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遠古的延續 第四十八章 航海史

露娜和伊莉丹蒂娜已經認識了,一身銀色的星星鐵女孩們上次在皇宮之中蒂娜也見到了。

但是這一次這里多出來很多不一樣的人。

一個渾身金色,暴露到幾乎不能再暴露,同樣金色的長發幾乎長及腳踝,而最顯眼的則是她那一對恐怖到極致的雙峰!

生于帝王家,見過世面也算是不少的蒂娜感覺自己的眼眶在抽搐,在那無與倫比的碩大面前,一切胸部都是紙胸部。

那個金色女子雙眼之中流露出一種充滿了野性的氣息,正在和她手里提著的一個小女孩‘玩。’

那個小女孩竟然是一個靈魂行者!有著一雙狼的耳朵和狼尾,一身可愛的公主裙,粉撲撲的小臉,正在試圖抓住那個金色女子的另外一只手,一條大尾巴不斷的來回甩動著。

在王維身後,一個除了臉上和雙手之外,渾身幾乎都裹在紅色女子恬靜的站在哪里,眼睛微微眯著,嘴角帶著淡淡的微笑。

蒂娜在冷汗。

早就傳說之中這個領主是集合痞子流氓于一身的家伙,盡管早就見識到了他痞子的一面,今天一見,果然說他是流氓並不是傳說。

那是事實。

-=-=-

“我們這一次預定的行程是陸上出發,途徑這里,這里和這里,最終抵達遠山,如果從海上行進的話需要經過三個不同的海國,而這幾個國家就包括和我們之間有過矛盾的海國,又是在遠山議會期間,海族會不會遵守和平協定我們並不敢肯定,畢竟即便他們做了些什麼我們都沒有辦法追究,我們陸地的航海技術距離海國還是差了很多的,所以陸路應該比較安全。”

領主宅邸之中,公主蒂娜指著地圖一路將整個計劃講給王維聽,蒂娜的一貫的作風就是所有事情自己親自上陣,只要自己能做了的,絕絕對不麻煩別人。既然國王將這個重擔都交給了她,那麼這一次整個出行計劃完全都是由蒂娜一手制定。

和外人想象之中的不同,蒂娜是一個絕對博學的女才子,雖然可能和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有些差距,但是對于國家大勢,一些政治問題都有著很獨到的見解。

“走陸路是沒有問題的,不過我一直都有一些問題,正好你在這里來幫我解答一下。”

王維對公主說道。

“我們現在和海族之間的關系到底如何,我們的航海技術和海族的之間的差距是多少,海族對我們的意向如何,是不是所有海族都是緊密團結的。”

王維一連拋出三個問題,各個都是王維最關心的。

“其實我們現在和海族之間的關系,應該說是處于一個不冷不熱的時期,而海族和人類之間進行溝通還是在最近一百多年的事情。”

蒂娜公主娓娓而談。

“一百多年之前,一直蟄伏在海中的海族突然派出談判使節上到陸地上來,請求和沿海一些國家通商,在這之前,海族和人類之間的關系非常不友好,很多海族都試圖劫掠人類的商船或者兵船,以獲得海中無法生產的資源。所以那一次海族的使節突然出現,讓人類國家也是很頭疼了一陣,也就是在那一次的遠山議會上,海族和人類經過將近一年的談判,最終將海族的疆域劃定,約定人類海運不得越過海族的國界同時沿海開通海族貿易,包括我做在內的七個國家和海族有著直接貿易往來,海族和人類約定,如果有任何摩擦爭端都必須通過遠山議會來解決。”

“這項協定一直持續了數十年,海族通過這些沿海國家將一些深海特產賣給大陸,而大陸將一些海族無法生產的東西賣給海族。但是海族很快就發現,海族賣給沿海國家的那些產品一旦經過那些國家的轉手,產生的利潤竟然是他們能夠獲得利潤幾十,成百,甚至上千倍!就海族的深海珍珠來說,海族認為那些東西不值錢,所以賣給沿海國家的大約是五十個銀幣一枚,但是這種深海珍珠在人類手中經過加工之後,最終可能會是上百金幣賣到購買者手中。”

“于是海族認為這種交易非常不公平,要求陸地國家補償差價,但是交易所有的價格都是和海族一起協商定下的,人類自然不可能隨便更改手中的利益,于是長達十幾年的爭議讓海族和人類之間的關系一度緊張,但是就好像我們對于深海之中的他們沒有任何辦法一樣,他們對于在陸地之上的我們也沒有任何辦法。海族出口給陸地的東西大多數是一些奢侈品,而海族從陸地進口的東

