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遠古的延續 第六十七章 深海巨怪

海面之上滿是斷肢,濃稠的血液讓無數喜歡血腥的海洋生物在這里游蕩,搶奪著曾經強壯的身體。

現在的尸體。

“他,死了?”

一個海族戰士被推舉出來,他的皮膚不是一般海族戰士那樣的淡青色,而是很蒼老的灰色,雙眼之中沒有一般海族戰士那種狂熱,從的眼睛之中,王維能夠看到那種對于一些事情的厭倦。他緩緩爬上航母,來到第三海王面的頭顱前,呢喃的說。

“是的,死了,而且死的很徹底。”

王維淡淡的說。

“這麼說,我們自由了?”

那個人看著自己手中的武器,又看了看周圍跟著王維那些人手中的武器。

然後他把那柄簡陋的金屬珊瑚石柱遠遠的扔了出去。

“我們自由了!”

“我們自由了!”

“我們自由了!”

當那個蒼老的海族戰士揮舞著雙臂高呼的時候,原本沉寂的海洋再一次沸騰起來。

海族是一個弱肉強食的國家,當一個海王被另外一個海王擊敗的時候,原本那個海王的部下要麼全部被並入新海王的麾下,要麼全部被處死,而擊敗一個海王並不是另外一個海王,那麼這些海族戰士將會全部獲得自由。

死亡,是這浩瀚大洋之中每天都在發生的,而且大規模發生的最平常的事情。

而自由,則是每一個海族人心中最強烈的向往,是每一個生物心中本能的追求。

王維不會真的以為自己能夠單獨對抗數十萬海族軍隊,第三海國僅僅只是東大洋聯合國之中的一個小小海國而已,在東大洋聯合國之中,這樣的海國還有很多。除了核彈,沒有什麼人能夠真的對付這源源不斷的海族沖鋒。

航母靜靜的停在那里,等待那些已經登艦的海族戰士回到水中,藍色的血液已經將整片海域都染成了血的顏色,一些海族戰士十分勉強的進入水中,然後遠遠的游開。一些東西從他們的身邊劃過,那是他們同胞的尸體,是為了曾經那個暴君而戰斗犧牲的尸體。

一個皇子,一個國王,數萬海族戰士,一個國家的隕落。

海精靈們都站在王維的航母上,在航母周圍是一些龐大的海洋生物,它們在航母周圍游弋。

事情,似乎即將畫上一個休止符。

如果不是那突如其來的沖擊話。

一切似乎真的就安定了下來。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一切都結束的時候,那些海洋生物突然同時變的非常狂躁,然後它們突然掉頭超四面八方游走,仿佛感覺到什麼恐怖的事情一般。海精靈們站在王維的甲板上面面相覷,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在從前的世界里面,王維就經常感慨于海洋的神奇,能夠孕育出各種各樣龐大的生物,而來到這個世界上,王維更是見到一個比一個大的生物。

但是,一切和現在正在緩緩從王維眼前浮現的生物比起來,那些都是玩具。

因為龐大的航母在它的面前,也僅僅不過比他的舌頭稍微大了一些而已,它根本就沒有身體。它的全身就是一顆龐大的頭顱,無數觸手在它的身體周圍擾動。

一個怪物。

巨大的怪物。

它從海底被水雷驚醒,濃濃的血腥味刺激著它的食欲,現在,它來到海面上覓食了。

它就是在整個海洋生態圈之中幾乎位于頂層的存在。

“深海吞噬者!!”

不知道哪個海族戰士扯開嗓子喊了這麼一下,恐慌立刻系席卷了那些曾經悍不畏死的戰士。那些海族戰士並不是不畏死亡,而是死亡的威脅從來沒有像現在那樣深刻!

王維終于知道那個海王為什麼會將戰場選擇在這里,戰斗和血腥喚醒了在深海之中的深海吞噬者。這也許是整個海洋之中最奇特的一種生物,他的整個身體從外形上看起來就是一張嘴,一張碩大的嘴,它沒有眼睛,卻有無數用來感知周圍環境的觸手,這些觸手能夠感覺光線,溫度,味道。它們就依靠這種東西來捕獵生物。

不過那個國王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會死在這些人之前!

