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圍城 第十六章 我要,我還要!

您好,皇帝陛下。”

王維站在院子門口,看著面前那個明顯憔悴了很多的男人。在這種談判之中,國家代表和帶代表之間的私人接觸很很必要,而且也是值得鼓勵的,因為這會很明顯的降低談判難度。王維倒是沒有想到,艾薩克的國王陛下竟然親自來到這里。和幾個月之前的態度相比,他現在整個人明顯的平和了很多。

“凱恩。”

皇帝看了一眼眼前的那個男人,卻又立刻將頭低了下去。一副不堪回憶過去的樣子。

獅子大公也看了看眼前這個與其說是皇帝,不如說是落魄貴族更多一些的男人,皺了皺眉頭,卻沒說什麼。

“我猜您有話要對我說。”

王維看著面前的男人說。

“是的,我的確有話要對您,和您的這一次的首席談判代表獅子大公爵費爾南多說。”

皇帝,自然要有皇帝的架子。跟隨著皇帝一起來的兩個大內高手始終都用仇視的目光看著王維,對于這個和凡爾納有著不共戴天後很的仇恨的臉,就每一個皇城的人都死死的記在心里。

這種目光王維並不在意,他只是瞟了那兩個家伙一眼就轉身和皇帝一起離開。完全不在意將自己的後背暴露給自己的敵人。那兩個人將充滿殺氣的視線在王維的身後掃來掃去,但是最終他們還是沒有敢放肆。因為他們知道,如果他們動手,第一個死地不會是王維,也許是他們的皇帝陛下。

王維帶著皇帝一起來到大公的房間。大公早已經得到消息。離開房間來迎接皇帝。無論兩個國家之間的問題如何,禮節是一個國家水准地代言詞,雙方一番客氣之後,來到大公地房間之中。

整整一夜,王維,大公和皇帝三個人在房間之中一直沒有出來,大公門口分別負責保護大公的保鏢們和負責保護皇帝的保鏢們相互大眼瞪小眼了一整夜。第二天一早。皇帝的臉上明細那帶著了一絲輕松,盡管很勉強,不過看起來比起進入這件房間的時候是強多了。

當皇帝離去,兩只眼睛朦朧的大公和王維站在院落門口目送皇帝坐上馬車離開。

“不得不說,這個皇帝的演技實在是太出色了,連我自己都快要無法忍受我自己曾經所犯下地罪行了。”

王維打著哈欠說道。

“如果估計的沒錯,悲情牌一定會被凡爾納一直用到他們離開遠山鎮為止,總之,你這個屠夫的帽子是帶定了。”

大公攬著王維的肩膀說。

由于連夜沒有休息,導致了艾薩克方面兩個主要代表在出席會議的時候精神嚴重萎靡。經常出現對于主要情況分析不清,需要再一次提醒的事情出現。幸好跟隨這支隊伍來的專家們並沒有這種情況,他們在議會上據理力爭。將凡爾納于十惡不赦之間不斷劃著等號。

而在凡爾納那邊。原本預定出席會議的凡爾納皇帝則由于身體不適沒有出席。他們的代表對于艾薩克的汙蔑予以猛烈地回擊。他們重點抓住了王維在凡爾納境內那血腥的屠殺行為,並且多次引用一些那些戰士的家屬地話語來引起議會地共鳴。

不得不說。這樣做地效果不錯。

不過,雙方的專家激烈陳詞,你來往往,針鋒相對。而在議會地主席位上,那五個輪值主席國對于此此事的看法更是耐人尋味。

希區柯克帝國一直保持著神秘主義的特點,基本上不對外界的事情做出任何傾向的評論。而其余的四個國家,凡爾納本身自然是傾向于從輕從少。大小仲馬帝國更是和凡爾納帝國一個鼻孔出氣。

而雨果帝國的代表竟然是沙威,他從一開始就沒有仔細聽專家們的辯論,他的視線一直都停留在王維的腦袋上,盡管王維一直昏昏欲睡,不過對于這異常不友好的視線還是有所警覺的。他一開始還對沙威笑了笑,但是後來隨著沙威的視線之中越來越包含嚴重的攻擊傾向,王維就開始對這眼神采取無視態度。

