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遠古的延續 第五十八章 解救..?

艾米麗早就盯上了那些在海島邊緣的海族術士,當她們一出現立刻就沖向那些正在釋放元素隔絕領域的海族術士,那些海豚一般的海族人行動機敏的立刻跳海逃跑,艾米麗砍翻一些,但是大多數都跑掉了,不過還沒有等他們跑多遠,航母四周突然出現一排重型床弩。弩箭後面帶著堅實的繩索。這些床弩將粗大的弩箭攝入水中,很多海族海族術士還沒有等到潛入水下就被粗大的弩箭給攔腰射斷。

王維一步步逼近這位在海洋之中以一抓一把的宰相,他知道,這家伙只不過是海族跑出來的一個替死鬼而已,剛才那非契約的受約人是所有海族人,而簽約人的另一方則是幾個海族大佬。這份契約是明顯經過一些專業人士經過非常細致的推敲而炮制出來的,契約之中的條條框框沒有絲毫漏洞,一環扣著一環,嚴謹無比。

但是他們卻萬萬沒有想到的一點,就是對面這個男人竟然不叫凱恩!可是當時那個男人簽名的時候契約明明生效了!一個假名是絕對不可能生效的!

“這個世界上有一些人你不應該來惹,而這些人之中,我是你最不應該惹的人!”

王維一把將那名宰相的脖子卡住,高高舉起,然後對准他的肚子就是一拳,這一拳形成的氣壓立刻讓他內髒破裂。

就在這個時候,王維腳下的地面突然發生輕微的震動,地面上的青色石頭緩緩震動,然後在某種力量的作用之下緩緩從地面上裂開,一道道青色的光芒從裂縫之中冒了出來。然後小島周圍突然出現了一個透明的罩子,將所有人都給包圍了起來。

而在小島的一側,一條如同龍頭一般的巨大頭顱都海中冒了出來。

“好大的龜頭!”

王維眼眶猛的一跳。

“你輸了,陸地人。”

被王維卡住脖子的宰相幸災樂禍的從嘴縫里面擠出來幾個字,海族特有的藍色血液從他的嘴里,雙眼之中,和鼻子里面流了出來,剛才那一拳幾乎要了他的命。

這是一個大海龜,非常大的海龜,被海族稱為海甲之王,一種幾乎從來看不到的奇異生物。

這種生物從誕生的時候,殼上就帶著一種防禦法陣,並且隨著年齡增長,這種防禦法陣會便的越來越複雜,越來越強大,而且這種生物的年紀幾乎和龍一般,能夠長到這種上百米的大海甲,更是可以被稱為海甲之王。等到最強的時候,這種號稱世界上最堅固的防禦的法陣如同一個籠罩在它外殼上的玻璃罩子一般,幾乎沒有什麼能夠打破!

海甲沒有任何攻擊力,所以他們的防禦已經達到了一種登峰造極的變態地步,除了神術之外,任何攻擊方式不能穿過,無論是物理攻擊還是法術攻擊。

“我輸了?”

王維冷冷一笑,看了看周圍,所有海族戰士已經全部被砍倒,塞納和艾米麗正靜靜的看著王維。

光芒閃爍,所有人全部消失不見。

然後王維從戒指里面拿出一個小小的帳篷,整個人都鑽了進去。一陣黑影將所有人都籠罩其中,當那個海族宰相反應過來時候,他整個人已經在航母上了。

一群渾身黑色的幽影族女孩收回了剛剛還在維持的法陣。

暗影傳送,不算攻擊法術,當那個元素隔絕界域消失之後,這種暗影法術就能夠順利施展了。

“把那個東西給我撈上來,我倒要看看這東西到底有多結實!”

王維話音剛落,一個二十幾層樓高的的巨大身影已經出現在了航母之上!

是泰拉,盡管只有四階,泰拉依然能夠維持十分鍾的泰坦變身,變成真正的泰坦戰士。幸好航母船的噸位足夠,盡管如此,泰拉猛然召喚真身竟然讓整個航母的水線整整下降了一截!

