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內戰 第三十三章 凡爾納國王的憂郁

凡爾納帝國的國王,儒勒十三世最近一直被很大的不安所困擾著。

這種不安來自于國內和國外兩個方面。

阿羅納科斯是凡爾納的帝國頂梁柱,國王當然是知道這一點的。但是,作為一個基本的貴族家族,他竟然擁有整個國家一半以上的頂尖武力,那已經不是頂梁柱的問題了,而是徹徹底底的挾天子以令諸侯。

事實上,國王的發言權是非常小的。盡管在大多數時候,國王儒勒十三世總是一個國君的樣子出現在他的人民之前,但是那不過是他為了大眾不得不這樣做。

國王沒有實權。

這是所有凡爾納帝國的國王在繼任之前都知道的事情。

率領著高原巨犀騎士的山地野蠻人族長和率領著山嶺巨人的山嶺巨人首領都各自為政,在大多數時候他們都聽從阿羅納科斯家族的調遣,而除去這些高端武力,單憑那些一般士兵,凡爾納帝國根本不足以在整個世界立足。

阿羅納科斯為那些戰士提供鎧甲,提供武器。他們憑借他們來自機械位面的技術掌握了一種不單純依靠鑄造的武器裝備制造技術,因為這些技術,他們家族幾乎將整個國家的武器裝備全部壟斷起來。憑借這些技術,他們整個家族已經變成了凡爾納帝國最強大的家族,即便是皇家的都無法掩蓋他們的光芒。

國王儒勒十三世一直都在培養他自己是勢力,從他登基之前,准確的說是確定自己即將成為國王之前。當老國王宣布這個消息地時候,他就開始這樣做了。他一方面在不斷吸納人才,無論是武力上還是智力上的,他知道有的時候如果沒有辦法再依靠阿羅納科斯,那麼他就需要找到一個新的替代者,盡管這一天的到來十分渺茫,但是每一個國王都是這樣做的。

阿羅納科斯自信,或者說自負,他的自負來自于他對他實力的自信。他並不認為那些所謂的高手們在真正的軍隊作戰之中能夠發揮什麼很特別地作用,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技術狂。他只相信他自己技術,他地技術認為別人注定會失敗。所以他也並沒有對國王的做法有任何意見。

阿羅納科斯向國王進言,入侵艾薩克帝國。儒勒十三世是堅決不同意地,但是他卻也知道,阿羅納科斯之所以告訴自己,僅僅只是因為自己掛著國王的名字,他並不是要征求自己的意見,而僅僅只是通知自己而已。

所以國王同意了,並且按照他的意圖。大兵入侵艾薩克帝國。

但是他並不是一個腦子一熱的笨蛋,任何戰爭,無論是勝利的一方還是失敗的一方都將背負起責任來。這種責任可能一時半會不會有什麼問題,但是一定會在某個時間之內最終表現出來。

國王並不知道阿羅納科斯到底在打地什麼主意,他甚至對于這個特自負的貴族的一切行動都毫無概念。但是那並不妨礙他站在高出思考問題。

所以,在一開始。他就已經寫好了兩封信。

一封用在勝利的時候,而另外一封用在失敗的時候。

盡管他是一個被架空的國王,他也依然是一個國王。

現在。儒勒十三世正站在自己書房窗前。盡管他盡力壓抑自己地感情,但是這突如其來的興奮依然讓他激動的手在微微顫抖。

在幾分鍾之前,他剛剛接到那個只忠誠于他自己地線報。阿羅納科斯已經在艾薩克帝國由于支持二皇子的篡位而在和王維的沖突之中死亡!

從本質上說,這是一個壞消息,因為作為一個國家武力命脈的頂端,阿羅納科斯的死亡也許會給凡爾納帝國帶來毀滅性的傷害。

但是從另外一個方面,卻也能夠讓國王重新奪回屬于自己的權利!

