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侵 第四十三章 皇家軍演

-

王維賊兮的兮的一口咬在露娜的指尖上。她的手指修長而柔軟,盡管滿是如同蔓藤一般的血腥女皇臂甲的刺青,但是似乎那些因為鍛煉而形成的老繭卻因此而沒了。

“流氓。”

赫莉看著王維的樣子,惡狠狠的說。

“哎,馬上就要進入少兒不宜的情節了,咱們還是閃了吧。”

泰拉一把抓起赫莉的衣服領子,兩個人同時鑽進了契約空間之中。

“那餓。看直播的時候,還要不要打開心靈連接接受點信號?”

剛剛鑽進契約空間之中,赫莉突然對泰拉說道。結果在未來的幾分鍾之內,泰拉竟然半天沒說出話來。

“哈哈哈,純潔的家伙,和我斗你還嫩點…啊,不准打屁股!”

契約空間之中再一次炸開鍋了。

悠莉有些不明所以,她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幸好悠莉十分好學,她也鑽進了契約空間之中向里面的人請教。

“總之就是一種很黃很暴力,但是很爽很舒服的激烈運動!”

赫莉對新來的人進行淳淳教導。

而床上,剛剛主動掐斷了心靈連接的王維已經和露娜伊莉丹纏綿在了一起。

國王沒回到皇宮,而是留在了學院的會議室之中。二十四個副院長坐在圓桌之後,皇帝坐在首位。

“沒有借助任何魔法,甚至沒有任何道具,僅僅只是憑借蠻力就穿過了老頭子的法師護盾,還是得到了元素共鳴的法師護盾。然後是負能量沖擊,直接終結了法師護盾,並且利用空擋打到目的,如果當時他的主要目的是攻擊,那麼我認為包括老頭子在內所有人都沒有把握能夠戰勝那頭野獸。”

糟老頭子發表著自己的看法。

“他召喚出了二十個白精靈。這是他第一次在我們眼前展示他的能力。似乎他對于我們並沒有保留,或者說他並不在乎。不過我們發現,這些精靈們使用地武器和我們一般認識的白精靈有所不同。”

沙威站了起來。同時他面前的桌子上浮起一堆用沙子組成的模型。

“首先是精靈的彎刀。我們看到。精靈摒棄了她們使用了幾萬年的武器,精靈彎刀,轉而使用這里這種形狀的新彎刀。但是請注意。”

沙威將那個有沙子構成的彎刀臥在自己手中。

“這東西即便是我用起來都異常別扭,沉重。笨拙。而且過于寬大。我幾乎找不到任何優點來形容。”

沙威將沙子的精靈彎刀扔下,然後拿起那只精靈步QIANG地模型。

“但是最奇怪地還是這個東西,這是一件武器,我們在凡爾納的眼線告訴我們,這東西的威力非常巨大,比起精靈原來使用的弓弩來說威力根本不在一個層面上。尤其是在這些精靈的手里。眾說周知,精靈是頑固的。能夠讓精靈更換她們使用了數萬年的武器,除非這些武器能夠比她們原來的武器更加優秀。很顯然,答案是肯定的。”

沙威說完坐下。

“這些對于他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

皇帝說。

“是地,不算什麼。”

他緊接著笑了笑。

“他不是一個簡單的人,從他一開始出現我就有了這種感覺。那個時候他出現在遠山議會,一瞬間就擊沉了海族的巨鯨戰艦。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知道。他的出現勢必會打破一切的平衡,同樣從遠古競技場之中離開的龍騎士發現了他。我就知道,這是給我送來地財富,這是讓雨果地再一次屹立在世界之巔的一個最好方式。而我們要做地,僅僅是在必要的時候擊敗他。”

“狂躁,易怒,而且做事不考慮後果。這都是他的弱點,他很清楚自己的弱點,但是他的實力能夠讓他無視這些弱點,而我們卻能夠將這些弱點最大化。在皇家魔法學院動手打人並不足以讓我們有足夠的理由借題發揮,但是我們呢卻能夠有足夠的理由將這個問題擴大,也許,我們應該讓他承擔一些責任?”

