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侵 第三十九章 參觀學習訪問

那就是,對待外賓要有禮貌。”

碰!

一拳直接命中那個學生的肚子,被打中的學生整個身體被王維單手提在空中,然後如同一個提線木偶一般在空中擺了一下。僅僅一拳,他就暈了過去。

“第三課,對待女士要有禮貌。”

碰!

“第四課,千萬不要惹惱沒有文化的人。”

碰!

“第五課,拳頭永遠比肚子結實!”

碰!

“第六課,這個世界很危險,回凡爾納去吧。”

碰!

王維連續打了六拳,這個可憐的學生被打醒,然後被打暈,如此反複,面部的骨頭都被捏變形了,嘴里的牙齒也被捏掉了數顆。

“胃部受傷,脾髒完好,傷及部分肝髒,肋骨斷裂四根,顱骨輕微骨裂,牙齒脫落三顆,現在他是你們的了,希望你們有月神泉水。”

王維遠遠的將那個學生扔了出去,同時將這里所有的病症全部說了出去。

凡爾納的學生都驚恐地看著那個男人,他們的雙眼之中已經沒有了之前的憤怒,也沒有了團結,他們現在剩下的僅僅只有驚恐,從來沒有上過戰場的他們是根本無法想象這是何種場景。

“你們回到宿舍去,我帶著他去治療。”

副院長雙眼再一次眯了起來,不過他沒有別的多余動作,僅僅只是交待了一番之後就用一個簡單的落羽術托起那個被打暈的學生離開了這里。剩下的凡爾納學生就面面相覷,最終全部離開,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我很抱歉,看來,我的侍衛反應實在是過激了。我想您表示誠摯地歉意,我們願意承擔任何責任。”

露娜此時臉上已經沒有淡淡的微笑,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沉痛的表情,而王維臉上也沒有了飛揚跋扈地樣子。一副老實人的樣子站在露娜身後,氣不喘,心不亂。甚至好像剛才做出這些事情的事兒別人一般。

“帥氣啊!主人就是不一般!打人還這麼文縐縐地!”

泰拉高聲拍著馬屁。

“切。那個臭小子就不要放過,直接干掉就完事兒了,哪這麼多啰嗦的。”

赫莉顯然認為這是在浪費時間。

“合體。感覺怎樣?”

艾米麗悄悄的對伊莉丹問道。

“很好,很舒服。”

伊莉丹害羞地說。

對于露娜的抱歉,國王擺擺手示意沒有關系。

“發生了這種事情,我作為一個國王對此表示萬分的歉意,無論是露娜小姐還是對那位學生。”

國王說。

“是的,我相信這從本質上來說僅僅只是一個意外而已,大多數雨果民眾對我們還是友好和熱情的,我相信我們在這幾天的訪問之中一定會取得頗豐的成績。”

露娜一路打著官腔對國王說道。

使節團依然按照既定的目地地前進著。上午的首要行程是使節團在學院另外一位副院長的陪同之下,和國王一起參觀了整個皇家魔法學院。

皇家魔法學院的規模非常龐大,可以用城中城這種規模來形容也不為過。整個蒙特勒城的三分之一都是皇家魔法學院,及其附屬職能機構,可見其規模。在這里。作為一個法師想要東西都能得到,無論是最普通施法材料。例如蜥蜴干之類地,或者是貴重無比的星星鐵之類,只有買不起地。沒有買不到的。

可以說,來到了雨果皇家魔法學院就等于來到了全世界魔法師的搖籃,全世界幾乎每位魔法師都直接或者見間接和這個學院打過交道,最重要地是,這里的曆史。

皇家魔法學院的曆史可以追溯到雨果帝國沒有建國之前,那時的皇家魔法學院就已經是整個大陸之上名聲顯赫的學院,雨果帝國的開國皇帝就是皇家魔法學院的院長。所以雨果帝國的唯一個正院長,就是這位皇帝。

