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圍城 第十七章 新消息

公一口氣說了一堆王維從來沒有聽說過的事情。

但是,這些東西在王維看來,都是小菜。

“我不在乎那些東西都是怎麼用的,我不需要他們冶金科技,我不需要他們的魔晶使用科技,我不需要他們的精神感應技術,我只要機關人,全部。”

王維對那些金屬根本不在乎,任何冶金都不可能和這種完全生物無汙染的合金相提並論,那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事物。至于能量使用,王維不認為什麼東西能比得上液化魔晶和魔網。精神感應和共鳴,王維能夠使用契約這種神化聯系來代替。至于精密零件的加工,王維干脆都懶得鄙視那些可憐的矮人們了。

“你這個白癡,要那些東西有什麼用!沒有人維護沒有人保養,這些機關傀儡最終都會變成一堆廢鐵,就算給了我們,他們甚至連眼都不用眨一下。這比那個皇帝最後的底線還不如!”

大公對于王維這種絲毫沒有高瞻遠矚的臭毛病深惡痛疾。

“你錯了,這是我要的,至于你要什麼那是你的事情。我的意思很簡單,我就要這個。”

王維趕緊給自己的行為解釋一番。

“也許凡爾納的皇帝陛下和雨果的皇帝陛下已經討論過了,也許這也是他們弄好的陷阱?”

大公陷入了沉思。

“如果我們提出那些要求。凡爾納有可能會以國家頂尖軍事機密遭到覬為由要求遠山議會地保護和仲裁。而遠山議會的這群傻子們肯定會駁回我們的要求。”

老丈人睿智的看出了里面地貓膩。

“但是如果我們只要機關人呢?”

王維問。

“我問你,你不要那些東西,說明肯定你有比我剛才說地更好的吧?”

大公敏銳的捕捉到了王維話里面的話。

“我的不就是您的?”

王維沒承認,只是話里有話的說了一下。

“恩。這麼說。我們應該換一個努力方向了。”

大公點了點頭說道。

接下來地連續三天時間,大公和王維都沒有出現在吵鬧不休的會場上,這種專業的地方自然要有專業的人來應付,而不需要這兩個閑人來幫忙。不過王維始終還是覺得將自己的青春浪費在開會之上簡直就是對自己靈魂的蔑視。

一直到第四天,這一天同時也是遠山議會的主會開始。王維才額大公一同出現在議會大廳之中,同時出現的還有凡爾納的皇帝和雨果的沙威,各個國家地代表都出現在了這里。

所謂主會。也就是每個周一的一次會議,各個國家的代表提案提交審議同時發布一些重要消息。而在今天主會地一開始,會議地主持人就看到了艾薩克領主凱恩地名字排列在發言人之首。

無論如何,凱恩額是艾薩克的代表,那麼他地發言自然能夠代表艾薩克的國家。

而王維一共就說了三句話,這句話卻幾乎在不到一天之內傳遞到了世界上每個國王和皇帝的手中,同時讓那些上位者們在接下來的幾秒之內失去了思考能力。

王維是這麼說的。

“我要說的只有一句話。位于亞馬孫森林之中的所有白精靈從今天開始正式納入我,艾薩克帝國子爵凱恩之麾下,精靈國度正式成為我,艾薩克帝國子爵凱恩之領土。任何人不經過本人書面允許。不得私自進入精靈國度,違者後果自負。”

王維這些話一說,整個遠山議會一片嘩然。這件事的詭異程度根本不亞于王維突然宣布在大陸上已經持續了很多年的眾神教廷戰爭已經停止了一般。

“請問。您發布的這條消息。有何憑證?”

一個遠山議會的議員提出異議。

“我只是發布消息。而你們只需要聽著就可以,我沒有義務回答問題。”

王維非常有架子的對那個議員說。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發布的消息負責。你能為你的消息負責嗎?”

