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侵 第七章 凡爾納之戟

“兩個梯隊,四萬人。似乎有些困難,不過難度不大。”

王維在一邊自言自語的說道。

“我帶您進去!請不要在這里動手!我請求您!”

法羅一聽到我這樣的話,立刻嚇得渾身冷汗濕透了衣服,他一把將今天的守衛帶到了一遍,不知道說了些什麼,緊接著好幾個看來是官員的人從他們休息的地方沖了過來,又在和法羅說了什麼,最終他們很順利的被放行。

然後一路上的檢查點都是如此簡單的就被放行,即便是真正的皇城外圍也是如此,即便是一個高傲的皇家守備軍都對他們兩個人的組合不加任何阻攔。

“你到底在計劃什麼!”

真正進入皇城之後,神經高度緊張到疲憊的法羅對王維質問道。

“抱歉,無可奉告。”

王維一拳將法羅打暈在地上。

當法羅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漸漸黃昏,他知道,瘟疫,來到了凡爾納皇城。

他不敢耽誤,立刻狂奔到皇宮之中去,他必須將所有知道的東西全部報告給國王陛下。不過在他剛剛抵達皇宮正門的時候,他就被一群皇家禁衛給抓住,並且迅速帶離了皇宮,法羅高喊著,掙紮著,但是那群皇家禁衛如同聾子一般,根本對他的瘋狂嚎叫不聞不問。

皇宮之中,皇帝在位于高塔之中的書房里冷冷的看著法羅被帶走,他並不需要法羅給自己報信,因為他知道那個男人已經來到了這里,這是一場豪賭,他賭那個人膽大包天。

王維的確是膽大包天的,在法羅被帶走的一瞬間,法羅衣服領子就被從內部切開了一個小口子,一個金屬紐扣一半的東西從里面掉到了皇家禁衛的鐵甲上金屬碰撞的聲音被皇加禁衛走路的聲音和法落地呼喊聲所掩蓋,而那顆金屬紐扣自動變成了一顆並不起眼的鉚釘。

不會有人注意到那顆毛定的顏色比起原來稍微光亮了一些。

王維躲在一戶民宅之中,居民被赫莉催眠扔到二樓地窖里面,王維帶著一群人在這里看現場直播。

直播信號就是從那顆紐扣之中傳來的,而直播所用的工具則是來自世界樹的眼睛。

這顆琥珀色的寶貝就是當初世界樹送給王維作為探寶器用的東西,但是王維一直都沒有將它拿出來用過,畢竟這玩意兒太大了,總不能坐在神惡魔地方都帶著,不過,王維卻發現這個東西能夠將自己心里想的一些事情通過投影的方式表現出來,這正好很方便的制作了一個投影機,讓所有人都共享偷拍的樂趣。

當然,其實王維不這樣做也是可以的,他完全可以和自己的這些美女契約生物一起共享思維。

但是就好像有人開著奔馳,卻總認為踏板摩托舒服一樣,王維的並不喜歡那種將每個人的心靈聯系起來的感覺,那就好像是相互窺視心底一樣讓人難受。

所以,第一部現場版的探險過程,正式開始。

被王維叫做哈伯一號的偷窺望遠鏡跟著皇家禁衛一起,看著他們將法羅關到了一個秘密監獄。說是監獄,但是里面的設施還是比較舒適安逸的皇家禁衛向法羅解釋了之所以要讓他來到這里,是因為防止王維在她身上做什麼手腳,然後他在那里被軟禁了起來。

“真可憐,明明是受害者,還要被關禁閉。”

王維搖著腦袋為那個一路上帶著他來到這里的指揮官感到不值。

“受害者也是你害的。”

泰拉對王維這種貓哭耗子的行為非常鄙視。

“不,那是曆史的車輪,命運的齒輪!”

