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圍城 第二章 回城

維的志願是宏偉的,當然,他現在也只是說說,暫時夫折騰這個。已經連續精神緊張了這麼長時間,他決定給自己好好的放假。

所謂放假,對別人來說,也許是到處去玩玩,但是對于王維來說,那就意味著他和床產生的不解之緣。

不過,這種奢侈的享受注定和某人無緣。

在某個懶蛋和床親密接觸了不到二十四小時之後,露娜突然提著他的耳朵讓他狠狠的清醒了一下。

“你說的話我認真思考過了,也許我們應該和蒂娜談一談。”

露娜是這樣說的。

在皇帝遇害這件事情上,處處都帶著詭異,真正見過皇帝最後一面的,除了蒂娜的大皇子之外,其余的人都已經因為各種原因死了,而蒂娜和大皇子也差點死掉。

但是皇帝的尸體呢?

二皇子上台之後,他一直都沒有在皇帝的事情上太過于糾纏,但是一直都在忙著鞏固手中的權利。而蒂娜上台之後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一直都十分回避這件事情。

王維和露娜不是皇家的人,對于皇家這些事情無法想象,但是他唯一知道的是,皇帝不能就這麼死了。

生要見人,死要見尸。

于是,在露娜婉轉的想蒂娜提出要求看一看皇帝的尸體的時候,蒂娜說出的話很是讓人疑惑。

“我不知道。”

根據蒂娜說,二皇子發動政變之後,她和她大哥就別關了起來。皇帝的尸體到底怎樣了。根本就沒有人知道。

而在王維和露娜一起跟著蒂娜到皇帝的私人書房之中查看之後地結果也表明,那里乾淨地幾乎什麼都沒剩下,即位的二皇子將里面一切都是動換了一套新的。

“這不可能。”

露娜開始越來越奇怪。

“我十分清楚這個國家地組成。皇帝在整個國家之中是一個最重要。但是也不是最重要的角色。一個皇帝如果就這樣無緣無故的死去了,而最有嫌疑的那個人做了皇帝,駐守三方的大公們是絕對不可能這樣旁觀下去的。”

“那麼,我認為這件事有一個人最有發言權。”

王維說。

“爸爸。”

露娜說。

這幾天獅子大公費爾南多滿面都蕩漾著那種只要是人類都能看地出來的得意,反攻凡爾納,直至縱深數百公里。所遇到的抵抗寥寥無幾。但凡對方能夠看到艾薩克的旗幟,逃跑幾乎變成了凡爾納的主旋律。而他們根本就沒有經過幾次像樣的戰斗,凡爾納的皇帝就直接宣布了投降。

割地,賠款。

艾薩克不能逼死凡爾納,戰爭一旦到了這種地步,那麼遠山議會就會立刻介入,他們不會允許任何一個國家去消滅另外一個國家。凡爾納不行,艾薩克也同樣不行。在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不是利益,而是平衡,一旦失去平衡,那麼整個大陸上地穩定將會再一次被動搖。

在遠山議會的調解下。作為戰爭的負責國和戰敗國,凡爾納將會認真考慮艾薩克提出的賠償條件。

王維一大早在獅子堡之中看到紅光滿面地老丈人的時候。後者正在和幾個王維根本不認識地人商討一疊紙的一些東西。

那疊紙,就是這一次要求凡爾納賠償的細節。

“嘿,看看那是誰,我們的英雄!”

獅子大公敏銳的捕捉到了某個正在從大門進入庭院之中的家伙,他臉上洋溢著難以言表的熱情,以至于跟在王維身後的露娜都能充分的感覺到父親那許久不見的激情。

“老爹!”

王維一把摟住老丈人。

“臭小子!有本事!真有本事!”

獅子大公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來來回回就這麼幾句,那些還在和大公商量事情的人也都站了起來,他們都是國內的文官,負責戰後善後事宜的。作為一個專門和戰爭打交道的人,他們自認對于這個幾乎以一人之力為整個戰爭定下主基調的男人充滿了敬意。

他們鄭重的給王維行了一個軍禮,並且和王維握手。有幾個年輕的人看著王維的時候明顯充滿了狂熱,那是一種對于強者的敬仰和迷信。

“這次辛苦你了。”

獅子大公和溫柔的

娜的臉,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沒什麼,倒是很刺激。”

露娜拍了拍父親的後背說道。

“那麼,我們都要求了什麼?”

