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侵 第九章 兩個八階

所有戰士一起同時喊著口號,然後鋪天蓋地而來的箭矢和法術如同不要錢一樣瘋狂朝著王維和他周圍的蠍子群傾瀉而來。

早已經將能量全部消耗乾淨的蠍子立刻被王維收回到契約空間之中,王維自己則掏出一個一米厚的合金大碗扣在自己身上。一米後的合金護盾,這種東西讓所有的攻擊都變成了無用功。王維相信,如果沒有穿甲彈,絕對不會有人能夠擊穿這種東西的。

但是就在王維信心滿滿的時候,一絲強烈的不安猛然襲上心頭,他一把將大碗推開,同時整個人猛的竄向空中,緊接著原本他站立的地方如同地下核爆一般,蕩起恐怖的波紋,最中心的位置轟然爆發,岩石碎片猶如彈片一般四散飛舞。

一個渾身土黃色,衣著破爛不堪的老者從爆發的地下緩緩鑽了出來。一個土元素威勢在的身上閃耀,石化皮膚光環在他的腳下閃爍著光芒。

從他腰間那一串各種個樣的符文看來,那是一個八階的土元素術士!

王維還在空中,猛然感覺到自己渾身開始變的異常沉重,仿佛地面上有一只大手猛的將自己往地上拉扯一樣。

“重力加倍!”

老者嘶啞的聲音傳來,他干裂的嘴唇輕微蠕動,發出猶如岩石摩擦一般難聽的聲音,而王維則在雙倍重力的作用之下飛速下降,最終轟的一聲在地上。

圖騰柱和星星鐵的重量將地面砸出一個發射狀的大坑。

重力術是一個並不作用于目標,而是作用于目標地面的一個法術,王維渾身的星星鐵能夠隔絕法術的作用,卻不能隔絕重力的作用,一個雙倍重力足以讓王維失去靈活性。

“你這個老地都要掉渣的混蛋,僅僅只是雙倍而已?”

王維將圖騰柱在空中揮舞了一圈,猛地超不遠處的土元素術士沖了過去,盡管重力增大了。但是對現在的王維來說,依然還是可以承受的范圍。土元素術士那孱弱的身體顯然不是王維那根棍子的對手,他腳下地地面飛速移動,將他帶離原來的位置,同時堤面被他猛然掀起,形成一堵石牆擋住王維的去路。

“媽的,瞬發。果然是八階,都他媽元素掌握天賦了!”

王維一邊罵罵咧咧地,一邊一柱子將石牆砸塌。

“重力加倍!”

老者那個嘶啞的聲音猛的再一次響起,王維前進的速度一滯。四倍重力。這一次王維真正感覺到了一定的壓力,他地移動明顯變的不再靈活,前進的速度也沒有那麼快,而岩石牆還在不斷的從他的身體周圍升起,似乎要將他困在里面一樣。

圖騰柱的重量變成了四倍。王維吃力的揮舞著這跟純銅的柱子,一次次將岩石牆砸開,卻已經沒有了剛此那種舉重若輕的感覺。

“位階地差距是無法彌補地,年輕人,對于踏入傳奇領域的我們來說,那是一個你永遠也不可企及地境界,放棄吧,加入我們,你也可以達到這樣的境界!”

老者的聲音從岩石牆地後面傳來。

王維沒有說什麼。僅僅只是再一次將一堵牆砸塌。

“巨岩術!!”

老者一聲高喝。一塊塊足足有馬車一般大小的巨岩從地下冒出來,全部懸浮在王維頭上。而王維本身已經被岩石牆徹底堵在了里面,每邁出一步都很困難。

“重力加倍!!”

巨大的岩石在十倍的重力之下猛然砸向王維,一瞬間就將王維徹底掩埋在碎石之下。地面猶如地震一般,周圍原本在剛才蠍子轟擊之中就岌岌可危的民宅再一次被震塌了一部分。

煙塵緩緩散去,原本王維所在的位置被一塊塊巨石填滿,而王維本身已經看不到了。

“位階的差距是不可彌補的,孩子,安息吧。”

老者淡淡的說。

就在他即將轉過身去離開的時候,龐大的重力猛然壓在了他身上,他的身體瞬間被這突如其來的八倍重力壓的動彈不得。在他身後的影子之中,王維緩緩的浮現出來,純銅的圖騰柱高高舉起。

“八倍重力,我就不信,你這個老蠢蛋能夠抗住一萬斤!”