吃癟的議員有些不高興的問道。

“這是我的事。”

王維說。

那個議員知道了王維不可能正面回答自己,所以干脆就不在繼續追問,但是視線之中的不友好確實可以肯定的。

“凱恩先生,我們也都言希望您能夠證實一下您說的都是真的。”

坐在主席上的大小仲馬帝國的代表同時表述了自己的意見。

“好吧,既然主席國也這麼說了。”

王維伸手從戒指里面掏出一張和戰士的盾牌

小的葉片,上賣弄滿是密密麻麻的條紋。

“我這里有一張世界樹用她的葉片寫下的契約文書,如果有人懂得樹木語,同時還能證明他的確是他媽親生的話,我可以給他看看。”

王維舉起葉片說。

綠色的葉子在眾人眼前閃爍著柔和的光芒,雨果的代表沙威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葉片之中所蘊含的自然力量。

等了許久,沒有人前來觀看,因為沒有人能夠在這個時候證明他們的確是自己親媽生的。

由于沒有人,所以與會代表先擱置這個爭議。

也許是王維的這個消息太有震撼性,或者說今天真的沒啥事情,所以接下來就沒有人繼續發言,整個禁城順利的到達了裁判戰後賠償的事情上來。

而今天首先說話的不是艾薩克的談判代表,而是費爾南多大公爵。

“今天我代表艾薩克帝國,正式提出追加賠償申請。”

大公爵表情嚴肅的說。

“我們要求凡爾納帝國立刻放棄阿羅納科斯家族的所有權,將其家族內部所有資料圖紙和研究文獻全部交由艾薩克帝國保存。”

大公爵的一說完,整個議會之上再一次亂套了。人們不知道今天的艾薩克帝國到底怎麼了,好像所有人都犯病了一般,先是一個人首先宣布精靈一族都歸他了。然後是再有一個人竟然想要整個凡爾納的所有的技術?

阿羅納科斯家族最著名的就是他們的戰爭機關傀儡制造技術。盡管在對王維的戰斗之中,這種無堅不摧的武力失去了他們的作用,但是能夠像王維一樣戰斗的人有幾個?

一個沒有。

這些強大的金屬怪物有著超出一般人想象的作戰能力,而且還能保護其中的士兵不受到任何傷害,是絕對的好東西!

別說他艾薩克,任何一個國家都想要得到這些機關傀儡,但是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戰爭機關傀儡是軍事物資,是只有艾薩克才有的獨門武器裝備,遠山議會的任何一個國家都絕對不會允許艾薩克擁有凡爾納的這些超級戰士!

這條要求已提出,幾乎整個遠山議會都是一片反對聲,都認為這項要求實在是太離譜,絕對不會支持。

“這個要求離譜?”

原本坐在一旁的王維碰的一拍桌子。

“就是因為這些機關傀儡,艾薩克才挖通了穿過回龍山脈的通道,才深入到了我們國家深處,才會公然在毫無道理的情況之下攻擊我的國家。如果不是大公應用那個奮戰,說不定現在艾薩克已經變成凡爾納的的殖民地了!凡爾納進攻我們的時候看不到你們,現在要求他們賠償的時候你們倒是反對的這麼痛快。你們難道還暗中收了凡爾納的什麼好處?”

王維這就屬于開始到處潑水的行為了。

果然,王維的一句話之後周圍一片聲討之聲。

“你在這種時候說出這種話是絕對的不負責任的行為,我們凡爾納盡管戰敗,但是卻不會做出這樣的違背國際道義的事情,你要為你這樣的語言負責!”

凡爾納的皇帝拍案而起。

“作為一個在別國內部煽動內亂,趁機對鄰國出兵,秘密挖通過國家。你沒有資格說什麼叫做道義,一切都是你造成的,只有我們看到你們用來開掘地道的設備在我們的眼皮底下,你們用來發動戰爭的武器全部在我們的控制之下,我們作為一個鄰國才才能安心。否則我們的國家將會一直都在戰爭的陰影之中籠罩,毫無肆意發動戰爭的罪魁禍首無法得到應有了懲處,這是絕對不能被我們所接受的!”

王維以少有的大義凜然的態勢痛斥主席國的上的五個人,連一旁的老丈人都暗暗對他伸出了大拇指。

最終,遠山議會破天荒的決定臨時休會,讓各國代表討論事情的近戰,也是給他們時間和國內聯系看看國內的情況如何。

“精靈真的已經向你說那樣?”

由于提前休會,所以下午沒事兒,大公有很多時間和王維進行一番交流。

“沒錯,就和我說的一樣。”

王維絕對不可能騙自己老爹。

“那麼精靈這麼多年來的文明豈不是都已經落在你的手里?”

大公的雙眼猛的亮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