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侵 第三十八章 護短也是要實力的

“請稍等一下!”

王維突然一場和藹可親的向前邁了一步。同時為了不讓國王身邊的侍衛誤會,還是和國王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請剛才那位同學出來一下好嗎?”

王維臉上表情全是無害的,毫無任何殺傷力的。好像一個正在和小弟弟交流的大哥哥一般和善。

“凱恩閣下,你還想要什麼?”

副院長大聲地質問。

“我要剛才說話的那位同學。”

王維滿臉都堆著笑容。

“我沒聽到什麼話,您是不是日理萬機,產生幻覺了。”

副院長站在王維面前,試圖阻擋王維的視線。

“不。我還沒有老到您這個年紀。我還年輕,我還行。”

王維臉上笑容不減,但額頭上的青筋已經出賣了他的想法。露娜很想制止他,這也是蒂娜女王讓他來接應王維的唯一作用。

但是,現在看來,事情開始朝著不可預知的方向發展,越不一定是壞事。

“不敢嗎?”

王維沉聲道。

“都是孬種。怪不得被我一個人連殺8萬人,但是那個場景那個淒慘,連他M一個敢當在我面前的人都沒有,果然整個凡爾納連一個帶卵dan的都沒有!”

王維整個面容都扭曲了。他氣勢洶洶的盯著每一個學生的眼睛。炎魔本身所帶有的天然威壓在不經意間放了出來,那些被他看的學生都不得不轉過臉去,不敢和他的視線對看。

“是我!你這個狗雜種!殺死了我們艾薩克那麼多戰士。還敢在這里大言不慚!”

從學生中站出來一個人,是一個白袍學生,白袍之下是一身紅色的內袍,說明他是一個火系的法師。但他的話還沒說完。他突然說不下去了,一道無形的結界將他隔絕開來。

是副院長作的

副院長的雙眼緊緊盯著王維的雙眼。原本眯成一條線的眼睛里面閃爍著元素的光芒,八階強者所附帶的元素掌控天賦讓周圍的元素都向著它凝結過去。

王維沒有再說一句話,他一把抓起前面的隔欄。純金屬的隔欄由于廢紙一般脆弱,被他一把撕開變成兩半。然後他面對的是副院長那厚的有如實質的法師護盾。

“在你畢業之前,讓我先給你們上幾課”

王維面目猙獰地說。

“第一課,叫做不要以為躲在老師身後就是安全的!”

王維猛地伸手朝那個學生抓去,當然,他碰到了副院長的法師護盾。

他的手指和法師護盾之間冒著猛烈的火花,好像法師護盾讓阻擋的不是人的手指,而是一塊鋼鐵一般。

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到自己的心髒要跳出胸口了。法師護盾是公認的法師最簡單最有效最令人難以破解的一種防禦手段之一。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這是一個簡單的一階法師都能掌握的技巧,是一個法師在成為法師的同時獲得的天賦之一.但是這種天賦會隨著法師的能量提升而不斷提升,而不是位階。隨著法師護盾的提升,法師護盾也會見緩緩開始帶有一定的攻擊屬性。例如使用元素供給任何一個進入護盾范圍之中的物質。

強悍如副院長這個八階強者,在元素掌控的天賦加持之下,原本薄薄一層的護盾厚的有如西瓜皮一樣。這中厚度的法師護盾自然和周圍那些學生幫助凝結元素不無關系。

如此厚度都能被人看到的元素密度,就會像一個高速旋轉的磨盤一般,足以形成能夠將鋼鐵攪碎的元素攻擊。

但是,這個人竟然不但沒有後退反而在前進!

王維的手指就這樣硬生生的插進護盾之中,元素瘋狂的在他的指尖震蕩。激烈的火星四濺,整個護盾之上都是蕩漾的波紋。

那時護盾正在遭受沉重打擊才會產生的干涉波。

從始至終,王維的雙眼都沒從那個剛才還嘴硬的學生眼前移走。而現場發生事情已經開始讓那個學生感到事情開始不太妙了。畢竟能夠和服副院長的法師護盾硬抗的人在這個世界上根本寥寥無幾。更況且在這里還有如此數量的學生在為副院長聚集元素!

