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侵 第十四章 疲勞

數道紅色的射線從圖騰柱之間激射而出,直接命中哪八個人,他們立刻被猛烈的火焰席卷其中。盡管威壓強大的傳奇形態造成的力場能夠阻擋火焰,但是卻不阻隔熱量,他們在火焰之中緩步前行,火焰灼燒了他們的頭發和衣服,將他們的皮膚燒焦。但是他們仿佛感覺不到一般,邁著機械的步伐一直向前移動。

“靠,五階的撒弗隆凝視就這點威力?”

王維對這一招擁有如此拉風名稱的技能造成的傷害表示異常的不滿。當然,也僅僅指是口頭表達而已,因為他們已經接近!

當初那個被泰拉一腳踩扁胸甲的男子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個彪形大漢,當他靠近王維一定距離的時候,他突然以非常詭異的步伐沖到了王維跟前,抬起拳頭以拳就打向王維。這一拳帶著令人難以想象的壓力,盡管王維並不認為他這一拳能打穿自己的星星鐵護甲,但是也不想自己去親自嘗試。

于是他高高跳起,躲開哪詭異的一擊,同時對著那個戰士迎頭就一圖騰柱砸了下去,那個戰士不躲不閃,伸出胳膊硬承受了這樣一下。圖騰柱和那個家伙的胳膊直接發出了當啷一聲,對方的胳膊就好象金屬制成的一樣,竟然將圖騰柱彈開,而那個戰士的身體竟然就這樣被直接砸進了土里!

“真有種!!”

王維豎起大拇指狠狠的贊譽了一下那個人,但是他並不需要那個人反過頭來回答自己的話,因為緊接著等待那個人的是第二下,第三下!

被砸的那個人雙眼緊緊盯著王維,他也不躲閃,也不從土地之種爭紮,圖騰柱直接砸在了腦袋上。可是,被王維直接將腦袋給砸掉驚歎還瞪著眼睛!難道哪個人早就已經死了?是他體內的能量竟然還在維持著他的身體?

然後更恐怖的事情發生了,那個沒有腦袋的,斷了一條胳膊的尸體竟然從土坑之種爬了出來!無頭尸體上仍然燃燒著斗氣!渾身的威壓仍然不減!

“是的,這就是我的戰士,無敵的戰士,知道生命燃燒盡頭都不會停止殺戮的戰士,完美的戰士!”

皇帝大聲喊道。仿佛要特地說給王維聽一般。

“完美你個姥姥!”

王維用柱子將迎面爬來的八階喪尸砸倒,對著他的四肢就一通猛砸,直到他的四肢都被打斷,身體只能做出無意識地蠕動才停止。

“沒有骨頭。我看他怎麼無敵!”

王維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

伊莉丹它們也遇到了同樣地情況,不過相對比較而言,伊莉丹解決地方式就要簡單的多。多達三個劍靈能輕松地阻擋沖過來的攻擊者,而那些劍靈同時渾身附帶的負能量護盾能夠讓對方的每一次攻擊都會被負能量擊中,從而重合他原本的能量。

然後,伊莉丹的負能量沖擊。負能量射線,然後是滿是負能量的月刃直接攻擊本體,基本一套攻擊下來,被攻擊者的對象就變成了一片飛灰,根本連一點渣滓都剩不下。

但是,伊莉丹的消耗也是驚人的,這種純粹的由負能量提供傷害輸出的攻擊方式最最消耗能量的,而對伊莉丹來說,盡管她也是一個五階的艾嘉武士,不過她比起這些沒上過戰場的菜鳥不到哪里去,她最好的攻擊手段仍然還是負能量的遠程攻擊,月刃盡管威力巨大。但是在使用起來還是非常不順手。

泰拉狠好的繼承了以蠻力對蠻力的攻擊方式,她從來不在攻擊之中投機取巧,而是直接實打實地和對方對著干,這些看起來僵硬的超八階戰士出呼意料地難纏,但是(對泰拉來說)(手打:這里加上這幾個卻字比較好)並不是太難纏,因為對于泰拉來說,那僅僅是揮動拳頭的次數提高了而已。

赫莉似乎在和什麼人慪氣,她揮舞著小拳頭,一只只地獄爆炸蠕蟲憑空掉在了沖著她而來的戰士身上。然後大量的腐蝕液體混合著地獄氣息腐蝕著對方的身體,那些怪物產生的腐蝕液體帶著猛烈的地獄氣息。能夠非常快速地侵蝕對方渾身的斗氣保護。

