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圍城 第二十八章 這一刻,瓊斯附體

都冷靜!”

副院長低聲怒喝,讓所有人都停了下來。

王維和大師一起來到兩位副院長的位置上停了下來。

“睡不著,又要站崗,做男人真可憐啊。”

王維隨口抱怨了一句,然後坐在了那位副院長的對面。

“沒辦法,總不能讓你那些嬌滴滴的小女娃去站崗吧?”

大師老不修的說了一句。

“這不,我和大師一起討論關于魔法的問題,結果就因為聲音大了一些,被趕走了,哎。”

王維裝模作樣的說道。

“天氣有點冷,我去給你們拿兩張毯子。”

坐在老不死的身邊的副院長站起來,以一個足夠優雅的借口離開,回到自己的帳篷里面。

“聽著,在他們離開這里之前,任何人不能放松警惕!”

將命令傳遞下去,副院長抱起兩張毯子跑了回來。

在座的沒有一個是廢柴,盡管初春時節很冷,但是對于這些人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王維對于這種借口也沒有點明,道謝之後就接過毯子披在自己身上。

“不知道你們在討論什麼問題?我注意到你們幾乎整晚都在激烈的爭論。”

副院長笑呵呵的對王維問道。

“我們在討論,到底是火魔法好,還是水魔法好。”

王維大咧咧的說。

“當然是水魔法好!”

大師立刻插嘴。

“你老糊塗了!肯定是火魔法!”

王維嘹亮的大嗓門隨便都能傳出去數公里。

于是,在這兩個世界上最頂尖的魔法教授面前,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為自己喜歡的魔法辯護,同時攻擊對方的魔法。

這樣地爭論肯定是沒有結果的,因為任何一個只要學習魔法超過一年的人都不會再做這種毫無意義的爭論,魔法是沒有最有用。只有最適合的。這是任何一本魔法書第一頁上寫著的名言。

老不死地和副院長兩個人坐在一起就安靜的聽著他們吵架,一言不發,因為他們並不確定這兩個人來到這里到底要做什麼。但是他們可以確定的是,他們來到這里肯定是不懷好意的。與其自己插話讓他們拿住把柄,不如干脆一句話不說來的好。

就這樣,兩個人整整在這只隊伍之中吵了一夜。到第二天凌晨四點多,王維和大師一起站起身來誠懇的向兩位接受噪音汙染一夜的人道歉,並且向周圍那些因為緊張的集中注意力而一夜沒睡的魔法師們道歉。因為他知道,睡眠不足是魔法師地大敵。

王維回到自己的隊伍之中以後,整個隊伍立刻開始行動,向昨天他們來的方向前進。

“怎麼辦,我們要跟著麼?”

精神萎靡地副院長問道。

“再等等,我們不能就這樣跟上。”

老不死的沉穩的說。

王維的隊伍緩緩前進,很多人看起來都沒睡好。王維本人更是一路哈欠,就在他們經過錨點地時候,整個隊伍停了下來。而此時。終于天邊露出了一絲魚肚白。

精確的感知著周圍錨點傳來的坐標,王維讓女孩們分別站好。這樣的舉動立刻引起了老不死的以及副院長的疑心。

“這個男人昨天就是在那里停下來地,在我邀請他之後他才來到這里,同時將我們通往那個地方地路給擋住。但是現在他們又回到了那里,那說明了什麼?”

老不死地感覺自己眼眶在狂跳。而一旁的副院長也不由得心跳加速。

“寶藏!想想看!那龐大地能量護盾很有可能是有時間規律的,他就是等待能量的消失,在那里,就是中心點,那里很有可能會有什麼東西!”

老不死的憤怒的看著遠方那支隊伍。

“我們追過去!絕對不能讓他們得到寶藏!”

隨著命令的下達。精神已經開始渙散的魔法戰士部隊從他們的口袋之中掏出一瓶瓶藥劑喝了下去。效果立竿見影。原本精神萎靡的他們立刻變的生龍活虎起來。

“我靠。春藥?這麼厲害?”

王維放下單筒望遠鏡郁悶的說,如果真的有這麼牛叉的藥劑那麼昨天一夜不是白忙活了?

