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侵 第四十六章 板磚精英

直到剛才那個男人離開的時候,這里還只有露娜一個鍾之前,自己還剛剛瞟了那個年輕的女使節一眼,那個時候,她的懷里還是空的。

但是現在,也就是剛才法師隊伍攻擊的一瞬間,國王將視線轉移走了,也就是那幾分鍾,那個小女孩就出現了。

獸耳,也就是說,這個小女孩依然還是一個靈魂行者?

靈魂行者一般都是出現在一些大的家族,最不濟也是曾經出現過一些能人的家族,要不然高傲的異位面生物是絕對不會將自己的靈魂融入人類的身體之中的。

這個男人,到底有著怎樣的班底?

競技場上上硝煙散盡,原本王維站立的地方被碎石和烈焰所籠罩,許久才熄滅。

“轟!”

一塊巨石被蠻力推開,滾落一邊。

“我靠,有你們這技術,難怪這個城市發展如此迅速,簡直比建築隊還要高速快捷。”

廢墟之中陡然暴起沖天的烈焰,那些巨石塵土全部被強大的沖擊沖散,一些隨時飛到觀眾席上去,被學生們的法師護盾擋住。

火焰消失,王維一臉郁悶的站在原地,臉上帶著土。看著自己渾身的衣服上面滿是灰塵,他的小腿依然還在岩石之中。剛才那個學生是一個土系法師,而且還是那種擁有如同灰精靈物體塑性一般能力的人。他從岩石中潛入王維腳下,將王維腳下的巨岩石變地無比柔軟。讓王維陷入岩石之中,同時將岩石的地硬度變回去。

這個主意是不錯的。這個競技場就是為了競技而設計的,所有地面都是由一一立方米的巨石構成的。一般人陷入其中,別說移動,岩石的硬度足以將人地腿骨壓碎!

看著封住自己小腿的岩石,猛然抬起雙拳,砸在自己腿邊。

在那一瞬間。即便是在主席台上的皇帝都感覺到那劇烈的沖擊,堅硬的岩石裂成的大大小小的一堆碎石,而王維很笨拙的將自己的雙腿拿了出來。

“那麼,現在是不是該我了?”

王維笑呵呵的說道。

“這個怪物。”

糟老頭子看著對面那個只是渾身有些髒了地男人。

“作為一個使用蠻力的人,我很榮幸地介紹我的搭檔。”

王維從戒指里面掏出一塊磚來,那是一塊來自伊凡塞斯首都,禁城的牆磚,這塊牆磚之上刻畫著複雜的符文,在周圍密集的元素之中閃閃發光。雨果皇帝的雙眼立刻就定在了那塊磚之上!

那絕對是一塊伊凡塞斯標准地皇城牆磚!看看那符文,看看那標准的尺寸!無論每一個棱角都完美無比!最重要的是。那些符文竟然還在工作!那見簡直就是無價之寶!這種符文磚雨果曾經得到了一些拓片,僅僅如此。就足以讓他們耗費了數十年的精力獲得了一個足以讓全世界震撼的東西。那就是現在雨果帝國皇城廣泛采用的符文磚,一種能夠自動吸收周圍元素增強岩石剛性的磚塊。

但是那不及這個程度的萬分之一!

現在原形就在眼前!這里每一個人都是法師,他們能夠感受到,在符文的牽引之下,元素正在緩緩的流向那塊磚,磚上地符文變的更加明亮。讓整個磚體變地更加堅硬。

皇帝立刻和身後的副院長們交換了一個眼神,他們的雙眼之中都帶著熾熱的熱情,對于伊凡塞斯的任何東西,他們都絕對不能放過,一塊依然還能正常運行的符文磚,還能有什麼比得上這個東西更能令人心動的?

“這是一只磚塊,但是這不是一個普通的磚塊,這是融合了古代的造磚制造工藝,同時使用令人驚訝的符文雕刻技術制造而成的磚快,這塊磚能夠有效的承載一個蠻力使用者在高速揮動的時候所產生的壓力。同時對敵人造成足夠的沖擊而不會導致自身發生一系列形狀上的改變,從本質上來說。這塊磚,可以被稱之為蠻力愛好者之友。”

王維一邊將板磚上下拋飛,一邊對在在在座的所有人介紹道。

“所以,我要開始攻擊了。”

王維猛的將板磚朝著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法師扔了過去。那個法師對于王維這個人扔來的東西自然不敢隨便硬接,他急急的使用元素噴射來躲開板磚飛行的路線,結果那塊閃爍著點點光芒的事

一聲掉在地上,彈了幾下,停止不動了。

雨果皇帝的幾乎差點沒有從他的座位之上站起來!他在干什麼?他那是在將寶物當作垃圾一樣!只要他開個價,十萬,不,一百萬,五百萬他都願意將這塊轉留下來!

