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內戰 第一章 內訌~

當王維前往遠山議會的時候,他很好的隱藏了自己的蹤跡。不過這一次他並沒有這麼做,他並不擔心航母會被別人看到,因為現在航母已經沒有保密的必要。遠山議會的那些人不是傻子,也不是瞎子,他們早就已經將任何有用的信息帶回了他們的國內。這一次聯合海軍艦隊的出現就是非常好的證明。

那些國家看到了這艘軍艦,看到了這種軍艦在對抗海族之中所占有的優勢,陽光更遠一些的甚至看到了這艘軍艦在未來海洋爭霸之中給人類帶來的無窮好處!

總之,這艘航母代表的東西太多了,以至于她根本就不可能隱藏在所有人的視線之外。

所以,但王維這一次回到淺海灣的時候,他是光明正大的將航母停在了遠方的深水灣之中。

海岸邊,一行人浩浩蕩蕩的行進著,作為一個人數並不怎麼多的小鎮,小鎮的居民們第一看到如此情景。一身銀色緊身衣的雙胞胎們一對對的有說有笑的從他們身前走走過,一群腰間掛著精靈雙刃,身著紫色緊身衣的白精靈們也一邊談論著什麼,一邊往前走。

緊接著是一些體積龐大的大塊頭,它們一身紅色的長毛,長著兩個碩大的腦袋,在它們的腦袋中間坐著一個長著灰色長發的精靈。

在另外一邊的空中飄著一些渾身都是黑色,如同陰影一般,頭上的秀發如同墨水一樣飄逸的女孩們,她們在人群之中鑽來鑽去,不斷的逗著一些人發笑。

在所有人之後,一些人認出了他們的領主老爺,那個來到這個領地第一天就被酒館之中的一群酒鬼給灌醉,然後莫名其妙的頒布了領地之內所有稅收全部免除法令的男人。曾經的屠龍英雄,國家愛競技場內敢和十萬觀眾對罵的人。

他的一個胳膊挽著一個頭上有著一對獸耳的女孩,另外一個胳膊上掛著一個雙眼被一條絲帶蒙住的女孩,一個渾身紅色長袍,連頭發都是紅色的女子恬靜的走在他身後。在最後邊,是一個渾身金色,僅有的一些盔甲幾乎勉強才能擋住要害部位,身材火辣到讓世界上所有女性都無地自容的女子。她的手中提著一個靈魂行者,狼耳狼尾的靈魂行者一身公主裙,看上去非常小,正在不斷用所有人都聽不懂的語言大聲爭吵著什麼。

遠方的航母上,一群群獅龍從航母的甲板下面飛出來,有的在甲板上晾著自己渾身的皮毛,有的干脆圍著航母飛舞起來。

一路上,不停的有一些領地的居民沖上來向王維表示對王維免稅政策的感激,同時也為王維奉上了誠摯的祈禱。

王維很奇怪,這種祈禱只有在大難不死的時候才會被使用。

不過自己似乎並沒有出什麼意外啊?

帶著這個疑問,王維回到了領主府,那個在山崖之上修建的小別墅。

在門口,王維見到了領地治安官,也就是被王維全權委托了全部任務的人。

“凱恩子爵閣下!!”

治安官看到了王維之後幾乎是哭著撲了上來,王維從來沒見過感情流露如此真摯的人,那個人肯定是有很多事情要對王維說,因為還沒等他說,他的臉上幾乎都要把這句話給寫出來了。

原來,就在一個月前,淺海灣突然來了一個渾身都裹在斗篷之中的女孩子,這個看不清相貌的女孩子一來到這里就不聲不響的來到領主府,使用大劍將大門劈開之後就闖了進去。治安官只是一個領地之上的小小芝麻官,要武力沒有武力,要力量沒有力量,想要驅逐那個人根本不可能。

那個女孩從來沒說一句話,唯一和治安官聯系就是她些了一封信,上面說她只是來等王維的,並沒有別的意思。

就在這個時候,從內陸傳來了王維已經陣亡的消息。治安官在震驚之余就將這個消息告訴了那個女孩,結果那個女孩竟然留下了另外一則消息。

“如果他死了,我就殺光所有人。如果你說了,我就殺光所有人。”

治安官天天都提心吊膽的過日子,生怕王維出現什麼意外,同時也希望王維已經陣亡的謠言是假的。但是隨著時間一點點推移,越來越多的人都這樣傳說,而且王維也一直沒有出現,治安官更是害怕的要死。

所以,當今天王維出現之後,治安官終于長出一口氣。

“那個女孩這麼厲害?”

