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內戰 第十五章 地道戰!嘿!地道戰!

囚籠之中的曆史談論依然在進行著,龍族對知識有著本能的追求,這點即便是狂躁的黑龍也是一樣,沒有人注意到幽暗沒有絲毫光明的牢房之中,光線無法照射道德影子似乎變得更加黑暗了。

“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我竟然會像一只鼴鼠一樣在這里鑽洞!”

泰拉憤憤的抱怨著,在她的身後一條一望無際的地下走廊,這條走廊一直延伸到城中的一間沒有人的民房之中。這里王維地道戰計劃的第一步。

“安靜,我們就要接近了。”

走在最前面的蕾雅手中的牌子在黑暗的同學之中散發著柔和的光芒。

從一開始進攻蕾雅就一直沒有跟著王維,她去打探蒂娜公主究竟囚禁在哪個皇家處刑室之中了,這種事情一定要一次性完成,當第一次失敗之後,再一次的話,就要面臨太多變數。當蒂娜剛剛被關押起來的時候,蒂娜並沒有急著打探,一方面剛開始的時候守備肯定異常森嚴,而且肯定會經常轉換位置,冒著風吹西安提前探聽消息根本就沒有任何必要。

所以王維開始在城外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的時候,蕾雅則悄悄的潛入皇城之中。果然,王維一開始就直接點名是為蒂娜公主而來,這件事情讓二皇子立刻坐立不安,王維的神出鬼沒是出了名的,所以二皇子在當天連續給蒂娜公主轉移了三個地方。

這讓對于皇城異常熟悉的蕾雅一下子就推斷出了具體位置。

這個位置就在皇宮的下方,地下幾十米的地方。

將找到的位置和蕾雅的地圖一對比,卻發現這個位置旁邊有一條非常明顯的紅線。

地圖上多有的位置都有明顯的標注,但是這條紅線卻沒有,而且明顯是後加上去的,蕾雅說,那是皇家密道的位置。

所謂皇家密道,自然是為了防止國內出現什麼危機的時候皇家成員遭遇不測而修建餓密道,這件事情基本只有皇家成員才有機會了解,而且這個東西根本不可能出現在地圖上的。

不過這一條皇家密道還不是一個完整的皇家密道,這僅僅只是一個半成品,沒有修建完成,王維看到那個紅線旁邊還有一條藍線,那是代表密道修建到的位置。

密道和皇家出行時有一定的重合,但是還沒被發現,那只能說明他們並不在唯一土層之中,按照地圖的標記看來,那條密道似乎因為中途遇到了困難而改道了,在原來的位置岔開了一條岔路,將這里用巨石封堵。

王維不知道蕾雅是怎麼知道這個密道的位置的,這個從來不說話的女孩比起大多數人來都神秘的多。不過這沒太大的關系,密道給了王維一個機會,挖洞,對于王維來說並不困難,困難是如何悄無聲息的挖洞。

雙頭巨猿是一個非常好的靜音挖洞高手,他們的礦石共振能力能夠輕易摧毀堅硬的岩石,還不回造成太大的聲音,就這樣,王維一直銷聲匿跡的等惡劣三天,一條直通廢棄秘道的通道被打開了。

敲碎了最後一塊石頭,一個滿是潮氣的黴味兒的通道出現在眾人面前,嗅覺異常靈敏的赫莉趕忙用手絹將鼻子擋住,以免造成過敏。

當王維放出的幾個四腳趟雷器沒有發現任何人之後,一行人全部進入被廢棄的通道,果然和地圖一樣,通道的兩端已經被完全封死,里面幾乎沒有多少能夠呼吸的空氣。

進入密道之中,王維先仔細的檢查了通道的兩端,果不其然,通道的一段已經用巨石給擋住了,而且外面還被用各種碎石和塑形術給封的嚴嚴實實。在通道的另外一端,王維看到了還沒有完工的通道一端,幾個破碎的金屬工具被扔到了一邊。

破碎?

王維注意到了這一點,這些工具包括一些鎬頭,錘子之類的。它們的共同的特點就是似乎受到非常沉重的撞擊一般導致整個工具徹底斷裂無法使用。

究竟他們碰到了什麼?這麼囂張?

