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內戰 第二十章 歌龍的歌

當然,也不是沒有例外,外海龍城的就有一些龍王他們的妻子就是歌龍。這就造成了一個說法,只要能夠獲得歌龍的芳心,那麼那個龍就能成為龍王。然後這個說法開始變的越來越離譜,最近的說法是,只要能夠獲得歌龍的初夜,那麼那個人就能立刻成為聖域!

這個說法讓全世界所有生物都對歌龍保持了一份神秘的期待,但是,除了龍族之外,從來沒有人能夠找到歌龍。而且即便找到了,也從來沒有人能有那個命享受歌龍的初夜。

曆史上曾經就有一個國王依靠奴役一條巨龍捉到了一個歌龍,結果,就在他的慶功宴上,那個王國被從外海趕來的上萬巨龍在一夜之間根變成了一片廢墟。

不過,這種說法胡扯的成分非常大,但是由于誰都沒有見過歌龍,根不可能娶到歌龍成為妻子,所以這種說法也就越來越邪乎了。

當然,這還不是歌龍如此受到歡迎的唯一原因。

歌龍,龍如其名。傳說之中的歌龍是一種只要張開嘴就能發出如同歌聲一般美妙音符的傳奇生物,她的歌聲甚至能夠讓最慘烈的戰爭停止,傳說之中歌龍的歌聲就阻止了兩個國家的戰爭,以至于歌龍也被稱為和平的象征,遠山議會外面的圍牆上就雕刻著一直歌龍的塑像,以象征和平。

但事實是,歌龍的聲音是非常恐怖的聲音魔法,尤其是還是龍系魔法,這種魔法包含了魅惑,暗示,等等多種效果,經常在歌龍自己還不知道的情況下就施展開來。

總之,歌龍就是這種無論在龍族之中還是在人類世界之中都非常受到歡迎的生物。

既然是歌龍,那麼黑龍的表現,對于一條龍來說,就再怎麼正常不過了,龍族那種絕對會為了一條歌龍而連命都不要的那種生物。

“這麼說,你真的是歌龍?”

王維看著在一旁的默默無言的蕾雅問道。

“沒錯,千真萬確。”

蕾雅舉著牌子說。

盡管王維早就知道蒂娜公主的這個守護者有些不一般,卻沒有想到能不一般到這種地步。要知道,有一條歌龍保護蒂娜公主,這已經可以說是人類最美麗的花朵和龍族最美麗花朵的強強聯合。

“這麼說,你和蒂娜公主已經簽訂了契約?”

王維多少已經明白了蒂娜和蕾雅之間的關系。

“有契約,但是並不是你想象之中的那種契約,我們之間沒有相互的約束力。我們之間的關系更像是姐妹,一種沒有血緣關系的親姐妹。”

蕾雅的解釋多少有些拗口,沒有血緣關系的還能是七姐妹嗎?

“但是你為什麼不說話呢?你的聲音這麼好聽?”

王維對于蕾雅總是舉著牌子感到有些別扭,另外也對這個號稱多元宇宙之中最好聽的聲音有些期待。

“你想聽?”

蕾雅的牌子上出現了三個字外加一個問號。

“當然!”

王維十分肯定。

“那麼請您躺在地上。”

一個如同水晶一般的聲音在王維的耳邊響起,就像是微風輕撫他的身體,又像是愛人在耳邊的低語。王維猶如被人扔到了高壓純氧艙一般,一種清新的力量從腳底直沖腦門。王維就這樣呆呆的站起來,然後想要往地上躺,就在這一瞬間,王維的意識恢複了。

“我的天!”

如果不是王維的精神抗性還算不錯,他差點就真的躺在地上去了。一想到剛才那個聲音,效率竟然如此恐怖,王維也終于知道為什麼她總是不說話了。

“歌龍在成婚之前,說的每一句話都帶有很強的暗示效果,而且是不受控制的,越是對自己親密的人,這種效果就越強烈,相反對于敵人卻沒有任何效果。所以,當歌龍和人交朋友的時候她們總是很少對別人說話。”

露娜笑著對王維說道。

“單單只是說話就有這麼好的效果,我真的想知道如果歌龍在兩軍之中唱歌會是怎樣。”

王維笑著坐回到作為上。

“什麼效果都沒有。”