終于,時間一直拖到下午兩點,所有在議會之中人都餓的要暈厥的時候,議會代表宣布休會,人們沖沖向了早已經為他們准備好的午宴,而王維則干脆趴在屬于他的桌子上睡了。

睡夢之中,一個人用力的拍了王維的肩膀一下。嚇了一跳的王維猛的抬手一拳揮向空中,結果被一個堅硬

給擋住。當王維的雙眼聚焦之後,他看到了一張皮臉。

“您好,沙威副院長。”

被人打擾了睡眠的王維渾身不爽,只是揮了揮手就繼續趴在那里打算繼續自己的睡眠。

“您好,有才華的年輕人,您的牆磚現在還好吧。”

沙威皮笑肉不笑的對王維的後腦勺問道。

“好,好的很,我已經把它們給砌成了一個不錯的灶台,我相信煮出來的飯菜一定非常可口。”

把臉埋進胳膊里面的王維含混不清的說。

“事實上,凱恩先生,我帶來了一個不錯的交易,我相信您一定會滿意。”

沙威坐在王維身邊的椅子上,從懷里掏出一份東西來拍在王維的腦袋邊上,將這東西和他身邊的資料放在一起。從會議一開始,王維身邊的那份資料他就沒看過。

“我覺得我的對此沒有絲毫興趣。”

王維依然沒有抬頭。

“我堅持。”

沙威低聲在王維耳邊留下兩個字,然後翩然離去。當他最終離開房間之後,王維抬起頭來,將那張紙拿起往懷里一揣,然後繼續他的睡覺大業。

對于這種戰後談判,最短的記錄是在二十年前的創下的一共用了兩周時間。而最長的一次是和現在一樣,世界上兩個大國之間的戰斗,創下了至今依然無法打破的三個月的記錄。當年那個參與談判的人曾經說過,‘大國之間的扯皮是這個而世界上最浪費人類生命的事情。’

所以,王維根本就沒指望今天能夠取得任何有可能的成效,而事實上也是如此,雙方據理力爭,互不相讓。凡爾納有一些主席國撐腰,而艾薩克則是抓住了凡爾納入侵在先。

無論如何,當第一天結束的之後,王維總算是將前一天的睡眠給補充了回來。

“看來雨果也想從這件事里面分一杯羹。”

這是老丈人在看完雨果的那張紙之後說的第一句話。

“不愧是人中豪傑,我看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那張紙給撕了。”

王維由衷的贊歎。

“那這個是什麼?”

大公拿著手里的那張紙問。

“這是我根據記憶重新寫的一份。”

王維說。

“好吧,無論這是不是原來那個,雨果的意圖很明顯,他希望你能夠在阿羅納科斯家族的問題上絕對不會讓步,而且他也會統一那邊的口徑,最終讓我們得到阿羅納科斯家族的技術。但是雨果將會獲得那部分技術的共享權?”

大公皺著眉頭看著那份交易。

“我覺得我們應該寫一份東西,告訴沙威,讓他們的皇帝去做夢吧,阿羅納科斯家族的一切都是我的!”

王維可是相當護食的,沒人能從他的嘴邊搶走一塊肉。

“你知道阿羅納科斯家族有什麼嗎?”

大公將那份清單放倒一邊,對王維問道。

“機關人,還有冶金。”

王維說。

“不止這些!”

大公喝了一口水,看著水杯里面。

“阿羅納科斯家族是凡爾納最大的也是最古老的家族之一,我們艾薩克的皇族一樣,他們的祖先得到了來自機械為位面的財富,讓他們家族後代世世代代都能成為一名優秀的機關術士。你知道機關術士要懂得多少學科嗎?”

大公將水杯放下之後,首先看到的就是王維那茫然的雙眼。

“機關學只不過其中最簡單,最不值得一提的。要制造一個盡管傀儡,首先他要懂得如何制造材料,這包括了金屬材料和非金屬材料,然後是魔晶的能量提取以及轉化。凡爾納的魔晶應用技術可是是世界上最先進的!然後是人員控制,這是一個複雜的過程,包括了人的精神感應和共鳴,這些東西統統都在阿羅納科斯家族的控制之下,其余的包括精密的零件加工,複雜的設備的調試,這些東西都是他們的核心靈魂技術!根據我們掌握的資料,整個阿羅納科斯家族之中至少有四百個純正血統的矮人為他們制造金屬設備,放眼整個大陸也沒有任何一個家族能夠如此奢侈讓這麼多矮人來為他們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