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內戰 第三十四章 攘外必先安內

“攘外必先安內,沒有一個安定的大後方,一切都是空談。現在整個國內邊境上的大公們分身乏術,一些當初選錯道路的貴族們也都惶恐的等著你的決定,無論如何,現在整個國家不能亂起來,國家一旦混亂,那麼外部勢力就更有可能趁虛而入。”

皇家書房之內,蒂娜正坐在書桌後面,而露娜站在她面前,在書桌上是一份厚厚的報告。上面滿是在混亂時期投向二皇子,或者是發動叛亂的,或者是正在秘密轉移財產准備出逃的名單。

從來沒有當過皇帝的蒂娜倉促登基,直到坐在這椅子上才感覺到渾身的壓力竟然如此沉重。武力和智力同樣比較高超的露娜被王維安排著來這里幫助新女皇。從小就沒有思考過曾經有一天自己會坐在這個位子上的蒂娜,現在茫然的看著面前的報告,這些報告都是羅薇爾給找來的。

當二皇子覆滅之後,羅薇爾利用以前和二皇子熟悉的關系輕松的接管了二皇子的情報系統。在以非常恐怖的方式處決了一批死忠份子,並且向那些動搖的家伙們許下一系列好處之後,羅薇爾很簡單的就從那些膽小的家伙們手中搞到了一批很重要的資料,包括當初二皇子通敵書信,一些貴族的書信,還有他秘密藏寶的地方等等。

其中,最令人頭疼的就是這些貴族的檔案。

“這些人留不得。”

蒂娜看著面前地那一份厚厚的名單,深刻體會到了權利使人瘋狂的原因。只要自己一句話,這些貴族肯定全部人頭落地,所有財產全部被收繳。

但是。

“但是你下不去手。”

露娜歎了一口氣,坐在椅子上。

“是的,那些畢竟一條條生命。”

蒂娜低下了頭。

“你說的很有道理,同時我也理解你的想法。不過即便你真的能下得去手,我也不會同意你這樣做的,因為一旦這樣,這個國家遭到的打擊可能及不只是這麼點了。”

露娜說。

“恐怖的鐵血政策會一時穩定國家,但是卻會給整個國家體系帶來深刻地後患。這種後患不會在一時之間表現出來,卻可能會在十幾。甚至幾十年之後突然爆發。而且,我們現在想一想。其實辦法還有很多。”

露娜循循善誘。

露娜是費爾南多家族唯一的女孩,同時也是一個靈魂行者,費爾南多大公爵一直把露娜作為一個全才來培養,當然,這也和露娜本身就非常優秀有很大地關系,無論什麼事,大公爵總是會先問一些露娜。聽取她的意見。而作為鎮守一方地大公,能夠讓費爾南多關心的事自然不是小事。所以,這種練習做的多了,露娜思考問題的方式自然而然的就充滿政治意味。

而蒂娜則完全不同。

她是一個天才,一個絕對的政治天才,她能夠注意到很多別人都注意不到的細節。但問題是,她能夠注意到細節和能夠用到那些細節是兩碼事。也許真地是像蕾婭說的一樣,蒂娜太自卑了。她根本不敢隨便去做出屬于自己的判斷,尤其是當她知道自己的判斷很有可能會涉及到更多人命的時候,她更是不敢隨便決定。

她現在還沒有建立起一個政治家的基本素質。

露娜現在要做地,就是幫助她建立這個素質。

“還有什麼辦法?”

蒂娜一臉期待的看著露娜。

“最好的辦法,就是在不會引起他們太大反彈地情況下給與他們懲罰,這種懲罰不能太輕,還不能太重,而且,還要給以後留有余地,想想看,如果是您的父親,他會怎麼做的?”

露娜接過一旁蕾婭遞過來的紅茶,對女皇說道。

“如果是我父親?”

