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圍城 第一章 受益者

你每次來的時候不刺激刺激蒂娜你就難受是吧?”

露娜抱著王維的胳膊,一只手狠狠的掐著他的皮肉,臉上卻還是一片溫柔。在那些進出皇宮的人看來,這位屠龍勇士和他的愛人是如此的恩愛。

“不是,只是給她點動力,小女孩的安逸日子過的多了,讓她干活總是會有惰性的。”

王維仿佛事不關己的說道。

“但是那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讓她立刻適應成為一個女皇的。”

露娜有些不滿。

“想想看,同樣是皇帝,為什麼別的皇帝總是有很多時間悠閑的出現在獵場,同時還能將國家治理的如此之好?先皇不知道威爾斯的陰謀嗎?不,先皇絕對知道,但是為什麼先皇從來不找這個宰相的事兒?”

王維笑呵呵的問。

“因為威爾斯宰相是一個真正具有才能的治國之人。”

露娜說。

“沒錯,讓能人去做,皇帝要做的,僅僅只是把握住最重要的一點。威爾斯能夠發展黨羽,能夠建立自己的門徒,但是威爾斯永遠不會擁有足夠的兵權,永遠不會擁有這個國家大多數領主的擁護。他喜歡治理國家,那麼皇帝就會讓他治理個夠,皇帝要做的,僅僅只是在他們的治理方案之上提出自己的意見罷了,更大的決議還有議會來通過。在議會之中,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坐在前排,他們會拼命的表述自己有價值的觀點來吸引眼球。也就是說,這個國家之中從來不缺少真正地人才。皇帝需要做地。僅僅只是找到這個人才然後讓他們來為皇帝工作就好了。”

王維將被露娜掐的有些發青的胳膊從她地胸前抽出來,用力的揉了揉。

“而現在,我們的小女皇還不知道到底要干什麼。這樣也好。讓她什麼事情都知道,都參與一些,省的到時候真的出現了什麼麻煩,結果兩眼一黑。”

王維和露娜一路走到皇宮之外,城堡的護城河在他們腳下潺潺流淌。

“而且最詭異地一點。”

王維回過頭去看那美麗無比的皇宮。

“你不覺得我們的先皇陛下死的太突然了嗎?”

王維的語氣突然一變。

“的確也是這樣,即便你不說。誰都感覺到這里有些問題,估計這也是那個老狐狸,宰相威爾斯一直不敢隨便亂動的原因。”

露娜也停了下來,看著那座美麗無比,略顯安逸的皇宮。藍天白云地背景之下,雄偉的城堡就好像一個巨人一般,宏大,而且略顯壓抑。

“當我第一次見到你。那個時候大皇子和二皇子還在為了某個位子焦頭爛額。而我們的蒂娜公主正在自卑之中,威爾斯依然還在秘密結黨,周圍一片虎視眈眈,邊境動亂不斷。皇帝還在頭疼無比。”

“但是現在呢?”

“皇帝死了,也許會在將來給皇家丟臉的皇妃和她地兒子都隨著一場莫名發生的動亂而消失。同樣對皇位虎視眈眈地大皇子雖然擁有了兵權。但是卻沒有辦法在興風作浪了。蒂娜,這個有史以來可能是性格最為軟弱的皇帝登基,卻聽不到任何反對的聲音,整個國家在動亂之中井井有條的按照原本的規律運行著。國家沒有任何混亂,發展還在繼續。

周圍的邊境的壓力變的更大,但是卻也給了那些大公們更多的練兵機會。凡爾納的入侵,讓我們在這個時候看到了究竟哪個國家才是最危險的,同時也讓凡爾納一直秘密開掘的山洞都暴露在我們的視線之下,看起來整個過程究竟誰才是獲益最大的人?”

王維抓了抓下巴上其實已經被刮的很乾淨的胡茬子。

“其實是那個從一開始,我們就連尸體都沒見到的那個老男人。”

王維轉過身去,拉著露娜繼續前進。

“從我看到那個大叔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他這個家伙不簡單,皇帝,八階,雖然別人不說,可是他身邊總之有那麼幾個莫名其妙的影子閃來閃去,我敢打賭那些是不分晝夜保護他的保鏢們。”

“皇帝會死?”

