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侵 第二十六章 一劍

怪物的背上在不攻擊的時候非常平坦,那種堅硬的骨刺在平時不知道縮到了什麼地方去了。所以王維倒是能夠和坐在大象身上一般坐在這大狗的身上。

王維認為,拜訪一下當地的土著勢力是非常有必要的,盡管他能夠用獅龍飛行,但是在這個神氣的世界里面,難免別的什麼高速飛行單位會爛住自己。王維並不認為自己有太多的時間可以耽誤,他需要盡快離開這里。

所以他跟著女孩一直走。

不過有時候,並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按照人的思路來的。

那個所謂的王是住在地下的。

在幽暗的地洞之中,王維總算是看到了王的樣子,一個肥碩的大蟲子,軟綿綿的身子,渾身都是符文,元素在他的身邊凝結成元素之環,看起來還是一個智慧型的。

“%@.....%@@@@....%?”

沉悶的聲音通過震動空氣的方式傳到王惟的耳朵之中,是一種王維根本聽不懂的語言。

而直到此時,王維發現那個女孩對自己說的話自己竟然能夠聽懂。

“不,他不是我的俘虜,他是從外面世界來到這里的,王。”

女孩恭敬的說。

于是在一瞬間,周圍的聲音開始變的急促起來,那只大蟲子的身體也跟著一起顫抖,完全不知道對方在說什麼的王維只能茫然的看著女孩。

“這不行,王,他只是一個過路人,順道來拜訪您的。您不能將他關押起來,這是不公平的!”

女孩高聲叫起來。

“要把我關起來?”

王維冷笑一聲,往前走了兩步,一把抓住大蟲子的觸角。星星鐵大劍頂在蟲子的腦袋上。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聽懂我說話。不過我相信這東西你肯定認識,這東西曾經砍死過龍。我並不認為你會比龍更加強大。所以我認為你剛才可能在一瞬間做出了一個失敗的選擇。那個選擇會斷送掉你的姓名。你是否有興趣重新做出一個選擇?”

王維說了一堆話。但是他肯定白費心機了。因為那只大蟲子依然還在不斷掙紮。不但掙紮,而且還在調集渾身地元素試圖格擋王維手中的大劍。

但是。當王維的圖騰柱壞掉之後,他地大劍徹底換成了星星鐵的。

感覺到威脅地王維用力將大劍往里一送,結果星星鐵大劍毫無阻礙的穿透了蟲子的腦袋,周圍地元素立刻就安靜了下來。

王維冷汗。

就這樣結束了,一個王?他的護衛呢?他的警戒呢?


王維尷尬的轉過身去,同時將視線投向還在他身後的女孩。

“我剛剛是不是殺死了你的王?”

王維小聲問道。

“沒錯。”

女孩確認。

“那麼我要怎麼做?”

王維不知道現在怎麼辦才對,如此輕易的就殺死一個國王。這讓王維感到異常地不可思議。

“現在,你是新王了。”

女孩說。

這太可笑了!

王維在一路上都在向女孩確認自己的所作所為是不是天理不容的,但是每一次女孩的答案都是一個。

“你這樣做沒有任何問題,在這個地方。每一個生物都是這樣做的。”

王被王維殺死,女孩心安理得的從大蟲子身後的山洞之中取得了數塊灰色的水晶。現在王維將一塊水晶拿在手里。水晶很重,比起那種大二氧化矽結晶更有沉重感,捏在手里,這種水晶沒有那種水晶特有的通透感,看起來完全不能形容這東西到底是什麼。

女孩帶著王維來到城市的廢墟之中。那里有一座完全倒塌。但是卻沒有崩潰的高塔。女孩就住在那里,下面進入到內部,一個用巨石堆砌成的石床,那就是她的全部。

回到所謂的家中,女孩脫下了她的重甲。

女孩身上穿著的,是那個所謂的王給制作的金屬護甲,說是護甲,其實僅僅只是一塊塊破爛鐵皮隨隨便便用奇妙的接頭接在一起的樣子工程。王維就是完全沒有從這東西上看出任何能夠用來防禦的樣子。能夠被那些怪物如此輕松的撕開。只能說明這護甲根本不合格。