蒂娜陷入沉思之中。-=-=-

深夜,早已戒嚴的皇城之中,一輛馬車在街上平穩的行駛著,一些巡查的士兵在檢查過馬車之後,立刻惶恐的放行。這輛馬車來到宰相府邸,三個身著斗篷的人從馬車上下來,進入了宰相府之中。

宰相府樸素的會客室之中,宰相威爾斯眯著眼睛看著來到這里的幾個人。

王維,露娜,赫莉。

王維正對著面前的糕點發動猛烈攻擊,昂貴的極品紅茶在他的嘴里就好像井水一般,被他一飲而盡用來潤了喉嚨,然後各種花式的糕點被他一個接著一個塞進嘴里。在他一旁,赫莉就好像生怕搶不到一樣,以幾乎不在王維之下的速度將那些原本只是用來裝點正正餐的甜點全部塞進嘴里。

艾爾和艾達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兩個毫無紳士風度和淑女優雅的家伙以台風過境一般的速度干掉了桌子上全部能塞進嘴里的東西。

‘這個,鄉巴佬。,

艾爾和艾達同時在心里這麼想到。

不過王維並不在乎那些看法,他吃完之後心滿意足的將大臉伸到露娜跟前,露娜立刻利索的掏出滿是淡淡花香的手絹將他最上沾的事物殘渣全部擦掉。

而當赫莉也將將嘴伸過去的時候,她最終只得到了一個白眼。

“小氣。”

赫莉不滿的笑聲嘟囔著,然後小心翼翼的從懷里取出自己的手絹,以非常淑女的方式擦了擦嘴。

“如何,凱恩大人,這些小點心味道還不錯吧。”

威爾斯慈祥的猶如一個無害的老爺爺一般對王維說道。

“當然,宰相大人,這東西果然在別的地方吃不到,我覺得味道真的很不錯。”

王維意猶未盡的說道,他直接無視了剛才威斯爾看向他兩個孫子的凌厲眼神,也猶如一個乖孩子一般對這個深藏不露的老人說道。

“那麼,我在吩咐廚師做一些,等會給你帶走如何?”

威爾斯接著笑眯眯的說道

“太好了!一定要多做一些!”

王維還沒說話,赫莉首先就高興的喊了一句。

“放心,宰相府之中面粉還是不少的哦,小小姐。”

威爾斯笑呵呵的對赫莉說。

“真是不好意思,給您添麻煩了。”

王維一臉不好意思的對威爾斯說。

“沒關系,這些小事兒,我還是能夠比較輕松的辦到的。”

威爾斯連連擺手說道。

“那就太謝謝您了,這麼晚了還給您填麻煩,不過,說道小事兒。”

王維臉色一整,突然直視著威爾斯的眼睛說。

“我這里還有一件小事兒需要您來幫忙。”

“說說看。”

威爾斯隨口回答。

“我受女皇陛下的委托,前來這里請求帝國宰相威斯爾閣下的幫助,希望威爾斯閣下能夠幫助女皇陛下穩定國家,盡快消除影響,解決內部分歧,擊退外敵。”

王維說。

“這點不用女皇陛下吩咐,盡管我現在也算是一把老骨頭,但是只要是為國,即便是拼盡我的性命也在所不惜,所以還請王維閣下回稟女皇陛下,就說我自當鞠躬盡瘁。”

威爾斯回答的額非常迅速。

“不,我想宰相閣下可能沒明白我的意思。”

王維笑呵呵的說。

“好吧,傳口諭這種事請不是我來干的,不過皇宮里面一團亂,所以我只是來臨時客串一下。現在我用我的話將這件事情複述一遍。”

“二皇子叛亂,這件事情你知道,我知道,大多數民眾都知道,但是二皇子為什麼叛亂,你知道,我知道,而老百姓不知道。當初二皇子能夠那麼順利的登上皇位,而且還有那麼多白癡貴族支持,您老人家在後面功不可沒,盡管你沒有公開露面,不過如果沒有你在背後推波助瀾估計那些看著你的眼色走路的家伙們也不敢這麼痛快的就跑過來支持一個根本沒有什麼背景的家伙上位,畢竟如果按照實力來說,大皇子才是最適合的人選。”

“不過現在那個家伙被我弄死了,而您老人家退居二線,當時那些跟著您一起支持二皇子的那些白癡們沒了主心骨,想跑還不敢跑。按照我的想法,就把他們一起都弄死算了,將所有值錢的收歸國有,不過按照俺冰雪聰明的老婆的說法,這樣不行,所以同樣冰雪聰明的女皇陛下希望您老能隨便發表點什麼聲明,穩定一下拿下家伙們的情緒。我相信,以您老在這個***里面打拼了這麼多年,以號召力來說肯定一呼百應。事情輕松解決,我也好趕緊去幫我那岳父大人。”

王維一口氣將所有的話都說完,然後看著面前眼睛眯成了一條縫的宰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