王維從來不信邪,他一腳將房門踹開,結果發現那個女孩就那樣靜靜的坐在正對著房門的椅子上,雙眼直直的看著踹門而入的王維。

在的手上舉著一個牌子。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會踹自己的房門。”

那個人竟然是蒂娜公主的守護者,蕾雅!

戰爭,是人類自古以來一直沒有改變的活動。而利益則是戰爭唯一的策動力,無論這利益是金錢還是權利。只有利益是所有生物的追求。只不過是少數掌握著權利的人召集更多人來為自己的利益來剝奪別人利益的活動。

這就是戰爭。

每個國家都經曆過戰爭,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在這個亂世之中獨善其身。

但凡是戰爭都會死人,而有一種人一般會在最後死去,那就是戰敗國家的國王。

當一個國王在戰爭的一開始就死去,那說明這個國家正在經曆異常朝代的更替。

說的直接一些,有人正在謀朝篡位。

兩個月,發生了太多令人無法理解的事情。

二皇子篡位了!

艾薩克帝國的前任國王被暗害,大皇子和蒂娜公主被閃電囚禁!

現在艾薩克帝國的皇帝竟然已經是二皇子了!

當王維高高興興的回到淺海灣的時候,他就發現整個淺海灣的氣氛有些怪異,人們並不像從前一樣高高興興的走在大街上,談論著他們關心的事情。看起來每個人都是憂心忡忡的,這在這個樸素的小鎮之上是非常不應該出現的。

沒有想到,這個國家竟然會發生這種事。

在一個月之前,國王突然暴斃在書房之中,渾身沒有一絲傷口。他的貼身衛士也神秘死亡,現場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國王是被何人通過何種手段刺殺。但是就在所有人要求徹查真相的時候,二皇子卻在國王去世三天之後閃電即位。

這引起了大皇子的不滿,大皇子雖然同樣對皇位充滿了野心,但是他根本沒有想到二皇子竟然在國王剛剛駕崩三天,甚至連原因還沒有找到的情況之下就突然宣布即位。

但是滿朝文官幾乎全部站在二皇子那邊,現在的二皇子經過正式的登基程序,無論是法律還是過程上都無懈可擊。憤怒的大皇子抽劍試圖攻擊新皇帝,結果被一直埋伏在皇座周圍的高手一招制服。

緊接大皇子和蒂娜公主一同被軟禁起來,杳無音信。

一些親大皇子派系的不滿將領舉兵造反,在艾薩克城之中發動了數次戰斗,結果都被風雷子爵雷諾帶領的強力隊伍擊敗。

原本和平無比的艾薩克帝國竟然在短短的時間之內成為了戰爭之地!整個大陸上所有國家都對這件突如其來的事情毫無准備,身為能夠躋身世界前列的帝國。艾薩克的帝國的建立有多麼不容易,那些艾薩克帝國的對手們比起艾薩克的子民們還要清楚的多。一個正在蓬勃發展的國家怎麼可能會突然發生這種事情?這根本毫無道理!

艾薩克國內在這一瞬間都亂套了,一些反二皇子派的人建立了討伐軍,聲稱二皇子謀害了國王,謀朝篡位。而一些親二皇子派的人則說那些人才是和大皇子一起謀害國王的凶手,害死國王的大皇子已經被二皇子拿下。

“你是說,蒂娜公主和大皇子全備被二皇子軟禁?為什麼?”

王維的思考問題方式和別人有很大不同,他總是能夠考慮一些別人在一開始考慮不到的問題。

按照一般的觀點,篡位成功的人是絕對不可能會留著他的兄弟姐妹還存活在這個世界上的。因為篡位的人是絕對不會相信別人的,以己度人,他也不可能會將這些禍根留在身邊。

“很簡單。”

蕾雅拿著手中的牌子。

“他想得到先皇留下的遺物,附魔機械盔甲,和附魔機械鏈鋸劍!”

蕾雅牌子上的文字不斷變換著。

“這個牌子還真不錯,連標點符號都有。”

王維看著蕾雅牌子末尾那個大大的歎號,十分感慨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