邁開步子,泰拉一下子就站到了海甲背上,一個是五十米級別的超大型天界生物,另外一個是百米級別的超大型海洋生物。

兩個巨大生物的戰斗充滿了真正的力量感。

當泰拉落在海甲背上之後,那只巨大的海龜立刻昂起頭來,一聲嚎叫,並且試圖沉入水下。結果被泰拉揮起拳頭,一拳砸在他的背上,盡管有著世界上最強的防禦力,這帶著天界力量的一拳依然將這個百米的打怪物打的渾身一顫,小島一般的身體立刻激起不小的海浪。

盡管有著最好的防禦,但是沒有哪個生物想要被動挨打,海甲試圖更快的沉入水中。

泰拉哪里能讓他如願?她兩步沖到海甲的頭部,一把將還露在外面的腦袋給攬住,提起拳頭就是一拳。

泰坦的戰斗方式是所有生物之中最簡單的,崇拜身體極限的他們很少使用武器,他們都相信拳頭能夠解決一切問題。而且泰坦的拳頭幾乎就是所有物理攻擊最為恐怖的一種。隕石撞擊一般的沖擊力一下子將海甲腦袋的一側給打出了一條極深的裂口,紅色的血液立刻從它腦袋之中流出,染紅了周圍的海域。

海甲試圖將自己的腦袋縮回去,但是泰拉能讓它這樣做?泰拉兩只手抱住海甲的腦袋,雙腳用力蹬著甲殼邊緣,猛的用力一拉!

吃痛的海甲開始盲目的撲通起水來,小珊瑚島一般的身體在海面上緩緩旋轉起來,就在它頭朝向航母的一瞬間,一門巡洋艦炮突然開炮!

巨大的炮彈帶著還沒有燃盡的火星,沿著海甲脖下方的裂隙一下子打進了他的體內,頭部的骨頭也被一擊切斷,泰拉順著脖子的方向猛踹一腳,已經被貫穿了一個大洞的腦袋竟然被她一把給拔了下來!

失去腦袋的巨大身體又繼續撲騰了幾分鍾才緩緩停下,背上的法陣已經停止了運作,青色的石頭緩緩從後背落下,露出里面滿是法陣的甲殼來。

盡管海甲的外殼很很堅固,但是不能縮進外殼的腦袋卻沒有那種抗攻擊力。

泰拉跳進水里,一只手扶著航母,另外一只手將粗大的鋼纜形成的吊索固定在海甲之下。這里的海洋很深,即便是身高超過五十米的泰拉也沒有辦法站在海底,不過也沒有人打算將這個大家伙弄到甲板上去,王維就這樣讓這個大型海甲托掛在航母邊上。

而此時遠方的海族已經全部潛入深海,看不見蹤影了。

艦橋後面的船長室之中,一屋子人都看著這一次被營救的主角,伊莉丹。她渾身的秘銀緊身衣已經被全部除了下來,正穿著一間純棉的睡袍躺在床上。剛剛已經給她喝下了一些越深泉水,經過一系列初步診斷,她應該只是受到驚嚇過度導致的昏迷,渾身上下都沒有一點點傷痕,即便有也會立刻被月神泉水治好。

航母正在全速駛離這篇海域,這里距離最近的海岸至少有一周的路程,難保海族不會突然發難,畢竟這里是海族的海域,一開始的准備不論用上沒用上,現在都必須是撤離的時候。

深夜,所有人都回到自己的房間之中去,勸說露娜回到房間去睡了之後,王維自己一個人守候在伊莉丹身邊。

王維的性格很特別,但是也許是患有那種非典型選擇性強迫症的緣故,他總是對身邊所有的事情都放心不下,什麼事情都希望自己看到,自己親自去做才安心。他不忍心看到和自己有關的人受到傷害,而海族盡管不知道王維的這種性格,卻歪打正著的正好命中王維的弱點。

伊莉丹當初被王維救下來的時候完全是因為王維看她可憐,而這個膽小,害羞,而且有些自卑,但是卻非常勤奮的小女孩卻非常受到王維的喜愛。她平時從來不發表自己的看法,也從來不要求什麼,但是就是這樣一個小女孩,確是最能夠在默默之中打動人心的。

王維坐在床邊,輕輕撫摸這伊莉丹的頭發,和別的女孩不一樣,伊莉丹的頭發軟軟的,柔柔的,好像她的身材一般,她的什麼都是纖細的。

纖細的胳膊,纖細的睫毛,還有纖細的胸部。

一想到露娜那看到別的女孩胸脯的表情王維就感到好笑,那種源自內心之中的羨慕,而且一暗暗努力的樣子盡管孩子氣,卻是那麼真實。

一輪圓月斜著照進船艙之中,除了海浪和航母輪機聲之外,一切都是那麼安靜。

王維靜靜的看著窗外,粼粼的海波之上閃爍銀色的月光,如夢似幻一般。

一直小手輕輕的按在王維的大手上。

“王維哥,我就知道你會來的。”

一個虛弱的聲音輕輕的說。

“伊莉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