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侵 第十七章 翻越灰龍角,能進不能出
那是一片龐大的廢墟,龐大到比起一個國家的領土還要廣大,那里沒有一個人,有的只有各種不知道從什麼年代留下來的各種變異怪物,遠古競技場的一般公認的入口在遙遠的雨果帝國,卻一直延伸到灰龍山脈腳下,各種各樣的探險者經常從那個入口出發,在那里磨練自己的能力,但是沒有一個敢更加深入,因為越是靠近灰龍山脈,怪物的力量就越強。

翻越灰龍山脈,那麼將會直接面對那些強橫的變異怪物!

“凱恩,你是聰明人。不要說傻話了,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嗎?來吧,和我的龍騎士戰斗!我要活捉你,把你開膛破肚,挖出你的肝。吃了你的心髒,將你的腦袋掛在我的旗杆上!”

皇帝的精神已經開始扭曲了。

“傻*.”

王維冒出兩個字來。

地板之中的滾珠再一次變得火紅,但是這一次他沒有在地板之中停留,而是在房間之中到處跑,窗簾,書籍,檔案,任何有易燃物品的地方,它就會彈去那個地方,不但如此,一開始從那個皇家禁衛護甲上掉落滾珠形成的分裂體一路吞噬著各種金屬制品,例如合葉,門釘,金屬的裝飾,這些小滾珠遍及皇宮的各個角落,它們都變成一片火紅,在任何有易燃物品的地方來回肆虐。

沒有多久,火焰就開始從皇宮的各個角落傳來。

巨龍騎士權利追趕著飛向灰龍角的王維,元素通道在他們身體周圍形成肉眼可見的流光,那是高階元素通道的可視化表現。因為他們知道,一旦那個男人真的到達灰龍角,那麼即便是巨龍都不敢再靠近那里。

灰龍角頂風狂暴的磁暴luan流會讓任何能量生物像是瞎子一樣失去一切方向感。只能在空中亂轉,然後亂流會侵入生物身體,讓身體之中的能量異常,最終發生能量對沖!

那樣的結果只有一個,身體因為元素爆炸而死。

小七看著眼前的那個男人,這一次他是強烈要求跟著龍騎士隊伍來到,原本作為一個主修文史的學者,小七騎士沒有必要跟著一起過來,但是小七的坐騎黑龍始終認為,如果讓王維在這種情況的時候死掉。那麼那條歌龍肯定會因為這件事記恨在心。傳說之中,歌龍是龍族之中最記仇的,比起小心眼的白龍還要記仇,一旦讓塔懷恨在心,那麼那條龍很有可能在龍類之中永無出頭之日了。

所以小七強烈要求跟著一起來,目的就是為了看看能不能在王維最關鍵的時候幫他一把。

但是現在,小七只能苦笑著跟著黑龍一起狂飛,他們都吃不准王維都的是什麼意思。灰龍山脈被稱為世界刀鋒。阻隔一切,尤其是灰龍角。更是被稱為刀尖。從來,從來都沒有任何生物翻越過灰龍角。

不但小七不知道王維想要干什麼,即便是龍騎士這一次的領隊也不知道王維想要干什麼打死他也想不到,那個狂妄的男人竟然真朝著灰龍角沖了過去。

即便是巨龍都不敢翻越的天空,那個男人敢?

在這場長途追趕之中,使用魔法加雙翼的巨龍和使用純魔法的圖騰柱火箭都幾乎超越了空中飛行速度的極限,但是風阻更小的圖騰柱火箭比起巨龍顯然有著更好的加速性。

于是,王維就這樣消失在遠方的天空之中,天空之中的磁暴luan流一下子將那個男人吞了進去,巨龍不敢再繼續追趕,他們緩緩減速,停了下來,懸浮在空中,面面相覷。

“獨自一人進入凡爾納國境,剿滅正規jun八萬人,消滅精英隊伍凡爾納之戟七千,殺死八階傳奇強者十人,毀掉凡爾納皇宮半座,縱火無數,無論你的命運如何,凱恩,你今天所作的一切將會被寫進曆史。”

小七坐在黑龍背上,輕輕的行了一個龍騎士禮,說。

皇帝呆呆的坐在陽台之上,他看著眼前的一切,王維消失的時候,那陣看似細小的磁暴luan流實際上有著回天滅的的威力!他不敢想象,究竟怎樣的覺悟會讓一個人能夠毫無顧及的沖向那恐怖的深淵。