一個照面,又有四個八階倒在了血泊之中。

但是這一次,沒有人有了舉重若輕的感覺。

在大規模戰斗之中,艾米麗他們也開始感到了疲勞,她們之所以能夠運動依靠的是靈魂的能量,一般來說靈魂是龐大的,但是卻不是無窮無盡的,尤其是她們的靈魂要驅動的是星星鐵這種對于能量的親和性非常(大)的金屬,盡管靈魂已經融合到星星鐵之中,但是這依然不能讓他們永不勞累。

是的,他們累了。

這一次攻擊讓他們耗費了前所未有的能量,對方的士兵高達五階,難纏異常,尤其是一開始他們渾身竟然套著十個光環,盡管星星鐵能夠穿過光環,但是有些光環是直接作用在身體上的,星星鐵女孩也需要花更大的力氣來擊破。

而最重要的是,在隊伍之中有一千個六階,一百個七階的戰士,他們隱藏在一般士兵之中,總之從不經意的地方攻過來。盡管艾米麗有十足的把握對方無法對自己造成足夠的傷害,但是對方的每一次攻擊都會給自己帶來一定的能力受損失。

所以,艾米麗累了。

同樣感到勞累的還有雙頭巨猿們,盡管雙頭巨猿力大無窮,但是面對著這樣一只隊伍,雙頭塞娜也感到有些力不從心,敵人這依次有些過于彪悍。雙頭巨猿使用的是鈦合金斬龍劍,而不是星星鐵。鈦合金斬龍劍不能擊穿光環和力場防護,只能將對手擊飛。盡管從全面說來也能夠造成很可觀的殺傷,但是從點來說,她們干掉的敵人並沒有星星鐵女孩們多。

在鋼彈的金屬分裂體平台上,那些一直堅持射擊的白精靈更是淚的嬌喘連連,精靈的射擊過程就是一個龐雜的自然能量的調集過程,每一顆子彈上都滿是精靈的法陣和符文,只有這些法陣和符文才能讓子彈順利地穿過對方的能量防禦,擊中目標。但是現在,精靈們都累垮了。

凡爾納之戟損失了不到七千人,仍然還有三千人擁有充分的戰力。

這個數字可以說是王氏雜牌軍建立以來最慘淡的一次。但是,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所有那些所謂八階強者全部被干掉。

一個都不剩。

將所有人全部收回到契約空間之中去,再一次僅僅只剩下王維一個人。對面的凡爾納之戟的戰士面面相覷,他們不知道那些突然出現的戰士怎麼會突然消失,不但如此,同時消失的還有那一個個碩大的金屬磨盤。

面對著三千戰士,王維開始一步步前進。周圍大片的民宅和商鋪已經在戰斗之中損壞地特別嚴重,到處都是廢墟。戰士們在廢墟之中後退,王維在廢墟之中前行,沒有一個人敢擋在王維前進的路上。

就這樣,王維一路來到皇宮的大門之前,門前的守衛早就已經躲到皇宮的里面,原本栽種在門前的鮮花在剛才的爆炸之中全部被震掉。

“我說,皇帝啊,要不您就投降算了,您看您也輸了,基本都沒有什麼戰士能擋住我了。”

王維再一次將折椅拿出來,一屁股坐在上面,他這一次是真累了。

“我不地不承認,凱恩,你是一個很狂妄,但是真的很有狂妄本錢的年輕人。你越是這樣,我對你就越是喜歡,我還是最後問你一句,凱恩,你願意不願意接受我的條件!”

皇帝來到陽台上,淡淡地說,他知道王維能夠聽到,地板縫隙之中的那枚滾珠還一直都沒有消失。

“其實我非常想知道,您現在還能有什麼優勢來和我談判?”

王維翹著二郎腿,悠哉游哉的問。

“我的優勢不多。但是足以令我立于不敗之地。例如,山嶺巨人,例如巨犀騎士,例如機關戰爭傀儡!”

皇帝大聲喊道,同時皇宮的大門洞開,一群騎著巨犀,手持車輪戰斧的野蠻人從皇宮之中沖了出來,然後是一個個一個個渾身都是岩石,岩石縫隙之中還帶著雜草的巨人,最後是一個個渾身關節都帶著特有金屬響聲的機關傀儡邁著沉重的步伐從皇宮之中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