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侵 第三十七章

露娜的明顯比起這個這個沒見過世面的鄉下人要強得多了,同時也經過了一系列的精心准備,他知道這個時候要做什麼。跟在國王身邊,她帶領整個使節團一步一步向前走去,並且在艾薩克的學生隊伍之中停了下來,從他們的手中接過十分漂亮的雨果。這些學生興奮的和露娜握手,同時委托露娜轉達向國王的忠誠。

王維跟在露娜身後,看著這不錯的場面。他被露娜嚴格限制絕對不能隨便說話,璐娜知道,王維是一個絕對不吃虧的人,只能他給別人臉色看,別人絕對不能給他臉色看。在剛才來的時候,就差點和管理云梯的人發生糾紛。

畢竟自己是使節團,不是打架團。這個時候發生問題非常不好。

由于露娜本人是靈魂行者,她腦袋上兩只一場可愛的毛茸茸的耳朵明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更是有些學生在眾人背後指指點點,不過這些人明顯要有教養的多,他們至少沒有大聲談論出來。

不過,就好像不是每個人都支持你的觀點一樣。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都不會所有人都喜歡你的。

就在露娜和每個艾薩克留學生親切握手的時候,龐大的學生潮中突然冒出來一陣陣嘈雜之聲,然後一群人高喊著,艾薩克滾回去的口號冒出來,他們額頭上纏著白色的布條。手中高舉這“艾薩克是凶手”的字符。推開正在和露娜握手的艾薩克學生,來到護欄跟前,隔著護欄大聲對這王維叫罵起來。

“是凡爾納的學生”

露娜果斷的從明顯的山地口音之中聽出那些人的來處。根據之前的情報,凡爾納在皇家魔法學院之中的留學生一共有一百三十名,是所有國家中最多的一個,而且這應該是國王親自弄來充實國王力量的戰士,由于王維出現的太突然。這些預備役沒有派上用場。而且他們很可能還並不知道詳細的情況。

看著這些留學生突然冒出來,一直跟在國王身邊的護衛一下子保護這國王退回到後面的保護隊伍中,在整個隊伍之外,只有王維和露娜兩個人面對著一百多shi/威/者。

“要全部打死,還是打殘?”

王維在露娜身邊問到,而且聲音不算小。

“不,我們應該等等,如果雨果不采取措施,那麼這就會變成外/jiao/事件。如果他們敢動手,那麼這會變成暴/li/事件。前者我們可以要求雨果賠償。後者我們可以直接動手抓人。所以現在我們什麼都不用作。”

露娜倒是胸有成竹的說。

雨果自然不會讓這件事變成外交事件,很快就會有侍衛開始驅散那些示威者。但是,那些shi威者依然不依不饒。高喊著嚴懲凶手,並嘴里的汙言穢語開始越來越多了。

“一群sha/B”

站在那里看熱鬧的王維突然冒出了一句話。

這個混亂的場面立刻變得安靜了下來。露娜一把捂住自己的臉,她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不過,一絲微笑還是出現在他的嘴角上。

“你們這群白吃,二百五!狗看了都沒胃口的排泄物!老子就是凶手!老子就是干掉了你們8萬人!老子把你們的皇城變成了戰場。老子還把你們皇帝的鳥窩給叉了一半!不但如此,老子還看到了你們皇帝媳婦那白花花的pp!你們能把老子怎麼樣?”

王維破鑼般的嗓子爆炸一般的冒了出來。全場的聲音都被壓了下去,甚至連那些凡爾納的示威者都不知道這突然發生的什麼狀況。

“有能耐就上來跟老子玩玩,誰他M不敢誰就是兩條腿之間是蚯蚓的廢物!(PS:森森有點兒過了呃……)一個個舔著臉都在這放你niang的狗屁!都她//M的出門沒帶種?”

王維越罵越來勁,指著那些shi威者的鼻子一個一個的罵,那些示威者被他罵的兩眼都冒火了,但是他們不敢動手,因為雨果皇帝正在這里。

“都她M的是軟蛋,卵dan都塞進P眼里的家伙,cao。”(PS:嗚嗚,俺是曾經是多乖的好孩子呀,要文明用語……)

王維罵著罵著,突然看到那群被推搡到了別處的艾薩克留學生。

“還有你們!”