阿羅納科斯死亡,盡管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但是瘦死的駱駝就是死駱駝,死駱駝是不能在張牙舞爪的。在他的家族之中他是唯一一個繼承了來自機械位面技巧的人,而且他現在還沒有子嗣,他的死亡將會直接導致他家族的衰落,他將再也不會有任何獲得機械位面的支持。他的家族將會陷入一片混亂,他的家族將再也無法站在帝國最高端的別人指手畫腳。

國王不知道現在應該是難過還是應該慶幸。對于一個國王來說,他的國家失去了如此強大的武力,將會是一個災難,但是反過來說,他的國家失去了一個最大的不安定因素,卻是一個好事。

他的手里拿著兩封信,他仔細看著信中的每一個字,一次次斟酌著信中的每一句話,但是,他搖了搖頭,最終,兩封信都在他的手中化成灰燼。

他知道,現在他必須搖做出一個選擇,這種選擇可能會非常危險,但是如果讓現在的事情繼續下去話,那才是危險的,戰爭已經開始,而現在卻不是結束的時候,他還需要這場戰爭。

他坐回到書桌前面,抽出國王頒布命令專用的空白文書。他在上面寫下了標題。

“動員令”-=-=--=-=-

對于整個艾薩克城的居民來說,一直持續了一個多月的恐怖日子終于走到了盡頭。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年沒有發生過戰爭的人們根本不知道。這次的戰爭到底是為了什麼,也不知道交戰的雙方都是誰,盡管有一些謠言坊間流傳。但是沒有幾個人真的會對這些謠言當真,因為這一切都距離他們太遙遠了。

戰爭每天都在發生,有時發生在城內,有時發生在城外。人們從最開始的驚恐,到後來根本不再關心,因為那些都和他們無關。

一直到這一天,在王維的保護之下,蒂娜公主回到皇城,揭露了二皇子的陰謀。

蒂娜公主是什麼人,如果有人在艾薩克城這樣問的話,那麼每一個艾薩克的居民都會很高興的告訴你。

“那是我們的公主!”

這就是蒂娜公主,這個曆史上最親民的公主的影響力。

所以,當王維那天洋洋灑灑數千字的討逆文書被某領主通過某種手段散播到廣大人民群眾那里之後,人們幾乎全部相信了。

而當皇城之中開始響起戰斗的聲音之時,所有人都開始為他們的公主祈禱。

最終,不知道哪個神聽到了人們的祈禱。

“艾薩克城的居民們,一切,結束了!”

當蒂娜公主一身遠遠超過時代的機械裝甲,手提著鏈鋸大劍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時候,整個艾薩克城都沸騰了。然後,皇城之中開始流傳著這樣一個消息。

“二皇子被來自凡爾納帝國的阿羅納科斯通過某種手段控制,結果做出了禽獸不如的事情,但是最終在英勇的屠龍子爵凱恩的保護之下,蒂娜公主成功擊敗了邪惡的機械怪物阿羅納科斯,而二皇子也終于發覺到了自己的錯誤,用生命擋住了阿羅納科斯的致命一擊,在他臨死之前和蒂娜公主一起打開了皇家的寶藏。蒂娜公主因為善良和心地堅定而被機械裝甲所承認,成為了附魔機械裝甲的繼承者,當然,也就是整個艾薩克帝國名正言順的女皇。”

這件事越傳越邪乎,最終演變成了很多個異常強悍的版本在整個艾薩克城里傳了又傳。故事里面的情節也變的越來越離奇,越來越匪夷所思,不過主要內容肯定是女皇陛下順應天命,最終成為了整個艾薩克帝國的女皇這點是無容置疑的。

與此同時,凡爾納帝國在嶺南郡的邊境上與艾薩克帝國的沖突依然沒有緩和的跡象,而在其他幾個邊境地帶上一些平時就有的矛盾更是出現激化跡象,一些戰斗逐漸升級,盡管除了凡爾納帝國的戰斗已經確定為入侵之外,其余的戰斗定義還並不明朗,但是至少可以確定一點,那就是那些摻和進來的戰斗肯定不是為了來看熱鬧的。

現在整個艾薩克帝國應該是自從開國大帝艾薩克-阿西莫夫建國以來最危險的一次,內部動蕩剛剛結束,一些大小的武裝叛亂還沒有被鎮壓妥當,而一些在二皇子自立時期公開支持二皇子的人貴族們更是人人自危,不知道如何是好。

總之,越來越多的視線開始集中在這個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