數都是一些鐵器之類的,鐵器的最大特點就是和會在不斷腐蝕,已經習慣了使用陸地工具的他們不願意在重新使用原本的工具。所以,所有談判被迫擱置,而陸地也適當的將一些價格進行了一定程度的提升。”

“事情原本到了這里就應該結束了,但是從某些渠道我們得知一些消息,那就是海族一直都在試圖拉攏一些偏遠地區的兩棲類種族,並且對于陸地上金屬的進口也越來越大,甚至一些明顯的不合理項目都完全不做任何反駁,這讓我們意識到,海族似乎正早謀劃一些東西。”

蒂娜一口氣將海族和人類的接觸史說了一遍,伊利丹乖巧的給蒂娜遞上一杯茶,讓她潤潤嗓子。

“說道航海差距,我認為我們和海族根本就不是一個時代的。弱肉強食這條生存法則在海族之中體現的尤為明顯,也許是生存環境的問題,海族一直都遵循著一個強者為尊的野蠻生活方式——當然,這和人類沒有什麼不同,但是人類至少還會有一些掩飾或者是更負責的情緒在里面,而海族的表象更像是一種叢林法則的表現。任何人之間大多數都是赤裸裸的敵對關系。他們幾乎從一出生就面對死亡威脅,而等到他們成長起來則會對別人造成死亡威脅。”

“海族人能夠利用一切海里的資源來武裝他們自己,盡管他們資源稀缺,但是海洋生物的多樣性讓他們尋找到了另外一種武力。生物武力。最著名的莫過于東大洋的巨鯨戰艦了。巨鯨是生活在東大洋的龐大生物,成年體長能夠超過五十米,一些年齡更大的甚至有超過八十米!巨鯨在生長過程之中會在表皮上產生一種化的甲殼,並且隨著年齡的增長,這種甲殼能生長到三米多厚。海族人馴服這些生物,在他們的甲殼上安置武器,在它們頭上安裝從大陸上買來的撞角。幾乎沒有什麼東西能夠對這些生物構成威脅,而它們唯一的弱點就是柔軟的腹部,但是即便你能躲過護衛戰艦的戰士,巨鯨那數米厚的脂肪層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切開的。”

“其余的,諸如挪威海怪,巨型電鰩,以及傳說之中體型能夠生長到五百米之巨,能夠監視數十公里海域的星云水母之類,更是我們陸上的人無法想象的。”

“海族並不是團結的。”

蒂娜仔細思考了一下才這樣說的。

“任何一個生物種族都是這樣。海族之中有很少不部分傾向于陸地方面,不過那些只是極少數,而且在任何事情上都沒有發言權的。”

王維仔細的聽著蒂娜闡述,將里面所有的細節都記在心里,尤其是關于海族武力的部分。

“那種巨鯨戰艦速度如何?”

王維只對武力,這種硬指標感興趣最大。

“速度很緩慢,比起一般風帆戰船來說要差一些,比起一些魔晶動力的小型高速戰艦來說,就更是不行了。”

蒂娜說。

所謂魔晶動力戰艦,是利用一些大型魔晶的元素力量來產生風,或者水流來推動戰艦的動力設備,由于造價高昂,需要煉金術師付出不小的心血,一般都用在非常高端的特種戰艦上。

“那麼陸地上的戰艦一般都多大呢?”

王維問道。

“陸地的戰艦很少有那麼大的,因為材料限制的緣故,一艘戰艦大約有三十米長,只有一些超大型戰艦,或者是專用的商船能夠達到五十或者七十米,而且那種超大型戰艦盡管武力強大,但是由于不如小型戰艦靈活,而且造價高昂,一直都是是作為國力展示的象征,很少真正有人將這種戰艦量產的,即便是老牌的托爾金帝國也只有五艘這種超大型戰艦,應該沒有見過比這更大的了。而僅僅我們知道的,東大洋的巨鯨戰艦就已經超過了二十,還不包括它們一些小型戰艦,最重要的是,海族的戰艦都是能夠潛入水下的!”

蒂娜經過認真思考之後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也就是說,海族所有自信心,是不是都來自于他們的戰艦,以及水下的的優勢?”

王維再一次問道。

“可以簡單的的這樣說,他們的信心就是來自于水中武力的優勢。”

蒂娜說。

“那麼如果他們水中沒有優勢了呢?”

王維問。

【】

【】

【于是,一瞬,被大比分領先...】