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侵 第四十一章 惡魔一般冷血

就在王維因為無聊而胡亂猜測的時候,一個人突然從擁擠的人群之中鑽了出來,然後立刻讓衛兵控制住。他高聲喊著凱恩的名字,王維回過頭,看到那個人正在被衛兵往外拖,那是一個白袍的艾薩克學生,此刻,他的白袍子上都是血跡,臉上也青一塊紫一塊的。

“怎麼回事?”

王維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來到那個學生身邊

“凡爾納的學生們圍攻我們的宿舍,一個學生被他們打死了,因為我的飛行術最好,他們用全力將我送了出來!”

那個艾薩克的學生哭喊著撲倒在王維的腳下。

“等一下。”

王維拍了拍那個學生的肩膀,讓他站起來,然後來到露娜身邊。

“怎麼了?”

露娜對王維問道。

“沒事,我去看看山水,你在這里繼續。”

王維對露娜和露娜身邊投過來詢問眼神的國王說道。

“另外,我開始對這里治安不放心了,所以。”

王維猛一揮手,云雀帶著二十個手持紫色精靈彎刀的白精靈突然出現在主席台上,她們同時將手上的彎刀耍了一個花,整齊劃一的插進位于身體兩側的刀鞘之中,同時將背後的重型精靈Bu槍跨起,同時打開保險,嘩啦一聲將彈架卡進槍體,金屬槍栓碰狀的聲音同時響起,然後同時消失。

“這里交給你們了,請保護好使節大人。”

王維嚴肅的交代任務。

“是,領主大人。”

云雀啪的一個軍禮,二十個精靈瞬間站在了露娜兩側,同時將國王的侍衛格擋在外面,槍口同意指地,目不斜視。

國外對突然出現的精靈驚愕了片刻,他馬上意識到了傳說中的召喚千軍到底是什麼含義,然後他立刻回過神來,將那個在門口攔住的那個學生的衛士叫了過來,仔細詢問了當時的情況。

“大膽,他們精干做出如此的事情來,他拿這里當他們凡爾納麼?”

國王勃然大怒。

“沙威,立刻前往那里,對于那些鬧事學生應嚴懲不怠,絕不姑息。”

國王立刻命令沙威前往出事地點。

“真是萬分抱歉,我們實在沒有想到學生們竟然會做到如此地步。”

國王誠懇的對露娜提出歉意。

“我也沒想到。”

露娜說。

王維一把將那個學生夾在自己胳膊下面,像提著一只小雞仔一樣沖向學生宿舍,當他們到學生宿舍的時候,王維看到了那群還在使用各種魔法轟擊宿舍的學生,原本景致的宿舍在他們輪番轟擊之下,已經變的搖搖欲墜,而那些學生還在不斷醞釀著魔法。

“你們這群兔崽子們,看起來你們都是活夠了!”

成群的蠍子突然出現在了那些學生的旁邊,那些蠍子有兩條然後了熊熊烈焰的尾巴,渾身帶著灰色金屬光澤的重甲,沉重的身體讓他們的腿都陷入了宿舍花園的泥土之中,那些蠍子如此之多,一直于只有區區數百條就足以將學生們和宿舍團團圍主。

凡爾納的學生們立刻將魔法轟擊的木匾換成了這些新出現的蠍子,但對于這契約後五階的蠍子來說,學生們的攻擊實在太微不足道了,一些蠍子開始將宿舍後面的牆砸開,將里面受到圍困的唉薩克學生救出來,其中有一個重傷昏迷不醒的,不過還沒死,應該是那個報信學生說的所謂被殺死的那個,初步檢查沒有生命危險,僅僅只是輕微的腦震蕩而已。

“小兔崽子們,看來你們已經迫不及待的要上戰場了麼?”