蕾雅舉著牌子說。

“歌龍的歌聲是給欣賞的人聽的,而不是戰士,那些傳說都是假的。”

一個虛弱的聲音加入其中。

“我終于知道您的

麗的女孩們為什麼這麼強大了,凱恩子爵,這一身衣太過于沉重了,真的難以想象她們竟然一直穿著這種衣服如此自由運動。”

蒂娜公主站在門口,額頭上帶著細密的汗珠,正扶著大門喘著粗氣。蕾雅趕緊轉身跑了過去,將蒂娜扶著來到眾人跟前,然後讓她坐在靠近王維的一個座位上。

“這個其實沒有那麼沉重,但是您現在暫時還沒有辦法使用,所以才會感到那個難以活動。”

王維笑呵呵的解釋,靈活的操作這種緊身衣需要的是契約,王維總不能卻和公主訂立契約吧?幸好這種秘銀的東西還算比較柔軟,使用大力的還是能夠移動的。

“這是用什麼做的,我發現我和蕾雅之間的感覺被阻隔了,一直到到門口,蕾雅都沒發現我,這里是不是有法陣阻隔?”

蒂娜微微嬌喘兩下,才平複下來問道。

“這個啊,沒什麼技術含量,就是一層秘銀而已。”

王維說。

蒂娜明顯一呆,然後她伸出手去,看著銀色的指尖和手臂,然後又看了看露娜的身上,緊接著是伊莉丹身上,然後她再一次想到了王維那數百人的銀色小隊。

“純的?”

蒂娜試圖再一次確認道。

“純的。”

王維確認。

“令人震驚。”

蕾雅的牌子上寫著。

“不過,這里是什麼地方?”

蒂娜公主一路走來,這里到處都充滿了讓她無法想象的事情,房間的門會在她靠近的時候自動打開,走廊上到處都是能夠發出光芒的壁燈,到處都是無暇的白色,精靈文飾隨處可見。

“是我疏忽了。”

王維趕緊從座位上站起來。

“歡迎來到蓋世堡,我的公主殿下。”

---~---

公主和大皇子先後醒來,就這樣蓋世堡之中一共住了三天,這三天時間之中,大皇子就將自己悶在房間之中,除了吃飯的時候有人給他送飯進去,基本他即將與世隔絕了。王維也沒那個時間看一看大皇子殿下是不是也有些什麼心理問題需要人照料什麼的。

而蒂娜公主就安心在這里修養了三天,本來王維想要將她那件秘銀緊身衣給換下來的,不過蕾雅說,這種東西能夠鍛煉人的身體,對于幫助蒂娜提高責任心和意志力有非常好的價值,所以干脆就給留了下來。

王維不清楚就是充滿鍛煉價值還是充滿了商業價值,王維知道,現在應該用一條巨龍的的世界觀來看那個看起來文弱無比的小丫頭了。

在所有人之中,唯一讓王維想不通的就是那個五十多的小七和黑龍薩蒂亞洛斯。王維已經了解到,這個名為小七的,專門搞曆史的龍騎士似乎在他們艾克一族之中有些號召力,他暫時不想把事情搞僵。所以第二天他就讓那個兩個龍騎士離開了。

結果,這兩個家伙竟然賴在這里不走了!

黑龍每天找各種機會接近蕾雅,但是都被後者遠遠躲開。而小七整天纏著王維,說是要做關于人類行為學研究。

一直到他們在這里的第三天為止。

這一天和每天一樣,一睜開眼睛的黑龍就再一次去騷擾蕾雅,結果蕾雅被死纏爛打的黑龍折騰的不行,最終冷冷的拋出一句話。

“我喜歡的是強者,這里有一個曾經連上古紅龍都能斬殺的男人站在我的面前,為什麼要對喜歡你???”

措辭的激烈,從她牌子上那三個問號就能看的出來。很顯然,這句話一下子打擊到了黑龍。那個能夠斬殺上古紅龍的男人就是王維,這是明擺著的事情。碩大的紅色龍晶還在他的脖子上掛著,淡淡的龍威即便不是龍族都能輕松感知。

黑龍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是一個上古紅龍的對手,即便自己已經七階都是一樣,有些差距不是位階的提升能夠彌補的。而這個男人的卻也真的是曾經做到這里這一點。

難道,這個男人也要對蕾雅展開追求?

越想黑龍就越覺得有這種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