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侵 第四十五章 精銳戰隊

“這只戰斗組和剛才那個依靠各種裝備堆起來的花架子不同,他們每年都要花一般的時間在遠古競技場之中戰斗,磨練能力和意志,據說他們都是這個國王親自教導出來的,對于國王的忠誠絕對不可挑剔,但是最重要得是,他們之間的相互配合已經在多次的生死考驗之中變得無比精妙。”

這只隊伍是如此的著名。以至于根本不需要露娜多說,即便是基本雙耳不聞窗外事的王維都聽說過這只傳說之中的戰斗隊。

組建在十年前的雨果皇家魔法一級戰斗組是一個由不到一百人組成的隊伍,他們各自都選擇了一份絕對屬于自己的專精魔法他們不以提升位階為目的,而是專門以戰斗為唯一的目標,他們之中由負責攻擊的,負責保護的,負責削弱敵人的,負責大范圍覆蓋的,還有負責偷襲的,可以說,這只隊伍絕對是精兵政策的典型表現。

而雨果國王將這只隊伍弄到這里來,目的已經非常明顯。

“我認輸行不行?”

王維醞釀了半天其實,最終冒出這麼一句話來。

此言一出,沙威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好吧,僅僅只是一個玩笑而已,忘了吧。”

王維再一次笑著說。

“呵呵,這個玩笑實在是太好笑了。”

沙威臉色奇怪的說道。

王維明顯看到沙威在自己說要認輸的時候臉上明顯出現了一個很高興的表情,這絕對不是撞出來的,在這樣的場合之下,對方必然是要擊敗自己的,那麼自己認輸也能達到同樣的效果嗎?

所謂切磋,不打肯定是不能切磋的。

王維很隨和的站在原地。而糟老子帶領的精銳法師部隊則站在屬于他們的半場上。雙方對視,然後繼續對視,始終對視,沒有人一個人想要先挑起來。

“規矩很簡單,雙方各派出一百人進行戰斗,一直到一方投降為止,切磋而已,不要傷了和氣。”

沙威對互相瞪眼的兩個人說道。

話音剛落,糟老頭子身後的法師部隊的前派已經給自己渾身罩上了數個光芒閃爍的護盾。,這些護盾都是清一色的法師護盾,地光芒立刻將整個場地之上的光線強度提升了數百流明。

法師護盾在防禦對方攻擊地同時,也會降低自己對于元素的掌控力。所以在釋放法師護盾地同時,施法者是不能自由攻擊的,在這種情況之下,必須要有一部分人專修法師護盾,承擔起員恩你應該由近身職業才應該承擔地責任。

糟老頭子渾身光環閃爍,一個八階地元素威勢從他地身上生氣,而每個法師戰士腳下立刻出現了兩光環。一個六芒星地元素通道光環,竟然還有一個五芒星地元素加速光環!

元素加速光環,顧名思義,就是加速元素運行速度,在一定程度上縮短元素凝結時間,從而達到降低施法時間,從而達到降低施法速度地目的。

雙光環?

王維眉頭皺了起來,八階地精細就是月個威勢,而威勢一般都會帶來一個光環,不過也有少數隨著衛士的能力升級出現兩個光環。那就是驚天大喜了。沒想到這個凡爾納老頭似乎還真人不露相!

老頭子擁有元素控制地能力,這個能人對于自己單打獨斗地時候可能沒什麼用處,但是在這個全是法師地隊伍之中,元素控制能力能為周圍的戰士提供更多的元素供給,會讓這些戰士不會為了周圍法師過多導致爭搶元素,結果每個人地能力都大打折扣地情況出現。

“比較難啃地骨頭。”

王維活動活動著自己的手腕看著面前那些還在不斷往自己身上刷新各種加持地法師們說道。

既然開始攻擊,那麼雙方就是敵人,敵人自然沒什麼可說得,法師部隊之中,鋪天蓋地的法術劈頭蓋臉地朝著王維轟了過來。

王維要做的很簡單,就是躲閃。

對方顯然沒有想到王維竟然一個人都不召出來,他們已經做好了一切准備,在面對這個人地時候,打架都會多長一個新顏,因為誰都知道,這個能召喚戰斗單位地家伙隨時都會可能在自己神面弄出一些奇怪地東西來,小心才是最重要得,不過新在王維不召喚。他們自然不能等著王維著召喚出來再攻擊。