在八倍重力之下重達一萬斤的

迎頭砸在老者的腦袋上,地面上的岩石轟然掀起,擋上。但是岩石的硬度哪里有純銅鑄成的圖騰柱高?

岩石護盾被砸的粉碎,老者被爆炸的岩石炸飛出去,原本他站立的地面上被砸了一個大坑。

“炎魔天賦!殘廢術!”

王維對著還在空中的老者猛的一伸手,一股猛烈的火焰氣息一下子將老者包裹起來,他周圍的空氣仿佛變的異常粘稠,甚至讓他下降的速度都變的慢了下來。老者慌忙的掙紮著,調動著周圍的土元素侵蝕著火焰元素,試圖掙脫出來。但是王維哪里會給他這個機會?

剛才救了自己一命的影化天賦再一次發動,王維再一次出現在老者的影子之中。這一次,對方正在全力調集元素用來和殘廢術抗衡,他沒有更多的精力來幫助自己,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粗大的銅柱在自己的眼前放大。

突然,那個老者憑空消失在王維的銅柱之下,然後又突然出現在王維的身側,緊接著一把黑色的戰刀猛的砍向王維的脖子。

王維一把將銅柱松開抬起一腳猛的踹向身側,那柄戰刀迅速向後收縮,尖銳的刀刃在星星鐵的重甲之上劃出了一道耀眼的火星。一個黑色的人影帶著已經解開了殘廢術老者站在距離王維不到十步遠的地方。

他的全身都包裹在黑色不知名材質的緊身衣之中,只露出一對銳利的眼睛。如果單單從身材上來,那個人應該是一個男子,但是從那明顯更加流暢的線條看來,那應該是一個女子才對。

不過對于王維這種滿眼望去全是火辣身材的人來說,這樣的身材差點讓他將對方看成是男人。

“原來,你們這些所謂的八階高手就都是這種廢物,面對一個五階的外來者竟然還需要別人幫忙?我真的很懷疑,你們這些從鄉下小作坊之中量產出來的家伙們到底能不能成為這個國家的主力?在我看來,你們甚至還不如一個小兵的作用大,他們甚至還能擋住我的腳步。呢。”



王維冷笑著高聲喊道,破鑼一般的嗓音在那只隊伍之中來回游蕩,他仔細觀察著每個人的表情。

“你太狂妄了,入侵者。”

那個平板身材的女子對王維寒聲說。

“不是狂妄,是事實。”

王維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說道。

“看看你們這群廢物,對付我一個人還這麼畏首畏尾,生怕我吃了你們似的。我知道我很可怕,但是也不用把你們嚇成這樣吧?”

王維狂笑著說。

“狂妄,你的確很狂妄。國王其實倒是很希望將你活著帶回去,卻並沒有說你如何活著,也就是說,我將你的腦袋砍掉之後給你換一個新的身體也是可以的!”

“可以,絕對可以

王維一把將純銅的圖騰柱放下,指著自己的脖子說。

就在王維話音還沒落下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他脖子上的護甲遭到了恐怖重擊,又一捧強烈的火花從王維重甲之上爆開。

王維臉上的冷笑維持不變,他甚至連反射的躲閃都沒有。

當一件武器摻入炮制的星星鐵粉末,這柄武器就能夠被稱作為是永不磨損的武器。但是從來沒有人奢望能夠使用純星星鐵來打造武器,因為星星鐵產量少的離譜,更是因為星星鐵根本無法被煉制!

根本不會有人想到王維身上那一身重甲竟然是星星鐵的!

剛剛砍出迅雷一刀的女子仿佛一步都沒有移動,靜靜的站在原地。

“我說過,你們傷害不到我,不如把你們那幾個人一起叫出來吧。”

王維淡淡的說。

那個女子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將刀橫在手里。

“我是李維利亞,八階影子刺客,我很抱歉,對于對你剛才的輕視,所以我決定給與你足夠的尊重。”

名為李維利亞的女子渾身猛的被黑色的陰影鎖籠罩。

“天賦!暗影突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