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侵 第四十七章 餌

老頭子恨不得將這個家伙放在自己的嘴里狠狠咬死!真的有撒弗隆凝視的本事,那足以說明他和撒弗隆只之間的關系非常鐵,別的不說,能用出這招來的,那麼至少一能再用出好幾個用撒弗隆名字來引導的法術來。

但是結果證實,這個小子根本就是在虛張聲勢!

“法師部隊,准備第二次攻擊!”

糟老頭子高聲喊著。

“看住的他的攻擊,小心不要弄壞這里的每一塊磚!我要這些東西將來都是我的!”

皇帝通過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的手段對在場地之中的糟老頭子說道。

“請放心,這里的所有東西,最終都將會屬于您!”

糟老頭子陰陰的說道。

漫天的元素再一次被凝結,天空之中開始出現如同極光一般的美麗景象,那是元素被過分凝結造成的結果。當元素凝結超過一定標准的時候,會形成元素通道,就好好比給魔晶充能一般。而這種亂數的使用結果,就是這種美麗的極光。

不過,這一次當學生再一次攻擊的時候,他們卻發現他們凝結起元素的速度要慢了很多,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拉扯著他們身體周圍的元素!

在場的各位都是絕對的元素高手,他們很快就發現了王維扔出來的那些東西有問題,板磚正在以人類難以企及的速度將元素吸引到自己身上去。

對方要攻擊,王維自然不能給機會。蠍子和獅龍早已准備完畢,伊凡塞斯的牆磚被仍到了對方地陣營之中。卻沒有在王維這邊,王維並沒有受到元素吸收的影響,五十個蠍子,一百道龍炎爆裂射線同時集中在王維地右拳上,烈焰在一瞬間將他整個身體完全覆蓋。

“抗火護盾!”

糟老頭子大喊。

“你上當了!”

王維手上的星星鐵重劍被遠遠的扔了出去,目標正是糟老頭子!

二者之間的距離並不算近。沉重的星星鐵斬龍劍並沒有太快的移動速度,所以糟老頭子自信自己能夠輕松地躲開這次攻擊。但是當他打算這樣做的時候,他發現他的腳竟然無法移動了,額原本仍在地上的那些灰色的磚塊竟然有一些上面滿是繩索,將他的腳給困住了!

魔法道具!

雨果最不缺少的的就是使用魔法作為驅動力的一些奇怪的道具,而腳下地這東西明顯就是一個魔法道具。

也就是說,王維在扔磚頭的時候,讓一些東西混了進來!

王維嘿嘿地笑了,星星鐵大劍在他的蠻力之下飛速朝著糟老頭子沖去,情急之下的糟老頭子只能將自己的法師護盾開到最大。法師護盾形成的力場足以擋住星星鐵武器的攻擊,因為星星鐵雖然能夠破開元素。卻不能破開力場,就好像這金屬依然受到重力地影響一樣。

老頭子有信心,即便那是一柄星星鐵武器自己也能擋住,只要沒有那個男人的怪力作為後盾,一切武器都會在自己的八階傳奇防禦之下折戟。

不過他們並不知道,他們一般認為的星星鐵武器只是加入了炮制星星鐵粉末的武器。而王維這武器,卻是一把純星星鐵的武器!沉重,而且充滿強大的動能!

糟老頭子作為一個八階強者,他能夠使用一個閃耀術從這里跳出去,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倔脾氣的山地人決定和對方硬碰硬來展示一個傳奇法師的尊嚴。

王維地嘴角閃過一絲得逞的微笑,糟老頭子敏銳地捕捉到了這個微笑,他立刻意識到自己也許做了一個非常錯誤的決定,但是黑色的重劍已經飛到了他的眼前!

倉促之間,糟老頭子猛然蹲下。黑色的中間在他的法師護盾上擦過一道耀眼的火花,然後整個傳奇防禦猶如水泡一樣。啵的一聲爆開,沒有開鋒的劍尖劃過老頭子頭上的兜帽,將他的兜帽從袍子之上扯了下來,然後越過人群,帶著千鈞之勢砸在地上。

全場都同時倒吸了一口氣。

這一擊,差點讓糟老頭子,這個來自凡爾納的老頑固,這個八階的傳奇強者死在這里!

