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侵 第五十三章 做戲

一個強大,恐怖到巨龍都不敢出現的存在!

皇帝不敢想象,沙威不敢想象,這樣的存在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遠遠的,王維扶著露娜,懷里抱著赫莉走了出來。可以看出,兩個女孩嚇壞了,尤其是赫莉。不停的趴在王維懷里哭,手里還握著破碎的棒棒糖。露娜身上帶著血,渾身顫抖著,一看到外面的尸體立刻不可遏止的轉過頭去干嘔起來。

“不是她們,絕對不是她們。”

皇帝在心里說道。她們渾身一點殺氣都沒有。兩個小女孩,怎麼可能讓十個龍騎士死于非命!

“請問,你們到底看到了什麼?”

皇帝走了過來急急的說道。

就在露娜還沒有答話的時候,王維一把將皇帝的衣服領子拉住,他的臉色陰冷,雙眼之中滿是凶光。

“聽著混蛋,如果我愛人因為這件事留下了什麼心理陰影的話,我發誓,你們雨果的皇宮並不比凡爾納的結實多少。”

對于王維赤(百度千軍手打組)裸裸的威脅,雨果皇帝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大度。

“請收起您的怒火吧,凱恩子爵閣下,這件事情的發生並不在我的控制之中。畢竟在我的國家之中發生這種事情,也並非我的意願,如果可能。也不希望這樣。但是如果您不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就無法追查到真正的凶手。”

冉阿讓就像是一個正在最(?)小孩子勸架的大人一般將手搭在王維的手腕上,和藹的說道。但是沙威知道,只要王維真地敢做出什麼不軌的動作,那麼一道瞬發的死亡之翼將會立刻將他前面左右人包裹住。威力足以將對方擊成重傷。

王維看著皇帝的眼睛,逐漸將頭低了下去。他扔下皇帝的衣服。再一次輕輕地將露娜扶起。

“我們明天離開這里。皇帝陛下,這次訪問令我們印象深刻,所以請在皇宮之中耐心等待我們隨後到來的善後處理團吧。”

王維冷冷的扔下幾句話。然後召喚出一只獅龍,他扶著露娜上到獅龍背上,然後抱著一直哭泣的赫莉坐在露娜身後。沉重的獅龍騰空而起,帶走了憤怒的王維,留下一團亂麻給皇帝。

“該死的!”

冉阿讓自從成為皇帝以來從未如此憤怒過!他的視線一次又一次掃過那些無頭的龍騎士,那些龍騎士渾身的傷痕都是黑色。緩緩冒著黑色的霧氣,那是地獄氣息正在對尸體進行腐蝕。也許用不了多久。這些身體就會變成一團飛灰,想要調查都不會有任何機會。

冉阿讓非常勉強的將這所有的一切想要推給王維。但是他知道,那個時候王維一直和自己在一起。任何人都沒辦法在如此遠的距離之內制造一場如此恐怖的血腥屠殺。

那兩個女孩?

兩個靈魂行者?

皇帝一腳將面前的一塊岩石踩成粉末。

絕對不可能!

究竟是誰壞了我的好事!

“陛下!”

沙威從秘密宮殿之中走了出來。他的手中拿著一節斷掉的鐮刀。

“地獄鐮魔?”

即使是一節武器。皇帝也能從里面感受到龐大的地獄能量。地獄鐮魔也符合這些龍騎士失去腦袋的情況,因為他們總是將敵人的腦袋當作戰利品。但是,單單是地獄鐮魔能對付這里十個龍騎士?能讓龍騎士的龍都嚇的不敢出來?

皇帝腦袋開始變成一灘糨糊了。

云彩之上,獅龍背上,赫莉正在拿著一支新的棒棒糖心滿意足的舔著。

“能讓本小姐損失一只棒棒糖來做戲,實在太看地起他們了!看看那支批歲的棒棒糖,多麼逼真的再現了一個小女孩驚恐之中慌亂而無助的情節啊!”

赫莉高聲吹噓著。

“切,你那算什麼,看看我。雖然沒有哭出來,卻始終將驚恐維持在雙眼之中。沒有任何焦點,只是被人托著走了出來,而且那看到身體的一瞬間僵直的眼神仿佛回到那個不可回憶的現場。這才是境界!”