深海吞噬者是一種分裂生殖的生物,當一個

噬者吞食夠了足夠的生物之後,它就會分離成為兩個的個體。

而一個成年的怪物,身體在海面之上至少要覆蓋二十五萬平方米的面積!王維的航母和人類聯合艦隊被那個怪物從中間分隔開來,分布在那個怪物的周圍。

那些精靈馴養的海洋生物早就已經受到驚嚇遠遠的逃離開去。

王維現在就感覺一個國家體育場正浮在水面上,出現在自己面前,從中間裂開的大嘴之中滿是猶如電視塔一般大小而且鋒利的獠牙!海水被他緩緩吸入口中,海面上的海族尸體就像是被沖入下水道的垃圾一樣被那張巨口吞入,然後那張大嘴緩緩閉合,海水從它身體周圍的一些小孔之中滲出。

在不經意之間,航母竟然被從原來的地方緩緩拉近!

“羅薇兒,最大輸出,馬上從這個地方脫離!”

面對這個東西,王維渾身都是不詳的預感,阿拉岡王子早就已經回到自己的船上指揮艦隊掉頭,但是所有人都驚恐的發現,他們的船不但沒有遠離,反而距離那個怪物越來越近了!

就連王維的航母都不例外!

“是那個怪物的觸手!它粘在了船底上!”

艾米麗在檢查了整個航母之後,立刻發現了原因,這里所有的船都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被那個怪物的觸手給牢牢粘住,數米粗的觸手大約有十幾根全部粘在船底,艾米麗和羅薇兒立刻帶人下去砍斷那些觸手,但是這些觸手柔韌性大的驚人,一刀下去,那些觸手根本就吃不上力!

“全部火力自由發射!”

剛剛被誒收回去的蠍子全部被放出到甲板上,航母之上的所有燃晶大炮一起開火,巡洋艦跑更是發出震天雷鳴!

人類聯合艦隊早就已經開始對那個大怪物進行炮擊,燃晶大炮一枚枚落在它龐大的身軀之上,就好像一顆顆雨點落在磨盤身上一般。只是在他身上濺起一朵朵小小的火花,在那個怪物身上留下一個個不大不小的坑,但是和那個怪物的身體比起來要差的很遠。

那並不足以給那只怪物造成足夠的創傷!

“巡洋艦炮全部開炮,開炮!把所有炮彈全部打進那個家伙的身體里面去!我就不信這個東西還是個單細胞的,連個腦子心髒什麼的都沒有!就算是單細胞的,也要把他的細胞核給我切碎!”

巡洋艦炮在王維的命令之下將一枚枚自動炮彈打入那個怪物的身體之內,但是那些炮彈回饋的情況卻並不樂觀。

這個怪物的身體與其說是一個生物,卻更像是很多生物組合成一起的集合體,而它的身體之中根本看不到任何循環系統,所有被吞食進去的生物都不是進入專門的消化器官,而是被它身嘴里所有的組織拉到那些組織之中。與其說是消化,更像是同化一般。

而它有大腦,這個大腦位于腦袋最中央的部分,不過卻被一層非常厚的琅質給包裹起來,大型炮彈沒有那麼強大的貫穿力穿透他那層堅硬的外殼。

王維能跑,只要將將航母和所有人收起來。抱著伊莉丹遠遠的飛出去,那麼這個怪物就絕對不可能對自己如何。

但是那人類聯合艦隊呢?

深海吞噬者的觸手將航母一點點拉向自己,這是一艘大船,沉重的船身然沒有任何視力的怪物興奮萬分,他能夠感覺到這艘船是一個生命,一個笨拙的,龐大的生命,那也許是好吃的。

深海吞噬者總是這樣,它判定一個生物的標准就是好吃不好吃。好吃,它就會消化掉,而不好吃,它就會將那東西吐出來。

看著航母一點點被拖進大嘴之中,遠方人類聯合戰艦之上的阿拉岡心里萬分焦急。航母是沉重的,怪物的觸手盡管能夠拖動,但是卻非常吃力,而那些普通的人類戰艦都是木質結構外面包鐵皮的,比起航母來輕了不是一點兩點!而且人類的戰艦並沒有王維航母那麼龐大的動力,僅僅依靠風力和少部分魔晶動力的戰艦根本沒喲辦法拖延任何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