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侵 第一章 一個不錯的機會

當然,趁著幫助居民的時候搜查出來的二皇子余黨們都被秘密處決,根本就不會被人發現。

而王維本身,則開始了挨家挨戶拜訪活動。對于那些試圖在蒂娜未來執政道路上為蒂娜設置障礙的,或者是打算趁著帝都混亂賺點便宜的,更有一些圖謀不軌的,王維總會非常耐心的和他們談。

擺事實,講道理,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最終讓那些官員知道只有國家的安定團結才是讓社會更加和諧。

當然,更多人都認為那些無故人間蒸發的家伙才起倒了決定性的作用。

王維的這種做法招致了一些大貴族的不滿,一些大貴族本身就是帝國高官,他們之間的關系錯綜複雜,讓王維這樣一鬧,立刻危害到了一些人利益,一些人集體彈劾王維,並且到帝國監察院控告王維逾越權利,亂用刑法,並且實施恐怖暴政。同時這些言論還有一些指向新女皇蒂娜的傾向。

于是,在控告的當天夜里,整個帝都都聽到恐怖爆炸聲,第二天,上街的人們清晰的看到,某個大貴族的豪華宅院憑空變成了一片廢墟,整個龐大的院落除了圍牆之外,內部剩下的只有殘磚碎瓦,整個家族成員一夜之間全部消失的無影無蹤。

然後,所有不和諧的聲音就都消失了。

所有帝國官員終日惶惶,生怕那個惡魔子爵某天突然找上門來,更有一些人傳言蒂娜公主其實已經被某個邪惡的領主給控制。國家將會易主,如何如何。

一時間,整個帝國的形勢到了最危險地時候。

不過,一切傳言在某天突然消失了,所有官員都安心的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秩序似乎在一天之內建立了起來。

因為這一天是周一,帝國宰相威爾斯在例行國家議會上跪倒在代理女皇蒂娜的王座之下痛哭流涕,聲稱自己是被二皇子使用邪惡的詛咒鎖威脅才做出了如此荒唐的舉動,他痛斥自己的十大罪狀,同時願意自罰黃金若干。作為對國家損失的補償。

威爾斯在議會上嚎哭到一直到昏死過去,最終女皇赦免了他所有的罪狀。同時宣布只要那些在當時的情況下不是自願投敵地官員或者貴族,如果能夠自覺認罪。並且認罪‘態度,好的話,女皇將會考慮赦免他們地罪行。

所以,所有還在觀望的人都知道什麼才是更好地‘態度,。

國庫似乎在瞬間變得充實了起來。-=-=-

在帝都局勢一直趨向穩定的時候,前線的戰斗卻一直呈現出膠著狀態,艾薩克帝國舉全國的兵力攻打嶺南郡,而嶺南郡只有一個費爾南多大公在苦苦支撐,憑借著地利人和的優勢。在加上獅子大公的神勇和軍中的威信,凡爾納地的軍隊一度被打回到邊境線上去。但是,新的軍隊總是從並非邊境線的地方突然冒出來。

長久以來,回龍山脈就是國家和國家之間不可逾越的障礙,綿延上千公里龐大山脈群,將國家和國家之間徹底阻隔起來。從曆史開始,這道山脈就是一道天然障礙,任何企圖大軍翻閱的國家都得到了應有地教訓。

不過。現在看來,他們凡爾納帝國找到了一條路。

灰龍山脈是王維的地盤,但是那也僅僅只限于是在嶺南郡境內的那一部分,數千公里地山脈,王維不可能全部掌握。

但是,王維卻知道這樣一點,那就是如果敵人想要過來,只有兩條路,天上,或者是地下。

在這個世界里面,航空運輸異常不發達,一個兩個還行,如果是像這樣動輒上萬規模的運輸,不是一個國家能夠做到的。

那麼就只有一個方案。

地下。

在和二皇子地對戰的時候,王維就注意到,那個時候二皇子為了防止自己突然出現在皇宮之中,曾經在地下安置了大量土元素,這種生活在岩石和土壤之中的元素生物在滿是岩石的灰龍山脈之中很常見,而尤其以在凡爾納帝國境內居多,按照那個時候的情況看來,那些土元素已經是經過大規模馴化的產物。

既然土元素能夠用來防止外敵入侵,自然也能夠用來打洞。

關鍵是,在什麼地方打的?

