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內戰 第三十一章 自卑的小孩和機械

蕾婭曾經說過,她和蒂娜公主是以各種沒有血緣的姐妹一般的關系。現在王維能夠確確實實的感覺到她們兩個人之間的羈絆。那是一種似乎來自一個母親的子宮一般的親密,但是她們卻並不是姐妹,因為她們一個是有著四分之一精靈血統的人類,而另外一個則是任何一個龍族都要為之瘋狂的歌龍。

是什麼將她們聯系在一起王維並不知道,但是唯一知道的是,王維的一個契約,直接契約了蒂娜公主血統之中的精靈部分,而蒂娜公主血統之中人類的部分則和蕾婭之間也保持著一個契約。

這樣一種連環的契約,讓王維在一次契約的情況之下,直接提升了兩個契約單位。

“一個好消息。”

蕾婭在仔細的檢查過身體之後,手里的牌子變換出一行字來。

“說說看。”

王維站在一旁說道。

“我能說話了。”

蕾婭突然發出來的聲音,讓王維嚇了一跳,在經過仔細確認自己沒有跟著做出任何動作來之後,他才終于放心。

這個發現讓蒂娜雀躍不已,歌龍的進階速度非常緩慢,由于並不是一種充滿攻擊性的生物,歌龍對于實力的追求遠遠不如對于歌聲的追求來的熱心。所以她們大多數終生可能都不會超過三階,自然,對于一條龍。尤其是能夠對任何雄性巨龍一呼百應的歌龍來說,她們地位階並不是問題的。

不過一條五階的歌龍,她們的位階提升帶來的力量提升讓她們能夠精確的控制她們的聲音,可以讓她們的朋友不會歪無意間之間受到傷害。當然,也正式因為控制力的提升,可能就要出現一些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問題了。

“好消息地確很好,那麼我再來說一個壞消息吧。”

王維看著藏寶庫的大門說道。

“什麼壞消息?”

所有人,包括小芝麻那對紅色地眼睛都看向了王維。

“壞消息就是,你的二哥剛剛又爬起來了,而且正在用剛才死亡地那些人的靈魂作為祭品。試圖召喚什麼東西。”

王維笑著說。

“死亡?壞消息?敵人??”

小芝麻的的眼睛一下子變的和探照燈一般明亮,紅色的光芒將王維照了進去。

“是的。敵人,很強大地敵人!”

王維表情嚴肅的危言聳聽。

“小芝麻要碾碎一切敵人!小芝麻需要小蒂娜!小芝麻要戰斗!”

自稱小芝麻的機械怪物如同一只憤怒的公牛一般盯著蒂娜厚道。

“你需要我怎麼做?”

蒂娜被小芝麻突如其來的憤怒嚇了一跳。她試著對小芝麻說道。

“小蒂娜只要站著不動,一切都交給小芝麻!”

小芝麻轟隆轟隆的來到蒂娜旁邊,他地身體緩緩變形,一大堆金屬零件在自己來回運動著。

“小蒂娜很小,和小艾薩克不一樣,所以小芝麻要轉變一下形狀。小蒂娜的身體很奇怪,有些東西很大。有些東西沒有,和小艾薩克不一樣,小芝麻要調整,調整。”

名叫小芝麻的機器怪物一邊變形,一邊自言自語。紅色地光線在蒂娜的身上掃來掃去,尤其在胸部和臀部之上多掃描了好幾下。讓蒂娜整個臉都紅了個徹底。

“小蒂娜身上是秘銀薄膜,小芝麻能夠輕松的鏈接到小蒂娜的身上,小蒂娜不要動。我們開始了!”-=-=-

皇家寶庫外面,二皇子身邊,一個渾身都插滿花蕊的女子一點點爬到二皇子一旁,她的力量是如此弱小,以至于這簡單的移動都變成了一項艱巨的任務。

最終,女子來到二皇子身邊,她愛憐的撫摸著自己兒子的頭發,無神的雙眼之中,滿是淚水。

“母親?”

二皇子努力睜開眼睛,看到眼前的人之後,他的表情立刻變的猙獰。

“如果不是你,我就不會變成今天這樣,生在皇家,卻沒有那優秀的血統,那皇位,那財富,那國家,都不是我的!這一切都是因為你!”

二皇子一把將還在撫摸著自己頭發的手打掉,他努力爬了出去。

“既然你生出了我,卻沒有給我我應有的,那麼就用你的生命來作為你最後給你兒子的禮物吧!地獄曼陀羅,將她所有的生命給我!將你所有的生命都給我!給我力量,讓我能夠招出那毀滅一切的存在!”

