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遠古的延續 第六十五章 你們!這是自尋死路!!

但是王維行。

在海浪接近航母的一瞬間,所有人的眼睛都花了一下,沒有看到發生了什麼,但是當海浪過後,所有人都看到那搜龐大的航母依然屹立在海面之上!

“這不可能!即便是海岸的人類要塞都會海洋的憤怒之下毀滅!一艘船沒有道理能夠毫發無傷的躲過海潮的攻擊!”

海王大叫起來,他根本不能相信這件事情。

王維也不相信航母能夠經過。因為那些地球上的萬噸級的巨輪太多,而地球上那些被巨浪和浪湧打斷的巨輪也有不少。

所以,王維做出了一件任何人都無法想象的事情。

影化,全船影化。

將航母的兩台發動機超載,將幽影力量全部釋放出來,然後通過幽影族的女孩將整個航母影化。

不過,這樣做的後果就是,有一台發動機因為超載嚴重,導致能量傳導出現問題,只要一注入能量,能量的放大指標就會超標。

王維很作弊。

海王很生氣。

“沖!全部給我沖鋒!所有人!沖上他的戰艦!殺死所有船上的人!所有人!!”

此時的第三國王,已經不再在乎什麼別的東西了,他一心只是想把王維置于死地,沒有別的任何想法。

國王的命令立刻被下達了出去。

這一次,海族戰士不再隱藏自己的蹤跡,因為集體沖鋒的時候,大量的氧氣消耗,會讓海水之中的氧幾乎消耗殆盡,他們必須從海面上呼吸空氣。

而沉寂了很久的燃晶大炮,終于開始發揮了它們的威力。

燃晶大炮,顧名思義,那是依靠將魔晶點燃之後產生強大爆發力進而造成爆炸的一種大炮。

數十門燃晶大炮全部從王維的老丈人,費爾南多大公爵那里弄來,順帶還有數千炮彈,這東西都屬于國家戰爭資源,王維能夠弄到這種東西,自然是動用了一些手段的。

但是無論手段如何,這些大炮已經開始發揮了它們的力量。

當赫勒西斯托龐大的身體屹立在航母之上的時候,所有的白精靈全部躲進了王維的契約空間之中,盡管同樣作為王維的契約生物,白精靈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抵禦地獄氣息的侵蝕。同一個契約人的契約生物帶來的百分之五十的傷害減值對于天然害怕地獄氣息的白精靈來說沒有任何意義。

不過,現在她們卻成為了攻擊的主力。

精靈一族高超的箭術讓她們的名聲早以響亮無比,那代表了弓箭技術的頂峰,代表了一種無法被超越的曆史傳承。

現在,這代表了一擊斃命。

海族人悍不畏死,王維這一次真的見識到了。

那些海族戰士將一根根由海生植物制作的蔓藤拋到航母上去,然後他們沿著蔓藤往上爬,箭矢和燃晶大炮不斷劃過他們身邊,水雷在人群之總爆炸,將那些依然還在海里的戰士變成烈士。

這些遠程火力絕對不理會那些想要通過攀爬而上來的海族戰士,因為當他們沖上航母之後,等待他們的不是一場戰斗,而是一場屠殺。

雙頭巨猿早就已經扛著斬龍劍等在甲板周圍,艾米麗早就已經等的不耐煩,幽影族的戰士除了幾個還在機房之中維持必要設備運轉之外,其余所有人早就已經等在甲板中間位置,而泰拉,如果不是有人拉著,她可能早就已經跳進海里去了。

這是一場慘烈的戰斗,作為主攻一方的海族根本無法想象他們所面對的敵人是何等強悍。在這座不會沉沒的要塞之上,每一個人都強悍的過分。

第三海王雙眼之中滿是狂熱。

數十萬海族戰士的沖擊,第三海王不信連一艘船都拿不下來!

“進攻!進攻!”

第三海皇雙眼之中一片血紅。

去吧!去消耗那些敵人的力量吧,讓那些陸地人知道海洋的龐大和力量吧!