王維確認宿舍之中已經沒有任何人的時候,跳上一個蠍子的後背。大聲對那些被驅感到了宿舍之下的學生喊到。

“看來你們依然還是那麼不知好歹,不過我這個人腦子簡單,我一般不會給人第二個機會,所以,你們應該可以去死亡面位看望你們的同胞了。”

王維打了一個響指,包圍著宿舍的蠍子們開始用他們龐大和沉重的鉗子攻擊宿舍底部,原來就在學生們魔法攻擊之中搖搖欲墜的宿舍逐漸瀕臨崩潰。

“請等一下,凱恩先生,請不要這樣做。”

遠遠趕來的沙威大聲喊到。

“放心,請稍後連續艾薩克協調賠償事宜,我絕對不會賴帳的。”

王維對那個一臉緊張的副院長說道。

“這里是學校,你在這里屠殺學生?”

沙威大聲質問道

“沒錯,你說對了。”

王維不為所動,學生們被體型龐大的蠍子圍住根本無法出去,偶爾幾個想起來薩克蠍子好欺負的家伙也被鐵鉗抓起扔回到人群之中

“但是他們只是學生!”

沙威此刻猶如一個悲情主角一般。

“沒錯,只是學生耳機,他們還不知道戰場的險惡,還不知道他們為之效力的皇帝是一個怎樣的家伙,但我不是人道主義者,我沒那麼時間負責教導他們,所以我決定將這些位未來有可能對我有麻煩的家伙全部干掉,呃,不,是為了偉大的正義,為了我受傷的學生報仇,在我一不小心之下,學校宿舍跨塌,結果導致一個慘劇的發生,我心情感到異常沉痛,同時向遇難者的教書表示誠摯的歉意。”

王維自顧說著,宿舍下面幾乎被掏空,僅僅只剩下一些關鍵的承重牆在支撐整個建築物的重量。

“屠夫!”

一聲蘊涵底氣的爆喝凌空傳來,緊截止一個恐怖的元素大權朝著即將倒塌的房子沖去。

“總算來了,我因為你還在那里看到天黑呢。

王維用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自言自語道,然後站在宿舍後面的蠍子尾巴的烈焰猛的一滯,整個碩大的烈焰句聚能炸彈飛向了危房承重牆上。

終于,那棟建築在自己重量作用之下開始垮塌,學生們驚慌失措,他們互相推擠著,一些試圖轟擊出魔法,但對于眼前事情根本毫無改觀,碎石和各種雜物瞬間就將他們全部淹沒了。

“這種石頭砌成的建築果然沒有任何強度可言。”

王維看著不遠處那團原本要沖向自己的光球在空中發生了一個急轉彎,轉而沖鄉了已經開始坍塌的宿舍,而就在光團到達宿舍的一瞬間,沙維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個男人輕松的將蠍子收回,同時掏出兩把有著精巧機關,能夠折疊的椅子,一把遞給自己,一把塞進了他自己的屁股底下。

“這東西停止至少需要三分鍾,你不會喜歡靜靜的看它們倒塌的。”

王維微笑的做了一個請的姿勢,然後自己一屁股坐下。

“你,你怎麼可以這麼做!”

沙威有些急了。他大聲質問王維。

“我做了什麼?”

王維一臉無辜。

“你用坍塌的宿舍來攻擊無法防禦的學生們!”

沙威大聲指責道

“不,你錯了,我是看到來自我們艾薩克帝國的學生竟然住在如此簡陋的宿舍之中感到無比的憤怒,所以才忍不住出手拆了這個建築,同時我將會為他們重建一個宿舍樓,至于底下被壓住的家伙們,我認為那完全是我個人的疏忽,你一定要相信,我並不是故意的。”

“冷血的屠夫,你怎麼能夠對這些孩子下手!”

廢墟之中傳來一聲憤怒的咆哮,灰塵散盡,自稱糟老頭子的副院長支撐著一個龐大的法師護盾將一百多名緊緊抱在一起的學生保護在下面,那些學生有很多都被碎石砸住了身體,渾身都是傷口。

“我都說了,那是意外。”

王維說。

“你毫無人性,比惡魔還要冷血!”

糟老投資緩緩的施放法師護盾,讓那些學生互相攙扶著離開,而他則是一步步的來到王維的面前。

“你說的很對,因為惡魔的血液大多數的溫度都很高,我比起他們的確冷的多。”

王維掏了掏自己的耳朵,甚至都沒有站起來。

“我要和你絕對,按照雨果學院的規矩,我要讓你知道,冷血惡魔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