原本在地上軟趴趴的地獄曼陀羅突然像是恢複了生命一般,莖葉全部恢複如初,而那朵帶著第二皇妃的花朵也開的更加旺盛,第二皇妃嘴長的大大的,將手伸向二皇子,但是那個倒在地上的男人留給她的僅僅只有冷酷的微笑。

“再見,我的母親,若我為皇,我不會忘記您的。”

二皇子猛的從口袋之中掏出一枚美麗的琥珀,在琥珀之中是一個碩大的蚊子,蚊子的肚子吸的脹脹的,里面的血液不斷泛著紅色的光芒。

“說實話,我的二皇子殿下,你的所作所為真的非常令人惡心。”

王維伸手推開寶庫的大門,出現在二皇子的面前。

“你們知道什麼!你這個森林里面走出來的野人!我是帝國的第二皇子,我的母親是帝國的第二皇妃!但是這個賤人,竟然在認識我父皇之前就已經和一個酒館老板上過床了!這那是諷刺啊!我竟然只是一個酒館老板的兒子!這不是我的生活,如果不是她,我現在就是一個名正言順的皇位繼承人了!”

“我不得不承認,您的心靈比起你的面容來要扭曲的多。”

王維一步步走向二皇子。

“身為一個帝國的皇帝,能夠接受你這個酒館老板的兒子,而且還當作自己的親生兒子對待,這麼多年來讓你在皇宮之中享受榮華富貴,說的好聽點,那是皇帝對你母親的愛,說的不好聽點,那是家丑不可外揚!我估計換作別人,恐怕你現在早就被不知道那個陰溝之中的老鼠消化成一堆老鼠屎了吧?你還真是一個不知道滿足的人啊。”

“你懂什麼!這不是我應該得到的!等我召喚出來那位存在,你們就和我一起下地獄吧!”

二皇子瘋狂的喊道。

“要下地獄的,不是我們,而是你!”

蒂娜公主的聲音突然從太空之中傳來!

一個渾身閃耀這銀色光芒的身影緩緩的從天而降。一身看起來異常單薄,但是滿是機械構造的裝甲保護住全身,一個不透明的頭盔將頭部保護起來,背後兩個不斷帶著電弧,閃爍著藍色光芒的猶如引擎一般的東西,手上提著一只龐大的巨劍,巨劍的劍刃竟然一排閃爍著寒光的鋸齒!

“裝甲,鏈鋸劍,是嗎,你果然才是真命天子嗎?”

二皇子突然笑了,粗大的地獄曼陀羅蔓藤猛的揮擊而來!

“請不要出手,這次交給我。”

蒂娜大聲對往往會喊道。

蒂娜手上巨大的鏈鋸劍猛燃揮動,高速運行的鋸齒輕松的將曼陀羅的蔓藤全部切碎,充滿了特有香氣的汁液飛濺的到處都是,卻都被那一身緊身裝甲外的力場擋在外面。

“真是很好的機構啊,能夠在星星鐵上做文章,等回去的時候一定要讓好好的分析分析,確定一下這個東西到底怎麼玩的才行。”

王維對身邊的羅薇爾說。

“我正好要也對那個東西非常感興趣。”

幽影族的女孩非常同意這個建議。

“但是那個東西不愧是鎮國之寶,竟然能夠讓一個半吊子的火系法師變成一個如此強大的戰士,這個東西如果能量產就好了。”

王維看著在地獄曼陀羅周圍飛舞的蒂娜頗有些感慨的說。

“蒂娜不是半吊子,集成了阿西莫夫血統和四分之一精靈血統的她其實非常強大,只不過。”

蕾婭在一旁為蒂娜開脫。

“只不過什一般的東西,手上提著一只龐大的巨劍,巨劍的劍刃竟然一排閃爍著寒光的鋸齒!

“裝甲,鏈鋸劍,是嗎,你果然才是真命天子嗎?”

二皇子突然笑了,粗大的地獄曼陀羅蔓藤猛的揮擊而來!

“請不要出手,這次交給我。”

蒂娜大聲對往往會喊道。

蒂娜手上巨大的鏈鋸劍猛燃揮動,高速運行的鋸齒輕松的將曼陀羅的蔓藤全部切碎,充滿了特有香氣的汁液飛濺的到處都是,卻都被那一身緊身裝甲外的力場擋在外面。

“真是很好的機構啊,能夠在星星鐵上做文章,等回去的時候一定要讓好好的分析分析,確定一下這個東西到底怎麼玩的才行。”

王維對身邊的羅薇爾說。

“我正好要也對那個東西非常感興趣。”

幽影族的女孩非常同意這個建議。

“但是那個東西不愧是鎮國之寶,竟然能夠讓一個半吊子的火系法師變成一個如此強大的戰士,這個東西如果能量產就好了。”

王維看著在地獄曼陀羅周圍飛舞的蒂娜頗有些感慨的說。

“蒂娜不是半吊子,集成了阿西莫夫血統和四分之一精靈血統的她其實非常強大,只不過。”

蕾婭在一旁為蒂娜開脫。

“只不過什麼?”

王維問。

“只不過她太自卑了,她根本無法意識到她的力量而已。”

蕾婭說。

“自卑啊,自卑不能隨便上戰場,因為自卑的小孩一旦和異位面機械結合,再一暴走,問題就會立刻大條啊。”

王維感慨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