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侵 第四十二章 暫且歇息
雨果學院的規矩,只有深仇大恨才會使用決斗,而決斗失敗的一方將會得到一個來自學院的大魔法陣施加的封魔詛咒,這個詛咒會讓人終身失去使用魔法的能力。

“抱歉,沒興趣,回見。”

王維站起身來,合起自己的椅子,拿起沙威根本還沒坐的那個,一同塞進戒指之中。頭也不回的就離開了。

“好難啃的骨頭。”

當王維離開了之後,糟老頭子嘴角冒出一個冷笑,對一旁的沙威說道。

“沒關系,我們還有機會。”

沙威同樣冷笑著說。

“都是SB。”

早已遠遠走開的王維說。

原本王維放椅子的地方一個不顯眼的灰色金屬紐扣緩緩鑽入地下。

露娜早就已經知道了整個過程,不過她依然好象什麼都不知道一樣饒有興趣的聽著貝托的演講。

“這些都是白精靈吧?還真是少見呢。”

在一旁的國王看著周圍這些持QIANG而立的精靈們說道。白精靈和一般的精靈相比非常好辨認,因為白精靈的耳朵更長一些,而且眼角都是稍微向上調著的。而且按照一些秘密流傳的說法,白精靈比起一般的草原精靈之類有著更好的身材。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這些穿著精靈琉璃金複合鈦合金緊身戰甲的精靈們都有著非常不錯的身材發育。

“是地。陛下。她們都是來自精靈國度地白精靈。”

露娜彬彬有禮的說。

“真是優雅而且美麗的存在,月神的傑作。”

國王感歎著。

“抱歉,陛下。請允許我更正一下,我們是月神的信徒,而不是月神的傑作,神不創造生命。”

一臉嚴肅地云雀站在露娜身邊。板著臉對國王說道。

“原來是這樣,抱歉,我對于白精靈沒有太多了解。請問你們是使用弓箭的嗎?”

國王的眼神從一開始就被這些精靈手中碩大的突擊步QIANG所吸引,王維制造的步QIANG是按照飯器材武器的標准來的,所以從外觀上看去非常具有沖擊力。

“抱歉,機密。”

云雀將白精靈的傲氣施展地淋漓盡致。在世界公認的驕傲種族面前,驕傲的雨果人也沒有辦法。

王維很快就回來了,他回來之後就安靜的坐在露娜的身後。神情悠閑。而沙威是帶著糟老頭子回來的,他們兩個臉上都帶著明顯難以壓抑的憤怒。

貝托的演講一直到下午四點多才結束,一共持續了兩個多小時,在場的很多學生興奮的整理著自己地筆記,他們為能夠有機會聽到這門學科的創始人演講而感到榮幸之至。很多學生在離開地時候發現了學院原本屬于凡爾納地宿舍憑空倒塌,盡管吃驚,但是在這地方,而和地方別說是倒塌,就算是發生山崩海嘯都是正常的。

在演講結束之後。精靈門回到了契約空間,王維高調贊揚了云雀地表演才能。並且號召全體精靈都要向她學習。精靈一族就要將這種傲氣進行到底!

使節團順利的回到皇宮之中一旁的小行宮,那是專門為來訪的客人准備的。位于三座高塔之中第一座的小塔中心位置,上下都是皇家衛隊的成員。

“今天一天的行程,太另我惡心了!”

王維一到房間里面,稀里嘩啦的將渾身華美的禮服全部扯下來仍到床上,泰拉、赫莉、伊莉丹還有剛剛加入的悠莉同時鑽了出來。

“這個皇帝,還真當咱們是土包子了?那些學生都是沖到咱們跟前了,那些保護皇帝侍衛明顯有專人叮囑,他們僅僅只是保護住了皇帝,不但如此竟然還退到後面去了!再看看那些學生!一個比一個弱,看著當時的神情,他們根本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麼!明顯是被煽動起來的一群烏合之眾,這樣的場面我見的太多了。”

王維咣當一下子躺在床上,大聲發泄著自己的不滿。

“盡管知道這個皇帝的想法,沒有想到他做的還真絕。”

露娜靜靜地等待王維發泄完,讓伊莉丹幫自己將難受的禮服脫掉,只剩下一層密銀緊身衣然後也躺在床上。

“說說看。”

王維伸出一只胳膊讓露娜枕在上面,伊莉丹乖巧的枕在另外一只胳膊上。泰拉則是抱著赫莉坐在床邊,紫光女孩悠莉則對著鏡子看自己。

“我先不說,你先說說,雨果帝國最大的立國基本是什麼?”

