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侵 第四十四章 玩玩就玩玩

整個競技場之中比起那天貝脫演講還要熱烈,一些人甚至爬到競技場的頂棚上觀看,畢竟這是一個尚武的世界,無論多麼精彩的理論,最終都會化作武力。武力才是所有藝術的最終表達形式。

“如何,凱恩閣下,您是戰爭的行家請您來評判一下我的這只小小的隊伍如何?”

這一次國王沒有問露娜,而是直接轉身問坐在身後的王維。

“令人驚異的實力,真的讓人難以置信,我相信,這直隊伍如果真的出現在戰場上,這個世界上沒有幾個國家的將領真的能夠阻擋他們。”

王維這句話倒是他心里想的。

“那您呢?”

國王的話有些咄咄逼人。

“我?”

王維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他們和我不是一個等級的,沒什麼可比性,我才五階。”

“我多謙虛啊!”

王維在內心之中呼喊。

“這個不要臉的混蛋!”

國王和所有的副院長也在內心之中呼喊。

這個五階的家伙在幾天前剛剛在一個副院長,同時也是八階的老法師的保護之下爆打了一個學生!盡管那個糟老頭子倉促出手並且還並不是認真的,但是徒手穿過法師護盾足以讓這件事成為整個雨果帝國的恥辱!

雨果人是有傲氣的,這種傲氣在全世界都聞名,有時會說有人高傲的如同。那一般是用形容貴族地。但是如果有人說某人傲氣地如同一個雨果人,那就是用來罵人的!盡管這個比喻缺乏文明修養,但是足以說明雨果人那種偏執狂一般的傲氣在大陸上的名聲有多麼響亮。

雨果人不會承認這種失敗,他們會千方百計的將臉面找回來,他們會想盡一切辦法來證明那只是一個意外。

除此之外。他們還要讓這個讓他們丟臉地人顏面盡失,不僅如此,他們還要得到那些傳說之中的東西!

“凱恩閣下謙虛了。我們雨果是一個沒有戰士的國家,因為我們相信任何一個近戰地人在還沒有接近我們的法師的時候,就會被我們法師的攻擊擊倒。人們都說,一旦讓戰士近身,法師就必死無疑,但是這種說法只能用在那些排不上名號的法師身上。在我們雨果,我們沒有這種法師!”

皇帝一下子站了起來,舉手一揮。整個JUN演開始了。

從本質上來說,這場JUN演是非常有看頭的。衣著華麗的士兵外加華麗異常的戰斗法術,多兵種地配合讓整個戰斗就像是異常戲劇一般充滿了懸念和挑戰性。而王維也總算是知道這只隊伍到底強在什麼地方。無論何種時刻,這只有純法師構成的隊伍總是夠很小心謹慎的和敵人保持一定的距離,他們能夠借助各種手段讓自己脫離敵人的攻擊范圍,而能夠借助各種手段讓敵人進入自己的攻擊范圍。

在JUN演之中,一開始有一隊戰士。應該是雇傭兵,或者是專門訓練士兵而設置的戰士。他們對這只法師隊伍展開了猛烈地沖鋒。從這些戰士的裝備來看,已經超過了大陸的平均水平,每個人手中拿著的都是絕對從市面上見不到的高級貨,渾身的護甲也閃閃發亮,滿是咒文加持。可以說,這樣的隊伍應該是絕對的皇家級別,而且看起來階位至少不比那些法師們低。

就是這樣一只隊伍,就被那只傳說之中只要近身就完蛋的法師隊伍從頭到尾壓著打。不但壓著打,而且還打地非常淒慘。整個隊伍只能勉強保持隊型不被對方猛烈的攻擊沖散。

整個戰斗一共持續了十五分鍾,盡管不是真打,不過在場地人都知道,那樣的戰斗強度對于真正的戰斗來說也不過如此,雙方基本都沒有放水,而且的確有一些拼出火氣的家伙。查點產生糾紛。

“精彩無比的戰斗,這簡直就是不可戰勝的。”

王維拍著巴掌說道。

“凱恩子爵閣下過獎了,如果論起戰斗來說,子爵閣下才是行家,時間還早的很,不如我們也玩玩?”

