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內戰 第二十二章 大搖大擺就入城

大多數相位精靈對人類都有一種很特別的仇視態度,相位精靈不會死亡,也不會有饑餓,她們被捉住訂立契約之後一般都是用來保護人類的物品,盡管國王的寶庫在相位精靈看來一文不值。

從有資料的記載的看來,相位精靈從來沒有攻擊過人,所以並不知道相位精靈到底有什麼本事,當然,也沒有人攻擊過相位精靈,因為她根本就是不可鎖定的目標。

“難道只能靠那個家伙自覺?”

露娜有些擔心的說,她才不信二皇子會自覺的將那些東西交出來。

“除了這個之外,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回答相位精靈的問題,相位精靈會隨便問你三個問題,只要你都能答對,那麼她就會將那些東西給你。”

蒂娜突然說。

“那很好啊,我們把那個相位水晶搶來,然後去回答就是了。”

王維說。

“沒那麼簡單,曆史上試圖這樣做的人有的是,但是次從來都沒有一個能夠最終勝利的,她的問題剛開始的兩個非常簡單,但是第三個非常難,而且包含各種學科,很多都是我們從來沒有聽說過的,即便是最博學的人都無法知道那麼多的問題的答案。在回答問題之前,她會首先和你訂立一個契約,如果你失敗,你立刻就會被相位轉換,然後,移相的你不能吃飯,喝水,最終只能被活活餓死。”

蒂娜公主憂心忡忡的說。

“還真有個性,不知道把她的水晶給砸碎,她還會不會更加有個性?”

王維一把將手上來回爬的鋼彈捏成錘子的樣子,做了一個砸的動作。

“相位精靈巴不得你趕快將他的水晶砸碎,那麼她就能夠重新回到虛空風暴之中去了。”

露娜輕輕的彈著王維的腦袋說。王維將露娜的小手抓住,攥在手心里。

“那麼,皇家寶庫在哪?”

王維一把將地圖拍在桌子上,對蒂娜和大皇子問道。

“我不知道,在地圖上我們無法說出那個位置,但是如果我們能夠進入皇宮,我能能給你找出那個位置。”

蒂娜公主說。

王維不得不感歎人生,如果那個時候自己就直接把那幾個家伙弄醒,那麼自己也就不用再一次計劃這回到皇宮那個地方去了。

老丈人不需要王維去守衛邊疆,他只需要王維到皇宮之中將那一套附魔機械裝甲給弄到手,無論到誰的手里,那麼二皇子的如一算盤就會就會立刻落空,只要這身護甲出現在任何一個皇家血脈的手中。邊境上的任何一個戰士都會立刻便的士氣高漲。

所以,這種關鍵問題就別拋給了王維。

“能者多勞,俺的乖女婿!”

獅子大公哈哈大笑的將這件事交給了王維,而自己則回去坐鎮前線了。其實王維也想•去前線狠狠耍個痛快,他倒是想要看看那些的巨犀武士山嶺巨人,以及戰爭機關傀儡到底能厲害何成什麼樣子。

大皇子和公主失蹤,如果二皇子不是白癡的話,他肯定會立刻加緊對于寶庫的防禦,不會讓任何一個人進入那里。而事實上,別人也根本進不去,因為打開皇家寶庫的鑰匙就擁有皇家血統人的血液,只要任何一個擁有皇家血統的都能打開皇家的寶庫。

二皇子肯定已經做好了充分的准備,無論哪里都做做好的嚴密的防禦,他絕對不會讓任何一個人闖進去了。

這一點,王維已經猜到,但是他卻沒有想到,他們的二皇子殿下做的卻是夠絕的。當王維來到皇城的時候,他發現皇家城堡到處都是一種非常好看的小花,整個皇宮之中都彌漫這淡淡的香氣。

對于一個地獄曼陀的契約人,同時又是花神的侍奉者的人來說,讓整個皇宮遍布他的眼線是非常簡單的事情。這也就說明,王維如果想要人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皇宮之中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地下潛入也在隨後被否決,王維在皇宮之中看到了一些土元素,這些渾身就像是一塊泥球的家伙們沒有什麼攻擊力,但是它們在土地之中的移動速度幾乎如同魚在水中的一度速度一般,他們遍布在整個皇宮的地下,隨時監視著整個土地之中的一切。看來二皇子殿下因為上一次王維潛入的事情而大動肝

些土元素根本又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雇傭來的。

“頭疼啊,怎麼進去?”

