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內戰 第三十五章 老狐狸經.

“碰!”

一只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凱恩!難道你母親沒有教過你對長輩的禮儀嗎?”

艾爾憤怒的指著王維喊道。

“當然,我的母親自然教過我禮儀,那管你鳥事?”

王維挑著眉毛問道。

“教過?”

艾達冷笑。

“你一個從樹林里面走出來的家伙,會有母親?”

全場立刻沉默了下來。

“放肆!你們兩個,給我閉嘴!這里有你們沒說話的份嗎?再不閉嘴就都給我滾回房間去!”

威斯爾大聲將艾爾和艾達給罵了回去。

“明智的選擇,宰相閣下。不過,如果下次兩位憤憤不平者還想討論關于我母親的問題,請單獨約一個時間,我們可以好好研究一下。”

王維冷哼一聲說道。

“年輕人麼,總是有些毛躁啊。”

威爾斯微笑著看著他面前的另外一個年輕人說。

“不過,凱恩大人,您剛才說的那些話,可把我給嚇了一跳,真的不知道是怎樣的想象力才能想到那麼複雜的故事啊。”

威爾斯輕輕敲擊著桌子面,說道。

“不需要想象力,只要有眼睛和耳朵就行了,而且你也不需要承認,我保證也不會去到處亂說去,我已經說過了,我的腦子沒有那麼複雜。我也不想將事情搞複雜,我只是需要你的一點點保證,一切都很簡單,而且保證不會有任何危險。”

王維站起身來說。

“但是,我根本就沒聽懂你在說什麼,我能給你什麼呢?”

威爾斯還在裝糊塗。

“是麼,那太遺憾了,看來我太低估了我地智商。祝您身體健康,萬事如意,尤其是祝您身體健康。”

王維笑了笑。轉身就要離開。

“請告訴女皇陛下。”

威爾斯突然也站起來,對背過身去的王維說道。

“帝國會穩定的。”

大廳之中安靜了下來。

“帝國會穩定的。一切很快就會過去,入侵我國的敵人還在虎視眈眈。我想,盡管我已經是一把老骨頭了,但是我想我還是能夠為國家盡心盡力的。”

威爾斯的聲音緩和了下來,他看著已經遠遠斜在天邊的月亮,雙眼之中反射著光芒,一絲看不清的波動在大廳外緩緩消散。

“我會原話轉達的。”

王維嘴角咧開一個微笑。

“另外,我希望那些點心里面要多放芝麻。”

“會地。帝都臨時治安官閣下。”

威爾斯說。-=-=-

王維帶著露娜和赫莉回到馬車上,赫莉手里捧著剛剛從廚房之中送出來的點心,臉上笑開了花。

“這樣就行了?”

王維一屁股坐下,嘴里哈欠連天。

“這就行了,一旦有了威斯爾地保證,那麼那些在那個時候站錯隊的貴族們自然會乖乖地來承認錯誤。”

露娜倚在王維身旁。剛才一直冷靜著看著一切的臉上終于露出了難以掩蓋的疲倦。

“國王的私人顧問不好干吧?”

王維將露娜攬在自己懷里,手輕輕的摩梭著露娜的臉頰,露娜則在愛人的愛撫之下放心地閉上眼睛。享受著在過去一段時間以來少有的一絲安甯。

“恩,不容易,但是很有成就感。”

露娜說。

露娜喜歡這些,她喜歡動腦子,動體力,她是一個完美的人,她有著遠遠超過常人的力量,血腥女皇的雙臂讓她力大無窮,輝煌獅子靈魂讓她充滿能量。同時她也有遠遠超過常人的智慧,她能夠從蛛絲馬跡之中看出里面最關鍵地一點。

但是她還是一個女人,她喜歡依偎在自己愛人的身邊,享受那甜蜜的溫馨。

“那個老狐狸,能就這麼上套嗎?我不認為只有我們三個能對付地了他,論打架他肯定不是我的對手,但是如果是玩政治,我覺得十個我們也不一定是那個老狐狸的對手。”