看著眼前,皇城一半都被zhan斗波及,民宅,商鋪,庭院,大多數都變成了殘磚碎瓦,地上全都是爆炸行測繪你剛的大坑,到處都是尸體,而且大多數都是凡爾納之戟,這只是他曾經最驕傲的隊伍留下的。

一塊巨大的岩石將皇宮變成了半座皇宮,而剩下的另外一半也岌岌可危。大火從皇宮之中到處傳來,慘叫的呼號伴隨這微風傳入皇帝的耳朵。

“看看,我都干了什麼?”

皇帝伸出手來,呆呆的看著自己的雙手,就是這雙手,簽訂的命令,將王維引入皇城,就是他自己讓這瘟yi進入了自己的城市!

而對方的損失?

皇帝發現,對方除了賠上了自己的一條性命,什麼都沒有損失!

原本還在書房之中來回蹦達的金屬滾珠再王維消失在灰龍角的一瞬間就不再移動,靜靜的停在皇帝面前,書房之中早已是一片火海,能夠被點燃的早已全部被這顆鋼珠點燃。

皇帝看著那顆鋼珠,他不知道接下來應該做什麼,一瞬間,他似乎失去了一切。

龍騎士全部廢了回來,他們那停在皇宮四周,等待這接下來的命令,他們是雇用兵,他們的任務就是殺死凱恩,但是那個男人已經飛入了灰龍角,按照一般得認定,他應該已經死了,所以他們那現在停在這里,等待皇帝給他們的任務報告上簽字。

然後,就在皇帝用顫抖的手提起筆的一瞬間,皇帝突然看到,那顆一直在他書房之中肆虐的滾珠消失在一個微小的白色反召喚法陣之中!

能夠操作法陣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凱恩!那該死的男人!如果那個男人死了,那麼這個金屬滾珠將會失去主人,從這東西的表現看來,應該是一個金屬生命體,他們應該立刻死亡,變成普通金屬,但是他們沒有,也就是說。

那個人,竟然還活著!他穿越了灰龍角!

得到了這個消息,龍騎士首先就是不信任,但是事實又容不得他們不信。

“繞過灰龍山脈,從那里進入遠古競技場,找到凱恩,殺死他,帶著他的腦袋回來,你們會得到這個,否則,你們只能永遠執行這一個任務!”

皇帝笑了,淒厲的笑聲讓這些巨龍騎士門都能感受到這其中的怨恨。

“你說過,你都已經計劃好了,主人!”

赫莉對身邊苦笑的王維說道。

“沒錯,當初的確計劃的好好的,翻過灰龍角,穿過遠古競技場,然後來到雨果帝國,將蒂娜那個小丫頭片子的國書交給雨果國王,商討這次凡爾納入侵的事情,隨後從雨果帝國使用皇家傳送法陣到邊境。然後再從邊境的傳送法陣回到帝都。計劃的確是完美無缺的。”

王維的腦門上帶著冷汗,耐心的對周圍得人解釋著。

“但是在那之前,你有沒有想過我們會遇到這樣的情況呢?”

赫莉再次發問。

“這個,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些心里准備的,畢竟遠古競技場嗎,這里這麼危險……”

王維的說話語氣之中似乎少了一些底氣。

“那麼,請告訴我,親愛的主人,我們應該怎麼從這里出去呢!”

赫莉小手一指眼前的景象,一口咬在王維的大手之上,痛得王維用力揮手,結果這個狼耳小蘿莉就好像是被纏在手上的布娃娃一樣跟著王維的手在空中來回舞動,就是絕對不松口。

這是一個祭壇,一個類似金字塔一般的祭壇,眾人現在正站在塔頂,在王維面前,是一個泛著五彩光滑的隔絕法陣,這座法陣的大小有一個籃球場般。看起來雖然沒有什麼不同。但是地面之上完全都是各種讓任何人都無法看懂的語言形成的符文,即便是天界泰坦和自稱地獄之中唯一的語言學家的赫莉都不知道這個隔絕法陣到底有什麼作用。

但是他們唯一知道的是,這個法陣是單向的,只能進,不能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