“魔法,這還用問,地球,呃,不,大陸人都知道。”

王維說。

“沒錯,魔法,雨果的魔法技術就是整個大陸魔法技術的風向標,大量的護國神器,大量的魔法師,恐怖的戰略級別魔法。還有那些魔法機關,這些讓你想到了什麼?”

露娜再問。

“伊凡塞斯。”

王維皺著眉頭回道。

“不,他們距離伊凡塞斯還差很遠,甚至連一點皮毛都沒趕上。”

悠莉從鏡子里面看著自己的臉說道。

“這真是神奇的東西,在我的記憶之中就沒有找到如何將這東西加工如此光亮的辦法,如果我的記憶沒錯的話,那個時候人們都是用一個空間折疊能力來看自己的樣子。”

紫光女孩自顧自地說道。

“沒錯,果然連一點皮毛都沒有。”

王維和露娜以及泰拉赫莉同時滿腦袋冷汗的說道。

“但是,即便是一點皮毛都沒有,雨果依然在這微不足道的收獲之中變成整個大陸之中魔法最強大的國家。這是不是能夠說明一些問題?”

“雨果和遠古的競技場接壤,而且還是遠離灰龍山脈的一面,這里的那些改造生物遠遠沒有你們見到的那麼強大,和悠莉與颶風比起來要差的遠,甚至比起那些小狗狗們都不如。但是對于現在的人們來說,這種強度是最合適練兵的,不夠強,但是也不弱,無窮無盡。遠古競技場就是一個寶藏,任何人守著這個寶藏都不會看著流口水,而是要打開看看里面到底有什麼。”

“雨果這樣做了,雨果帝國會高價收購那些冒險者從里面帶出來的任何可能有價值的物品,那怕是一快破碎的寫著文字的石板而已。他們把持著整個遠古競技場的大門,他們從中獲利。”

“但是他們也只是普通人類,他們不是古伊凡塞斯人,他們沒有足夠的力量更加深入其中。所以一直以來,他們都在外圍轉悠,他們希望得到一些好處,卻苦于無法進入其中,因為從來沒有人敢深入遠古競技場。”

露娜翻了一個身,將視線透在了王維的臉上。

“這個時候你出現了。”

“一個人一翻越了灰龍角,然後經過十幾天,來到了雨果,如果按照直線距離的話,你幾乎沒有饒路,直接從灰龍山脈,那個怪物最強大的區域,經過了伊凡塞斯的城市中心,那個怪物最多的區域,然後經過了數個滿是各種強大存在的城市廢墟,最終出現在了雨果營地。”

“如果我是國王的話,我會怎麼想?”

露娜捏著王維的臉問道。

“我會想,這個臭小子肯定偷了我家門口寶箱里面的寶貝,我必須從他手里弄出來。”

王維瞥著嘴說道。

“沒錯,而且,如果還有人在背後推波助瀾的話。”

露娜說著,從戒指里面拿出來一枚紅色的龍晶,上古紅龍的龍晶。這是王維斬殺了他老媽給做的傀儡之後得到的寶貝,送給了露娜。而現在它正在露娜的手上散發著淡紅色的光芒。

“龍族,還不止一個。”

王維說。

“沒錯,你想到了什麼?”

露娜笑呵呵的將龍晶收了回去。

“一些喜歡在岩漿里面洗澡的紅皮鬼。”

王維咧開嘴笑著說。

“對于雨果的國王來說,一個穿越者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他肯定不會讓你這個大白羊白白的從眼前溜走的。”

露娜說。

“更何況,你今天漏了幾手給他們。單手穿過法師護盾,負能量沖擊,召喚白精靈。這些東西對于高傲從來不承認自己弱的雨果人來說簡直是無法容忍的。想想看,一個單手就能PO壞這些法師唯一保命技能的家伙,一個可以,兩個也不可怕,但是如果有一千個,一萬,十萬個呢?國王的視線永遠是和別人不同的,他們也許會在你身上給下套哦。”

露娜提醒著這個由于軟玉在懷而變的有些想要做壞事的家伙。

“下套?”

王維眼眉一挑。

“除了你,還有誰能套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