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侵 第四十八章 又被‘抓’了

到無論是糟老頭子還是皇帝都沒啥表示,王維決定推把,他猛然將法杖一橫。

“對了,還有一條我忘記說了,既然我拖延了這麼長的時間,誰說我要單打獨斗了?”

隨著王維的話,漫天的獅龍和地上的天啟光棱蠍子同時開始醞釀起火焰攻擊!

龍炎咆哮彈!龍炎爆裂射線!

盡管這兩種攻擊都僅僅只是蠍子和獅龍的本質攻擊,而且威力有限,但是這兩種攻擊覆蓋面非常廣。獅龍獲得了龍族噴吐加成之後,咆哮彈帶有了燃燒彈一般的延燒能力,每一次攻擊都能在地上形成半徑達到三米的一片火焰;而蠍子的折射攻擊能力足以讓這些蠍子的攻擊一次就能覆蓋到這些僅僅只是他們兩倍數量的敵人身上。

“既然你也是火系的法師,那麼,我就和你比一比火焰的技巧吧!”

糟老頭子不再和王維廢話,他知道,王維似乎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有目的的,無論這種目的是什麼,他都不能讓這件事情再繼續下去了。盡管對方曾經滅掉了十個所謂的八階強者,但是別人不知道,糟老頭子最清楚那些通過液化魔晶催化的八階強者真實的能力有多少,除了威勢之外,他們的戰斗能力甚至還比不了一個在戰場上摸爬滾打出來的六階戰士!因為那個秘密!

王維所表現出來的能力已經足以讓他不敢小看。

“火焰?”

王維笑了。

“好!先來這個!”

“天賦,烈焰沖擊!”

既然要打。王維自然不能讓別人比自己占有優勢,抬手就是一個烈焰沖擊。而且用的還不是那個握住法杖地手。

猛烈的火焰好像從火箭地渦噴發動機之中擠壓出來一般,轟然就將糟老頭子給全部吞了進去。但是還沒有等到王維的魔法施放結束,火焰之中就又傳來一陣高聲吟唱!

“真——烈焰沖擊!”

原本在王維戰力的地方,以他為中心,一個碩大的魔法陣從容彈出,複雜的符文漫天飛舞。空氣沿著詭異的軌跡朝著中間壓縮,到處都彌漫著濃濃地硫磺味。

轟!

恐怖的烈焰撕裂地面,一下子將王維裹挾其中,沖天而起的高溫火柱甚至讓已經對火焰有所免疫的獅龍都不得不遠遠躲開,強大的氣流將周圍的蠍子都吹的渾身一震!

“這才是真正的烈焰沖擊,小伙子。”

糟老頭子渾身同樣也燃燒著紅色的火焰,原本銀色的法杖之上滿是烈焰魔晶都變成了紅色。

“既然如此。”

王維地聲音在火焰之中如同厲鬼一般傳來。

“烈焰沖擊加強簡體中文限定收藏版!”

伴隨著一串在場所有人都無法理解的語言,一個男聲之中夾雜著一個女聲同時在火焰之中呼喊出來。原本還是在熊熊燃燒地火焰猛然一滯,緊接著竟然拿倒著退了回去,露出另外一個火焰熊熊的人來。

當最後一個音節從王維的嘴里吐出。原本圍繞著他渾身燃燒的火焰猛然消失,原本恐怖的元素威壓也緩緩降低。但是糟老頭子一點都不敢大意,他渾身的火焰燃燒更加旺盛,那是一個火焰皮膚地能力,足以讓他在猛烈的火焰之中生存下來的不二法門。他並不知道這個男人到底在打什麼主意,但是他知道現在絕對不能小看他。

“負能量烈焰沖擊!”

藍色的火焰夾雜著紅色的火焰同時沖向還在那里調集火元素的老頭子,混合成一起的火焰帶著詭異的紫色沖向他。慌亂之中,他只能拼命躲開。對于一個元素法師來說,負能量沖擊是最不能碰觸的法術之一,那會讓他們失去一切賴以生存的資本。

“最終,看起來還是你要輸了。”

施放完畢負能量沖擊地王維嘩啦一聲召喚出一對碩大的月刃,而那把碩大地法杖卻不見蹤影。月刃之上也帶著熊熊燃燒的藍色火焰,將周圍照成一片藍色。

這個世界上,只有一種火焰的顏色會是這樣純淨的藍色,那就是負能量在空氣之中灼燒元素形成的火焰!