糟老頭子坐在距離皇帝身邊更近的位置上說道。

“但是我們要如何擊敗他?對他來說。即便是老頭子的法師護盾都不能阻擋。”

沙威倒是有些為難。

“但問題是,是不是他身邊的每一個人都無法阻擋?”

糟老頭子冷哼著說道。

“我們需要知道他到底在遠古競技場之中得到了什麼,龍騎士不會說謊,他們確實看到了王維得到了什麼東西,而那些東西只能屬于我們雨果,而不是艾薩克或者別的什麼國家!”

皇帝看著面前的沙盤大聲說道。

“你們有三天的時間准備,在後天的軍事操演之中,我們會給他一個小小的驚喜,那個時候,他會老老實實的將他知道的東西都告訴我”

皇帝說。

“三天時間啊。”

王維躺在床上。身旁是渾身香汗淋漓的露娜和伊莉丹,兩個女孩一側一個躺在王維的臂彎之中,剛剛的劇烈運動讓她們疲憊不堪。露娜有時候都會感到有趣。自己的體力明明非常強悍,但是一旦在這種情況之下就會立刻處于下風,仿佛自己那個時候出現的體力都是幻覺一般。

“不要說這種煞風景的話。”

露娜不滿的捏了捏王維的肚皮。自然是不會用力的。

“不是煞風景,那個沙威說是要切磋一下。天知道他到底要給咱下什麼套,所以明天咱們還真得搞明白一件事。”

王維十分認真的說。

“什麼事?”

露娜語氣含糊不清的問道。

“在切磋的時候,死人要負責不?”

“這不用一擔心,總之未來兩天我們應該要能舒坦了下了。”

露娜說完之後。終于架不住疲憊。沉沉睡去。

“王維哥?”

伊莉丹張開水汪汪的眼睛,看著也累的不行的王維。

“什麼?”

王維輕輕的撫摩著伊莉丹光潔的脊背。

“這個,果然比合體要舒服的多。”

伊莉丹小聲說。

按照既定的路線安排,露娜在接下來的兩天開始進行有條不紊的參觀學習訪問活動,完全按照計劃來,一行人真正領略了什麼叫做異國風情的美景。而煞風景的示威者也一直沒了動靜。想來也應該有人授意了一些事情。

一直到第四天,好戲總算開鑼。

第四天。是所有大大戲之中的重中之重,任何一個國家的世界造訪另外一個國家,皇帝JUN演都是必備的節目,一方面向造訪的國家傳達一種本國JUN事強大的信息。而另外一方面也是處于一種JUN事交流的目的。

露娜所在的代表團是一個正規團。而且身為女皇特別事物顧問的露娜自然能夠享受到皇家JUN演的表演。而且,估計即便是露娜沒有這麼高的官階,她也能享受到這種程度的待遇。

皇家JUN演所在的位置就是皇家魔法學院的競技場,也就是貝托發表講演的地方。皇家魔法學院本身就是雨果帝國國立的,為本國培養魔法人才的地方。作為基本出身,那里本身就是一個JUN事學院。

就好象按照一般人流傳的那樣,雨果帝國人的即便是穿一雙鞋,也要用魔法將整個鞋檢查一遍,這句話充分說明了雨果帝國對于魔法的重視已經上升到了生活的強度。而當王維看到了在競技場之中的魔法部隊,他更是有了之中的感覺。

競技場上的部隊猶如一群狂歡節的舞蹈家一般,他們渾身帶著四溢的元素光芒,渾身都是各種魔法飾品,手中握著光彩奪目的魔法武器。

總之,王維認為這些家伙像一群小丑多過像一群戰士。

自然,王維也必須承認一點,這些戰士無論看起來有多麼愚蠢,但是他們如果真的走在戰場上。給敵人造成的心理壓力將是非常非常巨大的。尤其是那些渾身元素繚繞的家伙們,這些都是准八階的,元素已經開始圍繞著他們的身體環繞。也就是說。他們對于元素的吸引力已經建立。內行看門道,王維知道這些家伙一旦施展攻擊,真的在大規模的戰斗之中。他們造成的損失將是不可估量的。

現在,這些人有五百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