皇家魔法學院可以說是整個雨果帝國的根基之一,也是整個雨果帝國的榮耀所在。

所以,王維在學院門口的所作所為肯定會導致一些事情。

這就是露娜的分析。

“我不擔心他們不會做什麼,我才不相信那些凡爾納的白癡學生自己組織起來的,你沒看到他們被我罵的時候那種茫然嗎?他們

有想到我竟然會罵回去吧。然後匆匆趕來的那個所謂我估摸著也是這里面的其中人之一,如果皇帝就是這個魔法學院的院長,我才不相信這件事他會不知道。”

王維冷笑著對露娜說。

“我們和雨果帝國之間沒有任何沖突,我們現在還不知道這個皇帝到底想要得到什麼。他這次親自來迎接我們,並且陪同著和我們一起,事情肯定不會那麼簡單,要知道,我們這一次的規格還不足以讓皇帝親自來陪同,他最多只需要在皇宮之中等待我們遞交國書,然後派遣一個比我們等級稍微高一些的官員來陪同我們玩幾天就行了。”

露娜有些擔心的說。

“他想得到什麼?”

王維嘴撇的老高。

“作為一個皇帝,想得到的只有兩樣東西,國內人民的支持和國外人民的金幣。一直都在大陸上沉寂的國家只有兩種,一種被沒那個實力不得不沉寂的,而另外一種則是有那個實力卻謀劃什麼事情的。雨果帝國作為世界老牌強國之一,依靠魔法輸出和一些戰爭武器的輸出已經在世界上建立起了穩固的地位,我才不信他沒啥想法呢。”

使節團一行人在那個副院長的解說之下一路前行,王維則是和露娜在心靈鏈接之中一起談論著和優美而且純潔的學院風景毫無關聯的事情。

“雨果帝國靠近伊凡塞斯這麼近,他們絕對受到了伊凡塞斯非常大的影響,因為伊凡塞斯當年就是一個絕對沒有任何近身武力攻擊職業的國家。不過最大的不同,就是伊凡塞斯的隨便一個人都能移山填海,強大到根本不需要接觸就能隨便滅了現在一個國家。而他們顯然還做不到這一點。”

泰拉結合一路上的所見所聞,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難道他們想讓伊凡塞斯複國?”

王維提出了一個最荒謬的結論。

“絕對不可能。”

所有人同時將這個結論扔到了犄角旮旯之中。在古伊凡塞斯,現在的遠古競技場,到處都是強大的怪物,二十個龍騎士都差點在一個自動云梯上面載了跟頭,天知道這里面還有什麼恐怖的存在。

可以說,除了王維,沒有能夠將那里的家伙們弄出國家魔網爆破留下的結界。

“說的也是,如果想要伊凡塞斯複國,除了我之外,還能有誰?”

王維大言不慚的說道。

“你們腦袋里面究竟裝的是什麼東西?”

露娜目瞪口呆的聽著周圍這伙子人談論各種絕對不可能的事情,感慨著他們天馬行空一般的豐富想象力。

“我們現在只要好好的完成這一次出訪就好了,蒂娜女皇要在這個世界擁有話語權,需要這些國家的的支持,至少也不是唱反調。所以,如果對方沒有明顯的過錯,就不要窮追猛打,知道了麼。”

露娜對王維諄諄教導。

“知道,放心。”

王維一口八個答應。

整個艾薩克訪問團加上王維和露娜,一共只有十個人,這十個人在至少三十人的陪同之下參觀了整個魔法學院的各個角落,盡管每個地方都如走馬觀花一般,到中午吃飯之前一行人依然還沒有離開學院中心地帶。

午飯按照安排是和學生們一起吃的,早晨迎接完使節團就回去上課的學生們再一次見到了那個將某學生揍倒的男人,人們都一邊吃飯,一邊小聲談論著剛剛發生在學校門口的事情。

學院餐廳是有豪華間的,王維他們就在豪華間之中,那里被整個包了下來。學院十個輪值副校長都出現在餐廳之中,他們部分對艾薩克使節團笑臉相迎,不過也有一部分對王維怒目而視。

總之,吃飯的氣氛很詭異。

席間,國王很高興的對露娜介紹著食堂里面的一些伙食條件,一些副校長也陪襯著介紹著自己管理的分院情況。在整個使節團的安排看來,露娜才是真正的使節,而王維僅僅只是一個護衛之類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盯著王維的一個副院長突然站起身來,來到王維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