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侵 第二十五章 一個

對于一般人來說,面對這樣的情況,人類更加傾向于支持站在自己那面的一方,

人類判斷敵友,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看哪個人和自己有什麼共同點,共同點越多,就越是能成為朋友。

從現在的情況看來,那些四腳的怪物很王維根本沒有任何共同點。

盡管王維一開始打算繞過去就算了,並沒有任何幫助對方的意圖,不過既然被牽扯近來了,那麼偉人曾經說過的一句話立刻讓王維血液燃燒。

“向風子同志學習!”

喊者口號,王維一下子從天上跳進了那群怪物之中。

這個動作明顯讓那些怪物嚇了一跳,它們根本不知道這個家伙到底是來干什麼的,所以那些怪物呼呼啦啦的散開了一大片。

在空中看著還沒什麼,結果落在地上,王維發現那些怪物的身體幾乎和非洲象一般龐大,再加上背上那大片的骨刺,那群家伙看起來比起王維要氣勢洶洶的多,那些家伙和赫莉小蘿莉的真身比起來差遠了,在他的眼里還真的算不了什麼。

“怪物們,竟敢打我?”

王維橫起拳頭捏出一連串響聲,凶狠的眼神竟然嚇退了站在他眼前的那些怪物。

這讓王維突然有了一種很不爽的莫名其妙的感覺,如此凶狠的怪物竟然站在那里就能被嚇退?這是什麼道理?

“那個,對不起,這位先生,請您先聽我解釋一下,好嗎?”

一個柔柔弱弱的女聲在王維背後傳來。那群原本在廢墟之中苦苦支撐的人型生物們來到了王維面前,而且那些怪物竟然主動給她們讓道!

有的時候人的視覺真的是能夠騙人的,在天空看到的是一群人型生物和一群跟人型生物看起來的怪物在打架,但是當王維現在落下來才知道。原來是一大群的怪物跟一些大型人型生物在打架。

那時一群穿著沉重,而且破舊的金屬盔甲的人,為首的一個人將頭上滿是補丁的頭盔摘掉,露出一個透明的,紫色的,帶著光芒的,滿臉都是害羞神色的女孩臉龐來。

“對不起,先生,那個,請問,您是從外面來的人嗎?”

女孩神情扭捏著,有些羞怯的看著王維,十分不好意思的問出了這個問題。

“是的,沒錯,運氣不好,被扔到這里來了,我還以為你受到了攻擊。”


王維回答說,同時不著痕跡的向後走了幾步,因為和一個身高超過五米。而且還總是面露羞怯的女孩說話實在是太令人感到詭異了。

“對不起,其實,我們是在這里做特訓的,因為我和我的那些可愛的小狗狗們都太膽小了,每次上戰場幾乎都會逃著下來,王很生氣,他讓我留在這里學習戰斗。但是剛才您過來的時候,小狗狗們都嚇壞了,結果骨刺不受控制的就射了出去,實在太對不起了,如果您受傷了,我會感到非常過意不去的。”

女孩蹲了下來,好象和小孩說話一般的對著王維說道,但是她的臉上露出的卻是更加羞怯的表情。

一只體型明顯超過其他的怪物發出低沉的嘶吼,周圍的那些所謂的小狗狗們都轉過頭去,飛奔著離開這里。它們的體型是如此的沉重,如同炮彈轟炸一般。周圍那些脆弱的建築物甚至在他們奔跑之中倒塌,然後,女孩渾身浮現出紫色的魔法陣。那只巨大的怪物渾身冒出王維非常熟悉的法陣,在同樣熟悉的嗡嗡聲中,那只所謂的大狗竟然消失了!