王維深沉的說,完全無視周圍一干人等更加強烈的鄙視眼神。

鏡頭流轉,皇家禁衛在將法羅關起來之後,他們一路從回到皇宮,鏡頭就這樣帶著這群看現場直播的人將沿路看了個明白每隔一段距離,皇家禁衛護甲上就會掉下來一個滾珠一般大小的金屬球。那是金屬分裂體將皇家禁衛的護甲一點點吃掉然後分裂出來的小金屬昆蟲。

他們到處分布,沿著牆的縫隙和角落一冬,將整個皇宮的地圖一點點的展示在王維的腦子里面、

最終,那群完成了任務的皇家禁衛進入了皇帝的房。

“陛下,法羅指揮官已經被隔離。”

皇家禁衛單膝跪下,對站在窗口前面的男子稟告,王維總算是看到了所謂的國王,一個看起來溫和異常,幾乎像是那種來自鄉下的老實人一般的男子。

國王沒有說什麼,只是揮揮手,讓禁衛退下,金屬滾珠悄悄的躲在了地板的縫隙之中。

“我一直都在擔心,你會在什麼地方出現,尊敬的客人,但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您竟然會在地板之中出現。”

皇帝一路來到金屬滾珠所在的地板縫隙,看著那顆躲在地板縫隙之中的金屬球。

“首先。歡迎您來到凡爾納,遠道而來的客人,我們凡爾納人是熱情而且好客的,您在這里絕對會得到賓至如歸的感覺,所以請您一定不要太拘束了。”

皇帝將頭裝了過去,不再看著那顆金屬滾珠。

“你是不是在奇怪,我是如何知道的呢?那只能說明你太不小心了,閣下,要知道,這里是皇宮,這里是灰龍之首,在這里,任何的一點點能量波動都會被人感知到,更何況是我,堂堂凡爾納帝國的皇帝!”

皇帝很激動,王維也很激動。

因為王維留在房子外面的看守的鋼彈已經看到大量的士兵朝這里來了。

“你知道為什麼你會在偷襲的時候如此順利的得手,為什麼在你攻擊的時候一個能夠阻擋住你的人都沒有?”

國王坐在書房後面,面對空無一人的房間仿佛自言自語一般。

“因為我絕對不會給阿羅納科斯一個人才!那個白癡!他自以為已經掌握了全部?不!早的很!盡管軍隊在他的掌握之中,但是他不會得到一個人才,無論指揮人才還是高階人才!現在你知道我為什麼讓你來到這座城市了嗎?那是因為這里是才是我的最大要塞!你會見識到,我最引以為傲的隊伍!”

“凡爾納之戟!”

幾乎在皇帝話音剛剛落下的同時,王維所在的小屋周圍突然發生猛烈的爆炸,爆炸過後一個個渾身閃爍著光環的高階職業者從漫天的灰塵之中走了出來。

“凡爾納之戟,一個全部都是由五階以上高階職業者組成的,多達一萬人的特別隊伍,每十個人一個六階的隊長,是個隊長一個七階的百夫長,每十個百夫長一個八階的千夫長,而他們唯一服從的就是我!凡爾納的國王!”

皇帝瘋狂的笑著,仿佛壓抑多年的怨恨終于能夠釋放一般。

“十個傳奇強者,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沒有這麼多的傳奇強者!但是我這里有!一百個七階強者,一千個六階強者!凱恩!你能夠感覺到空氣都在因為他們的出現而顫抖嗎?這既是凡爾納之戟!世界上最強大的部隊!”

皇帝狂笑之後,緩緩收斂了笑容,他伸出手去,將那枚金屬的滾珠拿到手里。

“我能夠感覺到你,凱恩,你有一個不羈的心,你有技術,你有能力,但是在你的國家里你無法得到發揮,卑鄙小人在陷害你,陰謀詭計籠罩著你,這不是你想要的!所以,來追隨我吧,我可以給你你想要的一切,無論是什麼,金錢,權利,女人,是的,我知道你喜歡女人,你可以在這個國家里面隨便選你想要的女人,而我要的只有一樣東西。”

皇帝用力將手里的滾珠攥緊。

“你的忠誠!”

凡爾納帝國最強的戰力,凡爾納之戟正在不斷從周圍的民居之中出現,他們仿佛從空氣之中突然冒出來的一般,周圍的威壓甚至讓空氣都有些粘稠。

“是個八階,一百個七階,一千六階,一萬五階!怎麼辦,王維哥!?”

伊利丹擔心的從椽子看著外面,每一個戰士都閃爍著光環,那是威勢帶來的小小驚喜的象征,並且只有八階強者才能施放威勢,也就是術哦那些八階強者想再正在戰場上。

“數字聽起來很唬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