露娜嚴重對那個只會哭的小蘿莉表示鄙視。

“不過,那些龍騎士竟然沒把龍放出來,實在是太奇怪了。”

王維也有些奇怪的說。原本他打算帶著大軍來上演一出好戲的,結果具體什麼過程都沒看到,龍騎士還死了。

“這沒啥奇怪的,本小姐把真身一放,那些主物質位面的飼料龍們敢出來找死才是邪門了。”

赫莉洋洋得意的說。

“也就是說,你變身,結果對方都嚇呆了,想要召喚坐騎,結果坐騎沒反應結果被你全部干掉,是這樣吧。”

王維說。

“沒錯!”

“恩,干的不錯!高手就是高手啊!”

王維笑呵呵的摸了摸赫莉的腦袋說道,她的小腦袋瓜跟著王維的大手蹭了蹭,連小屁股後面的尾巴都跟著搖了起來。

“可惜,一些好玩的事情沒撈著看。”

赫莉有些遺憾的說道。

“對了。你們到底怎麼回事,在契約空間之中神神秘秘的。里面到底有什麼?”

王維更加好奇。別人不行,一聽說打架就絕對來勁的苔拉都不出來,難道契約空間里面長花了?(百度貼吧手打組•團子:MS契約空間是能長花的……)

“其實。”

赫莉剛要說,她本人突然咻的一聲消失在了王維跟前。

竟然遁了。

“我靠。”

王維很郁悶的一把將露娜抱在懷里。露娜也很安心的躺在身後那個寬大的溫暖懷抱之中,兩個人不知道為啥突然不說話了。

“在想啥?”

露娜撫摸著愛人的手臂,溫柔的問道。

“我在想,等咱回到城堡,咱就把婚結了吧。”

王維將大腦袋墊在露娜的肩膀上說道。

“恩”

一聽到王維以少有的正經語氣對自己說這種絕對只能用正經語氣才能說的話,露娜小臉之上也有些微微泛紅。

自從王維為了露娜跑去屠龍也有很長一段日子了,訂婚這麼久什麼時候結婚一直都是兩個人心頭的一塊石頭。今天王維這麼說,露娜的那塊石頭總算是落地了。

“怎麼突然這麼說?”

感覺到今天的王維似乎狀態很奇怪,露娜有些莫名。

“因為,突然覺得自己似乎應該有個家了。”

王維淡淡的說道,他抱著露娜的胳膊也漸漸變的緊了起來。不知不覺之間,數千心靈鏈接悄悄的掛在了王維的靈魂之上。

“家啊。”

露娜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那麼。伊莉丹咋辦?”(百度貼吧手打組•團子:涼拌唄)

露娜突然想到了這個小丫頭。

“這還用問。”

王維眼眉一跳。

“當然是一起娶進門了!”

王維非常想當然的說。

就在王維說出這句話的瞬間,明顯有一個心靈鏈接大幅度的顫動了一下。

“我第一次發現,你這個家伙還真是不要臉。”

露娜狠狠的掐了王維胳膊一下,然後緊接著又揉了揉。

“不是不要臉,是負責任。”

王維說。

“你都沒問問人家丹丹的意見。”

露娜緊接著又在原來掐的地方再掐了一下。(百度貼吧手打組•團子:囧)

她的話音還沒落下,一道法陣就在王維的背後亮起。緊接著一個顫抖的身軀就將王維給抱住了。

“我,我願意。”

王維沒有回到皇宮,在這種情況之下再回去那就是給自己找別扭,隨便找了一個小旅館住了一夜。王維第二天頂著兩個黑眼圈來到皇宮面見皇帝。

在一般人看來,王維這是因為昨天發生的事情而一夜沒睡好。但是只有王維自己才知道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情才這樣的。

在皇宮,王維見到了同樣一夜沒睡而精神萎靡的皇帝,以及總在他身邊跟著的沙威和糟老頭子。

“陛下。我們已經做好了准備,請讓我們離開吧。”

王維板著一張臉,除了皇帝一個人之外誰都不看。

“非常抱歉。竟然在我的國家接二連三發生這種事情,我希望這不會影響我們兩國的交流,如果有可能,我非常希望將來在新年的時候您和您的夫人能夠以私人的身份來雨果玩。好讓我能夠補償這次給你們造成的損失。”

雨果國王非常真誠的說。

“雨果您的國家一直都是那麼安全的話。我相信這種機會不可能再有了。”

王維搖了搖頭說。

“非常抱歉。”

皇帝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