’這是平衡契約!“

王維和契約空間之中的女孩們一起喊了出來。

”你是這樣稱呼這種契約的嗎?我們這里叫這種契約為公平契約,我們雙方都是自願的,通過血脈的傳遞來獲得契約的締結。“

女孩仔細盯著王維的臉,仿佛王維臉上有花。

”冒昧的問一句,您的種族?“

王維在進距離仔細的看了看這個有著小女孩心神的女子,摘掉頭盔,她的頭部看起來都是透明的,帶著紫色的光芒,而且從盔甲周圍那些損傷的地方看去,她的身體應該也差不多都是這樣的,但是這樣的生物除了虛空行者之外根本沒有沒有別的生物是這樣的,

所謂的虛空行者,就是靈魂行者的另外一個極端,一個人和一個高階靈魂永久結合在一起變成永遠的虛無狀態,只能通過吸收能量來維持生命。

“第一個王告訴我說,我是大結合體。”

女孩說。

從來沒聽說過的生物!王維窮盡腦子,同時向所有契約空間之中的女孩詢問所謂的大結合體,但是結果是,沒有人知道這個東西是什麼。

另外一個會平衡契約的,而且還不是人類,單單這一條就足以調動起王維的興趣來。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到底什麼什麼,這個是王告訴我的,他這樣說,而且我也從來沒有見過別的跟我一樣的人。“

女孩有些默落的說。

”她們不是嗎?“


王維指著她身後的那些和她長的一模一樣的破爛鐵皮人問道。

“她們是我的分身,這里只有我一個;’

女孩說著,那些鐵皮人都倒了下去,一些紫色的光芒從鐵皮人之中冒了出來回到女孩身邊。

”我從一出生就在這里,我的知識都是慢慢的從別人那里學習來的,那些可愛的小狗狗們一直都陪著我,後來一個接一個的王來到這里。宣布這里是他的領地,要每個人都要為他作戰,于是我也按照他說的做。但是每次我一站在戰場上,我和小狗狗們就會很害怕,每次看到我的小狗狗們被對方殺死我都會很心疼,所以每次我都會從戰場上逃走。結果上一次我再次逃走的時候被現在的王看到,他讓我留在這里直到我能夠重新站在戰場上為止,而在那之前,我們得不到任何食物。“

女孩有些委屈的說。

原來,在現在的遠古競技場也不是平靜的!

當依凡塞斯國家魔網爆破掉後,所有國民幾乎都在同時死去了,而一些弄不過分依賴國家魔網過活的生物則頑強的活了下來。國家魔網轉化成了強大的結界,讓那些所有在依凡塞斯出生的生物都無法離開這片區域,于是在這片廣袤的大地上,一些智慧生物開始逐漸組建成自己的原始社會。

一些強大的指揮生物開始占領土地,自封領主,力量就是成為王的唯一標准,一些沒有力量的,要麼死掉,要麼就成為了領主的附庸。

在這片土地上,大大小小的領主就有數十個,而按照女孩的說法,她的哪個所謂的王也不過是一個土財主而已。

這里唯一需要爭奪的,就是當魔網爆破之後剩下的物質,一種灰色的,帶著金屬光澤的水晶。這東西就是純度極高的魔晶,不過和生物體內的魔晶不同,這種魔晶純度更高,元素更加單一,而且具有很好的可重複利用特性。

一些來到遠古競技場的探險者有時會從這里找到一些小塊的魔晶。並且在黑市之中高價出售,常常是小小的一塊就會被炒成天價。

畢竟一個法師如果能夠將平時吸收多余的元素沖到魔晶之中,擔負需要的時候再使用,那可是絕對的擴容至寶!

而在這里,這東西是食物,大米白面一般的。

一些大的魔晶出產地都是在大領主的控制之中,而沒有能耐的只能在整個遠古競技場之中到處尋找,運氣好的話就會找到一些因為元素異常富集而在地上長出來的魔晶。

所以,魔晶的爭奪就相當于糧食的爭奪,亙古以來,糧食一向都是最能夠引發戰爭的導火索,更何況是這種原本就異常狂躁的是非之地。

女孩說的戰斗,基本上就和占山為王的那種戰斗一樣,她們搶劫路過的每一個人,從他們那里獲得水晶。

”我今天還是有收獲的,畢竟我已經能夠輕松的和小狗狗們對打,我覺得王應該會獎勵我。“

女孩一邊走著一邊說道,她要將王維介紹給王,一只背上滿是骨刺的‘小狗狗’溫順的馱著王維走到女孩身邊,地面被這兩個體型龐大的生物震的的到處都是煙塵,幸好風向不錯,王維才沒有落得一個在煙塵之中走路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