第三海皇手中緊緊握住海螺,力量如此巨大,以至于上面都出現了條條裂縫!

在船長休息室里面,伊莉丹懷里抱著法杖,雙眼一片

|.滿而燃燒著藍色火焰I在她雙眼之前。

“我希望變的更加強大,而不是像現在一樣等的王維哥哥保護。”

伊莉丹雙手死死的握住法杖柄,聲音之中滿是堅定。

“勇敢的孩子。”

一個女聲在毀滅只眼之中傳了出來。

“但是你真的已經做好准備了嗎?能力越大,責任也就越大,你是否已經能夠從容面對你即將面對的一切?”

“是的!我已經准備好了!”

伊莉丹認真的說,聲音之中沒有一絲猶疑和顫抖。

“那麼我會為你提供一條道路,但是我只給你演示一次,記住這種感覺吧。”

那個聲音緩緩沉寂下去,而伊莉丹也緩緩閉上眼睛。

當她重新睜開眼睛的時候,她的雙眼之中已經燃燒著藍色的火焰,而原本停留在她身前的毀滅之眼已經消失了!而額頭上的E+神符則緩緩的順時針旋轉了九十度,同樣燃燒起了藍色的火焰。

原本晴朗的星空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陰沉了下來,一種奇妙的光將所有云彩都染成了藍色,好像天空之中滿是藍色的火焰在燃燒一般。

王維突然感覺到航母之中有一個恐怖的能量正在不斷膨脹威勢隨著時間呈幾何數增長,沒有多久,竟然隱隱有一種空氣都跟著震蕩的感覺!

一個渾身都被藍色火焰覆蓋著,背上一對藍色火焰羽翼的人突然出現在航母艦橋頂端。她俯視著周圍所有的生靈。

“我已經被放逐了一萬年。”

“現在我再一次回歸這個世界。”

“為你們帶來了曾經的恐懼,曾經的毀滅。”

“而你們。”

“敢碰我的人。”

伊莉丹嘴角露出一個壞笑。

“海中的爬蟲們,你們是否已經做好承受我憤怒的准備?”

伊莉丹的雙手之上突然燃燒起熊熊的火焰,火焰緩緩延展,變成一對同樣燃燒著藍色火焰的月刃。

“你們,這是自尋死路!”

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即便是王維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一個渾身裹挾著藍色火焰的身影就這樣從航母之上升起,在海面之上拉出一道長長的藍色火焰,被點燃的海面好像是被澆上了汽油一般,藍色的火焰不但沒有熄滅,反而沿著海面緩緩燃燒起來。每當火焰碰到一個海族戰士,那個戰士就會立刻哀嚎著爆成一團火焰,即便那個戰士沉入水中,那從身體之中竄出的火焰還是會將他整個身體變成一團焦炭!

那個纖細的身影就那樣站在水面上,海水似乎都害怕她一樣,在她的身體周圍形成一團力場,她揮舞著一對沉重的月刃,優雅猶如漫舞。海族戰士一個個驚恐的想要從從她身邊逃走,但是原本于是他們的天空,那片海面現在卻似乎並不是他們記憶之中的那個樣子。

海水似乎在拒絕他們下潛!

大海都在懼怕她!

那是一場屠殺,單方面的屠殺,對方毫無反擊能力。

但是,這場屠殺沒有持續多久,僅僅經過了三分鍾,一身藍色火焰的女孩從海中緩緩升起,降落在王維面前,雙手之中的的月刃當啷一聲掉在地上。然後她整個身體倒在了王維的懷里,即便是海水的都能點燃的火焰在王維的懷中安靜的燃燒,然後最終熄滅在懷中女孩的身上。

“王維哥,我終于感覺到了那種力量,我的力量。”

女孩緩緩張開眼睛,對王維說道。

藍色的雙眼清澈無比,倒映著王維的大臉,帶著一份喜悅和一種放松,然後沉沉睡去。

王維撿起掉在地上的雙刃,這對雙刃有接近一百四十公分長,沉重無比,刃口上帶著藍色的火焰,在護手的位置上刻印著顯眼的神符。

‘E+’

王維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