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內戰 第十六章 穿牆入室

星火在人界困了整整十萬年,這十萬年,她一直都在和她獨自里面的位面通道做斗爭,她總是試圖理解空間的構成,作為一個能夠單獨將差點登神的蘇哈拉趕出深淵的巨龍,星火對于力量的理解自然有其獨到的一面.

她已經掌握了很多和空間有關的力量和知識.所以她才能順利的見空間戒指的空間撐開.

人類根本不可能掌握這種力量.

而星星鐵,這種東西,作為世界上最難一離解的物質之一,有著非常恐怖的元素惰性,少量的話,一些煉金術還能將星星炮制趁粉末,一旦數量達到了這種地步.那麼即便是再怎麼強大的術士也沒有辦法.

只有王維這個變態.他有能夠吃金屬的元素分裂體,有能夠將這麼大一塊星星鐵裝進去的巨大空間.

所以王維成功了.

看,那里就是皇家處刑室.

蕾雅一只手那著牌子,另外一只手指著某個方向,那里是一片岩石的牆壁.不過在黑暗的地方帶著一絲絲的光芒.周圍都是猛烈的元素干擾.這一點在接近密道的時候所有人就完全能夠感受到了,不過這樣的干擾似乎不能阻隔蕾雅和蒂娜之間的關系,蕾雅將手貼在牆上,一點點找.

她在這個後面.

蕾雅停下來,指著一面牆說.

皇家處刑室不愧是皇家處刑室,這里的戒備防禦已經森嚴到了這種地步,如果不是曾經這條密道修建錯誤,根本沒有人知道這里.

很顯然,這里是先修建了密道,然後再修建懂得皇家處刑室,而當初修建了密道的人和處刑室距離這麼幾近,竟然都沒有人發現,只能說曆史的齒輪造就了這件事.

那麼,我們要怎麼做?

王維看著蕾雅問道,對于這里的情況只有蕾雅才是專家,任何人出餿主意都是沒有前途的.

擊毀這道圍牆,只能用物理方式,可以使用斗氣.但是不能使用任何法術,因為任何法術都會被這里的元素干擾吸收,同時還讓所有人聽到刺耳的警報……

蕾雅手中的牌子飛快的變換字符.

這一次還有省略號.

王維看著那個牌子說.

砸牆?這件事情交給我!

早已經躍躍欲試的泰拉握緊了拳頭狠狠的說.

在這種環境下,你能發揮出多少力量來?

露娜突然伸出手,擋住了躍躍欲試的泰拉說道.

泰拉是黃金泰坦,力大無窮,但是哪種情況下只能說是泰坦的狀態下她力大無窮.而在這種正常身體情況下跟被沒有辦法產生多大的力量.

所以,這種事情還是交給我吧.

露娜笑著抽出風暴戰錘,輝煌斗氣猛然升騰,雙臂血腥女皇胡笳從指間開始一直蔓延到肩膀,同時還有部分蔓延到臉上,頓時,原本帶有一點金色的輝煌斗氣被紅色的氣息所覆蓋.

蘇哈拉的戰甲啊.

泰拉撇著嘴說道.

你沒見過?

王維奇怪了,露娜似乎在上一次海戰的時候就放出來過,泰拉難道沒看過.

沒有,沒注意過.

泰拉搖了搖頭說.

在天界,泰坦和天使是兩個最龐大的種族.他們幾乎就是天界力量的兩個頂端,所以之間的爭斗也一直沒有停止過.對于天界天使的叛變者蘇哈拉,泰坦也自然有所耳聞.不過相比較之下,對于泰坦的柑橘就是沒有給人那麼大的震撼,以為起點不一樣.

如果按照一定程度上來說,蘇哈拉是應該屬于半神了.當初泰坦也曾經幫助過天使族的對付過蘇哈拉,不過依然一失敗而告終.不過那一次我們輸的還是比較服氣的,畢竟當初神界的神罰者都被蘇哈拉在十劍之內斬殺,我哦呢吧輸得並不冤枉.一些人也認為,如果不是她斬殺了神罰者,可能也不回觸怒眾神,導致整個身體被擊碎的地步.

泰拉感慨的說.

