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侵 第五十四章 夢想與回歸

就這樣讓他們走了。”

糟老頭子站在皇帝身邊小聲說道。

“我們不可能留下他,一旦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不讓他們離開,那麼這件事情真的就要升級成為外交事件。”

皇帝看著離開皇宮的那個身影,憤恨,但是有些無可奈何。

龍騎士的特殊性讓他們所作的一切最多都會推給凡爾納,皇帝並不知道龍騎士已經答應不在追擊王維,他一直都認為這些龍騎士還在追擊王維。即便是雨果皇帝他並不真的敢在這里對一樣和露娜如何。一旦他們在這個國家受傷,或者被殺死。那麼整個事件立刻就會上升為外交事件,說不定還會成為兩個戰爭的導火索。

雨果瞧不起艾薩克。

但是雨果知道,艾薩克絕對惹不得。曾經的老國王還好說,新國王,這個嬌滴滴的新女皇是否知道那只恐怖隊伍是絕對不能使用的還是一個問題!

奧格騎士團,則個名字僅僅只出現在國王代代相傳的密函之中,沒有人真的見過這是什麼,但是密函之中都帶著這樣一句話。

‘奧格騎士團,絕對不能出現在這個世界上。’

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殺手锏,艾薩克也不例外。

“無論如何,他們留下來伊凡塞斯的遺產,至少我們不是一無所獲,不過,也許將來,我們需要花更大的力氣來和艾薩克建立關系。或者,也許是我們組織再一次伊凡塞斯探險團的時候了。”

皇帝看著剛剛交上來的國書,沉重地歎了一口氣說。

-=-

已經得到了皇帝地批准。皇家的傳送魔法陣將會在下午打開通道。上午還有一些時間。王維特地來到魔法學院。艾薩克的那些學生最近在學院之中身份暴漲,他們身邊地人也開始多了起來。這些單純只是來做理論研究的學生們實力其實只是一般之中的一般,不過有了王維這個強大的後台。很多人也都知道巴結一個能人的好處。

王維來看看這些學生,怕的是那些凡爾納地家伙們再一次敢惹他們,不過好消息是,凡爾納的學生已經在被王維教育之後的第二天離開了雨果,回到了凡爾納境內。很顯然,他們決定為國家出自己的一份心力了。

乘坐官方的魔法陣離開雨果邊境。來到鄰國邊境,經過了四次換乘之後,終于回到了艾薩克境內。

在當夜,使節團就回到了艾薩克城,一行人風塵仆仆,除了露娜作為使節團團長要親自給蒂娜女皇回報工作之外,王維也被拉著來到皇宮。

一聽到稟告,蒂娜女皇就急著自己親自來到皇宮大門外迎接了。

“露娜姐。凱恩…”

聽到年輕的女皇如此稱呼,露娜臉上帶著笑意盈盈的行了一個淑女禮。

“女皇陛下。”

這個禮儀其實非常不標准,不過似乎是感染了王維的那種絕對不行跪地禮地毛病影響,露娜也改成了這個。不過對于蒂娜這個女皇還沒當幾天的人來說。這並沒有什麼太大的關系。

盡管蒂娜是王維的契約生物,不過王維一直都將蒂娜地心靈鏈接屏蔽掉。這是對一個女皇的基本尊重。所以蒂娜對發生在王維身上地事情沒有太多概念。她拉著王維的和露娜一路沖到皇家書房,讓王維將整個過程全部說給她聽。

“其實,這個過程,是並不適合給一個小女孩聽的。”

王維坐在椅子上,翹著一條腿踩在桌子上,手里拿著剛剛送來的精致點心,滿嘴都是食物渣滓的說道。

“不過,作為一個女皇,你就要有相應的覺悟,所以,我決定將整個過程一點一點的全部告訴你。”

王維說。

這一夜,王維將從他離開灰龍堡領地之後所有發生的事情,包括每一個細節都告訴了她。小小的女皇抱著一只露娜的胳膊,盡管剛剛經曆了皇權之爭,但是她對于真正的戰爭依然沒有一個太確切的概念。她的想象力跟隨著王維的描述一路飛奔,臉色也是青一陣白一陣。一直凡爾納皇城之下,她感覺自己幾乎快要窒息了。

“這就是戰爭,人命是在戰爭之中最不值錢的東西。”

王維說。

“人類就是如此,為了各種事情,使用各種接口來滿足自己的殺戮欲望。”