“在大陸曆史以來,究竟有幾個皇帝是這樣冤枉,這樣丟人死去的?

近皇帝的人有幾個?尤其在那個時間?”

“一個都沒有,讓我相信那個大叔就這樣結束了,我是絕對不相信的。而且,我突然對一個叫奧格騎士團的組織產生了興趣。”

王維摟著露娜的肩膀,小聲說。

“不但你感興趣。”



露娜干脆用心靈鏈接說道。

“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對奧格騎士團感興趣,他們千方百計的想要得到關于奧格騎士團的資料,甚至當初還發生過非常臭名昭著的多國間諜戰。但是最終這一切都成為了曆史,奧格騎士團是整個大陸的禁忌,任何一個艾薩克的國王都承諾絕對不會動用這個騎士團,即便是蒂娜女皇將來也要在皇位的正式繼承儀式之後向遠山議會承諾絕對不首先動用奧格騎士團。”

露娜聲音有些顫抖。

“知道為什麼艾薩克能夠成為強國,而一直沒有人敢隨便對艾薩克如何嗎?因為他們害怕這個騎士團,而每個國王,在他成為國王滿三年之後,他將會自動成為奧格騎士團的的團長。”

“說了半天,你還沒告訴我奧格騎士團到底是什麼。”

王維納悶的問。

“沒人知道。”

露娜說。

“每個人都知道奧格騎士團,但是沒有人知道,這個在開國的時候出現過一次的騎士團已經成為了曆史之中的一員,除了他們的恐怖,沒有人知道他們到底是什麼。”

“和沒說一樣。”

王維拍了拍露娜的肩膀。

“我聽到一些人談論這個騎士團,所以我只是好奇而已,不過看起來這這東西可是相當神秘啊。”

王維說。

“不但是艾薩克,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有屬于自己的強大的不能輕易動用的武力。你曾經去過的凡爾納就擁有利用灰龍角形成的磁暴力場。雨果擁有戰略級魔法。艾薩克擁有奧格騎士團,托爾金帝國擁有王者之劍,和王者之冠。”

“不過。”

“不過這些東西都不像奧格騎士團一樣連名字都不願意被人提起。”

王維接下話來說。

“沒錯,沒有人願意提起奧格騎士團,在艾薩克,除了皇帝世代相傳的密函之外,沒有人知道奧格騎士團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存在,是如何運作的,這是我們國家的最高機密。”

“就好像總統身邊那提箱一樣。”

王維撇了撇嘴說。

“好吧,讓我們先把這個放下,咱老爹現在怎樣了?”

王維終于想起了那個跟著他們進入凡爾納的岳父大人。

“你就知道欺負人家小女孩,還知道惦記惦記我父親?”

露娜輕輕錘了王維一下然後說。

“他們已經一鼓作氣攻入了凡爾納境內,凡爾納皇帝在他進入過境兩周之後宣布無條件投降,父親將大軍駐紮在灰龍山脈那些秘密開掘的隧道入口處,他本人已經回國,准備談判事宜。”

戰爭的結束意味著一方失敗,而失敗一方自然要對勝利的一方進行賠償,而作為勝利的軍隊一方,費爾南多大公需要做一些准備,國內的談判專家們進行數個月的談判,最終從對方的嘴里敲點東西出來。

而最有趣的是,蒂娜這個新女皇竟然從頭到尾都將權利放給了費爾南多大公。

或者說,因為女皇根本就不知道要怎麼做,才將權利都放給了王維的老丈人。于是大公從國內抽調了一些專業人士一起倒了嶺南郡組成了戰後賠償問題小組。這個小組即使徹頭徹尾的戰後打劫小組,爭取從對方的嘴里拿出更多的好東西來。

簡單來說就是這樣。

“那麼,談判小組出發了嗎?”

王維急急的問。

“沒有。”

露娜嘻嘻一笑。

“你不去,他們哪敢出發啊。”

王維咧開大嘴,一口啃在露娜柔嫩的小嘴兒上,興奮的將露娜抱起來原地轉了三圈。

“這一次,我要讓凡爾納的那群白癡連褲子都賠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