王維將頭靠在椅背上,用力拉伸一下有些酸的脖子。

“沒錯,我們肯定不是他的對手,所以我們才不能說太多話。”

露娜說。

“那個老狐狸在官場和政治上玩的太久了以至于在他的耳朵里面聽到任何一個消息,他都會向不同的方向去思考,他習慣于猜謎,並且習慣于猜對謎題。所以我們才不能給他一個謎題。”

“一開始我們拖延了足夠的時間,讓他做好猜謎的准備,然後,我們卻沒有給他一個謎題,而是直接將謎題背後隱藏的條件全部拿出來交給他。習慣于猜謎的他會感到有些措手不及,但是他依然還會按照以前的思路來猜謎,但是我們不會給他這個機會,我們不能讓他真正猜出謎題的內容,這就是我們要做的。”

“但是即便如此,他真的會乖乖的按照咱說的做?”

王維還是不信那個老家伙竟然會這麼好說話。

“他會的。”

露娜說。

“他需要的是利益,無論他想要做什麼,很顯然,現在都不是最好的時機。大帝在制定最初的法律的時候,規定所有如同宰相一般的官員都必須將產業安置在帝都之內,不是沒有道理的。從表面上看,這是為了能夠讓他們更加貼近國家中樞,但還有另外一層更加深刻的含義。這個國家發生的一切都和他們息息相關,他們不能,也不敢隨便做出任何讓這個國家收到損害的事情。”

“威爾斯,他沒有軍隊,這就是他最大的弱點。我和父親從一開始就認為威爾斯在計劃著什麼,但是這個老狐狸隱藏的太深了,我們不知道他的野心,一個能夠上升他這個官階的人如果說野心的話,那麼除了財富,就只有一樣東西了。”

“那個位置。但是他不敢,三方大公之所以放棄在皇家議會的話語權而遠離帝都,為的就是鎮壓住任何人的野心,鎮守三方的大公們有這個國家軍隊的大多數,一方面抵禦了外敵入侵,而另外一方面也能夠防止內部出現矛盾。畢竟一個帝都的官員,無論有多少權利,他們的觸角都無法伸到一個幾乎相當于一個小國一般的大公的領地那里。”

“威爾斯很聰明,他需要的肯定不是戰爭和廢墟。他要得到利益,就不能在這個時候做出任何錯誤的事情。所以他一定會將整個事件給穩定下來。只要這個在國家議會之中擁有最高話語權的人張嘴,那麼蒂娜的壓力就會在瞬間減輕,然後,我們想要做什麼偶讀會簡單很多。”

露娜閉著眼睛幾乎夢囈一般的對王維說。

王維沒有接著說什麼,只是輕輕的撫摸著露娜的頭發,將一只毛絨絨的耳朵捏在手里輕輕揉捏著。露娜用力將王維的胳膊往懷里攬了攬,將身體擺了一個舒服的姿勢,緩緩睡去。

“盡管知道一個國家里面有很多內幕,不過不親眼看到還真是無法理解,早知道就不這麼麻煩,直接不聽話的一路砍死,多方便。”

王維看著累壞的露娜有些心疼的說。

“其實,人類所在的主物質位面和地獄差不多。”

赫莉還在對懷里的點心發動著攻擊,嘴里含混不清的說道。

“地獄里面沒有一個生物是單純的,我們生活在那個世界里面,從來不考慮別人,但是又總是去考慮別人。我們從來不考慮別人的利益,但是總會去考慮別人的想法,然後從別人的想法之中得到對自己有優勢的部分,然後再用來獲取更多的利益,其實從本質說來,地獄都比人類世界要單純的多呢。”

赫莉抱著點心盒子,雙眼看著馬車外面。

“我對勾心斗角沒興趣,因為我已經見過太多這種情節了,我從來不都去思考那些事情,因為任何陰謀,如果無法實施最終都只能是人的思維而已。”

王維伸手摸著赫莉的小腦袋瓜,後者很愜意的享受著王維的撫摸,眼睛眯著,一副很舒服的樣子。

“不過,在我看來,你就是一個地獄的例外,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