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內戰 第十四章 小七

皇家處刑室,那里是皇家秘密關押見不得人犯人的地方。任何一個皇家都會有這麼一個地方,也許叫法不同,但是職能都是一樣的。將不願意見到的人關起來,關在自己能夠看到的地方。

曾經的二皇子,現在的新皇就正在皇家處刑室的走廊之中。他剛剛從囚禁他大哥額度房間之中離開,那個滿腦子都是戰斗欲望的男人有著非同一般的骨氣,新皇已經使用了很多刑罰,但是效果依然收效甚微。當然,二皇子並不是想要依靠刑罰來達到目的,他需要的是他的大哥和她的妹妹自願幫助他打開那扇大門。所以他那麼做僅僅只是為了消耗他們的精力,而為曼陀羅花控制他們提供便利。

是的,二皇子就是地獄羅花的契約人,同時還是羅斯梅克花卉之神的牧師,一般情況下,神和契約人是不能同時存在的,但是很顯然二皇子是一個例外,他的契約生物竟然是一株植物,而且還是即便是在地獄之中數量也非常稀少的地獄曼陀羅,羅斯梅克是花神,他只對花感興趣,任何人只要喜歡花就會受到他的庇護,而能夠帶有一個花的契約生物,更是受到花神的青睞。

二皇子能夠利用神力增強曼陀羅花的效果,並且能夠播種這種繁衍效率並不高的生物。

但是,阿西莫夫家族的血統之中天然帶有很強的精神抗力,盡管二皇子已經費盡心力使用地獄曼陀羅來控制他們的心思,但是效果一直都不好。

大皇子由于從小一直習武,而且思想簡單,所以意志力非常強,一般很難告破。而他的妹妹,蒂娜公主,盡管沒有任何能力,完全是一個弱不經風的少女。他的精神力反而比大皇子的還要堅定!這讓二皇子百思不得其解,他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奇怪的事情。難道真的是因為她的母親是半精靈的緣故?

二皇子緩緩來到關押蒂娜公主的牢房之中,蒂娜渾身衣服破爛的被綁在十字架上,到處都是傷痕,現在依然在昏迷之中。在她身後的柱子上,一株嬌豔的地獄曼陀羅正微微顫抖著,將花粉灑在她身上。

二皇子抬起蒂娜的下巴,雙眼之中帶著奇異的光芒,一道道符文從他的雙眼之中映射到蒂娜的額頭上,蒂娜渾身立刻閃爍其粉紅色的光芒,但是很快又會暗淡下去。

“比上一次長了一些,兩周的時間,應該夠了,希望那些家伙們不會等得太急躁。”

二皇子自言自語的說道,然後他叫來了守在一旁的執行人。

“將每天拷問的程度再加重,但是一定要注意,絕對不能有任何生命危險,無論多殘忍,多痛苦,只要她最後能活下來就可以,明白了?”

二皇子對那個人吩咐道。

“是的,陛下。”

執行人恭敬的鞠躬行禮。

“很好。”

二皇子轉身離開了這里,房間之中的血腥味讓他有些作嘔。

兩個男人在皇帝離開處刑室之前進入到處刑室中,皇家處刑室沉重的大門緩緩關閉,大門被從外面和背部同時反鎖,以確保不會有人進入這里。這兩男人一個有著紅色的皮膚,一個有著黝黑的皮膚。他們渾身所有裸露在外面的皮膚之上都是傷痕,舉手投足之間都透露著一種肅殺的氣氛。

處刑室里面其他的人根本不敢靠近他們,因為他們渾身的殺氣比起這些在這里終日折磨犯人的人身上的都要濃厚,絕對是那種屬于那種經曆過非常恐怖的戰斗洗禮的人才會有這樣的殺氣。

這兩個人就是特別處刑室之中的那一對皇家血脈的監視者,他們負責不讓任何人將那里面的兩個人救走。

他們就是這一次的特別來賓。來自燃燒廢土的龍騎士傭兵,七階龍騎士,阿七,和他的七階黑龍,薩蒂亞洛斯。

同樣是來自艾克族的龍騎士,水平的差異自然是無法避免的,例如王維一開始就給趕走的那個龍騎士,就屬于典型的正在跟著前輩混經驗的廢物,一些進本的戰法都不懂,而且還碰到了王維這個怪物,結果招致慘敗。

