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內戰 第二章 艾薩克的大公們

“那兩樣東西還依然存在?”

露娜作為老牌貴族,自然知道這兩樣東西對于曾經打下帝國江山的先皇來說有多麼重要,可以說,正是因為這兩樣東西的幫助,先皇艾薩克阿西莫夫大帝才能無往不利!

“是的,依然存在,而且作為鎮國之寶封存在國家寶庫的密室之中,每一個新國王都會在老國王的帶領下進入密室,將密室的開啟方式更改成之後自己才知道的方式。但是這一次情況出了例外,陛下暴斃,而開啟密室的鑰匙是需要兩位皇子和一位公主的自願打開才行,二皇子沒有辦法,只能暫時先囚禁起來。因為按照帝國法律的規定,只有得到那兩件寶物的承認,才能真正證明他是國王的繼承人。”

蕾雅放下牌子,從懷里掏出一份地圖來,王維一眼就看出來這張地圖是典型的皇宮內部圖紙。

“你拿這個干什麼?”

王維很奇怪的問到。

“去救公主。”12dc7de

蕾雅非常理所當然的將地圖鋪在地上,舉著牌子。

王維一巴掌排在自己腦門上,完全不能理解,這個女人到底在想什麼,這樣莫名其妙的闖入這里,這樣莫名其妙的給自己說了一大堆駭人聽聞的事情,然後就這樣給自己安排了活動。

“等等,你是公主的守護者吧?這個時候你不在公主身邊,反而跑到我這里來,萬一公主出了什麼意外該怎麼辦?”

王維看著這個似乎一直都和機器人一般舉止的女孩,突然感覺到她比起那些真正的金屬女孩似乎還要僵硬。

“第一,我和公主之間的關系比你想象的要親密的多,她的情況我隨時都能了解。”

“第二,這一次雷諾子爵投奔了二皇子,同時雷諾子爵的追隨者之中出現了兩個巨龍騎士,我現在不能出現在龍族面前。”

牌子上的字飛速變換,王維仔細的看著每一個字,直到牌子上光潔如新。

“所以你就來找我?為什麼不是別人?而只是我?為什麼你不能出現在龍族面前?”

王維感到更加奇怪。12dc7de

“因為沒有人能夠擊敗巨龍騎士,而你是一個屠龍者,你帶有屠龍者的威壓,龍類會因為看到你而憤怒,卻也會因為看到你而恐懼,在你面前,沒有什麼龍是不可戰勝的。而我之所以不能出現在巨龍面前,是有原因的,但是我暫時不能說。”

蕾雅說。

“您回答的還真言簡意賅。”

王維點了點頭。12dc7de

“不過你怎麼知道我一定會答應你?”12dc7de

王維將臉湊近了蕾雅的臉問道,那個女孩有著一頭銀色的長發和銀色的雙瞳,看起來和艾米麗貝拉她們很像,但是從本質上來說,蕾雅並沒有那些女孩身上非常顯眼的金屬光澤。

“這很簡單,你喜歡女王。”

蕾雅根本沒思考,直接說道。

“不,我不是喜歡女王。”

王維的腦海之中迅速閃過皮鞭蠟燭之類高精尖設備,然後立刻搖了搖頭。

“我只是覺得,總算有點正當理由把那些白癡給捏死了。”

王維的聲音之中帶著絲絲興奮,在海上閑了太長時間的女孩們也為終于能夠有什麼事情做而感到萬分開心。

他們在惟恐天下不亂。12dc7de

公主被囚禁在皇宮深處,位于皇宮的底下處刑室之中,那是用來秘密審問皇家囚犯的地方。並不是所有人都知道那里。蒂娜公主和二皇子就被囚禁在那里。兩個巨龍騎士之一的土龍騎士就鎮守在這里。

王維早就說過,如果三個皇家血脈之中讓他挑選一個來支持,他肯定選擇蒂娜公主,

這一次只不過是提早兌現他的諾言而已。

蒂娜不是說去救就去救的,和蕾雅的短暫溝通獲得的資料非常有限。不能開口說話的她和王維的交流完全依靠一個魔法牌子,但是看得出來,蕾雅的文學功底比起她的相貌來要差的很遠,說話非常直接,而且缺乏藝術性,而且對于整個事件的判斷和走向的把握並沒有什麼有意義的論點,看