王維啪的大手一指。那些留學生立刻下的一縮脖子。

“都是一群da老爺們,孬//種成這樣,被人推開了,就給我揍回去,老老實實等在一邊像什麼。”

對于自己國家的留學生,王維好歹留了些口德。

被批評的留學生面面相覷,雖然眼中也有怒火,但也沒有辦法頂嘴,他們不爭氣倒是事實。那些凡爾納的學生不但數量眾多,而且其中白袍也有不少,灰袍無數,里面連一個黑袍都沒有,想來被凡爾納皇帝弄到這里來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現比較之下,艾薩克帝國派來的大多數都是學院派的,都是以研究為主,他們大多數是研究員,根本對于魔法的實戰一竅不通。

對于這件事情眼看著就要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人群中突然走來的一個白胡子老頭,他的身後還有幾個老師模樣的人。一看到這幾個人過來。那些原本還在舉著牌子的shi//威者立刻就給他們讓開了一條路。

“非常抱歉。凱恩閣下。這件事使我的疏忽,請將這件事交給我,我一定會好好按照校規處罰這些不知好/歹的學生的。”

老頭來到王維跟前,一雙基本沒有什麼神采的眼睛眯成一條縫,不過依然還是讓王維感覺到這個老家伙的渾身洋溢的能量元素。沒有聖域光環。不是聖域,那麼就只能是傳奇強者。不是那些凡爾納的花瓶。

而且,王維還注意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這個老頭嘴里明顯的山地口音。

“他是皇家魔法學院的二十四個副院長之一。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凡爾納人,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shi絕對保/皇/派。不過我們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他總是自稱糟老頭子。”

露娜的心靈感應及時地傳遞來信息。

“請問你怎麼稱呼”

盡管知道了,王維還是非常有禮貌的行了一個法師禮。

“糟老頭子一個,還是別讓我的名字侮//辱了大人的耳朵,區區在下只是一個小小學院的副院長而已,受不起你一個戰士的法師禮。”

老頭子微微偏了一下身子,讓過了王維行禮的方向。

“沒問題,你可以帶走他們了,反正我已經將他們的臉記下了,等有朝一日我們能夠在凡爾納戰場上見到時候,我一定會很好的教導他們。人類是很脆弱的,人的命也許不過是一板磚的價值而已。所以,請珍惜現在的生命把。”

王維非常大肚的說。

“狂妄。”

老者冷哼了一聲/

“因為我有本錢,我殺/死了十個八階強者,我殺/死/了一條紅龍,我干/掉了8萬凡爾納士兵,都是青年,家里有母親和孩子,還有那些在皇城中的那些人,我估計受到窩戰斗波及的平民更是死/傷/無/數。”

“你能把我怎麼樣?”

王維突然把頭昂起,斜著向下看著那個老頭,那個老頭雙眼中精光爆射。王維那屬于炎魔精確的對能量的把握立刻就感覺到周圍空氣之中的莫名的元素震動。那一百多個學生和老者之間的元素共鳴已經讓空氣發出了嗡嗡的聲音。

“你最好能一下干/掉我,要不然,我發誓,當我離開這里,這片大陸上將不再有一個流淌著凡爾納血液之人。”

王維突然彎下了腰,看著老頭的雙眼說到。

他甚至都沒做任何的防禦。

“副院長大人!”

雨果的國王終于想起了他應該做的事情。在護衛的保護下來到了兩人身邊打起了哈哈,誰的面子不給,國王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副院長大人好厲害呀,作為晚輩,我要學習的還有很多啊。”

王維突然大聲地說到。然後向後退的兩步來到露娜身後。

原本事情就可以這樣平息下來了,國王連連給副院長使眼色,意思讓他帶著人離開這里。

“一個野蠻人,一個獸人。哼!”

在那群學生之中,不知誰突然冒出來一句。

總之,這件事一下子捅了馬蜂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