“我不用看都知道你說的是什麼。”

大師推開王維遞給他的望遠鏡說。

“那個是精神透支藥劑。和你看到的效果一樣。能夠在精神散的時候強行提神,或者是在精神正常的時候提高五成精神集中力,是不錯的東西,而且也是雨果的特產。不過後遺症也比較明顯,當藥效過去之後精神會變的更加低下。曾經出現過一次睡了一個月結果被活活餓死的家伙,這不是什麼時候都能用的東西。”

大師給王維講解著的時候,那支隊伍已經將王維的隊伍給包圍起來,卻也依然保持了一定距離,那是法師魔法戰的標准距離。

行動整齊劃一,訓練有素,一開就是正規軍。

“凱恩閣下,我現在懷疑您私自潛入遠古競技場盜竊我國財富,請您配合我們一下,做一個簡單的檢查。”

副院長大聲對王維喊道。

“咱咋辦?”

弗洛伊德大師小聲對王維問道。

“別搭理就行。”

王維撇著嘴說。

眼看對方沒有反應,老不死的更加肯定對方腳下有東西,他們擺成這樣一個奇怪的樣子,在他們中間肯定有什麼秘密被隱藏了起來!也許在人群之中,正有人秘密挖掘洞穴?

兩個副院長越想越有這種可能。

“請配合我們的工作,如果我們確定各位沒有做這種事情,我們將會向您道歉,並且接受懲罰。”

這句話說的就更加客氣了。

但是他們依然還是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准備攻擊!”

副院長立刻下達命令,雨果是驕傲的,他們不能眼看著對方在自家後院如此明目張膽的折騰,他們更不能眼看著對方竟然這樣就想弄走原本就應該是屬于雨果的寶物!

“等一下!”

就在雙方一觸即發的時候,王維突然高舉雙手做投降的姿勢大聲喊道。然後他慢慢的轉身,看著那些女孩們,然後再一次轉身,看著包圍自己的雨果軍隊。然後他慢慢的,慢慢的將手放下。就在這時,地面突然震動起來,仿佛有什麼東西即將破土而出一般。

“我想說的是,再不進攻,你們就沒機會了。”

王維突然將手放下,笑吟吟的說。

“攻擊!”

一聲號令,醞釀已久的攻擊法術鋪天蓋地的朝著中間的那小小的一片區域轟擊過去,王維和他的那些女孩們甚至都沒有任何防禦措施。但是當魔法爆炸的焰火消失之後,雨果人看到了他們絕對不願意看到一幕。一座方形的平台破土而出,帶著微弱光芒色彩的罩子將眾人包裹其中,地面猶如柔軟的白面被金屬破開一般,一座巨大的金字塔在眾人腳下的土地之上緩緩升起。雨果人不得不緊急後退,因為他們感覺到這金字塔出現之後,元素開始變的不正常。但是很快他們就後悔了這個決定。

金字塔很快就停止了生長,堆砌成金字塔的岩石上面滿是光芒的符文,隨著太陽的升起,符文開始變的越來越明亮,塔頂的罩子也變的色彩斑斕。王維坐在那片區域中間,那些女孩們也放松精神一般的坐在哪里。他們都帶著嘲諷的目光看著下面仰視的雨果人。

“這是,這是什麼。”

每一個雨果人都瘋狂了,如此神奇的事情就這樣眼睜睜的在自己眼前發生。看看這些符文!能夠做到這種程度,這絕對是真正伊凡塞斯技術,沒有任何一個現代國家能夠做到!

“這是寶物,寶物啊。”

王維把臉貼在罩子上,對那個老不死的說道。他對這個罩子和這個金字塔都充滿了信心,因為這玩意兒有多結實,他自己可是試驗過的。當初可自己帶著泰拉的一起力量加上都沒打動,更別說這些人了。身體孱弱的法師自然是不能指望使用蠻力的。而周圍的元素早已經被這些碩大的板磚抽光,王維就不信,這些憑借著精神藥水勉強支撐精神的家伙們還能做到更多?

王維這種說話方式是在典型的氣人,兩只隊伍肯定都是來尋寶的,但是一只有備而來,另外一只則只能干看著。王維不信這些小心眼的雨果人能夠咽下這口氣。

果然,雨果人都氣瘋了。

“全員注意!放棄魔法攻擊,使用魔法道具!直接自由攻擊!任何人只要能夠傷到那個混蛋,回國之後要什麼給什麼!”

老不死的大聲喊道。

話音一落,那些魔法戰士們開始從口袋之中往外掏各種各樣的東西。王維和弗洛伊德大師雙眼緊盯著每個他們沒見過的東西,很明顯,這些玩意兒都是雨果特有的魔法武器,絕對是在魔法元素缺乏之時,例如像現在這個時候使用的高級貨。而雨果從來都沒有對世界上宣布過這些東西的出現,他們的眼睛目不轉睛的盯著每一個東西的樣子,同時也注意著他們的一舉一動。這些東西現在出現在這里,將來就有可能出現在對付艾薩克的戰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