皇帝的態度王維沒有看到,他只是在原地拍了拍手。

“敏捷的躲避姿勢,不過幸好,這東西我還有很多。”

王維咧嘴一笑,左手突然出現了一摞板磚,統統都是那種帶著完整符文的,帶著閃爍光芒的。在皇帝和那些副院長吃人的木的目光之中,他開始不斷朝著周圍扔出這下明顯不太具備殺傷力的東西,符文磚塊在空中劃過一道道弧線落在對方的陣營之中。那些法師戰士們開始不斷躲避,生怕碰到自己一點,他們都被嚴重警告絕對不能隨便和那個人碰觸,以免被對方的負能量沖擊碰觸。

王維就好像是開玩笑一般從戒指里面扔出了一摞又一摞的板磚,一直到那些戰士腳邊都是磚塊為止,他才最終停了下來。

“好吧,布置完了展台,那麼我開始了。”

王維從戒指里面抽出那把巨大的,根本就沒開鋒的星星鐵斬龍劍,目光在每一塊落地的板磚之上掃過,最終,笑容出現在他的臉上。

“據說,這東西能破壞元素平衡,因為它們總是非常野蠻的吸收元素。”

王維說。

“尤其是在元素高度密集的地方。”

仿佛如同印證王維說的話一般,那些符文磚上的光亮開始變的越來越耀眼,而這些魔法戰士開始感覺到元素流向收到的干擾,這些磚塊正在以比他們更加有效的速度吸收著元素。

在伊凡塞斯,即便是一塊磚都是絕對的魔法結晶,按照泰拉的說法,在那個世界里面,是即便現在的天界和深淵都追趕不上的超級強度,強大到指揮元素都已經如同人們呼吸一般自然。

在那個世界,任何和元素的掛鉤的東西多有著無與倫比的優先權。

即便是一塊板磚也不例外。

“我認為,在伊凡塞斯的技術的面前,一切魔法都是紙老虎。”

王維緩緩的說出以下名言,然後,在他的身後,五十只蠍子轟然出現,覆蓋了大部分空間,而在天上,五十個獅龍早已開盤旋。

“火焰威勢狀態。”

王維說。

頓時,無論是在地上的蠍子還是在空中的獅龍,他們身上都帶著一圈燃燒火焰形成的光環,它們的元素攻擊同時提升了一個位階!

“天賦,殘廢術!”

王維一伸手,目標直指糟老頭子。

殘廢術作為一項來自炎魔的詛咒,即便是傳奇強者也不能豁免,盡管他們可以因為體內強大的能量而獲得一定的抵抗優勢,不過,這一招他還是結結實實的吃了。他的力量敏捷速度甚至思考都在同時緩慢了下來。

“天賦,撒福隆的凝視!”

糟老頭子由于剛剛中了王維的殘廢術,正在努力調動元素將詛咒沖擊掉,就在此時,糟老頭子聽到這樣一句話,差點連他的魂都嚇掉!

撒福隆被稱為火焰之主,自然並不是說明他真的是火焰的主人,而是說明他對于火焰元素的主宰程度非常高。以至于使用火焰作為本質法術的人甚至都能讓撒弗隆成為自己的信仰對象。

一個火焰法師,如果真的能夠得到撒弗隆的眷顧那麼他的得到的好處絕對是難以言語的!而一個用撒弗隆這個名字命名的法術更是厲害到無敵。

但是,其實什麼都沒有發生。

王維很尷尬的看著自己的手上,能夠施放撒福隆凝視的圖騰柱已經在伊凡塞斯變成了半截圖騰柱,而半截圖騰柱是不能施放這個法術的,而純元素免疫的星星鐵斬龍劍更是沒可能。

“抱歉,我忘帶那個東西了。”

王維撓了撓頭,非常不好意思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