王維來到通道盡頭,摸了摸前面黑色的岩石,就在這個時候,鋼彈突然從王維的戒指里面冒了出來,掉在地上又蹦又跳的,飛快的表達著一些觀點,不過卻不是很好理解。

“你想玩?”

鋼彈搖頭。

“你想飛?”

再搖頭。

“你要吃?”

王維腦門冒青筋了。

鋼彈立刻高速點頭,同時將自己變成金屬小貓的樣子在王維的腿上蹭來蹭去,然後又變成小狗的樣子用力搖著尾巴。

“你要吃什麼?”

王維感覺到大奇怪。

鋼彈立刻像一張大餅一樣黏在了前面的洞底上不動彈了。

于是,王維在手里點燃了一束火苗,遠處處刑室的元素干擾比較厲害,火苗不是很穩定,不過王維卻依然看清了,這個東西的外表。

黑色的構造,坑坑窪窪的表面,猶如燒焦的一般的痕跡。

隕石?

堅硬?

隕鐵?

王維突然想到了一個恐怖的問題。

“這個東西不會事星星鐵把?”

還在那里做大餅狀的鋼彈立刻跳下來,用力點著頭,然後再一次變成小狗使勁搖尾巴。

王維站在那里若有所思。

“天,這東西還真是星星鐵,這麼大的一塊,這絕對是從天界上掉下來的!”

泰拉用拳頭砸了砸堅實的洞底說道。

“你怎麼知道是從天界掉下來的?”

對于泰拉這麼堅定的判斷,王維很奇怪。

“那還用問!因為只有天界才有星星鐵!天界的天空到處都是危險空間裂隙,這東西在天界里面都是在天空之中漂浮著的,偶爾會有一些星星鐵穿過空間裂縫,渾身的雜質就會被空間裂縫徹底剝落,露出里面純粹的星星鐵內核來。”

泰拉用力一拳砸向洞底,打樁機一般的沖擊力讓整個洞壁都震了一下,附著在洞底底端部剝落,露出里面純黑色的內核來。

“慢點!你怕別人不知道我們來嗎?”

王維一把拉過泰拉的胳膊問道。

“怕啥!來一個捏死一個,來十二個捏死一打!”

泰拉對于剛才在地洞之中的行進過程感到萬分不滿,早就想大開殺戒了!

“喂喂,好歹你也是一個月神的信徒,這麼暴力可不好。”

赫莉在一旁冷嘲熱諷。

“月神咋了,當年巨人城不還是讓月神一下子給砸成了廢墟?”

泰拉毫不在乎的說。

經過鋼彈的仔細檢查,發現洞底那些東西果然是一塊星星鐵,而且還不小!

對于這種具有嚴格構造的物體,有一個弄走他的最簡單的辦法。喂喂將戒指往洞底放,在一瞬間,洞底竟然消失了。在所有人面前出現了一個不規則的龐大圓球空間。一塊岩石從邊緣掉下去,竟然經過了三秒鍾才到底!

“我們就這樣拿走不好吧?這種東西國王陛下肯定不可能不知道在這里,既然一直都放在這里沒動,肯定就有他的道理,我們就這樣帶走……”

露娜對于王維這個動作有些猶豫。

“國王也許知道這個東西的價值,但是我問你,你有辦法弄走它嗎?”、

王維使用的是空間戒指,所謂空間戒指,就是借助某種稀有金屬和一些稀有材料,附著一些只有空間法師才能知道的咒文,滿是空間泡沫的空間之中尋找到一個屬于一個他的固定的連接。

當老矮人給王維這枚戒指的時候,老矮人就對王維說過,這枚戒指就已經是頂級的空間戒指了,現在的技術水平,已經沒有辦法將空間戒指的空間擴大了,王維理解。因為以人類能夠控制的能量范疇來說,人類的力量就在這個數量級之內,和吹肥皂泡一樣,數量不夠,空間泡不能再有所增長。

不過當王維見過他老媽的時候,苦于沒有辦法幫他兒子的星火只能給王維帶走那些所有她能夠擁有的寶物。寶物多,戒指空間小,于是星火使用她恐怖的能量,從另外一個層面上將戒指所關聯的空間泡直接撐大了十倍。

所謂吹空間泡泡可不是肥皂泡一樣簡單,一旦上升到空間層面上,那麼能量消耗就已經不是人類能夠理解范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