凡爾納第一集團軍,先遣隊指揮官,阿瑟斯-倫,騎著契約獸走在巨大的山洞之中,看著士兵小跑著在如同史前野獸腸胃一般龐大的山洞之中前行,他暗自興奮。曾經,這個灰龍山脈還是一道無法逾越的障礙,沒有想到,現在竟然如此簡單就穿過了。

總計七百三十五公里長的隧道,落差高達三公里,每隔十公里就有一個休息點,四個開口分支秘密分布于嶺南郡的各個方向,耗費了百年時間在秘密完成。阿羅納科斯家族還有什麼事是不能完成的?土元素配合大型機關傀儡,讓開掘洞穴成為一種非常簡單的事情,那些愚笨的艾薩克人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知道那些開口到底在什麼地方的。

他們在一周之前進入隧道,被分到第三出口,這個出口是在灰龍山脈之中的,按照情報,這個出口距離傳說之中的流氓子爵凱恩的領地最為接近。不過,當他的士兵們炸開用來偽裝的石門,才發現,這里只要翻過一個小小的山頭,就能抵達那座被那些偵查的人稱之為不可能的建築。

蓋世鈦堡。

這個名字起的很奇怪,因為‘鈦,這個詞阿瑟斯從來沒有聽說過,他不知道這代表什麼含義,但是他也不需要知道這是什麼含義,他要做的,就是集結全部兵力,占領這個城堡,然後從這里向嶺南郡所在的獅子城挺進。

不會有人發現這里,他們根本想不到竟然會有人沿著山脈修建穿越整個山脈的隧道!

五千精銳士兵緩緩集結,他們快速朝著那座在陽光之下純潔的有些耀眼的城堡沖去,和資料上說的一樣,這座城堡修建的非常奇怪,沒有護城河,沒有圍牆,甚至連一個防守的人都沒有。

王維現在正帝都,他所有作戰單位都在帝都,盡管那個時候王維的突然出現一舉扭轉的局面,但是他卻沒有時間趕回來解救支持自己的城堡。現在他們都知道,這個城堡是一個空殼子。按照那個時候艾薩克二皇子傳來的說法,這座城堡的材料非常奇怪,堅硬無比,足以阻擋大多數攻擊,如果能夠一舉占領下來,並且依托這個城堡建立一個真正的前線根據地,在加上這里的地勢優勢,凡爾納帝國將會在艾薩克帝國境內就建立起一個永恒的哨塔。

阿瑟斯為他們的國王陛下感到由衷的高興,因為阿羅納科斯那個混蛋終于死在了國外,他的家族現在一片混亂,國王借助戰爭的力量要一舉削弱阿羅納科斯家族,將他們排到了最前線,權利將再一次永遠屬于國王。

清晨的陽光溫和的照在每一個人身上,白色的城堡最終出現在所有人的眼前,城堡的大門打開著,但是周圍沒有一個人。

“我們進去,占領她!”

阿瑟斯說。-=-=-

王維是獨自一個人回到嶺南郡的,抵達的時候已經是傍晚,這幾天在帝國的那一點堆堆齷齪的事情讓他渾身難受,他實在不明白權利對于一個人的吸引力有多大。總之他是一看到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就頭大。

費爾南多家中,露娜留在皇城安心的輔佐蒂娜女皇,去當皇家顧問去了。而老丈人則和露娜的哥哥一起在前線上,家中的私人衛隊跟著大公一起出征。整個碩大的費爾南多家里空蕩蕩的,就剩下那個老管家照顧王維。

“姑娘們,都給我先扔下,我有個事情要宣布!!”

晚飯之前,王維啪啪的拍著桌子對面前那群娘子軍們喊道,桌子周圍的那群女孩們毫無形象的在玩各自的。伊利丹正在和赫莉兩個人比賽誰一次吃的點心多;艾米麗和貝拉,蘇拉羅薇爾正在玩撲克;百無聊賴的泰拉正趴在桌子上睡覺,只有菲菲一個人在一臉溫柔的認真聽王維說話。

“您什麼都不用說了,您說讓我們干掉誰,我們就去干掉誰!”

羅薇爾摔下一張牌,然後抬頭對王維說道。

“沒錯,您說什麼我們都聽您的,您沒必要跟我們說,我們可是全部都信任您的喲!”

赫莉也同樣喊道。

“既然如此,我正好有很多事情要通知各位大小姐們哦。”

王維的腦門子上帶著青筋,一臉和藹可親的說道。

“我們的蓋世鈦堡,在今天上午,被凡爾納的的士兵占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