自然也有像現在這一組一樣,他們的名聲幾乎響徹整個大陸。

艾克一組的龍騎士就是動亂的代名詞,之所以這麼說就是因為哪里有戰爭,哪里就會有艾克的龍騎士,多少年來,艾克的龍騎士伴隨著世界各地的戰爭將龍騎士的強大傳遞給世界上每個人的心中。

而阿七和他的黑龍搭檔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三歲習武,十二歲從軍,十七歲就有了自己第一條龍。一直到現在五十多歲,兩個七階強者,這樣的組合在很多地方橫行。

尤其是巨龍,七階的巨龍和七階的人類是有本質區別的,由于龍族的特殊性,即便龍族不倒八階,他們也能夠將自己轉換成人類的形態。但是盡管成為人類,龍族天生的驕傲特性依然不可能收斂起來。、

黑龍薩蒂亞洛斯目光凌厲看著周圍所有人,一直到將周圍所有人的眼神全部逼視回去才將視線收回。

“我不明白,我的伙伴,我們應該出現在戰場上,而不是這個陰暗潮濕,到處都是犯人腐臭的地方,強大的黑龍需要的是戰斗,而不是在這當一個小小的獄卒。”

黑龍對他的伙伴抱怨著,對于沒能上戰場感到萬分不滿。

“這對我們來說沒什麼太大的區別,我們既然收了金子,自然就要按照雇主的要求去做,他不讓我們去戰場,那麼我們就不去。”

艾克族人擁有非常典型而且樸素的世界觀,他們藥的就是金子,只要給他們金子,他們什麼都回去做。

“那個愚蠢的人類,如果那天在戰場上的是我們,那個名叫凱恩的人,絕對不會如此此囂張下去。那個新來的晚輩給外海龍城丟臉了!”

黑龍暴躁的砸著桌子,金屬的桌面被他砸的一個坑一個坑的。

“冷靜,小薩。不要忘記我們的使命,不要去管那個人類的決定,無論他的決定是什麼,和我們都沒有關系,只要那個人類答應我們的條件能夠完成就可以了。”

名為阿七的龍騎士雙眼看著兩扇緊閉的牢門說。

“人類總是這樣喜歡窩里斗,而且每次窩里斗的時候還總會向別人許下很多好處,也許是真的是種族差異,人類難道天生就是一個注定要被毀滅的種族?”

黑龍看著那些遠遠躲開的獄卒們說道。

“人類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取得了比精靈還要輝煌的成就,難道僅僅只是運氣和巧合?不,絕對不是,人類的強大自然是有他們的原因的,而艾克人現在需要的,就是找到這個原因。這也就是你們龍族為什麼被趕出了這個世界的原因。”

阿七看著黑龍的雙眼輕聲說道。

“我要提醒你,我的伙伴,請千萬不要隨意侮辱一個龍族的智慧。”

黑龍目不斜視的看著阿七的眼睛說。

“這是事實。人類富有創造力,進取心,人類不掌握毀天滅地的力量,所以不斷出現的爭奪從來不曾毀滅人類的文明,所以人類總是在爭斗之中取得進步,而不是在爭斗之中毀滅這個世界和自己。

當初龍族使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生物,結果精靈將龍族趕出了這個世界,而精靈成為這個世界最強大的存在的時候。巨人和精靈之劍的戰爭直接毀滅了兩個種族。知道這公會長偶人類才站起來,他們發展自己的文明,建立自己的信仰。他們一開始地發展就是一部戰爭史,結果他們在戰爭之中越來越強大。知道現在,也有不少龍族和人類締結了契約,不是嗎?”

阿七猶如一個曆史學家一樣侃侃而談,聲音在寂靜的空間之中回蕩。

“這就是為什麼我很欣賞你,我的伙伴。因為你總是能夠很冷靜的站在一個別人從來沒有想過的高度來看問題。”

黑龍笑著說。

“不,我認為有很多人都這樣認為,只是我們還沒有見過他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