,她是那種對于除了蒂娜公主之外,任何人都沒什麼。

所以,王維決定去找一個總是能夠俯視整個國家的人。

在這個國家里面,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人不多,而自己的老丈人,獅子大公,費爾南多就是這樣一個人。

一行人秘密趕回獅子堡,跨進大門,迎面見到正在院子之中喝茶的大公,對方說的第一句話就讓王維一頭冷汗。

“露娜!我的寶貝兒!”

大公一把將露娜摟進懷里,溺愛的撫摸著女兒的頭發,這一刻,放下心來的的感覺溢于言表。

對于露娜的歸來,獅子大公表現出一個父親應該有的,以及大部分父親都做不到高興,他立刻向整個城堡之中的人宣布了這個好消息,頓時整個城堡之中沸騰一片。更多人將這個消息向整個獅子城之中散播出去,為了慶祝露娜勝利歸來,大公還做出決定,明天整個獅子城放假一天,免除勞役和賦稅,大家可以盡情游玩!

大公拉著露娜問這問那的,給王維的感覺就好像露娜剛剛支援完前線回來一般。盡管也是凶險萬分,可是有自己這個強力老公,兼契約人在這里,恐怕露娜就是想死都沒那麼容易吧?

終于。老丈人和女兒聊天結束,他的視線落在他的女婿身上。

“二皇子篡位了!”

大公對王維說的第一句話就直奔主題。

“老爹,好歹我也是你女婿,你也就不能稍微安慰我?”

王維撇著嘴嘟囓著。

“你一大老爺們,保護我寶貝閨女是應該的!安慰你個X

大公伸手給了王維一拳,王維也沒躲,反正這一拳打在身上也不疼。不過王維知道,盡管大公這麼說,他的眼神之中已經流露出了足夠的信息。他能夠理解一個做父親的對自己女兒生命安慰的擔心。

王維表示自己已經知道二皇子篡位的事情,但是這似乎有些令人無法理解,眾多輿論都認為是二皇子謀害了國王,但是這顯然並不是明智的選擇。

軍方的人在這個時候非常罕見的保持了沉默,軍方高層都沒有對這件事發表任何言論,既不說支持誰,也不說不支持誰。所有人都知道,他們的眼光都盯在了嶺南大公費爾南多的身上。

作為當年和開過大帝一起打下天下的家族,輝煌獅子費爾南多家族的發言權在這個國家之內是響當當的。從開國,到保國,到現在自動隱退的到鄉下的嶺南郡,為了社會和諧,費爾南多大公從來不公開表述自己的任何觀點。但是稍微有點腦子的人基本還是在等著看費爾南多大公的表態。

作為皇帝從小一起長大,一直到皇帝登基都還敢踢皇帝屁股的大公,費爾南多的權威在整個帝國可以說能夠起到導向標的作用。

現在國內的老牌貴族,特別是都城范圍附近的,有不小一部分都支持新上台的二皇子,這其中就以宰相威爾斯為首。而還有一部分則是還在持觀望態度。而以嶺南郡大公費爾南多為首的一些少部分大公們則是對這一次的的事件一直保持沉默。

但凡是大公們,當年都是跟著先皇一起打天下,建立了赫赫戰功的老將,他們對于王朝有非常高的歸屬感和維持王朝穩定的使命感。這些大公一般都是主動放棄了在國家之中的話語權,發誓終生不參朝議政。安心在自己龐大的領地之中養老,但他們是其實卻都是擔負著鎮守著邊境或者要地的重任。

可以說,這些大公不說話,無論哪一方都會心中忐忑,那些大公手上掌握的兵權足以和國家軍隊進行對抗!

但是這些大公們卻好像達成了什麼協議一般,從事件發生的開始,一直到二皇子登基,帝國三個大公沒有一個站出來發表任何言論的,仿佛從來都沒有聽說過一般。

因為這件事發生的太過于突然和蹊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