法術和法術之間地協調精妙無比,王維第一次看到如此大規模地法術釋放之中,那些被釋放出來的法術之間竟然極少出現法術殉爆地情況。

所謂法術殉爆,就是說法師釋放出來地實體法術,例如火球和水球再半空種相互碰撞,導致元素干涉發生爆炸地情況。

第一論法術攻擊都是以一些釋放速度快地法術進行試探性地攻擊,王維憑借著自己超人地體能全部躲閃了過去,畢竟這些攻擊很少有覆蓋范圍太廣地,憑借王維遠遠超過別人想象力地運動能力,他能夠輕松的在法師砸到自己鼻梁上之前沖出去。

首輪攻擊過後,地面上留下來一些彈坑,還有很多水漬,腐蝕痕跡之類的。

“很快的施法速度。”

王維注意到他們第一論攻擊的施法次數是五次,而每次的施法冷卻時間地法術釋放時間都非常短。

“怎麼?凱恩先生難道認為我們這些人也不足以成為你的對手嗎?難道還要一個人放倒我們全部?”

砸老頭子站在人群之中,大聲喊道。

“當然不是,只不過,俺的隊伍都忙著,俺使喚不動啊。”

王維亦真亦假地說道。

糟老頭子雙眼之中滿是凶光,大手猛地一揮,頓時,原本堅實地地面突然變得如同泥沼一般柔軟,王維試著跳起來,但是他身體首位地重力猛然增強,牢牢的將他壓在原地,同時雙腳開始飛快的陷入泥沼之中,一個法師地腦袋從王維地腳下冒了出來,他雙手握住王維地雙腳,拉著王維往下沉,同時,早已准備地魔法再一次沖向王維,折椅此不是簡單的試驗招式,而是充滿了毀滅性打擊地真正殺傷性魔法。

大型爆炎彈,凝凍新星,巨岩術。雷霆術,黑暗之霧,衰弱術,朦朧術,減速術,靜止力場。。。。。如同教科書之中法術目錄一般地法術朝著嗚嗚的腦門子飛了過來,這些經過法師多重複合地魔法有著比起一般魔法更快,更強的特點,而王維現在整個小腿都被陷入了石頭之中根本無法躲避!

“我,倒--”

王維發出了兩個在任何人挺起來都無法理解地語氣詞,然後就被淹沒宰了猛烈的法術打擊之中,但是納還不算完,即便王維人被埋了起來,強大地法術打擊依然還沒有停止,滿天的雷電一次劈重重煙霧之中,大量的爆炎彈准備地落在其間,巨岩一顆顆都被從競技場之中翹起,然後重重砸下。

國王冉阿讓坐在主席台上,他知道事情都在朝著自己需要對方向發展,這只隊伍是精英之中地精英,曾經在遠古競技場之中經曆了生死考驗,無論多少年,無論多少年,無論多少人最終只有一百人能夠留下,他們知道如何更加准備地殺死對手,如何不給對手留下任何一條後路。

所以王維無論有多麼強大,他都不可能再有翻身地機會。

國王偏過頭去,他想看看這個時候露娜的表情,不過當他轉過頭去地時候,他卻看到了一個令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地一幕。

露娜手中正抱著一個可愛至極地小女孩,那個小女孩頭上也合她一樣帶著一對灰色地,毛茸茸地耳朵,蓬松地頭發合精巧至極地公主裙讓這個小女孩比起法術制造地幻想還要可愛。

不過,和這個女孩那可愛的樣子不和地是,這個小巧地小蘿莉臉上一臉地不高行,她正氣鼓鼓地看著抱著她地露娜,嘴里嘟嘟囔囔地不知道在抱怨著什麼,而露娜手里拿著一根從小攤上隨便都可以買到地棒棒糖,也在和那個小女孩不知道在說著什麼,她們甚至都沒看競技場之中的情況!

在周圍地歡呼聲之中,國王的眉頭猛地皺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