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侵 第十一章 童子軍

當艾米麗帶領著星星鐵女孩掀起一片混亂的時候,塞娜帶著灰精靈,這些雙頭巨猿騎士出現在了戰場之上。手持附帶了龍炎效果斬龍大劍的雙頭巨猿們驟一出現,就在人群之中掀起了一陣恐怖的腥風!

無論那些戰士的防禦如何出色,對于這些五階的雙頭巨猿來說,他們的體重猶如螞蚱一般輕盈,他們被斬龍劍輕松砍飛,盡管光環讓他們不會立刻喪命,但是被這種程度的攻擊擊中,他們一時半會根本不可能在一次站起來!

一些戰士驚恐的發現,自己的影子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就會冒出一個渾身黑色的女孩來,她們黑色的彎刀在自己的護甲之上擦出一道道火花,盡管身上的光環和護甲還不至于被對方一次砍翻,但是士兵們已經被這神出鬼沒的攻擊嚇壞了,他們揮舞著手上的武器砍向那些黑色的女孩。但是他們的武器僅僅只是劃過了那些女孩的身體.根本無法對她們造成任何傷害!

但是,這還沒完!

那些最開始掉在地上的巨大磨盤開始變成一個大大碩大的海膽,它們瘋狂的在凡爾納之戟的隊伍之中滾動著,哪里人多就朝著哪里去,原本緊密的隊伍被這純金屬的打擊沖散,變成一個個小隊伍。一些戰士試著對那些磨盤進行攻擊,但是這些數噸重的龐大金屬坨子根本不是一刀兩刀就能砍死生物,它們不知道疼痛,沒有恐懼,根本沒有人能夠阻止它們。很多士兵被這巨大的金屬海膽壓在在了下面,龐大的重量擊穿了他們渾身的光環,刺穿了他們的護甲,奪走了他們的生命。

但這依然不是結束!

將戰士們分割開來的金屬海膽逐漸向同一個地方聚集,它們相互融合在一起,變成一個由六條腿支撐的高台。這個高台緩緩升起,好像一個塔樓一樣,周圍都是密集的射擊孔。

召喚法陣再一次出現,荷槍實彈地兩千白精靈同時出現在塔樓之上,附著著各種效果的子彈開始對著下面的不斷傾瀉,白精靈是五階的,但是這個五階卻是契約後的五階。白精靈本身就比人類有著位階的加成,再加上契約的力量催化作用,五階地白精靈帶來的殺傷力是遠遠大于五階的。

凡爾納之戟的士兵們第一次見到這種奇怪地武器,他們渾身的護甲幾乎沒有起到任何作用。精靈精准術和精靈破防術擊穿了他們渾身的防禦光環,直接命中他們身上沒有任何防禦的地方。

脖子和眼睛,這些只有一點點縫隙的地方對于精靈來受就猶如碩大地固定靶一般易于擊中。

僅僅只是一瞬間,整個戰場形勢就有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但是那些八階強者卻不敢隨便去救援,因為在他們面前多了幾個人。

伊莉丹。泰拉,和赫莉。

對于已經邁入八階,對于元素和能量感應有了天翻地覆變化的人來說,面前剛剛出現的這幾個人一個比一個危險。

一個一臉溫和的小女孩手中提著一對碩大的月刃,那對奇異的武器上,由負能量形成的火焰熊熊燃燒著,一直蒙著她雙眼的絲巾在火焰之中燒成了一片灰燼,龐大負能量透過她地雙眼沖刷著周圍空間之中地威勢能量。

一個渾身金色,有著誇張身材的女性用一種輕蔑地眼神看著周圍的人。金色的光芒在她地身體周圍閃耀著。她幾乎全身都是全部赤裸的。僅僅在重要的部位用一些看似可有可無的護甲擋住,強烈的天界氣息從她的全身洶湧而出。金色的花紋在她渾身上下蔓延,地面都在她的腳下龜裂。

還有另外一個有著一雙美麗的猶如寶石一一般大眼睛,身穿公主裙。頭上帶著一對狼耳,背後一條尾巴正在來回搖動的小女孩。她看起來是最平靜的,但是她嘴角的笑容卻令人不寒而栗,尤其是她雙眼之中逐漸浮現出來的綠色光芒更是讓人感到其中的暴戾氣息。