當老頭子看到這件武器的時候,他立刻就知道。自己小看了王維,他知道一切已經開始落入了他的掌握之中。他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已經結束。

有些事情即將開始。

“我輸了,凱恩閣下不愧是傳說之中的屠龍勇士,果然非比尋常!我輸得心服口服。”

糟老頭子終于垂下了頭。

在糟老頭子身後,那些還在戰斗的魔法部隊們也都停了下來,在那些詭異的板磚不斷干擾之下,他們甚至連施放一個完整的法術都需要比平時多付出更多的努力,更何況周圍還有那些蠍子和獅龍的輪番攻擊。他們的攻擊非常令人難受,盡管這些攻擊的等級並不算高,但是每一次攻擊的范圍實在是太廣了。不但如此,這些生物的每一次攻擊都帶著明顯的龍炎效果,龍炎的延燒特性讓這些法師不得不拿出一部分精靈來對付這些龍炎。

在這種全覆蓋的攻擊方式之下,專司防禦的法師根本來不及給每個同伴都加上護盾,以至于一些專司攻擊的法師也不得不調用自己的法師護盾進行防禦,而在他們防禦的時候,他們腿上捆綁著的板磚就會再一次將他們的好不容易調集起來的元素吸走。

除了一些專精暗殺的法師通過閃爍術逃離了板磚的范圍,大部分法師都不得不同時面對雙倍于自己的敵人。

其實,王維這就是占了規則的便宜。

規則說,只允許一百人參加戰斗,但是王維掏出一百多塊板磚來,任何人都不能說板磚要算作一個人口吧?

這東西充其量應該算作是魔法道具,只不過沒有人知道這東西其實表面的那一層是是元素生物。

充分利用自己優勢戰勝敵人,這就是王維的作戰方針。所謂武者的驕傲和尊嚴,他是從來都不具備的。

“但是,我不服!”

一聲洪亮的高喝在主席台上傳來。皇家侍衛正將國王掩護著離開看台,而在看台的最前方,三個男人爭站在那里,領頭的赫然是那個在颶風老巢之中被迫離開紅龍騎士。而在他們身後,兩個龍騎士,她們竟然控制住了露娜和赫莉!

王維笑了。

“你們被抓了啊。”

王維遙遙的喊道。

“是啊,被抓了啊。”

露娜也用和王維一樣的語氣喊道。

“連掙紮都沒來得及啊。”

赫莉更加誇張的喊道。

“那咋辦啊?”

王維扯著破鑼嗓子大呼小叫。

“咋辦?”

紅龍騎士抬起一只腳踩在主席台的欄杆上,居高臨下的看著王維。

“交出所有你們得到的東西,我將他們還給你。”

聽到那個人說的話,王維整個表情都冷了下來。

“你白癡嗎?我從小到大得到的東西無數,去哪給你都找來?”

王維狠狠的白了那個人一眼,竟然將月刃收了回去,原本還在乎和學生纏斗的獅龍與蠍子同時消失在契約的光環之中。原本纏著魔法戰士們的板磚像是自己長了腿一般稀里嘩啦的朝著王維爬來。

“一百一十三,一百一十四。”

王維數著最後一塊磚塞進戒指里面,然後無視所有人的視線,將扔在一邊的星星鐵斬龍劍給撿了回來。

“話說回來,怎麼不見小七?”

王維看似很隨意的問道。

“小七先生是我國最重要的學者,自然不能一直跟著我們,他已經在兩個龍騎士的保護之下返回了燃燒之地。我知道你和我們尊敬的七先生有一定交情,但是對于龍騎士來說,契約就是契約,沒有誰能夠違背。”

龍騎士高聲對下面的王維喊道。

“怪不得你們竟然敢抓赫莉,感情是知道事情的那個家伙不在這啊。”

王維心中暗笑。

“契約是契約不假,不過你們似乎忘記了,你們的契約應該是按照凡爾納皇帝要求干掉我才對吧。”

王維很生動的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那和你無關,你現在要做的,就是把你戒指里面的所有東西都掏出來,要不然。”

紅龍騎士抽出手里的長劍將劍鋒對准還在不停鬧騰的赫莉。

“要不然,你的這些寶貝兒們就要見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