露娜看著那麼森嚴的戒備,有些頭大的說道。

“根本沒什麼可頭疼的,如果你們的弟弟真的那麼聰明,他就應該知道,他應該守護的只有一個地方,那就是皇家寶庫的大門,那扇能夠通往真正皇家寶庫的傳送門只有你們皇家血脈才能進入,也就是說,無論我從什麼地方過去,最終的目的也就只有那一個,我們根本什麼計劃都不要做,只要對准這個目標過去就行了。”

王維冷笑著說。

“皇家寶庫在皇宮後面的皇帝寢殿,我們就這麼大搖大擺的進去?”

蒂娜還是有些不信這樣做會有什麼結果。

“當然是大搖大擺的進去,一邊進去還要喊著口號,我們用什麼名號?二皇子弑父叛變,蒂娜公主投筆從戎,誅討逆賊如何?”

王維連口號都想好了。

“我沒意見。”

這次,大皇子出奇的配合。

“那就這麼辦了。”

王維一拍巴掌。

“在皇城之外駐紮有忠于二皇子那邊的軍隊不超過三萬,如果皇城之中有事兒,他們會在一個小時之內趕來。在皇宮之中有凡爾納帝國弄來的二百戰爭機關傀儡,而且還是新型號的東西,我們都沒見過,二皇子手下還有一些被他使用曼陀羅花控制了身體的傀儡戰士,即便是我們也從來沒聽說過,如果不是這一次事件,我們根本不知道,我的這個弟弟還隱藏著怎樣秘密。”

大皇子說。

“不但如此,宰相威爾斯是他的外祖父,他的態度一直都非常曖昧,從二皇兄即位之後,他就表示出了極大的支持,而站在威爾斯那一邊的文官自然是宰相一樣的表態,如果我們怎的這樣沖進去的話,難保他們的私人武裝不會介入其中。”

蒂娜無不擔心說。

“如果你是在擔心他們,那大可不必,因為削弱了他們的私人武裝,他們將來會更容易聽話。而你如果是在擔心我,你們也更大可不必,因為你們與其去擔心我,還不如去擔心他們。”

王維咧著嘴說。泰拉在一旁露出了一個理所當然的笑容,而赫莉也露出可愛的小虎牙,對有些茫然大皇子和蒂娜露出了純潔的笑容。

“你們兩個,不能去。”

王維小聲在兩個人身邊的一句話,將兩個還露出笑容的人打擊到渾身不爽。

“為什麼?”

泰拉一把拉起王維的衣服領子,將王維提到自己胸前,兩團碩大而且充滿了彈性胸部緊緊頂著王維的胸前。而在一旁的赫莉也雙眼閃爍著星光,雙手捧在胸前,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看著王維。

“因為這里是艾薩克皇城,而不是羅伊城。”

王維在肺里的最後一絲空氣被泰拉的胸部擠出去之前最牙縫里面小聲冒出來這句話。

羅伊城,就是傳說之中某個白癡術士召喚出地獄三頭狼赫勒西斯托的地方,傳說那里被赫勒西斯托一夜之間變成一座死城,城中的居民只有少數活著離開的,最後還在地獄氣息的影響之下變成了瘋子,總之那叫一個悲慘。

“最最心地善良的主人,您不會真的以為那件事是如此可愛的小赫莉做的吧?”

赫莉擠到王維跟前,頭上的耳朵軟啪啪的,小屁股後面的尾巴用力的搖動著。

“都是那個傻子!他在城里召喚人家,用的還是高階的召喚術,還是在人口密集的地方,結果大門打開,那些在人家身邊的一些家伙自己就跑了出去,人家也沒辦法呀,嗚嗚嗚。”

赫莉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往王維身上蹭,讓王維立刻心疼不已。

“我說主人,好歹我也跟著你這麼久了,我啥也不要只是想好好的打架而已,這點小小的願望您都不滿足我?”

提著王維的泰拉居高臨下的看著那個正在開始面部表情放緩的男人。

“好吧,先說好,不許召喚本體,我就帶你們去。”

最終,王維做出了這個決定,他暫時認為這個決定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