三個女子,三個有著明顯差別的女子。如果是在市場上,這三個女子也許也就是讓別人圍著吹口哨的份,但是現在是在戰場上,在這里,越是違反常理,那麼就越是代表了強大。

“讓我來猜猜,凡爾納之戟,似乎是第一次出現在戰場



王維笑著向前踏出了一步。

“在過去的很長時間里面,整個國家的軍隊大多數都在阿羅納科斯的手中控制著,國王為了讓自己有一份保護自己的力量,所以建立了凡爾納之戟。但是這一次沒有想到的是,那個白癡竟然死在了國外,所以你們這只隊伍提前上了台面。而你們的國王似乎忘記了一件事,那就是位階代表了僅僅只是一個基礎,一直從來沒有上過戰場的隊伍,在加上一個從來沒有上過戰場的國王,事情開始有趣了。”

王維撓了撓腦袋,看了看周圍的情景。

“說實話,一開始我實在是嚇了一跳,整整十個八階傳奇強者,的確讓我很害怕。一開始我甚至做好了逃走的准備,我甚至一個幫忙的都沒有召喚來。但是你們那個白癡國王的話給了我很多提示。傳奇強者,那是說明他們本身就是代表了一個傳奇的經曆,而你們這些人只能說是八階強者,你們距離傳奇還早的很啊,沒上過戰場的菜鳥們。”

王維看著周圍那些渾身帶著威勢的人,一陣陣的搖頭。

“小看你的敵人,你會付出代價的。”



那群人之中的一個開口反駁道,身為一個八階的人被人小看是一個非常令人憤怒的事情。

“我沒有小看任何人,只是在就事論事,就好像我現在正在拖延時間,而你們竟然還能這麼配合的讓我拖延時間一樣,這就是作戰經驗問題,童子軍們。”

王維的嘴里一點口德都不留。

王維一下子說倒問題的點子上,這只隊伍的確是第一次上戰場。凡爾納帝國的情況之惡劣,不在國王身邊的人根本不知道,國王的權利基本全部被架空,尤其是對于一個國王來說最重要的軍權,基本都掌握在阿羅納科斯家族之中。

一開始阿羅納科斯家族僅僅控制著整個軍隊軍品的生產和維護,但是到後來,他們甚至直接控制了軍隊的指揮權利。皇帝沒有任何辦法,所以他只能秘密的訓練培養自己的勢力,這就是凡爾納之戟。這是一個由大量的優秀的人才建立起來的隊伍,他們唯一要做的就是讓自己的變強,變的更強。將來有朝一日能夠幫助皇帝除掉整個阿羅納科斯家族。

但是沒有想到的是,事情竟然發生了戲劇性的轉變,阿羅納科斯竟然客死他鄉,家族瞬間混亂,戰爭的爆發,這一次次的事情立刻讓國王抓住了這個機會。凡爾納之戟登場,他們迅速占領了整個阿羅納科斯家族的產業,他們強大的實力讓皇帝的信心滿滿。

但是,也僅僅如此。

凡爾納之戟也僅僅參加過一次戰斗,而且對付的還是自己人。

和王維說的一樣,他們就和一群童子軍一般毫無真正的作戰經驗,他們只知道機械的聽從命令,並不知道應該如何處理任何突發問題,尤其是那些一般士兵們,被沖散分割之後更是不知道應該如何應付,僅僅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盡力和周圍美麗的死神鐮刀們硬拼。

“殺!”

那個人不再說什麼,僅僅只是從牙縫之中吐出一個字來。

然後,十個八階強者同時沖向被他們包圍在中間的四個人。

“誰都別和我搶!”

被憋了半天的泰拉一聲高喊。

“碰到這種情況,作為一個標准的黃金泰坦,我們首先應該這樣做。”

泰拉就像是沒看到即將沖到眼前的敵人一般。她輕松的擺了一個架勢,然後她猛的一拳打在了地上,一道肉眼可見的能量從她的身體之中猛的灌注到地下,緊接著龐大的能量噴湧從她的身體周圍陡然升起,那群同時撲向他們的八階強者竟然被這恐怖的能量噴湧硬是轟了出去!

“現在,一個人倆,誰都不要多搶!”

泰拉大聲喊道。

“可是這里有十個,一個人倆還多倆!”

赫莉不依不饒的說。

“那是給我自己留著的驚喜

泰拉的話還沒有說完,整個人已經沖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