將護甲脫下後。王維總算看到所謂的大結合體到底是怎麼回事。

從本質上來說,女孩依然還是一個人型的樣子。但是她的全身都是那種透明的紫色能量構成的。這種能量異常混亂和複雜,但是卻異常穩定的結合著,這也就是這個女孩所謂大結合體屬性的由來。

那些“小狗狗”是一種這里的土著生物。它們對于女孩非常忠誠。盡管連女孩也不知道那些“小狗狗”到底來自什麼地方,但是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些大怪物的確有著狗的屬性。它們對于不認識的人非常親切。如果撇去它們渾身的骨板裝甲和背上的骨刺不說,它們的樣子倒是比較不錯的。

女孩是唯一能夠和這種生物進行交流的人,即便是王維也認為這種變異大大狗生物有著驚人的攻擊力。也難怪那個所謂的王竟然能夠如此忍讓,不過王維並不認為那個王擁有足夠的實力來命令這個女孩。一想起被自己如此隨便就干掉的王。王維突然有了一種想要大笑的感覺。

在這片瘋狂的土地上,每一個智慧生物試圖稱霸這里,並且為之而努力。有一些盡管很有智慧,但是他們本身卻有一些先天的不足,他們仗自己的智慧發育的猛一些到處屈服別的發展不如他們的存在。

這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那個大蟲子是一個有著不錯摸法的高智慧型生物,而女孩明顯思維遲鈍,那些小狗狗們更是不能承擔太多思考任務,于是通過某種欺騙和籠絡,那個大蟲子終于以為找到了一個合適的戰力,但是沒想到,那個女孩竟然如此膽小!


大蟲子體型笨重,看來應該是一直生活在地下躲過敵害的。王維能夠看到那個大蟲子的山洞四通八達,通向各個地方。

也許是沒有想到那個女孩竟然會帶著一個外人來到這里。更是沒有想到竟然會有外人對著自己揮劍。

這片土地上的生物如果不是一個王的手下。那麼他們之間的關系就是絕對敵對關系,相互之間見面肯定會殺的你死我活的。

“那麼,你的王死了,你會怎麼辦?”

王維對女孩問道。

“在這里繼續等待,等待一個新的王來到這里。在你來到這里之前,這里已經有了十幾個王了,他們都被人殺死,然後殺死他的人成為新的王。這片土地一直都在重複這種事情,一直到一個足夠強大的王結束這一切為止。”

女孩最不能理解的就是這個。

“這很簡單,我懶。倒是你,你和你的伙伴非常厲害,我覺得你應該可以試試。”

王維實話實說,他對于這里的怪物有多強大沒有一個合適的參考點,僅僅只是憑借自己的經驗說道。

“但是我很膽小,而且我自己幾乎找不到事物。盡管已經很節省了,我甚至自己都很少吃,但是那些小狗狗們總是吃不飽的。”

女孩在她的石床上坐了下來,歎了一口氣說道。

她將從大蟲子那里搜來的水晶拿出一些來,從里面挑出一些大塊的。被召喚出來的“小狗狗”開始瘋狂的搖晃起尾巴來。女孩將大的遞給大狗一個,水晶幾乎有王維的拳頭大,按照比例來說,對于體型龐大的大狗來說根本就僅僅和一粒糖豆一般,但是大透們很聽話的吃下分給它的那部分就消失了。女孩自己僅僅只留下一塊小的。

“大領主占據著大量的水晶礦藏,即便如此,這種東西的出產依然是有限制的的,水晶開采完畢,想要形成新的水晶需要更多的礦石。”

女孩像是寶貝一樣將水晶捏在手里,一股能量從水晶之中噴湧而出沿著女孩的手心進入她的全身,她身上原本的光芒變的更加明亮了一些。

“你的意思是說,這種水晶是某種礦石通過充能變成的?”

王維好奇的問道。

“沒錯。”

女孩回答。

“是什麼礦石?”

王維僅僅只是隨便問問。

“黑曜石。”

女孩攤開手。一粒黑色的石頭在她的手心之中帶著柔和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