但是,這還沒完!

原本掉在地上的磚

面突然冒出來很多繩索,這些金屬的繩索一下子將那的魔法戰士一只腳給纏上,同時將那塊轉和戰士牢牢的捆在一起。頓時這些磚塊開始瘋狂的從那些戰士身上吸取元素!

王維早就已經將這些磚塊上面做了手腳!

王維當初弄了很多牆磚想要弄回去研究,由于害怕離開遠古競技場的環境之後牆磚會老化,所有王維讓金屬分裂體將那些牆磚全部包裹了起來。但是王維發現,離開遠古競技場,這些牆磚雖然不能從被爆破的魔網之中獲得能量,卻依然能夠送從空氣之中吸收元素維持他們的強度,甚至能夠從人的身體之中強行吸取!

“你不行,果然不行。”

王維以一種陰謀得逞的態勢對糟老頭子說道,渾身燃燒著火焰,和現在的語氣,讓他如惡魔一般,火星從他的嘴里噴出。

“你在拖延時間。”

糟老頭子直起身子,面色陰郁。

“沒錯。”

王維說。

因為有伊凡塞斯的牆磚的緣故,周圍的元素開始變的越來越稀薄,天空之中的元素極光開始變的越來越明亮。一些法師戰斗隊的法師們終于掏出了自己的法杖,鑲嵌著魔晶的法杖立刻將周圍變的稀釋的元素補充了回來。一些戰士試圖將磚頭扔出去,但是任何魔法攻擊到磚頭上都會立刻消失,當有人去碰轉塊的時候,他渾身的元素立刻被更強大的吸力迅速抽離!

“你在等待這東西消耗乾淨我們的力量,因為你沒有更多辦法來對抗我們的隊伍。”

糟老頭子說著,一個閃爍術從原來的位置消失,同時出現在整個隊伍的最前方,原本纏繞著他腳步的繩索自然不能在起到效果,而對于一個八階強者來說,磚塊能夠從他身上獲得的能量十分有限。

“那麼,我給你你想要的,你和我,一對一。”

糟老頭子唰的一聲從懷里抽出一根法杖,對王維說道。

整個競技場之中立刻炸了鍋,這跟發證通體都是銀色,那種十分閃亮的銀色,在最頂端鑲嵌著一顆碩大無比的魔晶,不是大陸上常見的魔晶,而是一顆淡灰色的伊凡塞斯魔晶!

這件武器是糟老頭子的得意武器,已經多年不見他使用,竟然在這種只是切磋的情況之下拿出來,而且還是在和一個五階的對手?

“知道我為什麼能把你逼進絕路嗎?”

王維渾身的火焰變的更加旺盛。

“因為我總是能夠很小心的面對自己的對手,無論對方是誰,無論我嘴上說的是什麼,我總是能很小心的首先建立一個戰斗模型,而這個模型肯定是按照你一切都最大化來建立的。不過看來,至少有一樣東西,你的沒我的大。”

王維的聲音很清晰,糟老頭子很不自然的朝著王維的某個部位看去。

“不,不是這個。”

王維搖了搖一根手指,然後,他從戒指里面拿出一根法杖;一根帶著碩大魔晶的法杖;一根帶著足足有足球一般大小,長達兩米,十公分粗,沉重無比,比起法杖更像工程錘巨大的法杖!

在王維渾身火光的映襯之下,法杖也好像是紅色的,但是糟老頭子能夠清楚的看到這跟法杖和自己的一樣,都是銀色的,連外形也一樣,甚至連上面雕刻的花紋沒有區別。但是它實在是太大了!

“如您所見,我在那片廢墟之中找到了不少好東西,不管怎麼說,我也算是一個火焰法師,盡管我只能使用幾個天賦魔法,不過有一根法杖還是能夠比較簡單施法的。”

王維說。

糟老頭子臉上的表情開始變的越來越複雜,不但如此連坐在主席台的上的皇帝表情也變的更加複雜起來,很顯然他通過了某個秘密去渠道聽到了王維原本只是說給糟老頭子的話。

‘誘餌我已經下的夠多了,雜種們,來咬餌吧!’

王維在心里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