只一起飛來的冥蝗被巨大的慣性硬生生的砸了出去,有兩只被攔腰切斷,而另外兩只則在空中翻了幾個個跟頭之後在地上趟出一條溝來。

“傻子,下次要陰人的時候不要把自己殼擦的那麼明亮!”

王維提起巨劍,一下子將腳下冥蝗腦袋砍掉。結果果然和王維想的一樣,沒有了頭的冥蝗身體依然給抓回來。不但如此,另外兩個被懶腰砍斷冥蝗也在落地之後爬到自己的下半身的地方,將身體重新接在一起。

恐怖的一幕就在王維面前發生,無數肉芽將兩半原本已經被砍斷的身體接起來,很快就恢複了原來的樣子。

“好猛!”

王維豎起了大拇指。

地面上的硫磺味道開始變的越來越濃烈,受到這味道的吸引,天空之上的那些冥蝗們也有一部分沖向了地面。

“原來如此,你們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你們的敵人,只是憑借信息素之類的東西才進攻的。聞到了同類的血液就知道發生了戰斗,然後就攻擊。果然蟲子的想法。不過,同樣是蟲族,你們混得實在是太掉價了!”

王維將手中的巨劍擎起,熊熊烈焰遍布劍身。

“我倒要看看,給你們的身體消毒之後你們還能這麼結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