沙威在王維身邊打著哈哈說道。

“我就算了,水平有限,有限啊。”

王維謙虛異常。

“沒關系,點到即止,不傷和氣。”

沙威盛情款款。

“那好吧。”

王維勉為其難。

兩個人心里幾乎把對方用所有知道的語言罵了個遍。

所謂玩玩,自然說的就是那天飯桌上說的比劃比劃的意思,這種情況在各種訪問之間是很常見的,不過一般都是兩個武官相間恨晚,結果有心結交,或者干脆就是兩個武將之間不兌付,相互看不順眼,但是不得不在一起的時候,就會借助這個機會來‘玩玩’。

不過,今天的情況有些特殊,要知道,一般來‘玩玩’的,都是兩個人,或者幾個人。因為一般的使節團之中除了護衛之外,就只有那麼兩三個武官,任何一個使節團都不可能帶著幾百口子護衛隊去出訪各國的。

這是要擺明了想要和王維召喚的那些家伙們‘玩玩’。

“你們怎麼看,是我陪他們玩玩,還是你們陪他們玩玩?”

王維對契約空間之中的人說。王維這個人是很民主的,既然是玩玩,有人願意玩,有人不願意玩,那麼就要看這個時候誰有興致了。

云雀代表的白精靈明確表示這個時候沒空,她們在研究東西,而羅薇爾表示幽影族女孩這個時候也沒空,她們在幫助白精靈研究東西。艾米麗也同時表示不想去,她們在看白精靈研究東西,貝拉表示她們也沒空,因為她們正在提供研究材料。塞娜則表示盡管他沒什麼事情,也對研究沒興趣,不過她們現在正在被研究。

而剩下的泰拉,赫莉,伊莉丹,悠莉,這些人竟然都同時表示現在很忙,絕對沒時間。

最終,有空的竟然只剩下了蠍子。

王維很郁悶,契約空間之中到底出了什麼狀況,竟然同時都沒時間了?還有,塞娜說她們正在被研究是什麼意思?

綜合起來,現在有時間的只有蠍子,獅龍,和總是很有時間的金屬分裂體。

不過,足夠了。

王維一臉微笑的來到了競技場之中,頓時,剛才還在為場中表演而歡呼的競技場四座噓聲四起,當然,也有不少歡呼的。

“抱歉,凱恩子爵閣下,這些小孩子們都太單純了,太愛憎分明了點。”

沙威一臉和藹可親的微笑說道。

“沒關系,沙威副院長大人,說不定過會兒他們還會更愛憎分明的。”

王維笑著說。

“我很期待。”

沙威臉上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

“各位女士,先生們。”

坐在高高主席台上的國王,兼院長一張嘴,整個競技場立刻安靜下來。

“剛才,我們已經看到了雨果JUN對的精彩戰斗,我們都知道,他們是強大的,不可戰勝的!”

“是的!”

全場的學生立刻轟然同時回到,看來平時沒少練習。

“但是,我在這里很榮幸的向各位介紹一位你們從來都沒想到會在這里見到的人!他就是艾薩克帝國的子爵,孤身一人為了愛人斬殺巨龍的勇士!凱恩先生!”

皇帝話音一落,整個競技場上立刻同時響起歡呼聲和噓聲,情景私曾相識。

“凱恩先生曾經經曆過無數次戰斗,我提議有凱恩先生和雨果的魔法部隊進行一場友誼切磋比賽,大家認為如何呢?”

“好!”

緊跟著皇帝的話,所有聲音一起響起,整齊劃一,不是一天兩天能聯系出來的。

皇帝的話說完了,那麼就該看場上比賽了!

原本在場上做表演的兩伙人一起下場,從場外進來一群穿著白袍的人,這些白色袍子的人和學生不同,他們的袍子外面鏽這兩把交叉在一起的法仗和一個法師護盾的魔法符號,按照這個記號,這軍人是屬于雨果的正規JUN。但是他們並沒有穿JUN服,而是一身學生的白袍,也就是說,他們都是從這個學院畢業的,回到母校必須穿回自己上學時間穿的學生袍子。

而走在最前面的就是是那個糟老頭子。

“這是雨果皇家魔法一級戰斗組!”

露娜的心靈連接急急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