王維從一個狂熱的青年手中接過那份東西上上下下的看了個遍。



“再加一條,我要阿羅納科斯家族的戰爭機關傀儡的制造技術。”

東西好不好,要看在什麼人手里用,這些戰爭機關傀儡在使用魔晶這種原始能力作戰的時候就能夠發揮非常恐怖的能力。設計上的缺陷讓他們過于笨重,而且只要駕駛員一死就失去動力的這個特點也讓這東西有很多弱點。藍鋼不能擋住星星鐵女孩的致命一擊,而只要刺穿機關傀儡的護甲,星星鐵女孩攻擊的時候所附帶的火焰效果足以將駕駛員變成紅燒罐頭。

王維卻並不擔心這個問題。

他現在最想要的,就是這些機關傀儡。

“恕我直言,這種事情可能不好辦。”

一個學者打扮的老者對王維說道。

“戰爭機關傀儡的制造技術是凡爾納的頂級兵器制造技術,不但您想要,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的人都想要,但是這是不可能的。即便凡爾納國王同意,遠山議會也絕對不可能同意,一旦凡爾納國王提交給我們機關傀儡的制造技術,那麼遠山議會一定會讓大陸上所有國家給凡爾納施壓,讓其公開這項技術,那麼對我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

那個學者說。

“切,遠山議會算個毛,我想要東西管他屁事。”

王維咧嘴冒出一堆粗話,結果被老丈人一巴掌打在腦門子上。

“遠山議會的確不算個毛,如果可能的話誰也不願意聽那些白癡的話,但是現在的結果就是,我們依然是遠山議會的一員,而且還是五個大國之一。我們必須遵守遠山議會的決定,因為我們還沒有強大到無視這個議會的地步。”

“我認為,如果我們能得到那個東西的話,我們就能強大到那個地步了。”

王維將那一疊白紙扔到一邊說。

“這件事,我們回頭再說。”

大公說。

王維和露娜是城堡之中一共就呆了不到一天時間,下午就匆匆離開,在他們出城的時候,他們狠狠的體會了一把人民的熱情。

王維是英雄,是嶺南郡的姑爺!

這件事讓大多數嶺南郡的人都為之自豪,對于這個半路突然冒出來就一路行情看漲的姑爺,誰都沒有想到竟然會做到今天這樣一步。

獅子大公所代表的費爾南多家族世世代代都在這片嶺南郡上,這個當年就是依靠戰爭起家的家族在這片土地上的影響力在某種程度上已經高過了這個國家的皇帝。對于大多數人來說,皇帝遠遠沒有他們的獅子大公來的有人緣。

獅子大公有一個女兒,可以說,這個名叫露娜的靈魂行者將天下所有完美女孩的優點全部聚集在自己的身上了。

美麗,溫柔,聰穎,堅強,同時還是靈魂行者,老爹又是一個大公。如果這樣的女孩不嫁給一個王子,全另南郡的人都不答應!

如果說一開始王維突然出現在這個女孩的生活之中還有一些人抱著反對態度的話現在的王維已經足以讓人們夾道歡迎了。

人們不需要王子,人們需要的是英雄。

所以,即便王維比平時出城多用了一個小時,他爺們誒有感覺地步耐煩。

誰會放著鋪天蓋地的贊揚不要去擺一張臭臉?

至少王維不是那種喜歡裝逼的人,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這才是真爺們!

“你沒問關于皇帝的事情?”

王維匆匆帶著露娜離開,露娜甚至都沒有來得及和父親打招呼就跟著王維一起出城來,甚至連晚飯都沒吃。她不知道王維到底為什麼離開的那麼匆匆,從他那笑意還沒退下去的臉上,露娜看不到任何的不滿。

“問了,但是他不告訴我。”

王維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