露娜沒那個工夫聽泰拉回顧曆史,她渾身的斗氣已經燃燒到了極至,能量扭曲的波紋在空中不斷散發.

要點只有一個,那就是必須一擊而破,所有個元素有關的東西都不能使用.

蕾雅再一次強調.

阿七和黑龍依然還在那里討論關于人類和這個世界問題,他們的話題不斷轉變,從人生到社會,到人類的思想,討論得如火如荼.

突然,整個地面稍微震顫了一下,阿七和黑龍都感覺到了,震動的位置並不明確,像是某個重物落地之後砸出來的一樣.而且就這一次之後,很久都沒有動靜了.

也許只是地上鬧事的.

阿七說.

就在他們都這樣認為的時候,一絲絲不安湧上他們的心頭,這種莫名的感覺從開始越來越嚴重的籠罩在他們的心頭,他們仔細觀察每一個角落,但是這里的元素擾動實在是太過于強烈,以至于他們根本無法很好的集中精神.

就在他們的不安感覺達到一個頂峰的時候,伴隨著一聲震天的爆響,他們背後的牆壁突然猛烈爆開,紅色的斗氣裹夾著岩石一下子將兩個人砸飛了出去.緊接著王維從那個被砸開的洞口之中冒了出來.

蕾雅,你的位置算錯了!房間在那里!

煙塵之中的王維扯著破鑼嗓子對身後的蕾雅喊道.

這里的元素擾動太厲害,我的感應出了點問題,還有,你踩到人了.

蕾雅手里拿著牌子對王維說.

額?

王維低頭一看,兩個男人正在一片碎石下面,被自己踩在腳下,一個紅色皮膚的人的後腦被飛石擊中,另外一個渾身黝黑的人則很可憐的被露娜砸穿牆出來的錘子擊中,兩個人雙雙倒地不起.

好吧,我很抱歉.

王維順口表示了歉意,然後沒有理會那些一臉呆滯的行刑者.轉身來到兩個鎖著的囚室門口,這個時候那道沉重的大門也傳來響聲,不知道什麼人在外面焦急的喊著什麼.

到你上場了,我的大力神美女,把那東西給擋住吧.

王維對還站在那道大門一旁生悶氣的泰拉說道.

泰拉抬眼一看正在緩緩打開一道裂縫的大門,抬腿一腳就踹了過去.大門轟的一聲就被關上,外面傳來一群人被震飛之後的慘叫聲.

王維踹開一個囚室,囚室之中一個行刑者正拿著一個通紅的烙鐵,這個烙鐵似乎是用火焰炎金做的,沒有火焰,只要注如火元素就能使用.于是王維立刻就發現一個問題,這個房間之中元素是不受外面影響的,好象是一個獨立的空間.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一看到王維向他靠近,他立刻揮舞著烙鐵對王維喊道.

王維一把將通紅的烙鐵搶過來,紅色的烙鐵將王維手中的水分蒸發冒出絲絲蒸汽,卻不能傷害王維一絲一毫.

對于一個炎魔來說,這點溫度實在是太低了.

在十字架上綁著的正是蒂娜公主,她衣杉襤褸,渾身都是傷痕,原本美麗的長發也被剪斷,臉上幾乎沒有一絲血色.不過讓王維吃驚的是,這里竟然還有一瓶稀釋過的月神泉水!

怪不得現在公主雖然頹廢.但是渾身一點傷痕都沒有!(恩???上一段不是說渾身傷痕嗎??)每當她受傷之後,她立刻就會被治好!

毒,真毒!

王維冷笑著一把抓住了行刑者的腦袋,烙鐵被擋在王維的大手和行刑者的嘴之間,原本被他手中溫度冷卻下來的烙鐵再一次升溫.高溫的痛苦讓行刑者猛的慘叫起來,這一叫不要緊.火紅的烙鐵穿過他的牙齒,掉進了他的嘴里,並且沿著他的喉嚨一直進入他的肚子里面.

那個行刑者捂者自己的肚子滿地打滾,恐怖的叫聲幾乎超越了人類的極限.

可憐人,下次給別人行刑的時候,試試自己能不能承受.

王維一把將還在哀號的行刑者扔出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