那個安靜的幾乎要被人忽略的歌龍蕾婭,站在蒂娜身後淡淡的說。

“別著急。

王維笑了笑。

“馬上就要有你們一伙兒的人出場了,還包括那個對你求愛的黑龍哦。”

王維笑呵呵的說。

故事一直講到了第二天的清晨,在刺激和疲倦雙重折磨之下的女皇兩只眼睛通紅,卻絲毫不困。而她一直抱著的露娜卻早已經靠在椅子背上睡著了。蕾婭將毛巾洗乾淨拿來給蒂娜擦了擦臉。

“這,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蒂娜最終只是反複念叨著這樣一句話,盡管她已經成為了一個女皇,但是看來比起真正想要當皇帝的人來說,她的覺悟還相當缺乏。

“先不要思考這些了,今天的議提案您還需要看一看。”

蕾婭順手遞過來厚厚的一疊東西。

“哎。”



蒂娜沉重的歎了一口氣,將身體直了起來,輕輕的伸了一個懶腰。少女慵懶的表情和毫不做作的動作,再加上從窗外透過來的清晨陽光,讓這樣一副美麗的景象就這樣出現在王維面前。

王維眯著眼睛,看著面前那個年輕的女孩眉頭微皺,似乎在為這份報告而頭痛,他突然笑了出來。

“皇帝不好當吧。”

王維說。

“不好當,倒現在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哥哥們為什麼喜歡這個如此勞累的座位,連一點個人時間都沒有了。”

蒂娜說。

“有人幫你嗎?”

皇帝沒有接著蒂娜的話說,而是突然問出了這樣一個問題來。

“有啊,露娜,蕾婭都在幫我。在議會上,一些大臣也是對我支持的,還有以前跟在父皇身邊的一些老臣們,他們都在暗暗的幫助我。”

蒂娜將那份文件仍在桌子上,看著對面那個男人滿是笑意的臉,蒂娜總是感覺倒這個什麼都不在乎的人其實並不那麼真的什麼都不在乎。

“你想說什麼?”

“很簡單,如果一個皇帝自己都沒有干勁兒的話,會讓那些幫助皇帝人感到失望的哦。”

王維笑呵呵的說。

“我知道,但是,要我做出這些決定,我真的很為難,我不知道這些決定到底是對還是錯,我總是感覺道他們都在逼我。”

蒂娜再一次將身子懶懶的靠在椅子上,滿臉都是數不盡的疲憊。

“那是你還不知道當皇帝的好處。”

王維嗤的笑了出來。

“為什麼自古以來這麼多人都想要當皇帝,為什麼你那個二哥為了當皇帝甚至知道難以在短期之內有所作為,甚至根本就沒有辦法控制整個全局都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因為權利,皇帝就是權利。盡管在艾薩克,議會的存在極大的限制了皇帝的權利,但是誰又能說議會能管了了皇帝的全部?在我看來,皇帝就是一個用自己的工作換取特權的存在。皇帝住在世界上最好的宮殿之中,有著最好的守衛保護,吃著最精致的食物。這在多少人看來都是夢寐以求的事情。”

王維看著對面女孩的眼睛說。

“但是這不是我的夢想。”

“那麼把它變成你的夢想!”

王維的聲音猛然提高,一下子將露娜從夢中驚醒。

“每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都有夢想。一個鐵匠的孩子決定將來再也不打鐵;一個酒館老板的孩子決定將來要出人頭地;一個沒落貴族的孩子決定將來要重振家族的榮耀。但是現實是什麼?鐵匠的孩子將來還是一個鐵匠,酒館老板的孩子剛剛出人頭地就被人殺死了,而那個沒落的貴族的孩子則因為給酒館老板孩子賣命而死。”

“這不是一個公平的世界,每個人都在為自己滴將來而打拼,聽好了,是打拼,而不是坐在哪里幻想,幻想著這不是自己想要的。所以,如果你認為這不是你想要的,那麼用自己的雙手去爭取。到你能夠將國家治理的井井有條的時候,當這個國家不再需要一個女皇為了各種個樣的事情而操心的時候,你可以去侍弄你的花園,你可以去悠閑的喝您的下午茶。”

“所以,現在。”

王維站起身來,居高臨下的看著那個被自己說的快要哭出來的女皇。

“努力吧,即便是為了不讓幫助你的那些人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