無關的學生已經知趣的躲開了范圍,他們不想自己被波及到。

露娜始終都沒有移動過腳步,她始終面帶微笑的看著周圍,仿佛這件事跟們沒有發生過一般,而國王也面帶微笑的在護衛之中看著王維和副院長的角力,仿佛他們只是切磋一般。

王維之所以敢這麼狂,自然是有本錢的,並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對手本是很大,能夠活到現在一定有些能力,所以他早早就在手上套上星星鐵做的手套。只不過現在現場的火花實在太猛烈了,沒有人能夠看到罷了。姓謝鐵雖然能夠穿透元素,但是對以如此厚重的法師護盾形成的立場還是需要王維的蠻力來支撐的。

元素的高速摩擦讓整個星星鐵手套滾燙,但對于半個炎魔的王維來說,這點熱量根本算不了什麼。

角力還在進行,副院長的表情終于變得謹慎起來,他開始認真的聚集元素。他沒有想到這個家伙竟然赤手空拳的將手伸進他的法師護盾之中,更們又想到的是,竟然沒有被法師護盾的元素攻擊變成一堆碳粉。

驚訝于王維的蠻力,副院長卻沒有太多的擔心,一個人無論多猛,即便他能夠將手指伸進這里面,卻絕對不能將整個身子都伸進來!元素是無窮無盡的,而人的蠻力注定是有限的,任何人絕對不能用蠻力來對抗無限的元素!

但是就在副院長這樣想的時候,王維卻將另一只手緊緊的貼在法師的護盾之上,同時嘴角裂開的一個優雅無比的微笑。

“天賦,負能量沖擊。”

契約的規則告訴我們,契約單位和被契約單位有兩種主要攻擊方式,一種是將被契約單位招出來,由其自由攻擊,而另外一種,則是將被契約單位和契約單位和體。契約單位獲得被契約單位的全部力量,並且明顯提高一定的攻擊加值。

王維一只都沒有太講這些女孩們當作契約單位來對待,這個契約充其量不過是一個大型運輸船一般的存在。直到剛才,在契約空間之中的伊利丹突然怯生生的提出將自己和王維和體的想法,王維立刻還意識到,竟然還有這種事情可做。

經過再三詢問絕對不會出現任何危險之後,王維同意了伊利丹的提議,盡管從語氣之中聽起來,當伊利丹說到要合體的時候聲音還有些害羞的感覺,不過在王維看來,該做的不該做的都作了,還有什麼好害羞的?

藍色的魔紋從全身一下子蔓延到王維的另一只手上,緊接著,龐大的負能量一下

子將法師護盾整個都覆蓋在其中。

如果說,有什麼人是絕對的法師殺手的話,那麼這個人絕對不是神出鬼沒的刺客,甚至連幽影族的女孩都不算。只有伊利丹這樣的人才能最應該被稱作法師殺手!

藍色的負能量一瞬間將周圍的元素灼燒一空。原本蕩漾著五彩光芒的法師護盾立刻被藍色的火焰所籠罩。在一片驚呼聲中,王維抓著一個人的臉從火焰中走了出來。

當火焰熄滅後,露出副院長因為憤怒而變形的臉!

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有元素燃燒的能力!由于需要大量能量維持法師護盾,這里的元素需求非常高,當負能量沖擊將周圍元素灼燒一空的瞬間,負能量沖擊的范圍之內的法師護盾立刻就因為沒有元素的補充而消失,等待下一個法師護盾需要三分鍾的冷卻時間!

在此期間,根本沒有人敢隨便亂動!沒有了法師護盾的保護,流竄的負能量一下子灼燒到幾個學生身上,副院長忙著將他們身上的火焰撲滅,而就在這一瞬間,王維沖了進來,然後又離去。

現在,這個男人捏著那個學生的臉,原本和副院長對抗時候產生的熱量都全部都被那個學生的臉接收,那個學生想要大聲喊叫。但整個臉都被王維捏住,連下巴都張不開。只能發出混沌的嗚嗚聲。

藍色的火焰消失,所有人都驚恐的看著王維。

“那麼我來教你第二課”

王維笑著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